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假治学”的乱象与科研工作者的辛酸

作者:SKY妮妮

笔者在第一次听到Dr. Bo曝光中共军事的假大空之后,就不禁联想到中共体制下的学术圈。笔者尝试罗列了从本科到研究级别学术混乱的冰山一角:

  1. 本科生参与各级别的学术竞赛出现“抄袭”、“文章代写”等现象。
  2. 本科生的毕业论文采用“翻译现有的英文文献并发表在中文期刊上”。
  3. 研究生利用其导师职位便利,把内容重复的文章发表在期刊上。
  4. 导师以“不准许毕业”要挟学生为自己写论文。
  5. 导师在不经学生的允许下,私自把学生的文章“挂名”给第三方。
  6. 导师利用自身威望,以“发表文章”、“奖学金”为条件,诱导或逼迫学生进行利益交换,例如金钱、性。
  7. 同行之间形成“派别”,恶意打压对方。例如抢占个别学术期刊的编委席位,刻意打压对方的投稿。

上述种种现象体现出,大陆学术圈的整体氛围非常浮躁。这也导致大批低质量论文涌现,“灌水”也成了科研工作者无奈自嘲的口头禅。但如果分析背后的原因,就会理解为什么“以假治学”的现象是必然。

荒谬的评审机制:评价机制缺少公平性和科学性从本科教育就体现地淋漓尽致。例如针对本科生开设各种科研创新项目活动,它们的评审可能并不是专业相关人士。自然科学项目不让各自专业的教授学者评审,而是让“党组织”评审。又如,本科生教材选取的决定权不在各自学科老师的手里,而是专门成立“学术委员会”,安插一批对本专业一窍不通的“党委书记”来决定生杀予夺。甚至我们能看到大陆某学报竟然出现“我国科学又一重大进展:习近平思想与黎曼几何学存在相似性”这种让人啼笑皆非的标题。

不完善的晋升机制:博士毕业生的第一份教职offer是他们踏进学术圈的入场券。除了个别极为优秀的博士生之外,大多数博士毕业生只能先拿到一份“短合同”—— 两年到五年不等。国内大多数高校实行“非升即走”的制度。简单地来说,如果在第一份合同期内没有晋升为副教授,就面临着高校不再和你续约甚至是失业的风险。对于有志于做出好学问的博士生来说,他们愿意在这份段合同期内着手一些艰深的问题。但是,即便他们可以做出好的结果并且发表在非常优秀的杂志上,也不意味着一定可以得到晋升的机会。因为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必须先申请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例如“面上”、“青年基金”、“国家优青”,“国家杰青”等等。基金评审专家的标准可能和国际上的标准具有差异,例如A杂志在国际主流物理学界被认可为顶尖杂志,但在大陆可能就不被归为“顶尖”范畴。于是,在“选择做什么问题”、“发什么杂志”、“怎么样才能尽可能申请上基金”问题上,年轻学者们可能需要同时考虑到:

  • 个人的学术品味;
  • 评审所隶属的“学派”(利益团体);
  • 甚至是看不见的“政治因素”如评审人员的变动、与自己所处“派别”的利益关系。

这些因素混合在一起,给年轻的科研工作者非常强的“不安定感”。“焦虑”也许是其情绪的最好概括。两条路摆在面前:坚持“屠龙少年”般的理想去做自己感兴趣的学问,但也冒着”三十而立”却丢掉工作的风险;或者去学会迎合领导,委曲求全拿到一分稳定的教职。你会选择什么呢?大陆从不缺少有着一颗纯粹之心追求学术的年轻人,但不是每个人都有运气。不论如何,ccp至少做“成功”了一点:至少你们没有心思关心政治了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1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