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正通过其强大而隐秘的统战部从政界到商界多方渗透澳大利亚

翻译:Chloe(文秀)

澳大利亚打响了自由世界抨击中共统战部的第一枪。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下文ASPI)一份新出炉的报告分析了曾被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称为“法宝”的中共统战部的运作,发现其触角已经遍布澳大利亚的大学,企业和议会。

这份报告的作者约斯克说:“中共统战部在澳大利亚的工作涵盖很广,从间谍活动到外国干预,到影响和参与澳大利亚各个方面”。

中共统战部的特工正奉命渗透和影响澳大利亚生活的方方面面,从政治商业到媒体。 特工们的工作目标是在澳大利亚的商业政治社交和媒体圈中为中共取得优势地位,直至“全面接管”澳大利亚。

中共还通过统战部试图干涉侨民社区,影响政治系统,秘密获得有价值和敏感的科技,这些都只会随着中共与世界各国关系日渐紧张而变本加厉。

约斯克在报告中介绍了统战部的根源和现状。

他指出,位于北京的统战部由习近平主席最亲密的盟友,政治局排名第四的汪洋主管。

统战部已经以某种作用存在了几乎一个世纪,但中共对其定位在最近几十年中得到发展和扩展。统战部的力量也随之发展和扩展,无论在中共国内还是境外。

习主席对统战部的支持也前所未有,他在五年前将统战部提高到了为实现中共目标至关重要的地位。

在2015年与统战部领导会议的一次讲话中,习主席赞扬了统战部在“加强党的执政地位”上所做的工作。 他将统战部描述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重要法宝”。

约斯克在分析中写道,统战部当前的工作范围在不断发展,这反映出中共日益增长的全球野心。

“今天,统战部的海外功能包括增强中共的政治影响力,干预华侨社区,压制不同政见者的各种活动,为接管台湾创造一个宽容的国际环境,情报收集,鼓励海外在华投资,促进技术转移到中国”。

它通过资助指导和支持世界上数量庞大的社区,企业和学生组织来做到这一点,而这些团体很少公开他们与北京的紧密联系。

约斯克先生写道:“例如,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至少在全球91个国家和地区设有分会)和中华海外联谊会均由统战部领导”。

如有需要,这些附属团体可以迅速地动员起来。

他说,COVID-19全球大流行展示了统战部海外部门的运作,统战部位于澳大利亚的下属机构负责“从世界各地收集日益稀缺的医疗物资并将其运往中国”。

约斯克在报告中写道,澳大利亚情报机构ASIO已经警告各级政府机构:中共统战部在澳大利亚日益占主导地位。

前工党议员达斯达利曾向中共亿万富翁黄向墨示警,告知他正处于被监视中,这最终导致两人垮台:黄成为澳大利亚税务局的调查目标,他在澳大利亚的永久居留权被移民局撤销;达斯达利在颜面扫地中远离政坛。

但此前不久黄在工党和自由党-国家党联盟中均已取得显著影响,曾面见工党总理陆克文和自由党总理腾保。

黄向墨将给威尔士州工党的10万澳元捐款装在Aldi杂货店的购物袋里,放在工党的州立办公室。 现在这笔捐款是反腐败独立委员会的调查对象。

约斯克分析说,统战部的工作“常常是秘密的”,与之互动的人“通常否认跟其有任何联系”。

他写道:“例如,尽管澳大利亚华侨商人和政治捐助者周泽荣在讲话中曾提到统战部,而且也曾与统战部官员合影,他却声称从未听说过这一组织”。

格拉迪斯·刘(经上次联邦大选进入议会的自由党国会议员)在与统战部关联组织有密切联系的消息曝光之后就深陷争议。

刘女士曾担任中国海外交流协会理事,并曾担任澳洲中华总商联合会名誉会长。两者都与北京的统战部有着紧密的联系。

2018年9月,就在她获得维多利亚Chisholm选区众议员席位的前几个月,刘女士被任命为与统战部有联系的澳大利亚江门总商会的名誉会长。

刘女士最初称她不记得自己是中共海外交流协会的一员,后来改口说她参与该协会的活动只限于名誉性而且微不足道。

她否认了解她所参与的其他组织与中共之间的关联,并坚称自己的参与纯粹是为了当地社区的利益。

目前尚不清楚统战部特工对澳大利亚进一步政治干预的程度,但约斯克指出与统战部关联的商业组织已试图在州及联邦一级建立政治关系网。


统战部特工对澳大利亚华人社区的干预使得“真正独立的华人参与政治”极为困难。

这也给那些不知不觉就与统战部有了联系的澳大利亚政治家带来风险。

乔斯克写道:“在中共统战部工作已经相当成熟的国家例如澳大利亚,政治家们很难避免与统战部结盟,也很难避免自己不知情时就成了更广泛的中共社区的代表。”

