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6月13日郭先生连线江财神畅谈喜马拉雅农场和新中国联邦的未来

战友之家听写组

郭文贵先生:沾上共产党就变成香港那样,爹、娘、老婆孩子全被轮奸,然后直接杀掉。它不让你穷,它让你死!所以共产党这四招你发现了吗?过去几年来所有的媒体对我的报道。现在我被黑、被污辱,很多外国机构都替我说话,我连搭理都不搭理。澳大利亚当年他们出报告以前跟我联系说,郭先生你愿不愿意我们问你几个问题?我说我不愿意回答任何问题。日本最近也来做一个,政府的也跟我联系,你愿不愿意回答我们任何问题?我说我不愿意回答任何问题。原因非常简单,就是共产党这几招,我在2017年我直播就说,它用6招,这6招都出来,就这么多嘛。对不对啊?所以说今天江财神你有什么要说的?你先跟战友打个招呼,给战友问一声,你聊聊你这两天的感受,你好好说说这几个事,我来听听你说说,谢谢。

江财神:好。尊敬的战友、兄弟姐妹们好,尊敬的文贵先生好!今天非常荣幸…现在直播有点差,我尽量意思表达清楚,大家请见谅。首先,刚才文贵先生所提到的细丝潘也好,中共也好,造成的伤害几乎是没有的,这个大家放心。因为据我所了解,我们现在露脸不露脸的,在高科技时代已经完全裸奔。我可以负责任的跟大家说,你现在所有的信息只要中共想知道,或者一些特殊的职能部门想知道你,无一例外。所以我晚上睡觉手机绝不拿进卧室里,因为包括我的摄像头全部都给沾上,这是什么意思?但是为什么这么多露脸的,出来天天直播的,呼喊着打倒中共的这些人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伤害。要知道,我们现在体制内,据我在加拿大这个群族里所了解到的,越来越多的国安、警察以及他们的家属完全认可我们的爆料革命。就跟我说,老江,我是国内国安的,我们全家都投了G-TV,请放心。简短几句话我就完全明白了。

另外一点,我们也有国内战友因为投资、捐款被抓去喝茶,问起我,说我很害怕。我说这个问题很好回答,美国吃不上饭了,Antifa搅乱社会,我的亲戚在美国病毒感染马上要死了,我捐赠他们点钱。我们中共国是世界第二,马上要第一了,可怜可怜美国受压迫的民众。如果我有600个亿我要捐给非洲了,我没有600个亿我只能捐给受苦受难的美国人民,他们两、三天吃不上牛肉了。我响应习主席的号召,所以我们国内的战友听我这么一教,马上心里有底了。说的也对,我们完全是跟着这个习主席和中共的大政方针来进行国际援助,对吧?我们要像习主席有600个亿,我们要捐到非洲,我们要像海航有几百个亿我们也捐给慈航,我们没有啊,我只能捐给普通老百姓。是吧?所以我想说,现在任何人你带有一个恐惧的心理来参加爆料革命,我个人奉劝你要止步,这件事情对你自己是一个折磨,对你自己家人是一个折磨,不是对身体是一个折磨,是你精神上的折磨,是你在跟自己的情绪、跟自己的信仰、跟自己的理想对抗,所以你这样很累。爆料革命也承担不起你这样的责任。所以现在看到我们这些人都裸奔,没有任何秘密,所以路德先生说的,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话说回来,我们都是人,不是神,我们都有缺点,身上都有叫什么疮啊、疖子,都不是完美的人,你怕什么?面对自己,面对现实,我就路德先生这个事说这一点。

再一个对于中共抹黑这个问题,就是这些什么色情视频,这个你情我愿,别说是假的,就是真的,你一点杀伤力都没有,你情我愿,我没有强奸,我没有跟未成年人,话说了,真有的话,我老婆愿意,她说,你可以,亲爱的,就说我长年我不在跟前,与你毫无关系。当然,我可以保证说我们没有。就说这事没有,有也说明我们身体好,也不是去什么所谓的花钱去嫖,也不是去睡别人的老婆,也不是去怎么幼女,也不是什么几代双修,也不搞这些变态。一点用处没有。那么说我们经济困难,我们这些爆料革命的战友,绝大多数如果肯跟中共妥协,肯去出卖儿女,可能很多人就会变得非常的有钱。所以说现在有钱也好,没钱也好,就我老婆她是厨师也好,她是高级知识分子也好,与我们反共、灭共毫无关系。我有钱我也恨你中共,我没钱我也恨你中共。我老婆她以前就是个厨师,因为她嫁给了我,我现在就把她当宝贝,可能不会再让她重新回厨房当厨师,我就把她养着。我卖血卖身我愿意,我就把她当成个宝供着,在家里吃饭啥的,爱去做什么…等着我给她做饭吃,把她供成个宝。当然她不是厨师,我就打个比方,就中共的这些、还有伪类这些下三烂的手段,你看对付什么样的人。一个坚强的人要坚定信仰,你明白面对现实的人,你放马过来,他有什么?大家都在裸奔,我们没做什么坏事,我们害怕?它们中共70年来杀死上亿中国人,现在在香港搞这些恶行的这些中共盗国贼它们不害怕,反倒我们害怕?哪有这样的道理啊?好的,我一打开话匣子就控制不住。

郭文贵先生:我觉得非常好,我觉得我爱看你的节目,包括很多人也爱看你的节目。我相信有很大方面,我觉得最近你节目不多,但是我更加理解你,我私下里跟你沟通最近还算是比以前多好多倍,原来没有私下沟通过。我越沟通越觉得和我想像的江财神不是一个人,所以说大家不能纯粹的相信视频。我跟江财神私下沟通,真的比你想像的要温柔得多、细腻得多。而且人真的是,就你原来看你很强大,然后你可能也干过很多坏事,男人嘛…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但是打交道我发现,我和我身边一个保安团队的人说,我说我对江财神有新的理解,他更加的真实、更加的平民化,更加像我想像的爆料革命千万个战友们一样,我们就是平民老百姓,我们就是草根,我们没做过大恶,我们也没干过多么惊天动地的事。这才是我们真正的爆料革命。

我说让我更加重新认识了老江,而且我说老江有一堆的毛病、一堆的缺点,但是这些缺点跟毛病我有比他多好多倍。而且这些都是常人,有这些缺点的人一定不是大恶人。比如说江财神有时候事情情绪化啊,比如跟大家聊天比较天真,把(事情)想得很善良;如果你天天杀人放火,天天坑蒙拐骗,你就不会这么天真了。有时候我觉得老江挺天真的,因为你毕竟没有像文贵一样在江湖上深水区混过。就是你还在表面上,这说明你没那么坏。

有一个加拿大的战友给我发了信息,他说作为男人,我看老江根本不配当喜马拉雅农场的领导,很天真。竟然跟我们说,你们要合作,你凭什么要钱啊?爆料革命;他说我们凭啥不要钱啊?不要钱你当什么领导?你听这战友说的没错,这个战友是绝对战友。没错,农场不能带来利益怎么行啊?我现在哪能不要钱啊,是吧?这说话是那样,老江太天真。但是我告诉这位战友,你这话让我更加认识到老江很可爱。我说你放心,王岐山绝对不会给任何一个西方领导人说,你帮我干点啥事吧,我不给你一分钱。王岐山一张嘴就说,我听说你这个银行需要牌照啊?富国银行是吧?你想不想跟UBS一样拿全中国的全牌照啊?想啊,把那个投资G-TV的钱全都给我退回去,是吧?把那些人犯法,犯了法你拿成本嘛,赔的钱我给你嘛。那不就是打官司吗?打官司的钱我出,赔的钱我出,王岐山张嘴就是这个话。他不会跟说你免费帮帮忙吧那个富国银行,那不会的;你老江就很天真,你能不能帮帮忙啊,搞点免费的事,人家会说,哎你神经病啊。所以你的天真和单纯,或所说的,这个让我感觉到,我更加喜欢老江,我觉得,这个人没干过恶事儿。就像那个路德先生似的,我俩聊天儿,我说路德先生几个媳妇啊,我就俩媳妇,我说就这俩,原来曾经有过一个没有结婚,我就说有三媳妇。这不是坏人呐,这是坏人吗?在我生活中长大的那个环境,我可以说实在话,我给大家都讲过。我那个时候到欧洲去,每到下午5点多钟,在地中海,我租了大船上,是不是啊。那几十个全世界的模特,上船以后脱光啊,到泳池去啊,那一天都几十个,你想怎么着怎么着。那在那地方就是自由区,那有啥怪的啊。说明路德没钱,他也没弄个三十个,他也没像王岐山似的,和陈峰似的,还得搞处女啊,双修啊,他没有。

这是很正常的,反而我觉得路德先生是好人,就共产党能这么宣传,是好人,然后说路德先生欠人家钱。后来国内的一个说,哎呀,文贵啊,离路德远点儿,不要跟路德有经济来往。那时候还没买房子呐,他还在拉斯维加斯,说这人欠了一屁股债,然后离开了。我说欠了多少钱,他说一千多万,我说,哦,是吗?我啥也没说。后来共产党推出来路德欠钱离开的事儿,但凡有点常识的战友请告诉我,谁是世界上最大的债主啊,欠你钱最多的?不就王八蛋共产党嘛,你欠我们一个国家,你欠我们所有人土地,推翻地主就睡地主老婆,就睡地主的女儿,你让我们睡了吗?你把我们的老婆女儿都睡啦。你给人民的土地权你给了吗?你给人们的自由和法律选举,你选了吗?你没有,关键我们存在银行的钱你能还给我们吗?70年来,你啥时候借钱还过啊。

