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P专利成果是真正的“纸老虎”

作者:加拿大喜马拉雅农场 熊妈妈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2020年4月,CCP知识产权局局长介绍:2019年,专利、商标质押融资总额达到1515亿元,同比增长23.8%,版权质押担保金额73亿元,帮助近万家企业解决融资难题。涉及知识产权的技术合同成交额达到9286.9亿元,同比增长137.7%。知识产权使用费进出口总额约410亿美元,其中出口额66.0亿美元,同比增长18.8%。2007年至2019年,国内(不含港澳台)有效发明专利拥有量从8.4万件增长至186.2万件,有效注册商标总量从235.3万件增长至2521.9万件。

试问,这410亿美元的钱虽然花出去了,但是有效果吗,这些专利应用了吗?专利就是用来融资的吗?难道专利是为在资本市场融资服务的?那么融资的钱呢?真的帮助近万家企业了吗?帮助了哪些企业怎么不公开出来?技术合同成交的9286.9亿元都有哪些技术?技术转化了吗?用于企业了吗?可以公开这些信息吗?

CCP发布的《2019年中国专利调查报告》,美其名曰调查范围覆盖25个省(区、市),涉及拥有有效专利的企业、高校、科研单位和个人共4类专利权人,及其拥有的发明、实用新型、外观设计3种专利;共发放专利权人问卷13500份,专利信息问卷42500份,回收有效问卷分别为12785份和37308份,回收率依次为94.7%和87.8%。

 我们可以从该报告中总结CCP的专利特点:

1. 向境外提交专利申请(含 PCT)的企业比例为3.5%,其中,建立独资海外研发机构的企业占向境外提交专利申请企业的41.2%。

2. 在未实施专利的价值方面,有77.2%的专利权人表示,未实施专利发挥了技术储备的作用,且认为技术储备是未实施专利带来的最主要利益,30件以上专利拥有量的专利权人占比均超过90%。2019年有效发明专利实施率为49.4%、产业化率为32.9%、许可率为5.5%、转让率为4.4%,较上年依次分别提升0.8、0.6、1.0、0.6个百分点。

3. 专利侵权违法成本明显提升,法律威慑作用开始显现。遭遇专利侵权的专利权人中,36.8%选择“自行与侵权方协商解决”,成为占比最高的维权措施。

4. 企业期盼加强知识产权源头保护。调查显示,62.2%的企业专利权人认为专利申请周期长,赶不上技术发展的速度。

5. 外资、港澳台商企业认可度更高。企业认可专利无效宣告程序的比例为92.1%,与总体占比基本持平。

6. 企业专利技术转移引进多于输出,企业专利权人中仅有0.7%向国外转让或许可过专利,1.5%使用过国外专利,专利技术转移引进多于输出。从产业来看,美国是战略性新兴产业企业专利技术交易主要对象。具体而言,45.8%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企业向美国转移过专利;49.9%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企业使用过来自美国的专利。

7. 高校和科研单位专利运用水平较低。高校和科研单位有效专利实施率(高校13.8%,科研单位38.0%)、产业化率(高校3.7%,科研单位18.3%)远低于企业的63.7%、45.2%;许可率(高校2.9%,科研单位2.0%)、转让率(高校3.2%,科研单位1.3%)、作价入股比例(高校2.0%,科研单位1.7%)也明显低于企业的6.1%、3.7%、3.1%。未实施专利中,高校和科研单位表示相当比例是用于完成专利评审或考核、获得奖励等目的,高校两项占比分别为56.3%、41.6%,科研单位两项占比分别为48.6%、42.1%,表明高校和科研单位专利布局受政策因素影响偏高。

  通过以上特点笔者认为:

1. 事实是,企业研发经费主要来源为“企业资金”的占比90.2%,也就是说企业为了完成国家或者政府下达的专利目标而自己出钱来完成专利任务,而无研发资金和以境外资金为来源的企业占比极少,分别占比3.7%和0.3%。在高校、科研单位研发经费来源方面,大部分资金是国家级科技计划项目资助和地方级科技计划项目资助,资源出租及投资所得资金(含知识产权转移收入)只占6.5%,也就是说高校和科研单位的研发经费主要都是国家拨款。

2. CCP根本没有知识产权保护,关于专利侵权,报告说法律起到了威慑的作用,那么既然都威慑了为什么许多企业最终都选择了协商解决,这不矛盾吗,CCP是法制社会吗?

3. CCP建立的专利交易许可相关信息披露和传播机制都是虚的,根本就没有利用人工智能、区块链技术提升专利交易许可效率,以及降低专利交易许可成本和周期,高质量创新政策引导也都是空话,倚仗高校、科研单位的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就更不可能了,从报告的数据就可以看出。

4. 虽然CCP对禁止强制技术转让做出了国际承诺,但是CCP很少遵守TRIPS协议中明确界定的限制竞争、可能构成知识产权滥用的行为。

《路德社》节目中也谈过,“也就是为什么美国会宣布:过去很多年CCP窃取了我们大量的生产技术,也一直在窃取我们的知识产权,所以要对美国大学研究提供更有利的保护措施,禁止CCP一些研究学者进入,把他们视为潜在的威胁,把他们视为非传统的知识产权收藏者”。

CCP投入了这么多资金在专利技术上,而且在有效专利实施率、产业化率、许可率、转让率、作价入股比例这么低的情况下,410亿美元这么大笔投入资金在哪里?这些可都是纳税人的钱!

CCP专利成果难道不是真正的“纸老虎”?

1+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kid
10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34114/ […]

0
Daytime
1 年 之前

体制的问题,管它瞎掰掰。谎言的最高境界是自欺欺人。他们不怕你不信,也不怕你说破,就怕到达临界点同时呐喊:下课。

0

热门文章

Laojiang

有象棋大师说,棋盘上最重要的棋子其实是卒子,就看你能把卒子放在哪里发挥作用。 我愿意作这样最起作用的卒子。 6月 14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