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永州市宁远县出现大量蝗虫,粮食危机还远吗

作者:文茗

继吉林省近期多个县市出现蝗虫后,中国湖南永州市宁远县个别村落,近日亦出现大量蝗虫。

据澎湃新闻报道:6月18日从宁远县委宣传部获悉,大约在6月9日,柏家坪镇礼仕湾社区茄子园村和棉花坪瑶族乡关塘村出现大量蝗虫。10日,当地农业部门利用植保无人机等对村庄周边的树木及农作物进行喷药除虫,农技人员对河滩边的草丛进行喷药。

宁远县委宣传部一位周姓工作人员发来的一段蝗虫视频显示,在村民住宅的墙面、石柱、地面上,有众多蝗虫。视频中有村民说道,“有好多,都爬到屋里去了。”

该周姓工作人员介绍,这几年都没有听说宁远县出现过蝗灾。至于该蝗虫是否为境外物种,前述周姓工作人员认为,“应该不是(境外的)”,但他不清楚该蝗虫的具体品种。

据宁远县委宣传部官方微信公众号“宁远发布”6月15日消息,该县委副书记、县长唐何13日在前述两个乡镇督导蝗灾防控工作时指出,“相关部门要继续加强对蝗虫的监测预警,确保控制蝗虫不羽化、不扩散、不成灾,灾情不反弹,保障农业生产安全。同时,也要准备好充足的防控机械和药品。”

短短一个月时间,中共国南北两地爆发蝗灾,不由得让人有些恐慌。那么蝗虫在全球范围爆发主要原因是什么呢?

首先是自然因素。由于全球气候变暖,春季气温回温早,夏季炎热,冬季温暖,致使蝗虫越冬死亡率低,蝗蝻发生期普遍提早,东亚飞蝗发生世代有北移趋势。另外,世界性和区域性气候也出现异常,旱涝频繁,使得蝗虫适生条件生成。

其次是人为因素。水利工程兴修不当,草场管理不善、过度放牧等不适宜利用自然资源的活动导致环境受到严重破坏,大面积土地裸露,为蝗虫产卵提供了良好的温床。

第三是形成蝗灾的主要蝗种具有繁殖速度快、生殖后代多、食性广、食量大、扩散迁飞能力强等生态学特征。如东亚飞蝗一年可发生2至4代,雌雄飞蝗交配后的雌性成虫每代可产卵多次,一般一生可产卵4至5块,最多可产12块,每块一般含50至80粒卵,一生平均产卵总数在300至400粒,个别夏蝗与秋蝗最多可产卵总数达1000多粒。沙漠蝗的卵块含卵20至100粒,散居型雌虫最多可产120粒。群居型成群产卵可达1000块每平方米。还应指出的是,东亚飞蝗和沙漠均能进行孤雌生殖,即使雌蝗不经交配也可产卵。基于蝗虫主要危害种所具有的这些生态学特征,使得蝗灾难以有效持续控制。

再有就是我们对水情、旱情和气候变化动态发展的侦察监测有所忽视,对相关情报掌握不足,不及时,甚至失误,因而有治蝗的重要战役中贻误战机,使得蝗灾得以大规模泛滥。

整个世界原本就已经被CCP病毒残害的满目疮痍,接踵而至的蝗灾更是推波助澜,两者结合的结果便是粮食危机。前几日,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FP)发布了《2020年全球粮食危机报告》:2020年,将是60多年来粮食供应最严峻的一年,一场“空前的大饥荒”,或将席卷全球。

报告里,有几个非常令人不安的数字:受新冠疫情影响,全球饥饿人口已翻了一倍;在今天夜里,至少有8.2亿人在饿着肚子睡觉;有2.65亿人,将在粮食危机中濒死挣扎,比去年多了整整1亿3000万人。造成粮食危机的主要原因:

1、CCP病毒的爆发,会对一些国家的农业生产、销售和贸易产生了巨大影响。在生产方面,由于道路阻塞,农民获得种子,肥料和杀虫剂等投入品的机会有限。许多地区都面临严重的劳动力短缺。疫情爆发后,由于禁止外出,农民就无法将新鲜农产品运输到当地和城市市场。同时,由于航运、空运受到影响,就会影响物流,直接导致贸易中断,让粮食供应链受到威胁,粮食出口国出口受限。

2、 蝗灾、旱灾、大火等天灾的叠加,也让很多粮食主产国出现抛锚情况,全球粮食产量下降。首当其冲的,是蝗灾,2月CCP病毒开始全球蔓延之时,非洲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三国的蝗虫,数量在一年半内增加了6400万倍。3600亿只蝗虫从非洲出发,飞过红海进入欧洲和亚洲,到达了巴基斯坦和印度,所到之处,片草不留。

毫不客气的讲全球粮食安全正面临一场大考!一场65亿人的抗争,已全球拉响。

面对世界范围的粮食危机,中共国将难以独善其身:1、中共自称谷物自给率到达95%,但实际总体粮食自给率可能只有60%甚至更低。2、18亿亩耕地红线早已不复存在,现在已经跌至15亿亩甚至更低,耕地早已无法养活14亿人口。3、中共号称有标准粮食仓房仓容6.7亿吨,简易仓容2.4亿吨,一共可以储存粮食9.1亿吨。但连年粮库的大火却将这个谎言无情的拆穿。

但愿国内的这两次蝗灾只是虚惊一场,蝗灾如果全国范围爆发那将是一场灾难,会有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死于饥饿,这是我最不愿意也最不想看到的。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08

6月 19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