说难听话,你这些王八蛋的,是吧,你们欠下的全世界的债有多大。所以说听说路德才欠一千多万,我说路德还真够愚蠢的,你哪能做大生意啊。你们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包括你老江在上这个节目上,你从来不说这话。路德人家吹牛自己做生意,说养了一百口、两百口的人,你只欠1000多万,你还能养一百多个两百多个人的公司,你就是愚蠢至极的人。在中共的比例是什么,基本上是养1个员工欠10万块钱,养100个员工这个欠数乘以10倍。

海航一共自己称,我有3000-5000个员工,它欠了人民一万多亿,还不还了,而且还不破产。你还有人说,还不破产,还不跑,然后还把钱再还给你,把这个壳还给你。路德才欠一千多万,后来我告诉这位战友,他看到路德到美东,我又买房子,又支持他,说你连摄像机都给人家买,而且要钱给钱。他说你咋,什么意思啊?我说就你当时,你作为一个警察的头,了解路德当时告诉我说他欠一千多万,让我远离他。你一句话,让我对路德这人又是刮目相看,一个在大陆出来的人才欠1000多万。

我知道到的,可能大陆出来的,像一帮子企业家出来,一欠就欠几个亿,老子就不回去了。共产党一贷就贷几十个亿,那多了去了!路德才欠你们一千多万,这天下我说哪找这么好的人呐。那我还有啥说的啊,我说我不支持他,谁支持他。所以共产党在害人的时候它有一个逻辑,先把你,他先给你心里边儿,先把你这个正义化。他说你看,欠钱是不好的;有第二个女人是跟性生活不好的;你有连有政庇的身份证都是不好的。你有,你应该拿有两本美国护照,三本护照,这才是对的。

第二个是什么,你不但不欠别人钱,别人欠你一堆钱,共产党欠你一堆钱,你是牛的。第三个,你从来,虽然你有两个太太,三个太太,但你是处男也是处女,你才是纯洁的。大家这个标准一出来,全是坏蛋,全是坏蛋,没有好人啦,都是神呐,是不是啊?所以共产党它就多年来它给老百姓,只要是美帝国主义全是坏的,只要是有中国老百姓这么穷,干啥事都是奉献,是吧。睡我一觉,把我睡了,把这个老婆睡了娘睡了,孩子睡了,你把我杀了吧,不杀了我对不起我,我还愿意为你死。

所以,中国习惯性的,俩男俩女,一男一女睡完觉以后,总爱说的一句话。经过调查,我听某导演告诉我的,他说所有中国男性,女性睡完以后或睡中间最爱说的两句话是什么?我说我不知道,他说我们搞电影的,天天研究这事儿,第一句话,在两个人之间滚到床边,最热乎的时候,我爱死你啦,我爱死你了,这是一句话;完事儿以后,我可以为你去死。你说这,好不好啊,这儿,要不爱死你,我爱,你死,我爱,你死;第二个我可以为你去死。反正就是命不值钱呗,这就是共产党觉得,到了嗨的时候,叫高潮结束。

现在共产党在中国人心目中干嘛?只要是你高兴你就得死,只要你高兴,你就奉献给我。你的生殖器,你的钱都得奉献给我,所以中国到了一个思维上完全,堕落到一个连兽都不如的程度。这是共产党的病毒啊,可怕至极!所以说刚才你说的特别好,比如说老江妻子搞这个厨房的,路德有三个老婆,欠人家一千万。那天我跟郝海东先生,对不起我把门儿关上,我们保镖刚才,说今天只能直播30分钟,在门口盯着我。我和郝海东先生,叶钊颖女士,那天我给他打电话。我现在一给他打电话,我老把时间搞错,这里下午6、7点钟,我给他按视频,一按视频,人家两口子在床上呢。我说你是怎么搞的,我说,你老在床上睡,我这儿12点,我当然在床上啦。

我说你俩正在床上那块互相在摸,他说你快去扶你的墙去吧。每次他都让我去扶墙去,我说你俩有本事扶床,让我去扶墙。这个我问他,看到国内怎么说这个造谣?郝海东先生就很,非常有智慧,他真不是一个运动员;叶钊颖也不是一个运动员,她是真有思想的人。他说,他爱怎么说,怎么说,他说这个记者问我,你们怎么这样啊,那样啊,他说我们就问他,我们这样和那样,跟你在香港杀人有屁关系啊,他说我郝海东就是垃圾,我就啥也不是,我背叛你了,我啥也不行。

他们跟你在香港杀人什么关系,你文化大革命有什么关系啊,你这个骗老百姓钱有什么关系啊。这就像当年和我说的一样,和2017的爆料,我们是猪是狗,我们是杀人犯、强奸犯,那你在美国,在加拿大有当地的法律处理,跟你共产党什么关系?和你共产党在香港杀人有什么关系?和你制造冠状病毒有什么关系?啊?这不是起码的道理吗?对不对啊?你不能说我们怎么样,你就可以怎么样。喂,在干扰我们啦,干扰我们啦。所以说江财神,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我们是什么,这个跟你共产党干啥、制造冠状病毒和杀人放火、香港运动,这个杨改兰这样的事件,在中国可以说还有上亿的人。有什么关系啊?没关系嘛。这是基本的逻辑。

所以说我觉得不论是郝海东先生、叶钊颖女士这些天造成的…。他逻辑非常简单,我就是为了正义站出来的。而且人家跟记者采访说,不是郭文贵找我的,是我找的郭文贵。而且很早就找我了,我没给人家回复。而且人太多咱也没搞清楚是真是假,是吧。最后搞成了就在两三个月以前,人家主动的。而且我说,不下十次告诉他,说你不要站出来说话,太危险了。他说不行,我要站出来说话。我要不挡着的话,他几个月以前都站出来说话了啊。这就是人家郝海东、叶钊颖女士。我们是什么人,跟你共产党欺压良民,盗取人民财富,制造冠状病毒,香港强奸、轮奸、杀害,没任何关系。

在中国大陆,这种邪恶体制,它的丑陋本质没什么关系。你把路德先生的妻子什么的信息给亮出来,跟你们这有关系吗?这个江财神老婆炒菜跟你犯罪、杀人放火有什么关系吗?我们啥时候也没说过我们自己不做饭,不炒菜的,对不对啊?这种流氓逻辑。还有海外,就这些帮凶者啊,非常可怕啊!就这些帮凶者,这时候你会明白的,这些人没这么简单,真不是三瓜两枣为鸡腿儿来砸郭的,全都是跟共产党深度勾兑的。这不知道是他娘还是他家人跟共产党睡了多少年导致这种结果。要不是这种奸孙、淫女,绝不可以这样做的,这种良心坏了大大的,这种良心坏了大大的背后,这种绝对是很深的关系。现在你发现到这个问题了吗?他怎么可能拿到这种美国国家(机密信息),这是绝对巨大的犯罪啊。我在华盛顿开庭的时候,就是关于郭宝胜那个庭,他自己推出来的他的护照和身份证,我给转推了,就这一件事占了官司三分之一的时间。如果这个东西是我拿到的,人家法庭明确告诉你,你就不是在这儿审了,直接到刑事法庭,这在美国就直接到刑事法庭去。鸡腿潘就凭这个100%上刑事法庭,这在西方这比偷钱还严重,因为你偷了我的私人信息,你是偷走的,你怎么拿到的?所以说在澳大利亚我们一定要采取行动,这孙子是活得不耐烦了,就他那个德性,我们真不想尿他,你知道吧,但是不尿他吧还真不行。我们大家还真得是喝几杯水,集体对着他脑门子尿两下子,让他感受感受被尿的感觉。所以说江财神这个非常好。

这个你看到斯坦福关于这个写的报告,这个第一、第二、第三、第四。昨天我听路德先生、博博士还有那个刚上来的新的一个博士是墨博士还是谁讲的啊,这个路德先生讲得非常好。我觉得他说到,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来,就是世界上、西方的所有媒体只要转推,我就不负责任。所以共产党的水军的目的是什么?是把造的假新闻给合法化,就是我那个0关注者,我“啪”造个假新闻。然后就是那个狗屎熊宪民还有鸡腿潘、夏业良、郭宝胜、韦石就在海外就开始转推,这是他们的一个操作手段。第二呢,就说这些人呢,常年来这种支持绝不是砸你郭还是砸谁,这绝对是共产党的特务。美国RICO法案对付他们那是一定的,而且比这要严重的多。但是他还有两个观点他没讲,昨天一二三四结果,一、HongKong,第二是郭,第三是郭和香港,郭和香港和郭第二个加一起我占了48%。而且从过去几年来看,我是全世界第一,我是共产党第一号敌人,而且几年来一直如此。对我的恐惧超过了对香港,超过了对台湾,更超过了对冠状病毒。还有这个时间的问题。那么另外一个我觉得他没有谈到的很夸张的,Stanford这个学校的研究,美国一个胡佛学院和Stanford的研究,是美国,在网络上是美国政府最最认可的一家,比哈佛还厉害啊,哈佛商学院不行的,包括哈佛学院,它排第一。更重要的是Stanford大学跟中共之间合作是美国大学里最深的,最深的,而且这次直接性的研究,而且它特别注明Stanford大学内部的什么什么这几个机构,这全跟老共有关系的。那么川普总统最近,还有彭佩奥国务卿以及美国国会议员都对这个非常诟病,就是现在这个社交受中共控制,而且社交绝对会影响2020年大选。据人家说啊,川普总统第一害怕社交媒体黑他,大选的时候;第二才怕这个拜登,不是,第二是怕社会动乱,共产党操作,然后把他黑了;第三怕所谓拜登出奇招。你怎么看这问题?江财神,你给大家解释解释。