在上次联邦选举中,两个主要政党的候选人或者是统战部关联团体的成员,或者参加了由统战部赞助的中国之行。

在2019年新南威尔士州争夺工党领导权决出胜负后,两个竞选者都参加了由统战部关联团体组织的活动。

约斯克还详述了中共统战部在澳大利亚本土的间谍活动。

约斯克先生写道:“统战部建立的网络,地位和关系及通过这些所得到的信息,都促进了中共情报活动”。

约斯克说,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是一个统战单位,由中国人民解放军联络部管理,而联络部隶属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工作部。

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寻求与外国团体和个人建立联系”。

约斯克写道:“曾与之互动的包括澳大利亚矿业大亨,澳大利亚前驻华大使,日本的新时代宗教运动以及美国退休的将军和官僚”。

在科技方面,统战部是中共合法及非法“技术转让企图”的“中心组成部分”。

合法的途径上,统战部力图让中共从澳大利亚开发的技术和专业知识中分一杯羹。 非法途径上,中共过去曾被指控盗窃知识产权。

中共统战部还渗透进了澳大利亚的大学

约斯克写道,海外华人学生“长期以来一直是统战部目标”,无论他们身在国外还是返回家乡时。

“2015年习近平将海外华人学生指定为‘统战部工作的新重点’时,重申了这一点”。

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SSA)遍布世界各地,为海外留学人员提供了帮助。

但约斯克先生认为,CSSA是“统战部针对海外华人学生开展工作的主要平台……(而且)大多数CSSA是在中国大使馆和领事馆的指导下运作的”。

他写道:“ 2013年《人民日报》的一篇文章将澳大利亚的CSSA描述为‘在大使馆教育办公室的直接指导下完成了任务……’”。

CSSA管理层的任务是组织集会和开展爱党活动,还负责监视持不同政见的中国学生。

去年在昆士兰大学的一次支持香港的抗议活动遭到数百名亲北京学生的破坏。

双方激烈对峙,一度演变为暴力行为,最终需要警方介入。

亲香港集会的组织者(本意是在校园内和平静坐)称捣乱者由中共领事馆派来,而且大多数不是昆士兰大学的学生。

在世界各大学中建立的孔子学院已成为日益增长的争议之源,包括在澳大利亚的孔子学院。

自誉为中国文化和历史的学术推动者,孔子学院被指控企图压制学术自由。

约斯克先生称,孔子学院“由统战部大力参与并掌管”。

约斯克还发现,统战部是中共的宣传机器为北京提供了一条在海外进行直接宣传的途径。

他说:“大使馆与当地统战部领导人举行会议,指导他们如何影响公众舆论,例如通过组织集会来支持中国政府的政策或来访官员”。

去年,一艘中国海军舰艇未经通知就抵达悉尼港时,一群中国侨民在那里用专业制作的标语迎接它。这艘海军舰艇突然停靠悉尼港引发了激烈的外交事件,因为当时澳大利亚人包括政府官员,没人知道这艘船即将到来。

中共统战部还渗透进了澳大利亚的华人社区。

约斯克写道,在统战部“将中共影响牢牢插入华人社区与其所在社会中间,扩大中共对这些社区的代表和动员渠道的控制”的工作中,习主席的这一命令体现得淋漓尽致。

约斯克说:“希望参加社区活动的华人可能毫不知情地就与统战部团体联系在一起”。

约斯克认为,北京的统战部将大量资源用于针对包括澳洲大洋传媒在内的华侨社区的宣传工作。澳洲大洋传媒成立于1993年,是唯一一家向澳大利亚华人社区提供新闻,新闻报道和文学作品以及向整个多元文化社会提供广告服务方面具有独创性和独特性的中国新闻集团。

他说,由9个位于世界各地的中共媒体组织运营的26个微信帐户已注册到中国新闻社一个子公司旗下,中国新闻社是中共最大的媒体。

他还说:“这些微信账户运行于所有五眼国家,欧盟,俄罗斯,日本和巴西”。

“其中包括已在…澳洲大洋传媒注册的帐户,这表明这些账户可能都属于统战部领导的公司”。

“其中的许多帐户似乎拥有成千上万甚至数十万的追随者”。

原文链接:https://www.news.com.au/finance/economy/australian-economy/china-is-infiltrating-australia-on-multiple-fronts-from-politics-to-business-via-its-powerful-and-covert-united-front-agency/news-story/9318c7799e540164dd0b985b9e8969c2

0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8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33556/ […]

0
trackback

[…] 亚历克斯·约斯克对中共统战部分析的中文版:https://test.gnews.org/zh-hans/233556/ […]

0

热门文章

snow

6月 14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