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债务究竟有多糟糕?一家市立医院向护士借贷款

汝州市开支巨大,利用市卫生保健工作者筹集资金,作为地方政府保持经济运行的办法

撰稿:Alexandra Stevenson 李草 发表于2019年11月10日,2019年11月11日更新

中国,汝州——当地医生护士为他们深陷困境而站出来呼​​吁时,不是因为医学上的情况紧急,而是财政。

他们的老板说,一个百万人口的中国中部城市汝州急需一所新医院。为了支付这笔费用,管理人员就向医护人员贷款。假如员工没有钱,就让他们去指定的银行借钱交给医院。

中国的医生护士的薪水只是美国医疗专业人员的一少半。在网络留言板和当地媒体上,许多人都抱怨说,因为无力支付数千美元感到压力山大。

“真是雪上加霜,”政府论坛上的一则留言说。与当地媒体交流的其他人问,凭什么要用雇员的收入来为建造高价政府项目买单。

汝州是一个有借贷问题的城市——也是威胁着中国经济的数万亿美元债务的象征性城市。

多年来,当地政府靠借贷创造就业保持工厂运转。如今,中国经济增速降至近30年来的最低水平,但北京方面为了平息债务问题却一直在收紧放贷。

作为回应,越来越多的中国城市通过医院、学校和其它机构筹集资金。他们经常采用比复杂的金融设计,例如租赁或信托,这要比北京的监管机构先进。

香港大学亚洲全球研究所所长陈志武说:“无论是融资租赁还是信托,都不过是地方借贷的工具而已。”地方官员今天喊停一个,明天又会拿出另一个工具。

“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多年来一直在谈论削减地方政府债务,但至今仍未解决的原因,”陈先生说。

这种交易的问题越来越严重,就像他们在汝州做的那样,贷款没有清还。放款人指控汝州市三级医院和三家与该市有关的投资基金没有偿还债务。

当地官员长期以来一直依靠巨额支出保持经济增长。汝州市有许多耗资巨大的项目,其中包括,一个体育场和一个综合体育馆,后来成为一个电子商务中心,到现在大部分空着。当地人说, 4年前启动的一个棚户区改造项目因资金短缺而推迟,这个项目是为农村居民建的新家。

记者多次要求汝州官员对该事件予以评价,但他们始终没有回应。 《纽约时报》的两名员工曾前往该市,但被警方短暂拘留并迫其离开。

汝州等地的隐性债务是共产党面临的一大挑战。如果由此引发连锁反应,波及到中国其它地区和普通人生活的话,可能会破坏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金融体系。还会对中国政府通过增加放贷来刺激经济增长的行为造成妨碍。

没人说得清问题究竟有多严重。北京方面说,隐性债务总额约为2.5万亿美元。研究公司荣鼎集团的分析师Vincent朱认为超过8万亿。

“想象一下,中国经济就像泰坦尼克号船,”朱先生说。 “地方政府债务就像甲板上堆放的集装箱。已经堆积起很多集装箱了。”

汝州,一个被煤矿环绕的河南省一个城镇,其借贷和消费方式符合中国政府推行的潮流,这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北京将会为它买大部分单。

北京强调体育运动,它就建造综合体育场馆,该场馆包括一个有着15466个座位的体育场、一个室内篮球场和一个会议中心,还有一个按照北京人民大会堂风格建造的礼堂。

当中国领导人首抓科技时,汝州就将体育馆重新定位为大数据和电子商务中心,并建造了一座俯瞰体育场的电子商务大厦。如今,篮球场和观众席所在的建筑物空无一人,只能等着出租或举办活动。在《纽约时报》员工参观期间,一个霹雳舞小组正在检查作为表演场地的观众席。

在中国,建造这类项目是需要一些金融工程的。地方政府的税收和借贷有限。他们的资金来源是依靠中央政府和向开发商出售土地,但这不够。

为了借到更多的钱,许多地方政府设立了被称为地方融资平台的投资基金型金融公司。它们帮助大型基础建设项目筹集资金,而不必公开债务情况。

2008年,当政府推出5860亿美元用以刺激经济,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国有银行开闸放水,资金源源不断地流向这些平台。

“你只管坐在公司办公桌前,银行就会找上门来问你是否需要钱,”其中一家融资平台,汝州文化投资有限公司的融资部副主任高引亮(音)说。

后来北京变卦了。两年前,由于担心政府隐性债务,高层官员要求地方政府对债务进行清理。控制国营银行系统的北京官员收紧了贷款。

为了支付账单,汝州转而求助于高风险的私人银行,为与该市医院相关的公共项目提供高息融资。汝州得到了数千万美元的贷款,但很快就债台高筑。

自去年年底开始,这些银行起诉了汝州的三家医院、汝州文化投资有限公司和另外两家政府投资基金,称它们欠债4500多万美元。今年8月,文化投资基金和中医院被列入政府黑名单,这将会限制它们获得贷款或开展其它类型交易的能力。

高先生否认自己参与了贷款。 “我们只是贷款担保人,不该被卷入其中。”

医院被起诉后,他们的管理人员开始向医生护士要钱。

在查阅《纽约时报》一份5月份的备忘录时看到,当地官员敦促医院管理人员帮助支持一家正在出售债务的当地投资基金。备忘录写道:“我们鼓励地方医院的管理人员和员工购买上述可转让债权,以支持当地医院的建设。”

一些医院将此理解为要求员工强制捐款,数额由管理人员设定。

中医院的医生护士向当地一家国有报纸抱怨说,他们被勒令捐出1.4-2.8万美元。

据政府在线和官方媒体报道,汝州市妇幼保健院的护士和医生被告知,他们必须投资8,500-14,000美元。

政府很快删除了消息。

汝州市中医院院长张宇航(音)不认为集资是强制的,并指责医院在扭曲政府政策。

“都是自愿的,”他对当地官方报纸说。目前还不清楚,在此期间汝州未完成的项目该怎么办。数十栋建筑还没有完工,仿佛这座城市的部分地区被突然遗弃了一样。

譬如说,在电子商务中心对面,一座由4栋建筑组成的综合性文化建筑似乎已经停工。一座建筑上挂着一面鲜红色的横幅,上面写着“四地携手,”这引用的是政府关于中国崛起的口号:“共同谱写中国梦。”

原文链接:https://www.nytimes.com/2019/11/10/business/china-debt-hospitals.html

【秘密翻译组】翻译,由【GM37】发布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7

11月 12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