江财神:首先,我觉得斯坦福这个报告啊,此前咱们记在去年的早期澳大利亚情报部门已经出了这样一个网络报告,这里边很多的数据是援引当时(听不清),看似相似,那么这次Stanford又把这些报告进行细化和深入化拿出来。我第一个感觉就是美国它要做一件事情以前它必须要做舆论性的宣导,而且它是法治国家,一定要有这样一个抓手,有根有据的来对付一件大的政治事件。所以说Stanford的报告出现以后就说明美国现在,Stanford报告只是其中的一个点,整个环节链条当中的一个节点,那么美国现在正在集中所有的情报力量、舆论力量、军事力量、政治力量来围绕着一件事情,就是证明你中共是一个非法政府,你所做的一切都是非法的、肮脏的。中共是以一些莫须有的罪名来抹黑我们、抹黑美国。美国现在就用一些证据、用数据、用事实来证明你中共的邪恶、不合法和恐怖主义行径,这是我对Stanford报告的第一个印象,就是这样的感觉。

那么川普总统在意的几件事情,恰恰中国正在集一国之力大肆在美国背后搞得这种阴谋。川普总统那智商不是一般的人,他能够站在今天的位置是出了个奇招成为总统。那我们就说史蒂夫.班农先生,他是川普真正的执政力量后边的一个中坚。因为就像刚才文贵先生所说的对于媒体的力量,川普总统为什么就对这个事情很重视,排在第二位,第二忌惮的事情。大家如果看到英国脱欧的那件事情,包括Brios上了英国首相,那里边后边就是班农先生,班农先生当时是中流砥柱,大家如果好好看一看叫《Briexit》的那个电影,纪录片的形式,那里边找的演Brios的演员演得就非常像,那里面有班农先生真正的身影在那里边。当时就是英国所谓的社交媒体,他们专门有一个巨大的团队在里边起到了决定性的战略作用,包括了整个社会阶层的划分,普通民众的政治倾向、普通民众的喜好,什么样的人坚决投Brios,投脱欧,什么样的人反对脱欧,中间摇摆部分的倾向是什么样的?用大数据进行细化、群分,最后逐一地进行争取。所以说中共它明白这一点,他在推特、Facebook、Youtube等等这些,它早就做好了大数据这方面的掌控和细分以及有倾向性的定点投放。包括我们现在提到爆料革命,提到CCP病毒,提到了相应的美国遭中共蓝金黄;包括在美国上市的这些700多家肮脏的骗子中资公司的财报问题,全部进行审查。这些都是为了帮助美国的反对派,美国的共产主义、左派推翻川普总统进行的媒体战。

所以说在这一点上,如果意识到这一点,我们可以预知到,我得出以下两个结论:第一个、川普总统他有班农先生在幕后做这个事情,他一定这个问题(可以解决),他是世界上解决这个问题的顶级专家史蒂夫 班农先生,他的WarRoom恰恰是针对这些所进行的最有力的反击。而且我们最近看到我们华人许多优秀的、越来越优秀的人上WarRoom,引起的轰动越来越强大,而且说服力越来越大。本身班农先生在政治上的地位,所以说这些是强有力的反击。那么在这个反击下,未来的Twitter、Fackbook、Youtube将走向没落,就像VOA 阿曼达的老公的公司一样,由于参与了跟中共的勾兑,他的股价腰斩之后继续下跌,从700多最低跌到了200多,这是必然的。那么这是我得出的第一个结论。

第二个结论,由此给我们带来的G-TV、我们的G-News、我们将来的G-Fashion、我们的盖特,在防火墙推倒和整个灭共过程当中,成为海外、唯一一家权威的、有真实性的,反共第一媒体。我们华人未来翻墙,他只能看我们G-TV,只能看我们G-News。因为这方面给他们的信息跟他们过去所接触的完全是一个反差,就给我们带来了一个社会政治影响力,最最主要的一点——我所看到的是经济影响力。所以未来如果拿Fackbook、Twitter这些的股价来评估我们G-TV那是打我们的脸,这个我只能说到这里,文贵先生。

郭文贵先生:谢谢啊,你讲得特别好,我觉得,江财神还有一个,我觉得,比如说头两天在船上跟班农先生还有几个投行的人,他都说到你这个问题,特别强调,特别是想投大钱的,接下来要在G-Fashion上要投大钱的,G-Club上。他说G-TV未来你靠哪几个方面赚钱?讲了半天,包括一个欧洲的一个,就是欧洲的卡尔巴斯,几个人,卡尔巴斯都很尊敬的一个人。在跟我在聊的时候,他说Miles,你跟我说G-TV未来的强大靠哪几点?我说我太多我就不想跟你多说。

我说我们即将上线的像这个discord、还有whatapp、还有包括像这个Skype,这样一个端到端加密的商务平台和系统。我说然后比zoom还要好,我们可以达到将近3万人在线,我们可能要突破这个还要。我说1万人到3万人,现在最多大概能在200多、2000人。我说实时在线我们可以几万人的,而且我们端到端的加密。未来使用的这个核心技术以后呢,商务会议、视频都是加密的,我们也在做这个。我说这个市场有多大呢?

zoom 就在42天冠状病毒传染的时候,它赚了47个亿美元,47个亿美元cash(现金);Skype我听说超过100亿美元。我说你想想他们的客户是什么呢?绝大多数都是西方客户或者说区域性客户。而我们简单地叫什么?我说我们这个是叫做多方客户。多方客户就是什么?我们主要以中国人为主。但是中国人在海外包括香港和台湾,它一定不用共产党的zoom,也不会用共产党的抖音,它也做不到。

我说你说我们值多少钱?我说不要说别的,我说我这次直播在线5600万,5600万里边一大半都是VPN。我说没有一个人在家里边至少一个手机和电视看着,全家人妈你支一个,爸你也支一个,我支一个,大家背对背的看,不可能。是一家人支一个,大家电视上看。这一个人的背后是多少个人在看?你算算吧!1家4口人,2亿人,我说一家2口人,1亿人。我说1亿人的关注值多少钱呢?他们就傻了,他说那值1万亿美元。我说那如果1万亿美元,共产党整个互联网干掉了,没了,天空Wi-Fi开始了,防火墙干掉了。你说我值多少钱?他说那你就了不得了,我说我只告诉你这一个功能。

我说我告诉你,全世界上未来把情报、视频做成经济市场,立马兑换成货币的,世界只有我一家,没有第二家。而且我觉得它做了也没用,他说为什么没有用?我说我告诉你,只有我们中国人需要这种市场。中国人不会在任何情况下,在未来十年、二十年,14亿人都搬到海外住,我觉得这个难了。他搬不到海外住,这个中国的独特语言,有中文和英文的世界,他永远存在那。14亿或者1亿、或者5亿之间的市场。你说有多大?他说是,了不得了。包括在线商贸,包括我们G-Fashion、G-Mall。

我说我另外告诉你一个价值,我说现在中国人和家人和父母和家人聊天,过去是用微信,微信是价值多少?从600万到了1万亿。用了多长时间?那仅是中国市场。那你告诉我,中国人大多数家人都在国内呆着,大家视频一下,是不是见个面!然后语音一下。最安全的平台,你觉得我这个值多少钱?他又傻眼了。

我说我这个跟你说完了吧!大头还没告诉你,世界上有一个在线媒体、在线商务有自己货币的吗?没有。我说这个Library,就是所谓的Facebook搞的事情,白皮书写的两遍了。他有自己的稳定货币吗?它和(黄金)挂钩了吗?它有一个在国内出不来的或者说就是没有了共产党了,它也是住在那的这么大的市场吗?他说没有。我说那你觉得我值多少钱?

