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鲁兹:今天,香港是新的柏林(下)

今天,香港是新的柏林。

中共是美国及其盟国面临的最重大的、长期的地缘政治威胁。中共正在利用盗取的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对军队进行现代化改造,并且还在利用经济勒索手段胁迫其邻国和世界各国。

就像苏联集团的人民所经历的那样,中国共产党定期对其公民进行审查和监视,并犯下了残酷的反人权罪行。他们创造了一种1984年式的反乌托邦,并采用创新技术进行了广泛的监视。数百万被拘留的维吾尔族人和其他宗教少数群体正在集中营里苦苦挣扎,而法轮功学员则被抓捕、被谋杀,被中共活摘器官。

作为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的成员,我试图强调并反驳该如何处理这种反乌托邦。我已经提出了立法提案,并敦促川普政府阻止中共与那些提供DNA和语音识别、面部识别等技术的美国公司接触,这些技术在用来跟踪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最近,政府采纳了我的建议,我为唐纳德·川普总统鼓掌。

所有的暴君,包括中国共产党的暴君,都害怕真相,害怕持不同政见者。

作为古巴政治犯的儿子,我对持不同政见者和他们的故事里蕴含的能量有最直接的了解。我试图向世界各地的被压迫的人们敞开大门,并为那些渴望自由的人们而战。

虽然许多美国人已经知晓休斯顿火箭队总经理达里尔·莫雷(Daryl Morey)发推表示对香港示威者表示支持一事使该党处于风口浪尖,但许多人可能并不熟悉已故的刘晓波博士的故事。

刘博士是支持民主的倡导者和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因出版了要求中国政治自由和人道正义的反共宣言《08宪章》而被中国政府非法囚禁。

我一直在努力试图给他一丝希望摆脱困境,希望中共能释放他,包括通过立法将华盛顿特区中国大使馆前的街道改名为刘晓波广场。令该党深感沮丧的是,我的立法在参议院中以压倒性多数获得通过,而没有一票反对。

尽管中国政府拖拖拉拉,没能在刘晓波生前释放他,但我继续敦促他们释放他的妻子刘霞,最终在2018年7月,他们释放了她。

导致刘霞获释的原因不是靠航母沿着中国海岸示威,也不是靠坦克大举进攻,而只是光明与真理的力量。

自香港游行开始以来,在今年10月份我是第一批访问香港的美国参议员之一。我有幸与在那里的民主运动人士、持不同政见者和抗议领袖见面。我穿着黑衣服声援他们,我们讨论了保护香港的自治,言论自由和基本人权的极端重要性。

免于中共暴政是香港持不同政见者的战斗口号。他们在挥舞什么?美国国旗。他们在唱歌什么?美国国歌。

在美国,我们理所当然的享受着使我国成为闪亮的自由之灯塔的权利。但是所有美国人,包括我们的体育联盟和企业巨头所雇用的美国人,都应记住,我们独一无二的信念具有拆除压迫性隔离墙、推翻暴政和促进自由的力量。

因为正如里根总统所证明的那样,真理是强大的并且可以改变世界。

原文: https://www.dallasnews.com/opinion/commentary/2019/11/10/ted-cruz-hong-kong-is-the-new-berlin/

【GM37】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7

11月 11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