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614G、无接触确诊、儿童确诊——北京疫情印证灭共是正义的需要

6月23日,中共报告北京新增确诊病例7例。根据中共官方通报,自从11日报告北京56天来新增第1例本土确诊病例以来,与北京相关病例数呈现先升后降趋势,似乎在印证吴尊友的“北京疫情已经疫情控制住了”和冯子健的“已接近尾声”的论调,似乎表明中共在疫情防控上的及时和有效。但从一下几点看,这次疫情却恰好印证了灭共的重要性。

流行的D614G

6月18日,中共发布北京新发地中共病毒相关序列数据,包含2个确诊病例样本和1个环境样本。值得注意的是,这3个样本都是6月11日采集的样本,而11日北京仅新增1例确诊病例,这似乎意味着中共瞒报或拖延报告了某些确诊病例。

由于中共发布的这3个样本数据都存在D614G突变,该突变落在多为欧洲病例样本的进化簇中,同时中共把11日作为北京疫情开始时的时间,因此中共似乎在表达北京疫情病毒来源于欧洲。

而且,该突变毒株是2月初在欧洲开始传播,并到5月份成为世界范围内的主流毒株,在欧洲和北美占近70%的测序样本,按此逻辑,似乎顺利成章可以推断出北京疫情病毒来源于欧洲的结论。

但只要分析以下三点,这个结论就不攻自破了。

  1. 根据路德时评6月22日中冠博士的透露,D614G突变最早是1月24日在中国出现,尽管从上传序列来看后来并没有在中国传播开,但真实情况可能不是这样。因为中共一直都没有如实的报告所有的序列,甚至许多死亡的病例都可能没有经过测序。这意味着D614G可能很早就开始在中国传播了,却没有被报告。
  2. 冠博士还透露,D614G突变的病毒是同时在欧洲几个点传播开来的,这实际上是违背自然突变规律的。在自然情况下,几个点同时存在同样的突变概率几乎为零,即使出现一模一样的突变,且这种突变很适应环境和人体,也不可能在同一时间出现在多地。这意味着只有在人为投毒的情况下,才可能出现这一诡异的现象。
  3. 一直以来,中共不断报告境外输入病例,都从来没有报告过这些病例存在D614G突变,却因为一条三文鱼,把D614G带入中国,显得非常滑稽可笑。

而且,D614G感染力强,且由于存在突变,疫苗并不好开发,中共可能由此把疫情反弹和疫苗开发延误的责任全部甩锅给D614G

无接触确诊

6月22日,中共报告北京新增5名确诊病例没有新发地直接接触史,也并非确诊病例密接者,因此这几名确诊病例感染来源存疑。

事实上,讨论这个问题没有什么意义。新发地只不过是另一个武汉海鲜市场,不管中共是为了甩锅三文鱼,还是为了以此借势中断国外食品贸易,新发地只是中共脱责的一个幌子。

复工、复学、鼓动人群聚集,这些措施已经导致潜在感染不可控,更不提追溯疫情源头。

6月17日,天津新增一例确诊病例,一开始没有找到源头,后来中共通报称该病例接触过一名多次赴京的厨师,暗示该厨师是传染源,天津疾控也在22日初步判断为“人传人”。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同时也说,这名厨师至今没有任何症状。

这实际上已经交代了无症状感染者同样具备传染性的结论,这反映出的问题是潜在的感染已经不可控制,无症状的感染者可能非常多,中共能做的只是掩盖疫情真相,就像中共到现在通报仍然在区分无症状感染者和确诊病例一样。

儿童确诊

北京疫情以来,餐馆、烧烤店、医院、企业、工地、市场都接连出现感染,从感染面反推感染情况可知非常严重,这是报不报、确诊不确诊的问题,但学校至今没有出现感染,或者说出现的学生感染都是校外感染。

6月21日,河北出现一名四年级学生确诊,此前曾在超市与确诊病例赵某研接触,接触前后该学生都在学校上学,中共通报学校其他人员都是阴性。值得注意的是,确诊病例赵某研同样只有10岁,如果是两个小孩之间的传染,很难保证学校其他人员之间不会传染。

与赵某研同一天确诊的还有河北另外两名儿童,最小仅为2岁,在此前一天同样确诊了河北一名儿童。6月22日,北京确诊了2名八岁儿童,加上此前确诊的5例儿童确诊,截至目前至少有8例14岁以下儿童确诊,最小的仅为1岁7个月。

中共病毒的感染可能会伴随终生,对儿童的器官发育、体格发育可能都存在影响,甚至致命,中共病毒对中国人的残害不可估量,为了子孙后代,必须消灭这个邪恶的政权。

总结:中共投毒、掩盖疫情真相,导致中共病毒在中国、世界扩散,给人类带来恶劣的影响,只要中共不灭,掌握中共病毒核心机密的中共就可以让中共病毒变化成各种样式,不断地毁坏人类文明,因此灭共是正义的需要,历史的必然,上天的使命。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立武

6月 24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