你把G-Fashion、把G-Mall,啥叫G-Mall?G-Mall就是我们现代版的亚马逊和阿里巴巴的结合体。所有的品牌,我江财神,我想开个老婆厨师牌,去开个牌子去,你不跟我合作,你去到我那个G-Mall去开去,叫老江媳妇厨师牌,再开个牌子。我就扣你的点嘛!你卖100块钱,我扣你50%、10%,反正就是网上商店。我这资源信息你随便享,大家的G币、G dollar都是在那用。然后呢!我的G-Mall保证你的质量、保证安全、保证不上当、保证不受骗,你能拿到钱。就叫G系列里边的G-Mall就是俺亚马逊。飞机大炮你都可以卖,内裤、胸罩都可以卖。水台牌胸罩批发价,SARA内裤批发价。你价格由你定,但你卖的结果,我要收你钱。对吧!就这么简单。不管你老江牌、老江媳妇牌什么的,我都给你、都收钱。

但是我到我G-Fashion来就不同了,G-Fashion我为什么不放在G-Mall里边呢?我G-Fashion里边只给我用G-Club的会员来用的。就我江财神,我拿了5万美元,我买了个会员。我一到G-Fashion上去,我就是所有的东西打5折、打5折。郭文贵这个金色的、淡金色的西装“不鸟你”特制领带,看到这这一根线织到头的,一根线,你也看到视频了,“喘喘”就给织出来的、只有我有,打5折而且是唯一的。别人不卖,给钱都不卖。这叫G-Fashion,然后世界名牌,你在我这吧。你想在G-Fashion上卖,对不起,老江同志买的必须是5折。要不你上隔壁G-Mall去卖去。大家认可你,就买嘛!跟商店一样。是吧!那么你要想到我G-Fashion卖,都得5折。

我决不相信任何人傻到说我愿意,我可以买五折的,我非要付你百分之百的钱,我有病啊!是不是!那么你放的5万美元买了个会员是终生的,我江财神买了,我媳妇用,我给我媳妇、我孩子也可以用。是不是!路德先生的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媳妇都可以用,是吧!全家都可以用,终生的。

G-Club是个独立的法律体制,完全独立的。它的身份是干吗?你给了我钱,这钱你再也甭想拿回去了,我拿走了。干嘛去用?我在背后给你运作所有的品牌和资源,让他们给你5折。G-Fashion是完全独立的运作,我就是要收你每年5%的管理费,然后呢!卖给你最便宜的、最好的、高质量的品牌和我自己设计师的东西,主要绝大多数是我们自己的设计师,因为这个价格才能控制。你比如昨天我跟我们的工作G-Fashion团队在谈论3个品牌,你顺便一件衣服都搞个几千美金的,我问他你买不买?他说我想买,但是太贵。你老江也不能给媳妇儿一天买5千美金一件、8千美金一件,打了折也好几千美金呐!

那我们最便宜的能控制好的就是一些设计师,他授权在他的厂,我们买料,按照他的设计生产出一模一样的东西。这个价格,老江你看那个是1万西服,我买了你这个才3千、2千美金。你穿着还挺舒服,觉得我沾了便宜了。这才是我们G-Fashion。绝大多数是设计师、特别设计师,最牛的产品是我们G-Fashion用的。

这三块,我跟那个投行的哥们说,我说我给你讲G-Club,不要说咱先上十万个人,500万美元,100万个人,5千万美元。1千万个人,就是5千亿美元。1亿个人,5万亿美元。我说我告诉你,你觉得我这个G-Club能卖多少钱?他傻眼了。我说这次G-TV投资6万多都是绝对性的符合捐款条件者进来要投资,6万人,2万人买是多少钱?你说我的G-Mall、G-Fashion值多少钱?G-Club,然后我说,唉!关键问题我有两个货币。

那天班农先生,你知道那天在船上给我聊的时候,班农先生出了一堆的主意。为什么?现在我开会,我说班农先生你得说说,得让这些老股东,特别咱两个大股东国家机构给这些没有投进来的,被威胁退款了的,还没买进来的,我说这些战友们,给点老股能不能转让给他们。哇!他帮我说服这些老股,结果说着说着呢,理由不说,我说我需要钱呐!是吧!我也需要钱呐!我也帮助我战友。结果是他当时,他就说了,郭先生这样吧!你发可转债,你发20亿美元,我全买了。班农先生说,我也买。班农先生好几个基金,你知道,我也买。可转债,成本低嘛!是不是!未来你可以变成股,你也可以变成这个,我可以把钱还给你,几乎是很低的利息。他说你干嘛把这么好的老股给一块钱一股给你的战友啊!他当然不同意了。我说班农,你能不能别出这些馊主意啊!班农说,你不要忘了,我帮总统选举,我那是业余选总统。我是真正的哈佛出来的专业的搞金融的,我在高盛是搞了多少并购的,这是他的专业。

然后那一家银行要跟我们合作,银行说郭文贵先生,你一毛钱不拿,你控股70%,我只留30%,没有任何人再可以说所谓来设计你了。这个超级的银行,创始人刚刚过世,胰腺癌过世。他的孩子没兴趣经营,说经营权也给你,他说经营权也给咱。我说为什么你这么好事要给我们呢?他说因为我相信你任何一个板块都能超过万亿美元。更重要的是看文贵在6月4号那个,他说我相信你们是受天助之人,未来了不得。他说更夸张的事情,说我的女儿就是搞虚拟货币的。他说你这个虚拟货币,两币:公币跟母币,母币是稳定、稳定币是跟美元可以及时兑现。母币可以跟黄金挂钩。哇塞,这可了不得了,要做多大有多大。这个的答案告诉我们什么?这西方人想事情是以事实为根据的,从事实出发,合理化、逻辑化,确实能发生。为啥共产党它这个流氓,它所有说话都以政权、拳头来说话,不管这合不合理,也不管符不符合逻辑,我就是说假话说黑话,但我有权力,我可以杀你。所以你听共产党的任何一句话都要反着听,它完全是反常理、反逻辑、反人性的。

所以你看我们为啥G-TV这回私募让它恐惧到如此,G-Dollar, 它没有想到G-Dollar被退回这件事情,我们接下来的行动一会咱们谈谈,它对我们整个爆料革命的影响有多大?战友们真正的看到在国内的钱,原来你和路江谈,最牛的就是换钱换钱,很多人都换了钱啦。但是他没有意识到钱花不出去这个事;他也没有意识到说我有了钱我更麻烦了。这回我们G-TV、G-Dollar让所有人看到我们有一个未来,大家都看到了,都是聪明人。但是更看到了一个威胁和多个威胁,就是我有钱我拿不出门去,我花不出去,我拿到国外去我都花不成,我花出去以后银行能被王岐山威胁,强迫你退掉投资,这是战友们从来没有想象的,这个利益大到什么程度?可怕至极啊。江财神你想过这事会发生吗?作为江财神,你给大家讲讲对这几个事的看法,谢谢。

江财神:好的,首先呢,我就想说“财神”这两个字儿啊,我简短一点啊。我第一次跟文贵先生通电话的时候,文贵先生叫我“财神”,我说我都穷成这样子了,怎么能叫我“财神”这两个字呢?赶紧改一改。文贵先生说一句很经典的话:我说你是“财神”你就是“财神”。

后来我就查一下“财神”我发现,财神不是自己有钱,他是有能力合理的把财富公平的再分配,分配给应得的这些人,把不应得的这些钱拿出来。因为财富是固定的,不能在兜里一掏就凭空造出钱来,所以这件事情我认了,认不是为我自己,是我要做这件事情,我哪怕能做一部分或者一点点,我要想办法把这个财富用我自己的能力,我的学识、我的经验和我的利他之心,我要做这件事情。所以说我就“财神”这个事情我接了这个帽子。

那我们就说中共整个把钱给封锁住了,就是完全在意料之中,但是没有想到会严控到整个海外世界,尤其在加拿大,一个西方完全民主、自由、法治的这样一个国家,你竟然没有支配自己钱财的权利。就是非常非常可怕的!现在我跟我们加拿大的战友群说,灭共和我们自身未来的生活质量和我们未来的财富,我们孩子未来生活的空间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你分不开了。就是无论你未来想要什么,你想过什么日子,你想赚多少钱,包括你投了G-TV投了G币,已经和灭共这件事分不开了,紧密结合起来了。就是说你中共灭亡,我们一切都有,你中共不灭亡,无论有什么,有G-TV没有G-TV,你有黄金万两,你有这个股票那个产业…。昨天我跟我们温哥华一位很牛的战友通过话,也是意识到这个问题,只要中共存在你什么生意,什么财富最终都将化为零,连数字都不是,都可以把你给抹掉。

:我打断一下江财神,共产党在国内剪羊毛,没的剪的时候,把羊剪死的时候,一定把手伸向海外来,接着讲。

江财神:现在是一定的,现在是CCP病毒给海外带来的这种恶性的通胀和债务的高企,我们海外你觉得你1万加元1万美元,你过去1万加元1万美元是什么概念,现在1万加元1万美元相当于过去七千、八千、六千美元都不止。所以说这方面就是说整个的财富掠夺,它通过一个杠杆效应进行撬动你全球的经济,撬动你全球的这种债务和通胀,撬动你个人的财富…

CCP病毒以来,我们在海外不用说别的,做各种生意的华人,没有一家能免于这种打击的。实际上中共利用这种“我不好,我没钱了,你们也必须跟我穷,我就是损人不利己我也要做这个事情”。这就是中共盗国贼的邪恶在哪里呢?就是你看那个城管,那些警察,我把你摊儿给踹了,把你西瓜给踩碎,谁得了?谁都没得。我就是跟人民为敌,我就把你西瓜给你踩碎了,就是祸害你,我们没吃到这个西瓜,你也别想卖这个西瓜,消费者也不要买这个西瓜。就是这么坏,大到国家对海外财富的掠夺也是这样。

所以说我认为我们对战友,每天早上起来,大约有平均780多条短信都在问,我们G-TV老股啊,SARACA老股啊什么时候能够再投资?G-TV退的钱怎么办?G币退的钱怎么办?这里就说明我们越来越多的兄弟姐妹已经意识到这个财富安全的重要性,这个无可厚非。很多人说,哎,你这个人怎么讲的G币可以生钱,G币可以赚钱,这话说的不对,没有人不想赚钱的,没有人不想过上好日子的.通过正确的投资,通过灭共财富增长,无可厚非。但是现在存在个问题,你的理想你的条件你的平台都存在,你居然达不到这样的投资,你的钱给共产党拿去,祸害,唯一合法,它所认为的合法.这多可怕!

