【校园新闻】11.13中大前途讨论会整合

昨晚,约200人参与夏鼎基运动场的中大前途讨论会,商讨三罢方向、中大与各区开花配合问题、组织方法。 讨论会采取各人自由举手发言的方式,基本上没有人主持,途中因「四条柱(地名)要人」的呼声而散去接近一半人。

▋三罷方向、守中大目的

示威者与警方在中大的二号桥冲突,源于11月11日开始的「黎明行动」,目的是瘫痪交通、达到三罢效果,中大示威者亦向吐露港公路、东铁路轨抛掷对象。 昨晚讨论会上,有同学指「黎明行动」的目的是五大诉求,面对政权用武力不会胜利,因此要三罢、瘫痪社会运作。 掌握二号桥可瘫痪重要交通枢纽,令北区市民无法上班,可算是「炼实春袋」。 同学亦指香港大部分人是「港猪」,不会被激情感动,因此要让他们被动罢工。

另一位同学质疑,现时的被动罢工没有工会和民意支持,是否一个好的罢工? 即便有效但是难以持续。 有人认为民意虽重要,但有些人只是胜利球迷,所以要「揽炒」。 有人认为顾及民意的方法可以是大家有同理心去处理路面问题。

有人认为路障和工会「两者都要做」,有人认为要凝聚黄底公司和行业,大学生不知道打工仔的人的生活,因而要「搵一班隐藏黄出嚟凝聚」。 有一位正在工作的示威者指,很多人面对职场压力,即便是港铁停驶,老板觉得「你兜个圈咪番到工」。 他指金钟、观塘等有写字楼的主要地方也需要封路,令一些没有那么勇敢、没有那么多方法参与的人可以被罢工。 他认为需要整合各区主要干线的信息,并设法令学生以外的持分者也可以参与。 他又指学生一般有示威的同伴,但自己就没有同事一起参与,因此很需要组织。

除了三罢,有人指守中大是因为大学代表学术、言论自由,是读书的地方而不是战场,警察不可随便进入。 有人认为中大失守的话,同学会被滥捕。

▋中大阵地战与各区流水战

有人指反送中运动的可贵之处是“Be Water”的流水战,但现时中大打的是阵地战,大家不想重复雨伞的经验,因而要考虑是否撤退。 但是,中大现时囤积许多物资和人员,亦制造了很多「火魔法」,撤的时候如何处理? 中大能否分散人力到外面各区支持? 有人指要守大学,因为大学是香港最安全的地方,是很好的物资站,勇武成本亦较低。 另有人指现时法庭拒颁禁制令,警察当晚可能入中大,因此要守。

有人指重点是要解决非中大人的去留问题,一方面他们会疲累、不能每晚睡操场,另一方面中大现时如果太多人,其他人可到各区开花,或者到其他院校守/瘫痪主要干道,达到全港被罢工的规模。 问题是,中大是否有充足人手和信心能守住二桥? 有人指,只靠中大人守不住,11.11的时候守不住,11.12的时候外援很厉害。 有人指当日出面打的机会不大,非中大人应不介意多留一晚,帮助中大人整顿行动资源。 当非中大人认为自己不能再留在中大时,便去18区开花。

▋「大台」统筹的问题

有人提出中大需要一个统筹组织,安排中大阵地战的物资和人手编配,亦帮助调配人手到其他院校和区域。 有人指现时出面送物资到中大十分困难、不停需要人链,中大应该留一条畅顺的干道(如大埔公路)供物资输送,亦需要考虑撤退的安全路线。 此外,需要建立一个编更的系统,以及与非中大手足协调,令讯息流通、人手有效调配。 有人建议由学生会设立一个 telegram 频道处理。

有人指中大人已经停了学期,可负责统筹事宜,亦可思考如何带领其他院校。 有人指中大之前成功守住二号桥,但其他地方开花有许多人被捕,认为应更好调配人手。

有人指出要建立一个每人都参与、真正民主的制度,而不是所有事都推给大台做。 有人认为应集体决策,要参与者达成共识,而不是有人命令,方式是投票、代议、还是其他可以再商讨。

有人认为要尽快设立 telegram group 作内部沟通,有人指还要设立一个对外沟通、面向传媒的 telegram group,发布和澄清信息。

中大去向討論區 @ 夏鼎基

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罷課關注組さんの投稿 2019年11月13日水曜日

中大學生報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undam0078

11月 14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