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文论教育篇一 —— 正心∙启蒙∙储才

作者 :加拿大喜马拉雅农场  舒文

6月4日新中国联邦正式成立,文贵先生在随后的几天的连线和直播中接连提出两个学院的创办以及一系列的教育方面的举措:在与文可的连线中,展望了基于位处意大利米兰班农学院而将开设的艺术,设计,建筑学院和爱的学院;在与国歌创作演唱者唐平威廉王的连线中郑重委托了新联邦音乐学院的创办;除此之外,在德国著名高校也将开办新中国联邦系,等等。文贵先生一直强调教育,法治和信仰的重要性,所以立国之初,教育先行,一系列发展教育的行动和安排有其重要意义,本文尝试初步解读当下教育布局的深意:为何优先创办音乐,艺术和爱的学院? 教育需要达成的3层不同的目标又是什么?

中共建政以来不遗余力破环中国的传统文化,摧毁道德和信仰,毒化和扭曲中国人对自我和对世界的认知。绝大部分生长在中共治下中国人,甚至很多长期处于华语圈的他国华裔都深受其害,甚至不自知,思想层面的毒害和禁锢像《三体》中锁死地球科技的质子,锁死了大部分中国人认识真相,追求真知,向往自由,敬畏天地神灵的能力,更进一步锁死了通过学习和自我进化获得这些能力的可能。从小生长,长期浸淫在被毒化,阉割和扭曲的中文世界,绝大多数人丧失了思考能力,即便是如风中烛火试图保持独立思考的少数人,他们思考的素材,方法和结果实质上也是被中共的权利阶层所垄断的,并不具备真正的独立思考的能力。在这样一个背景之下,新联邦建国建制所面对的挑战就不仅仅是政治系统和宪政体系的设计,更是如何帮助将拥有一人一票的权利的中国人学习和明白自己拥有的权利和能量,以及更为巨大也更为隐蔽的挑战,如何重建中国人的信仰,道德,正确的谦卑和自信,如何重建一个基于爱,信任和公平的社群连结来取代当下的一切跪舔权力,假丑恶横行的社会架构。要应对这样的挑战,教育,信仰,法治缺一不可,如同一盏灯,信仰是光源,法治是支持保护光源的框架和基座,教育就是光的通路和介质,把光传递到每个人的眼中心中。现在,文贵先生提出建设爱的学院,音乐和艺术的学院,与各著名学府联合办学就是希望通过教育的通路,传播真正的光,实现正心,启蒙,储才三层不同的目标。

首先,最外层的目标是储才。为新中国联邦储备建设人才,为喜马拉雅事业储备各行业精英。就当下的发展进程来看,GTV崭露头角,GFashion蓄势待发,接踵而来的是对传媒,文化,设计,艺术,音乐等领域人才的巨大需求。无论是GTV上内容呈现,还是GFashion上高端品牌的设计制作运营,都离不开对艺术有敏锐知觉的专业技术人才。选址米兰的艺术和设计学院,以及筹划中的音乐学院都非常精准的,前瞻性的响应这一需求。

其次,中间层的目标是启蒙。用艺术和美来启蒙是最自然,最容易接受,也是最本真的。一个人要明白自己的天赋权利,去争取自由和平等,首先要明白自己是一个人。文贵先生说的很对,被中共奴役和洗脑的中国人太可怜了,在肉身上是驴子,被蒙上眼只会转圈拉磨,在精神上是骡子,被阉割了,产生不了后代,不知道何而为人。要让人内在的精神慢慢觉醒,首先需要真正的艺术和美学的启蒙,用本真的美的意识唤醒人麻木的自我,用美的共鸣震动思想的桎梏和枷锁。在西方历史上也是先有文艺复兴,人本主义的觉醒才一步步引发了启蒙运动,第一次工业革命,和随之而来的欧洲政治大变革时代。中共的统治里,艺术是为权力服务的工具,用来宣传和洗脑,不仅以丑为美,也铲除了了艺术的多样性,毁灭了艺术的生命力,使得70年来就剩一片红色沙漠。真正的艺术教育能消除对美的麻木和无知,唤醒生命的灵性和觉知,为思想的启蒙和人性的觉醒准备一块丰厚的土壤,配合信仰自由,宪政和法治,让新中国人发自内心的珍爱和捍卫自己的天赋权利。

最后,也是最深层次的目标是正心。设计得再好的体系,考虑得再周全的制度方案,最终实操和执行的人,只有内心正直诚实,充满浩然正气的一群人一起努力才能保障信仰,法治,宪政的体系运作尽可能得实现设计的图景。好的顶层设计需要具有专业能力的执行者去实施落实,专业能力的执行者需要正心诚信,饱含爱和悲悯,需要信仰之光引领,满怀谦卑和敬畏,需要谨行求真,唯真不破,需要懂得自尊并且尊重他人。在《大学》中有“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求真而生正气,正气先规范自己,再一点点外溢进而影响家,国,天下,这样基于真知正气建立的国家体系是古代先贤心中的理想样本。在古希腊柏拉图的《理想国》中,教育是从“认识你自己”开始,童年时期用音乐启蒙,用体育强体,音乐可以让人免于“野蛮与残暴“,体育能够让人不再”软弱与柔顺“;青少年在此基础之上再增加几何,算术,天文,在20岁左右成为一个正直有节制的公民;之后有思辨能力的青年继续接受10年的哲学教育,具备担任国家高级管理人员的能力;经过实务和工作,经历有关战争,民生,政治事务的磨练,逐步筛选出“不受眼睛和其他感官的束缚,直观存在与真理相伴”,挣脱“洞穴”得见“太阳”,在知命之年看到真实的善,成为“哲学王”——国家最高的领导人,这是古希腊先贤对国家和城邦设计的蓝图。无论东西方,要实现理想的国家图景,最终的落脚点都在教育,教育出正心向善,求真无我的公民,职业公务员和领导人。新中国联邦百业待兴,对这样正心向善,求真无我的专业人才求贤若渴,文贵先生兴建教育,立足爱的教育,音乐和艺术的教育,正是从根本上孕育一代正心的中国人,孕育一个正义宪政的新中国联邦,这是古代先贤们思想在现代的一次践行。

爱的学院,音乐学院,艺术学院的建立,与各国顶尖学府的联合教育项目,真真正正的可以通过人才储备,民众启蒙和心性匡正为新中国联邦的建设提供巨大支援。用爱连结众人,用爱敬仰神和自然,用音乐,艺术和美唤醒被奴役被麻木的中国人,用唯真不破扯下黑布,揭开黑幕,然后去向真教育,指向真信仰,真法治的新中国。

0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8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36065/ […]

0
trackback
8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36065/ […]

0

热门文章

gnewscanada

6月 16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