所以说我跟我们战友说,这两天文贵先生也知道,我是三天跑了2500多公里的开车,就要解决一件事情。想办法要让这些上一次退回钱的没有投资成功的;还有现在哪怕你只要承认我们新中国联邦;你支持新中国联邦。都要带上这部分战友,尤其是那些只能拿出几千美金的兄弟姐妹。这是我们重点重点的,要一定带上他们。不然的话在未来等着中共灭亡或者一年两年三年G-TV上市的时候,这部分人会骂死我们,会指着我们脊梁骨撅我们八辈祖宗!因为将来是天翻地覆的一个变化!我跟我们的战友说,你现在赚钱唯一的成本就是时间,你只要熬过这一两年。或者你觉得时间成本太高,大家都一起努力,把中共给它灭掉,早日实现新中国联邦,你这个时间成本就降低,你能赚钱的利润就高。

另外你像我们要搞实体的时候,农场实体的时候,将来可能要有一定的运营费用,各种管理利润,200万300万计算在内。很多人就对这个200万300万下很大的心思,就说老江,我跟你合作,你这200万归我支配;老江,你拿去投资做黄金这个交易,做黄金有把握,又怎么着的。这个想法啊,我不能说人家不对,你要站在更高的高度去想,你一个小的公司,两三个人开工资,两年有20万40万足够了,你把剩下的钱重新拿给郭文贵先生去投资,你能赚过郭文贵先生…你今天就坐在郭文贵先生的位置上了。你拿200万300万重新投资到G-Fashion、G-News上给你两年的时间,你要赚多少倍的利润。而且这个钱是属于所有参与老股投资的战友的,他们要感谢你的,因为你老江再有本事你赚钱赚不过郭文贵先生。这很简单的道理。所以我们战友一定要明白,你无论是过去投资的,马上要投资的,未来要投资的,时间成为你唯一的投入的成本。文贵先生,我说的有点跑题了,不好意思。但是这里面还有一些…

郭文贵先生:谢谢,你说,你继续说完。

江财神:所以说现在回到咱们的话题就是说,现在经过对加拿大的上次G-TV投资的回款,就是被打回来的,不让投资G-TV的统计数字来看,加拿大银行给出的解释说:由于美国的银行被冻结、被关闭、被调查而退回的是50%;说美国的收款银行,就我们的SARACA也好,VOG也好,说是涉嫌欺诈不合法占16.5%;没有给出原因的占24%;其它的没有原因。

那么根据上面的66.5%的比例来计算,未给出原因的其中至少也有14%是说美国银行问题的。加在一起呢就是超过80%的解释说是美国银行的什么不合法,把G-TV这些投资客户、我们战友的钱全部打回来。所以这方面呢我想,我们计划在加拿大对于这种银行要提起起诉,这种起诉可能是个体起诉,也可能是集体起诉。这个具体要看我们这个SARACA总部啊,法治基金总部啊怎么来统一安排这个事情。

但是我想问一下文贵先生:对于这种百分之八十几认为美国方银行被冻结,被关闭,被调查,并涉嫌欺诈不合法,我们在这方面,我们的律师会给出什么样的解释和真正的原因?谢谢文贵先生。这是替战友问的。

郭文贵先生:谢谢江财神,我相信你问的这个问题是很多人都想问的。首先我们了解的数字啊,所有的这次G-TV投资要求被退款或者根本未征求本人同意把钱打回的,都涉及到美国只有一家银行,叫富国银行。富国银行作为一个中转行,它干这个事情。就所有这些坏事,包括澳大利亚的NG,加拿大的皇家银行,各种银行,所有的被退钱都涉及到这家银行,叫富国银行。

富国银行是这些所有这些事情的罪魁祸首之一,我们已经搞得很清楚了。那么并不是你们当地的银行怎么样怎么样。刚才你说的百分之八十几,说账号涉嫌犯罪,涉嫌洗钱,被关闭。大家都知道,从开始有问题到昨天都还有钱进来,到昨天这个账户也在用,投资款,其它钱都还在用。这个现在五亿美元的投资款,里面80%的钱都已经花完了,都花完了,你们投资的钱都已经花完了。

所以说,现在被退回的钱有多少笔呢,大概到账以后被退回去的,大概200笔到300笔,现在还在要求退款中的,大概不超过100笔。所以我告诉你是一个什么概念呢?它在的数目还是小数目,但是可怕是在哪里呢?可怕的是很多人拿钱往里进,汇进来,就在中间富国银行就给拦住了。这一串有多少钱呢,富国银行帐上留账上的钱,现在大概在7000万美元。

富国银行就完全没征得任何同意,也没到我们帐,也没跟你商量,就啪地把钱给弄回去了。大概在50亿到60亿美元。

就是说如果战友们当初是顺利地投进来的话,咱们的2000万美元,得到的资金可能是60亿到美元到100亿美元。这些战友们失去了是多少钱呢,那失去的就大了去了。就某些人投资承诺过,你不是100亿的投资者,是10亿的投资者的话,那你知道到10亿的时候,公司市值超过大概在300倍到500倍之间了。那么这个损失大到什么程度你现在就可以算得出来。

按照现在总收到的钱,大概在5亿美元的情况下,就30倍到35倍。那你要是拿到10亿美元的话,那就是60倍到70倍。那更多的话就更多倍。所以说这个是很悬殊的,就战友们失去的机会,

(江财神断线下了)

好了江财神我就不给你打回去了,我就在这儿说完,时间差不多了,我就说完。

大家要看到的事情,战友们失去的机会是巨大的。接下来江财神问的问题,接下来我们怎么行动?我告诉大家的事情,关于起诉。

(江财神闪退,文贵先生语音回复江财神)

我跟律师在谈啊,请大家看接下来的公告。第一个问题,江财神现在听着呢。就我建议啊,在不同的国家,我们分两种步骤。第一个,咱们某些战友,比如说你几十万,几十万投下来的。你找一个律师,或者找当地喜马拉雅农场的负责人安排好的律师,迅速地个人去起诉这家银行,在美国更要这样起诉。因为美国个人起一个案子和大家起诉一个案子,还是不同的概念。

所以说我们有两个的启动方式。集体起诉一定会发生,比如喜马拉雅农场和战友们达成了起诉的协议,代理,共同代表律师和诉讼当中的责任和义务,包括诉讼完以后的索赔,肯定成功。这个分成,把这个协议达成以后,兄弟姐妹们,你们就可以被当地的喜马拉雅农场。我说到的是澳大利亚的安红和木兰,新西兰老班长和Bill,日本的Peace和心语,俄罗斯的玛莎,还有图桑的Sara和面具先生,美东的长岛哥和路德,还有法国的小皮匠,意大利的地山谦谦,还有英国的大卫,还有谁啊?其他国家,例如的香港、台湾的,你可以选择任何地方的联系,加拿大大家都知道啦,是江财神和卡丽熙。还有谁啊,我没有说到的?那么国内的战友你可以选择不同的人,你可以跟他一起合作。就是提供这些文件和中间的配合,然后签署一个责任义务委托书。

另外第二个方式。你们可以直接在两个地方起诉。个人:一在美国。我们美国,有一位女士,我一会儿公布她。我现在还没征求她的同意,一位叫婷婷的女士。她有公司,她在美东,她有诉讼经验,而且她本人就是诉讼律师,她有这个集体起诉和个人起诉的律师(资历)。可能未来我会公布她的身份。

美东也可以找她,就我个人,一个人,一个人委托。不要集体委托,我一个人,一个人委托。委托以后,你跟这个婷婷这家公司的律师达成条件,打赢了,我拿多少,你拿多少。我打不赢,这个律师费就你自己付了,我不能再付律师费。那么这种情况下,她可能会同意代理你的案子,代理你的案子就一个一个起诉。

因为昨天和前天,我和美国前五大金融诉讼律师谈的话。他说:这个案子赢是没有任何问题,只是赢多赢少的问题。另外一个,如果更多个人案子起诉,实际上效果更好。就是集体诉讼,它有它的优点,每个人都一个案子,100个案子,到法官那,法官就完全不一样了。原来你干过这么多坏事啊,那就不一样了。

这两个共同打,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希望澳大利亚,新西兰,还有日本当地的呢,大家有战略,有战友一部分是委托让你去打的,一部分是个人去打的。当然啦,大家可以用共同的律师,共同的资源。但是我告诉大家的,我的建议不一定作为要一定执行的。希望大家和当地的代表去谈。就这个打官司的费用,你们没有钱的,可以到我这来,是借给你,你是一定要还的。律师说你必须还,不还是不合法。你是一定要还的,而且你们都要签名,要还这钱。

第二个就是说,你们自己出钱打官司,就是大家出的钱。但是呢不管如何,我建议大家,打官司当地的农场,打赢了官司5%至10%留在农场作为经营管理费用。剩下的35%至50%你就拿出来作为农场大家的投资。这两块的钱都是所有的参与者,官司参与者和投资者共同拥有。另外50%还给本人。我觉得这是我的建议,当然啦,调整比例还是什么的,都是你们可以自己商量。

另外一个就是我们说的G-Dollar,G-Dollar今天我们要跟大家回复啊。我们这周就会开始起诉。当起诉完以后,我们强烈建议,当我起诉书公布以后,战友们要开始跟我合作。所有人把你有的文件,买G-Dollar的文件要发给我。我要把这文件给律师,我都会在稍后公布,发给谁,要什么,都会在email中。接下来我希望买G-Dollar买多的人,大家一定要个体起诉,或者委托当地农场起诉。

