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没有国界 中共还在做梦

By文和

2020-06-15

最近,中共两所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以及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被美国禁用Matlab应用软件,一时成为热点。中共海外大外宣之一“北美留学生日报”一句“下流,说好的科学无国界呢?”轻松赚取小粉红们无数点赞。

先来厘清一个概念。科学无国界源于法国著名科学家巴斯德。普法战争爆发后,德国强占了法国的领土,出于愤怒,巴斯德毅然把名誉学位证书退还给了德国波恩大学,他说:“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却有自己的祖国。”

让巴斯德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一句简单托辞,100多年后竟然成为讨论科学,科学家及国家关系的一条“金科玉律”。姑且不论此语当时产生的语境,单就今天科学所涉及的环境,诸如人类安全,国家安全,法律关系,经济利益,伦理道德等等,都百倍复杂于上上个世纪。简单将“科学无国界”理解为不分场合的“知识是属于全人类的”,甚至用来为拿来主义辩护,是别有用心,也是非常荒唐的。

首先,中共因其欺骗本性从来都是对人一套,对己一套,严以待人,宽以律己。他们所说的所谓“科学无国界”,其实想说的是,“我的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疫情初期,美国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的一项在研治疗埃博拉病毒药品“瑞德西韦”被发现有利于治疗中共新冠病毒。该公司为救当时生灵涂炭的武汉感染者,不计研发成本,主动放弃知识产权,公开其分子式。武汉病毒所毫不客气,第一时间注册了药品专利,改头换面高价出售,发起了国难财。然而,当世界各国政府与死神赛跑之时,作为病毒始发国,迟迟不肯上传按病毒序列,延误疫苗研发周期,置全世界人民生命于不顾。面对世界120多个国家调查病毒源头的呼声,中共至今置若罔闻,我行我素。“说好的科学无国界呢?”

其二,不能脱离人类及国家安全谈科学无国界。众所周知,科学是一面双刃剑,一方面确实可以造福人类,另一方面,也可以打开地狱之门。人类正在经历的中共病毒之痛便是血淋淋的教训。处于高科技前沿的生物基因编辑技术本用意是用来研发疫苗,治病救人。不料,掌握在中共邪魔手里,却成了研发生化武器的手段,成了杀人工具,威胁包括点赞小粉红在内的人类的生存。值得注意的是,中共病毒技术本是美国政府意识到会严重威胁人类生命之后,果断停止资金支助,中止项目。而当时作为访学美国,该团队成员之一的石正丽只好回国,却得到中共继续支持,终酿大祸。这就是为什么二战时核武器不能掌握在希特勒手里,同理,现在生化武器也不能掌握在习特勒手里的道理。事关安全,怎能轻言“说好了的科学无国界呢”?可喜的是,疫情的惨痛教训越来越多唤醒了民众。IBM公司主动放弃人脸识别技术,目的是不为邪恶所用。

其三,科学无国界必须基于科学伦理。中共治下的科学,道德沦丧,伦理坍塌,贺建奎基因编辑艾滋病双胞胎女婴便是实证,令人发指,让世界瞠目。在民主国家,无论是项目启动,资金来源,伦理审查诸多环节,每一个环节都有可能让其胎死腹中。然而,在神奇的中共治下,居然一路绿灯,直到东窗事发,让这两位无辜的小女孩命运至今让人牵肠挂肚。试问,怎能放心让这种政权谈科学无国界?

其四,科学是一种特殊的活动,有着自身的规律,比如创新性。如果没有法律机制保护科学家的动机,没有知识产权的保护,轻言科学无国界,只能打消科学家的研究动力,不利于科学发展。早在17世纪,科学家们为保守秘密,担心自己方向以及过程泄密,不惜用拉丁文或希腊文等非通用语言撰写,更不必说当今信息四通八达,研发成本越来越高,一旦被想一些不劳而获的流氓国家窃取成果,就会功亏一篑,蒙受巨大经济损失。此外,此次疫情,也敲响了又一警钟,就是某些所谓科学家,在金钱驱使下,将科学精神,科学态度,及科学方法起码科学素质置于脑后,把科学政治化。比如,“柳叶刀”主编居然违规刊发为中共洗地文章,为邪恶站台。更不可思议的是,其竟然号召读者不去支持川普总统,在纯科学杂志上谈论政治,利令智昏。还有,世界卫生组织所谓首席科学家居然受中共听使,屡次三番改口,视生命于儿戏,失信于天下。这种趋势连哈佛,牛津等等顶尖学者都无幸免,有些甚至锒铛入狱。试想想,这个连科学和科学家都需要重新定义的时代,又怎能轻谈科学无国界?

由此可见,科学可以有国界,也可以没有国界。划定国界的前提在于双方能否达到价值观的相互认同,信仰的和谐共处和利益的一致互通。在正义的一方来看,判断的标准就是对方是要统治世界还是造福于世界。如果你是撒旦的话,可以肯定地说,科学的国界就是善恶的边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67

6月 1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