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关口,是否真的要等待多数民意的支持?

作者:Jupiter

一般情况下人们在聊历史关口的重大变化时,习惯于将民众觉醒带来的民意支持视为变化成败的社会基础,容易得出民意支持则事成,不支持则事败的结论,甚至常见早先一步觉醒的人有着被未觉醒者拖后腿的情绪。

可事情并非如此,自古以来,真正投身去改变历史的永远是一小部分人,绝大多数人在历史的分叉口就是打酱油的存在,而且这个酱油打的也并非那么简单。

以明末为例,史料记载明末人口约6千万附近,而彻底搅了大明朝局的李自成号称百万大军,真正的作战部队50万顶天,而且主要由流民组建,战斗力低下,内战造反可以,外战清军只能溃败,造反的农民军只占总人口的1%不到,剩下的99%除去体制内官和军,其它总人口9成超过5500万人都在打酱油,酱油派组分复杂,有忠于朝廷的,有纯过日子没啥政治意识的,有对现状很不满但不想造反的等等,他们都恐惧改变,指望别人去改变,被动的接受一切结果,而且可以在这种状态中生存很久,直到某一天一觉醒来,发现天变了,仅此而已。

明朝有点远,清末民初看的更清楚点,武昌起义之前的10年,除了光绪和慈禧去世的次年1909年没有行动,其它年份都有革命人士发动武装起义或者诸如刺杀政要的武力行动,这些武装行动规模都很小,都很快失败,反映出当时革命党的特征是声音很大、名声很响、力量却很小,武装活动主要依靠帮派力量,典型的有组织无纪律,战斗力弱不成大事。此时主要社会资源和力量还是掌握在朝廷、制宪派和改良派等少数社会精英阶层手中,而绝大多数的平民依然处于未随革命节奏觉醒的打酱油状态,鲁迅的阿Q正传将这种状态刻画的入木三分。到1911年武昌起义成功,中国近代革命才由点到面全面开花结果,各路军头、精英、大佬、帮会瓢把子见时机成熟纷纷登场迅速跟进,多省新军宣布起义成立军政府宣告地方独立,至此清廷中央权威彻底粉碎,而此时这个国家9成以上的人口还不明就里,很多人都不能确定天是不是真变了,纯纯的酱油派。

所以说,历史的关口,民意是否觉醒转而去支持变革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可以改变历史的人有没有站出来,掌握大量社会资源的少数阶层是不是磨刀霍霍准备在合适时机出手,借“革命”潮流拿到新时代政治版图的入场券。

那是不是说民意就不重要?当然不是!民意重要,而且是决定性因素之一!民意重要之核心不在于多数人觉醒去支持变革,而在于不再为专制统治集团殉道,不愿意为专制者去死。换言之,即使民众不支持变革也不会成为历史的绊脚石。让专制者自己去死是打酱油的终极杀伤力!当没有人为朝廷去死时候,那只能专制者自己去死,甚至连被军法绑架的军队都指望不上。美军突入巴格达就是一个很好例子,突击之前,中国军方包括张召忠、乔良等在内的号称中国新军事思想变革的新生代佼佼者,透过电视屏幕都散发出那种难以掩饰幸灾乐祸,等着看美军落入巴格达军民巷战大坑里的笑话,结果…..,没有人愿意为萨达姆政权殉道!所以萨达姆死了。

那么这种打酱油的状态是不是麻木、冷血、脑残….等等表示中华民族低劣到无药可救的代名词?当然不是!这涉及到种群生存能力的概念,是几千年汉文化中的生存哲学写进基因的结果,是中华民族这个人口基数庞大的种群特有的生命力,但是这种生存能力缺少血性,抗争精神以韧性和忍耐展现而非表现为战斗精神,虽然看相很差,但我们依然无法忽视大量思想自由明白事理的沉默者如火种般存在。在冷兵器时代,当种群规模庞大到敌人杀不光时,就是最强大的历史生存力,比如元灭宋,人口减一半,蒙古人再也没有杀汉人的信心,这是人口基数小的种族无法承受的,小民族需要更有血性,因为他们不反抗不战斗分分钟就被灭族,即便如此湮灭在历史中的小种族也是多如牛毛。所以中华民族的生存方式是一种没有被历史淘汰的大种群生存法则,看上去虽然很弱鸡,但是种群连续的生存为政治和经济的演变打开时间和空间,只要种群不灭,沉默的火种就有点燃蜡烛照亮四周的时候,只要种群不灭,就可以一直看各路政权如过江之鲫一样更来替去,简言之:打不过你,但可以熬死你!整个中华文明的进步因此也显得缓慢和往复曲折,但是前进的趋势却也无人可档。

总的来说,民意对于变革者和专制者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对于变革者而言,只要专制者失去民意即可,对手失去的血是否流进自己的血管并非成败的决定性因素。对于专制者而言,民意的根本在于必须有很多人愿意为了自己去死,并且不是嘴上的支持和忠心。实事求是的说,这是难到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从专制政权成功的那一天开始,腐败、官僚、贪婪、血腥等专制固有的顽疾就在无时不刻的缩减殉道者群体的规模,为了维持此规模则需要穷尽手段来宣传欺骗洗脑。近代以来,科技的迅猛发展为专制者提供了更多样化的宣传洗脑手段来对冲殉道者日益减少的天生缺陷,但科技是不以意识形态为改变的双刃剑,能洗脑欺骗,也能启迪求真。以韩国瑜为例,从80+万票上场到90+万票下课,民意变化之迅及堪称翻云覆雨,翻脸比翻书还快!这说明利用科技手段忽悠民意的效率很高,但科技同样传播真相,传播真相的能量可能比不上忽悠欺骗者的大成本投入和大能量输入,但真相对民意反转来说就像是化学反应的催化剂,只需要很少的量就可以极大的改变反应效率。所以先一步觉醒者根本无需心存大众怎么还不觉醒的思想负担,当真相降临的时候,民意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改变。

当多数人开始打酱油,没人愿意为一个政权殉道的时候,就是这个政权终结的开始,这个政权就象一个遍布明暗裂纹的瓷器,此时少数人凝聚的变革力量就是最后敲碎这个瓷器的锤子,并不需要全民力量就可以破局。对民意而言,真正重要的是真假和现实的生活。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1+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9 月 之前

… [Trackback]

[…] There you will find 813 additional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37520/ […]

0
trackback
10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rmation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37520/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There you can find 39415 more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37520/ […]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1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