因为我们找了律师,世界上最牛的,关于那些方面的律师,已经论证过,而且出了法律文件。我在争取人家同意的情况下,把法律文件能否公开,不能公开的话我们一对一的发给你。就是很明确:这不是虚拟货币。只要这一条明确它肯定输。Stripe,Capital one所有退钱的,它一定输,会输大钱。

所以战友们你们要想好,这是你一次难得的机会。投资未成,却搬回家里,放在你在家门口一个大的阿里巴巴的金矿。你敢不敢拿?你想不想拿?大家一定要记住啊,这是非常非常关键的,想明白。

所以我建议你们G-Dollar也和当地农场一起合作,分成方式你们定,同时你们也可以个人身份起诉。投大的人,我建议超过十万的,买五万美元以上的,一定要自己起诉,因为这事太大了,这钱太大了,赢的机会也太大了。当然你可以选择不起诉,也可以选择给农场起诉,或者跟别人起诉。

稍后我们,大概今天不可能了,明天也不可能,在下周一以前,我们会公布以下三个消息:

第一个:G-Dollar我们开始起诉,并且希望大家提供信息,包括传递信息的E-mail,千万别往以前的信息里传,千万记住,一定看信息。

第二个:起诉GTV投资被强制退款和已退款的战友,给我们提供信息,然后我们这边起诉。记住:我们GTV在美国起诉,和你们每个和每个在喜马拉雅农场当地起诉没有任何关系,我们各起诉各的,有不同的。因为我们是投资人,投资者,你们是被伤害者,我也是被伤害者,是不同的。

G-Dollar一样的事,你们在当地起诉,你们个人起诉,我们起诉我们的,完全不一样。这回是全世界的最惊天的一件事情。所有的律师接手完以后,这将是一个巨大的对金融系统是重大的案子,全世界都参与进来了。没有一个律师说我们不能赢的,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说不能赢的,都认为这是发财的机会。所以很多律师都说,我不想要律师费,我想要这个成功费。所以大家你们要自己定,这是我下周一前要公布的。

另外一个,我想告诉大家,G-TV的投资。很多人在问,有没有其它投资机会?我想告诉大家,包括我们江财神刚才说的,我在公共场合现在不宜说太多,我正在努力中。但是我要告诉大家的,机构投资是肯定没问题,老股转让给机构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比如说俄罗斯的某个投资公司;比如说日本已经存在的某个投资公司。我不管你这钱哪来的,人家钱是跟你合股,他现在不做老股,我转过来是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我一定要确认你不是在过去一、二个月新注册的公司,或者说你是个卖袜子卖内裤的公司。然后大家一看你把我们当傻子,你们几个拿了钱成立一个公司,那不行的。这个公司必须有存续经营,有投资经验,有确确实实他有投资需要,然后和我们的老股东签订了投资协议。然后老股东转让给他,还是1美元1股。至于这个投资公司和你什么关系?怎么签?那是你们的事,我们不能问也不能碰。到底怎么做?未来在我们群里面我会给大家说。

这是关于投资这一块,我大概先介绍到这里。

我最近一个感受,我们有战友的几个群,一建群以后,让我真是感受中国人的优缺点都出来了。就说我们中国人,一个人是狼,一群人是羊;人家说美国人、日本人、蒙古人或俄罗斯人,一个人是羊,一群人是狼。我现在就发现中国人就不能抱团,也不能团结。我发现单独干事的时候,一对一,每个人都是了不得。可一到群里面,坏了,大家看笑话了,说话不着调,然后就是互相之间没有支持团队精神。再一个,一入群都成了羊,然后离开这个群都觉得自己是王,而且觉得自己无所不能,谁都不行,团队精神很差。而且在群里当羊的时候,每个人都想看笑话,别人死与我无关,这种感受特别明显。还有一个就是,批评大于支持,批评大于鼓励,挑毛病多了去,看到对方优点很少,这是让我很惊讶的。

我希望我们的战友未来,能改变共产党带来的余毒。每个人都要有团队精神,每个人都要有奉献精神,还要多看对方优点。

另外一个,大家要记住,我们在任何一个群里边说的话要负责任,不要背后老告黑状,动不动就是谁谁不行。我特别不喜欢谁老在背后说任何人坏话,我没有时间听任何人说坏话,我也不想听任何人说任何坏话。文贵是个成年人,我有辨别好坏的能力。

就像刚才我说江财神一样,他出去跑了几千公里,给我发来的信息多了去了。恰恰的很多人说他的坏话,让我更加坚信江财神能干成大事,他更加称职在加拿大能领导喜马拉雅农场。我对他昨天、前天以前,很多人跟我说……我说老江确实很弱。很多人说他是搞二级市场的,然后没有什么实际经营,我说恰恰不是。他的缺点我都看到了,他的优点我更看到了,而且我相信他能当一个合格的财神。我还没看到现在加拿大这地方除了老江之外谁行?我认为老江能行,而且我会全力支持,这是肯定的。

另外,大家要记住,接下来,新中国联邦的事,它是我们第一大、天大的事!我们正在起草新中国联邦聘用的五个部长和一个副总理,正在公开聘请。我们新中国联邦将在美国西部建立一个新的基地,主要是负责新中国联邦系统的整个在海外的运作的初期。包括新中国联邦马上,大概在十二到三十万美元之间基础来招聘,男女不限,年轻、形象好,必须是中英文,有长期的广播经验,就是主持人,建立新中国联邦的英文、中文电视台主持人。

基地会在凤凰城和纽约康州这两个基地。这几个电视台会聘请主持人和电脑工程师,和专业直播和电视台操作的工程师。战友们到时候看,我们会发出来公告,包括总理、部长。部长一般都是在30万美元薪水;要求中英文好,五个部长,新中国联邦的;要求一个副总理,200万美元工资,条件大家看公告。

这一系列的新中国联邦公告之后,我们会给更多战友带来更多的发展的机会。希望国内的战友,如果你觉得具备这种能力的,你应该全力参与。这也是你们到达美国,我相信你能待在美国,能获得合法签证最好的方式之一,当然需要你先做出决定。

接下来在美国凤凰城,我们将有一百五十人到二百五十人的一个基地,主要是电脑工程师,新中国联邦的电视台所有相关的工程技术人员;还有一个就是,我们建立了的爆料革命受残害的战友支援会基地,会跟新中国联邦连在一起,也在凤凰城落地。在那个地方,愿意当义工,愿意为爆料革命受残害战友们做工作的,也可以到那儿去,到凤凰城。

还有一个,今天我要给战友们说的事。新中国联邦成立之后,各国各地的城市跟我们联络的人特别多,希望我们各地的政府还有一些社会组织,愿意站出来支持我们新中国联邦,愿意跟我们合作。请战友们记住,当和我们连新中国联邦的时候,一定要记住,新中国联邦很慎重,不会随便和任何人结盟、合作。我们不能走台湾这种失败的路,搞了几十年,花这么多钱有屁用,买一个虚无缥缈所谓的承认的官,有用吗?没有一个战略性的、互相帮助的,这种实际上的功能的关系,或者说这个关系能配得上我们新中国联邦实际的关系,我们也不想参加。

新中国联邦我们会在世界上最起码二到三个地方,买岛买地。我们买地的条件很清楚,低于二百万公里的我们不考虑,大家要记住。包括我们建立新中国联邦的这些国家基地。我们希望很多当地的这种所有的气候、地理、人文、历史、安全,还有人文文化确实能建立美丽富饶的新中国联邦,这是关键。为未来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在海外做好准备永远的、永恒的诺亚方舟。同时成为第三方力量,监督没有共产党的中国真正的走向一个法治自由、信仰自由、依法治国、与西方和世界可以创造一个千年和平的,这么一个关键的监督和推动的这么一个机构。大家认真学习我们中国联邦当时的宣言。

说到这呢,我们在欧洲会建立多个基地,现在全面运作中。会在意大利有我们G-Fashion的生产、设计基地。我也正在考虑把班农先生那个班农学院那个建筑给拿过来,他已经答应了。我们要在米兰建一个建筑、艺术、服装、文化大学。你看我们加拿大的文可女士,我就让她跑去组建这个去了。这个地方就是把一整个意大利的设计,包括建筑设计、服装设计、首饰各种设计,建筑,还有我们说的文化,包括饮食文化、包括现代的各种文化。然后我们会在里面有一个宗教大学。这个宗教的学院会在那里起,叫爱的学院也好,还是宗教学院也好,我们在研究,因为意大利太唯一了。

那么这个大学的在山顶上非常之漂亮,非常漂亮,很美,非常之棒,很独特。我相信很多中国人会喜欢,接下来这个大学会成立。那么现在呢,凤凰城也找我,希望在那块建大学,我们正在考虑当中。包括现在的德国我们最好的合作机构,未来你会看到的,共产党会吓傻的!德国有个大学愿意和我们新中国联邦联姻,在它大学里边专门建一个新中国联邦系。

所以说,接下来整个新中国联盟需要大量的这种各样的教育人才、艺术人才、工程技术人才。还有一个,包括涉及到国防、安全、国际关系、外交、各方领域合作,特别是金融。我们这个金融这块呢,接下来G-Dollar、G-Coin会在欧洲建立两个基地,会在日本建立一个基地,美国建立两个基地。主要是负责,包括澳大利亚,澳大利亚肯定会建立一个基地,我们会主要是把G-Coin、G-Dollar在这些国家全面地进行运作。现在得到了各国全面的支持,这真是超出我们的想象。新中国联邦成立到现在10多天的时间,大家都看到了,无论在哪个领域的影响,都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我们不想再太多,咱们往前走着看。

这是非常重要的金融机构,所以大家有这个对区块链、货币、还有传统金融、国际金融有了解的也可以跟我们联系。大家记住,接下来一步一步所有的公告和招聘都会在盖特上,咱们会公布出来。

那么说到这的时候在宗教人士上,我相信这次我们的六四建国宣言,对世界上最大的震撼就是宗教人士。这要是在过去,我昨天跟一个战友聊天,耶稣当年被杀害以后,被放到了山洞里面去了。结果有一个村里的女孩说,她一看耶稣第二天没了,说耶稣上天了。这就是耶稣啊,耶稣就成了神了。

那么如果那天64宣言,那一天发生的事情,整个的闪电,两次闪电,咬手指头“啪”一次闪电,放下手“啪啪”闪电。而且非常祥和,主要是闪电。放在任何一个宗教,放在任何一个大人物,放在达赖喇嘛如果那天讲话发生这事,那就成神了,是吧?就马上成神了,完全符合这个条件。如果从早上开始录像,阴天、雾天、大雨、霹雳闪电,最后祈祷以后天就打开了。然后整个水上,那个水上大浪,然后水浪“啪”平静下来了。然后开始朗读,朗读完以后然后一咬手指“啪怕”那个闪电,后面闪电,自由女神的脸在那块儿看着你们,祥和的。然后放下手,又闪电,很祥和。放在任何一个宗教……美国东部的一个大主教跟我联系说,Miles这要我们做这件事儿发生了,那我们就了不得了。那梵蒂冈要搞的话,教父搞那了不得,全世界就一下改变了。对世界的宗教界的影响太大了,太大了,得上天的加持,上天的护法。

这几天全世界各地,台湾的,日本的,包括那个塞班岛主教都跟我联系,夏威夷的,巴西的。巴西最积极,巴西强烈要求我到那儿做一次演讲。然后梵蒂冈,梵蒂冈更加震撼。梵蒂冈的我那几个朋友,不是最高的级别的,中上级别的说,你有没有兴趣到我们这儿来演讲两次?我说我去那不闪电咋办呢?他们笑。我说我到哪演讲都是闪电,那多麻烦呀,我也做不到呀。(他们)说你来了就会有闪电。巴西让我到耶稣山上去,到那去。还有美国西部的犹他州邀请我去,到犹他州去做演讲,然后说在什么山谷上。我说我站在那个什么演讲台上去。我发现这个事儿很多啊,就是对宗教界的影响。

这次我们的建国宣言,最大的影响,第一是在共产党党内。就共产党是最迷信的一个党,这是为什么它不让你有信仰。我们其中的一个台湾的一个朋友跟我说,他也是跟国内的很多,我知道他的很多关系。他说,国内所有人反映,最让他们感到震撼的事情,是这次六四宣言三件事让他们感到震撼。第一个是那天的天气和闪电;第二是郝海东先生和叶钊颖女士让他们感到震撼;第三个事情,是得到了美国曼哈顿这么多人的支持。他们感到震撼,这么多人在线那是不用说的。这三个震撼让党内影响巨大,可以说党心已经崩溃了。

大家觉得我们新的新中国联帮代表了天意,代表了民心,这一点毋庸置疑。另外一个就是宗教界,台湾的佛教界很多人跟我联系。他说文贵我们愿意站出来和你怎么样。某个佛教领袖都说,文贵我们愿意站出来和你如何如何,很多人。我说实话,我恰恰的,我告诉他们所有人,我百分之百相信我们是得到上天加持和护法的,否则我不敢在那么多人面前吹牛。我们的保镖说,郭先生你在开玩笑吧?我跪在地上是水呀,这点我发到我们一个群里面,设计群里边,我们看到班农先生地上全踩着是水呀。我跪在地上,那时候我是疯了,我真的是祈祷,阴天,乌云密布的时候,因为我相信了。

这个时候已经第三次告诉我了,说飞机不可能起飞了,然后呢直升机也不能起飞了,旗帜也不可能起飞了。已经告诉我了,我说放心,一定会发生,由我来。我深信,我信我就不感觉到奇怪。很多人觉得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是因为你们不相信文贵和爆料革命得上天加持,我是有感觉的。你看我过去这三年发的推特,有多少次我说过相信爆料革命是得天庇佑。我每次都祈祷,我那不是摆形式的,我没有任何时间摆形式。我说的每句话都是发自内心的,我是真心觉得祈祷是有用的,而且得上天加持,我们确实得上天呼应的。

所以我告诉那个台湾的,还有日本佛教界的,还有梵蒂冈的,巴西的,美国的,华盛顿的,还有加州的,芝加哥的,费城的,还有这个塞班岛的,梵蒂冈的,还有那个巴黎的。我都告诉他们,我说共产党这些年在中国做的恶,是上天已经不能再允许了。我说我现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我说那天宣言的时候,我不想发表什么“我有一个梦”。像马丁·路德金一样,还有像习近平先生搞一个中国梦。哎呀,然后演讲动人啊,像林肯演讲,不是时候。我就是告诉一个,我是个普通人,让大家看到我们的组织能力,和真正得到了中国多少民心和世界民心的支持,和我们在美国的能力。更重要的事情,上天给我们做了加持。我不想做所谓的那个精彩历史演讲。

我告诉他们,中国人现在是什么概念,我们的精神世界,已经被共产党变成了骡子。我们是人类上精神世界的骡子,就已经被阉割了,完全没有生育生存的能力了;我们在生活中,已经成了人类的驴。我说的是人类的驴呀。

他们说为什么你要说是驴呢?我说我从小影响我特别大,我老家我大伯当年没钱花的时候,就种完农地了,他要卖豆腐,做几个豆腐,做豆腐怎么办呢?要在老家那个小磨上放进去,他要叫驴来转磨。他那时候没养驴呀,我大伯他没养驴呀,他就自己推,他自己转,然后往里边舀,豆浆下来,然后热,热完后,豆腐卖给老乡们。然后他赚壶洒钱,买点酱油盐钱,很苦的。

那时候我小,才八九岁,七八岁的孩子,我就帮他往这戳豆腐。我大伯有几次就借人家驴来拉,借来驴觉得借一回不容易,我大伯就把那豆子多磨点,做两三个豆腐出来。然后他骑着自行车,喊着豆腐,豆腐咯,豆腐。我大伯做豆腐很有名的,他当兵的时候就给首长做豆腐。指点豆坊,首长吃那豆腐,做完热碗那豆浆,豆浆上面有豆腐皮,拿筷子一挑,首长全吃了。那王八蛋共产党,从来不为人民服务,为自己服务,一口全吃了。然后豆浆领导全喝,喝够了你才能做豆腐。做的热豆腐,首长拿来切开先吃,拌点什么东西吃。

一说口里边流口水,喝点水,我就馋,一说吃的就受不了,一说吃的浑身就来劲,你没法办,没办法,就馋。热豆腐,吃热豆腐,对不起,热豆腐不是吃别人热豆腐,热豆腐。

那个驴就干嘛,就拿那个把眼睛蒙住,把眼睛蒙住,然后驴就自动磨,自己走,不停歇的。有一次就是我们家旁边他家有驴,我大伯老借人家驴,那个驴在那,这家人老不喂它料,那驴特别特别瘦,我大伯经常拿我家东西去喂喂他家驴去。结果有一天,这家人就每天,一个借给别人来做做豆腐拉拉磨,一个自己老做豆腐来拉,那驴越来越瘦。大概我回老家两年,第二年的时候 ,驴把这个主人,吧一下把主人给踢翻了,差点给踢死他。驴饿惨了,饿瘦了,天天干活,还老打它,吧一蹄子给弹飞了。这个驴眼罩一掉下来,喔噻,发现这个人被踢翻以后,还不拉倒,拿这个前蹄子,咣叽咣叽,把这人一阵拍。这个人给拍惨了,给拍残废了给。这是我亲自经历的事儿。

我告诉这所有外国人,我说我这语言沟通有问题,我觉得中国人就是那个驴,就啥事也不干,每天蒙上眼睛,啥也不知道就在那磨上转转转,还不给饭吃。共产党就把中国14亿人当成驴了。我说这个时候,我们一旦把眼罩给它摘一下来,眼罩拿下来,老子一脚就把你踢一边去,踢瞎你也不拉倒,我得踩你几下子。这就是我说中国新联邦就把中国人当了这70年驴的这个眼罩给拿下来。哎呀,外国人觉得听懂了。

他问精神上的骡子啥意思?我说我们你看中国人现在,只要谁家死人,我们比谁都高兴。谁家着火了,比谁都高兴。中央电视台美国乱了,我们听了几十年了。美国快完蛋了,几十年了。欧洲又发大水了,几十年了。日本这个国家又出事了,那首相换了一个又一个,几十年了。我说我们这个民族就爱看别人家死人着火,看别人家出事,天下越乱越好。

我们还相信什么?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天下大乱我们就好了,这个世界上别人家下雹子下火才好呢。别人家都是混蛋都是穷人,我们是富人。我们唯恐天下不乱,还有个什么呢?让我们自己去干干去,啥也干不成,啥也做不成。看别人家生儿育女老不高兴了,为什么?自己做不到,我是骡子不能有生育能力。所有想要的事,自己都做不到。也没有后代, 被阉割了,天然阉割了。因为共产党,共产党已经把中国人精神文化全阉割了。

我说我们出来的郝海东先生、叶钊颖女士,这个事情太大了,你越跟郝海东先生、叶钊颖女士打交道,你越觉得这真是优秀的中国人呐。那不是开玩笑,一天那几斤汗,流了一辈子,从来没服过,从来没跪过,从来没跟这帮共产党王八蛋们勾兑过,心里那团火,那个人性没少过。他不是骡子,他是真正的是一个完全坚强强大的一个人。

我说但是可悲的是,14亿中国人,我捋了半天,有几个郝海东和叶钊颖女士?愿意把眼睛那块蒙在拉了一辈子磨的那块布给摘下来,或者有勇气一腿把自己快饿死打死的那个踢一边去,踩上两脚。不可能。他自认为他自己就是驴,我就应该被蒙上眼睛,我就应该被打。而且打它那人特别坏。我说这个驴是个母驴,被踩的被打这个我们家邻居这个,这个人就是光棍汉,被踩这个,你到我老家一问都知道,他没事还拿棍子,驴鞭子去戳人家驴那个生殖器,这个驴不踩他踩谁,是不是?郝海东先生叶钊颖女士你甭戳我了,老子还踢死你呢,对不对?这是人的本能。

我们精神上已经成了骡子了,完全没有反抗辨别真伪,更没有延续万代,我们已经被彻底阉割了。所以我说精神上的骡子,生活中的驴,这就是我们中国人的现状。跟外国人讲,我们新中国联邦宣言,建立新中国联邦,就是让中国人当人不当驴,更不能当骡,精神上不能挂上骡子。

你看我们中国的文化艺术界悲惨到何种境界,张嘴三字经,闭嘴就骂人,不说三字经不说话。我说到什么程度,而且都是仰着脸,鼻孔朝上,觉得自己能得不得了,实际连个屁都不是。从一生没干过利他的事,一辈子没干过一个让自己真正骄傲的事,一生都在牢骚,自负,瞧不起别人,实际上极度自悲,顽固不化。

我说这就是我所说,新中国联邦宣言在全世界上最大的作用,告诉他们:世界上,我们有天。

一年四季,人类几万年,几亿年的地球,地球在天上漂着,从来没掉下来过。而我们地球是个圆的,一天一两万公里。太阳、月亮,银河系跟地球比,我们连个毛都不是。银河系跟太阳系比,一根毛都不是。太阳系跟宇宙比,咱不知道有多大。毛是多大那是不知道,我们要定规矩,与宇宙斗,与太阳斗,上月球,上土星。你算老几?所以我们人类的无知,被共产党无限地夸大,把我们圈在一个无知的笼子里,让我们活得如此可怜。

但是我们知道,我们人类之外有更多的超自然力量。我不知道的力量创造了我们人类,管理我们人类。人类是有秩序的,大自然是有规矩的,大自然是有密码的。大自然和人类之外是有天,有上帝的,有神的。这就是我说的万佛万神。

我们新中国联邦宣言得到了天的法证,天证,神证。真的是德天证,德,德道德的德,德到天证。这个力量太大了。这是中国人活到今天,中国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是直播,第一次是亲眼,亲自参与的,共产党之外的一种巨大的力量,巨大的力量。而且是在全世界面前。

感谢上天啊,给了我们直播,这为什么我要直播,给了我们这个摄像头,让我们看到了,原来啊,真是上天有神啊。那个是闪电,可不是打雷,是闪电。欻欻欻,三下;我一咬手指头,啪啪啪,欢喜,鼓励;放下手,啪啪啪三下。自由女神那个脸特别欢,就在我们后边。在这之前,雷云密布,天空漆黑,大海里边那个水,你们看看那个直升机,那水拿那个小船推着,因为浪太大。一开始宣言,全部停下来。

所以战友你们看啊,整个这次的得天助,天象,是人类有史以来亲自经历的。中国人在全世界面前将永远讲不完这个故事。这是为什么西方宗教界巨大的影响,很多人都说这事儿太大了,太大了,因为他们亲自经历了。

班农先生在那块儿讲,在那块儿说,说我们战友啊,希望把以下的这个事情,我认为得天象,得天助这事儿广泛传播,各种语言,拜托了,各种语言,要多讲多说。你像G-News应该很多人写出一些感触,采访不同的宗教人士对这件事儿的理解。我们在西班牙的战友,在巴西的战友,在法国的战友,在日本的战友,在俄罗斯的战友,德国、希腊、美国、加拿大,西部的,非洲的战友,都应该不同的语言,用不同的方式一而再再而三地说。而且我希望最近大家多做一些这方面的视频,把一些中国和人类历史上有这些事情的连在一起来说。这个事儿太大了,这对我们中国宣言是巨大的力量。

另外一个郝海东先生、叶钊颖女士不当中国的骡子,不当中国的驴的这种伟大的勇气,应该在全世界广泛传播。要找不同的人谈观点,做视频,做直播,做文章。

第三个,我们要让全中国人、全世界人看到G-TV私募和G-Dollar在美国的和世界的蓝金黄、耍流氓巨大对人类的伤害。让他们看到这些本质,让大家小心,更加跟我们站在一起对付共产党,尽快地消灭他。

最后我要告诉大家,香港,我那天直播之前,咱们建国之前说过,100小时发生什么事情。我现在可以告诉大家,对香港交易系统、香港官员、香港港币、香港银行将全面制裁。这是我在三年前我开始爆料到前年2018年我告诉的,一定会把中国中资企业、中概股一定会踢出踢出纽约证交所,做到了吧;一定停止退休基金投资中国,做到了吧;我说香港自贸区一定会取消,做到了吧;对华为等中国重要的科技企业全部停止供应,做到了吧;包括台积电,我说它死定了,现在台积电已经成了美国绝对目标,必须干掉它,一定会干掉它!做到了吧。这都2018年2019年说的,现在我告诉大家,我说过,中国银行一定完蛋,中国的金融机构在海外一定完蛋,中国港币一定消失,人民币会变废纸,港币会没有。

大家记住,从前天开始起,这个启动死亡的时刻已经全面开始。香港交易市场和上海交易市场那全都是假的数据,全都是操控,美国已经做了深度的研究。接下来美国会限制到香港投资的美资必须撤回,高科技企业必须撤回,不管你是谁,立法让你撤回。然后所有在香港交易所的美资企业全部撤回。凡是在香港交易所的替共产党充当假擀面杖子的企业,曾经跟美国有投资的必须停止。所有残害孩子和学生的一定会受到个人制裁,家族制裁,包括资产查封。一定会发生,直到港币消失,香港政府完蛋,香港的孩子正义得到昭彰。你记住我的话,这就是共产党的死亡,惊天动地!

美国这个决定,已经得到了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全力支持。大家看着,我们对待香港绝不是说,是要行动,包括台湾。美国政府官员现在一个一个的法案都会立起来,在8月份以前基本上可以明确,基本上事实。或者说完全可能宣布允许台湾独立,而且美国会明确台湾关系法的条款。就是共产党一直打擦边球,台湾要独立,美国会不会参与,台湾要自己算独立,美国不参与,等等等。美国给了最后的答案,只要你任何理由打台湾,我就一定揍你,一定消灭你。

前天美国的一个媒体记者采访我,他说中美之间可不可能开火战,我说完全可以开火战,而且共产党非常有可能主动把核导弹扔你家来。这是我第一次说这话,我说你不信你试试。你只有消灭共产党,你们才能安全。

再一个我要告诉大家,还有对所有的在国内的,你看现在像海外的,大家看到这个斯坦福这个(推特数据调查)不是开玩笑的。战友们你们要在G-News、G-TV上多直播,多说,这个意义很重大,要发给所有的美国官员和西方的官员,斯坦福的调查。所有在海外的像什么曾宏、鸡腿潘、夏业良、郭宝胜、韦石、熊宪民这些,驴脸,凡是转这些推的,还有什么庄烈宏这个烂孙子。一定记住啊,美国一定会让他们进监狱,一定会把他们抓起来的。但是大家一定不要小看他们,背后是共产党,一定要小心,好吧。而且一定要举报,还有那个Inty,恐怖分子Inty啊,他不跟共产党勾兑他不可能活到今天。

这天一定会到来的,兄弟姐妹们。稍后呢,关于一系列的G-TV起诉和行动、喜马拉雅农场启动和G-Dollar的起诉和行动,包括新中国联邦一系列的招聘和行动,都会启动。请大家关注G-TV盖特。

一切都已经开始。现在我和大家一起来为新中国联邦、全世界人民、全中国人民、香港、台湾、西藏人民祈福。阿弥陀佛! 

唔该噻啦!今天我这西装你们喜不喜欢呢?金色西装金色的,我这是个备录的手机在这儿啊。

唔该噻啦!太好了!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kinlee0412
1 年 之前

未来的路还很长,用知识充实自己学会独立思考是关键。学习的同时会慢慢发现真实的自我,找到目标。

0

热门文章

GM01

Hi Everyone◉‿◉! 6月 1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