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立坚!开启大溃败的倒计时?

作者:Thomas

6月2日,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赵立坚在新闻发布会上宣称,中英联合声明是中国单方面的政策宣示,不是条约,更不是国际义务。

它说明,中共外交部已经扯掉了最后一块遮羞布,在世界舞台上裸奔,它展现给世界的,不是良善和平与诚信守法,而是言而无信与公然叫嚣。生怕中国不够孤立,四处挑衅,引火烧身,尽逞口舌之能,外交部已经堕落成了“口交部”。

赵立坚的话是这样说的 :“《中英联合声明》关于对港的基本方针政策是中方单方面政策宣示,不是中方对英方的承诺,更不是所谓国际义务。”

,“《中英联合声明》中所规定的与英方有关的权利和义务都已全部履行完毕。。。英国对回归后的香港无主权、无治权、无监督权。因此,英方无权假借《中英联合声明》对香港事务说三道四,干涉中国内政。”

两段话归为两点

一是不承认中英联合声明是国际条约,中国不承担义务;

二是香港已经到中共手里,英国对香港事务已无任何权利。

果真如此吗 ?

国际社会不是没有公理,国际法也不是无法。

有一个国际公约叫作《维也纳条约法公约》,是有关签订国际协议或条约的公约,相当于《合同法》,用来约束国际条约的签订。

《维也纳国际条约法公约》于1969年5月签订,1980年1月生效;中国1997年9月交存加入书,10月对中国生效。

这部“国际合同法”说:

  1. 国际条约和惯例是国际法的渊源,是参加国在签订国际协议时参照的法律。
  2. 维也纳公约的参加国在签订国际条约时(协议、协定)应当遵守本公约的各项规定。
  3. 规定了国际条约之效力产生的方式有,文字规定,国家元首或其他领导人亲自签署,声明或交换协议文件等等。

根据《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的规定,比照《中英联合声明》,可以做出某些法律判断:

首先,《声明》是国际条约的一种,无论单方双方多方,只要宣示承担某种义务,即对对方或多方产生国际义务。如有核国家声明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不对无核国家使用核武器,自告承担国际义务,即可视为国际条约。双方发布的联合声明,除非不涉及权利义务,只要其一方做出承诺,即可视为国际条约。

中美双方的三个联合公报即是国际条约。虽然一个叫《公报》,一个叫《声明》,但都为双方签署,具有义务承诺,因而都是国际条约。《中英关于香港的联合声明》,事涉双方,中国和英国都做出了承诺且履行了条约生效应有的程序,没有悬念,《中英联合声明》是国际条约。除非是白痴和故意,国际社会对此没有异议。如果否认《声明》是条约,中共如何能要求美国信守三个联合公报承诺的一个中国的原则?如果美国以赵立坚的方式宣称是“单方面的政策宣示”,这个外交部又该怎么说 ?

其次,在香港“回归”之前,中共领导人就四处讲“马照跑,舞照跳”,中国对香港的政策五十年不变, 然后成立中英联络小组,起草《声明》和附件,谈判磋商,协议签订,起草香港的宪制文件《基本法》,人大批准,等等,等等,程序完备得跟真的似的。现在说香港事务是主权,中英联合声明 “是单方面政策宣示”, ”更不是所谓的国际义务”,自抽嘴巴没商量,打得啪啪作响,好像是别人的脸。

中英联合声明履行了条约成立的各程序,由当时的国家领导人赵紫阳签署,相互交换文件。声明不但有附件,附件里还有备忘录;全部外交行为完全符合条约法公约所明示的条约生效的各要件,作为声明的当事国,作为外交部的发言人,作为条约法公约的缔约国,无视国际交往的基本规则,信口雌黄,作泼妇之语,无赖得难以致信 !

再次, “承诺即义务,合同即法律”这一世界公认的民法原则,已经成为国际法的“天条”,不可违背,不可动摇。

从八十年代开始,中共领导人就宣称对香港实行“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并以香港宪制性文件的形式将这一国策固定下来,这就是《基本法》。“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的原则不但见诸法律文件,也散见于前前后后的各种政策说明,这些政策说明也均表示承担“国际义务”。如今变成了“不是国际义务”,言行不一,是不懂国际法吗 ?

180年前大清的总理衙门无知于世界,懵懂于国际规则尚“情有可原”,将大败局归罪于愚昧亦无不可。180年后的今天,还是对国际法无知就匪夷所思了。

中国自1977年-2003年加入了270多个国际公约, 签订的双边条约更是无计其数。从赵立坚宣称的“单方面政策宣示”到耿爽的“中英联合声明是一件过时的历史文件”,以及驻外使节的种种怪异举动和胡言乱语,可以看出, 外交部无视国际法,极左思潮已经占据主流,来自高层的政治压力已经使外交部不堪沉重,精神恍惚。。。于是,言语的正确打开方式就是胡说八道。

再次,在政治谎言的工具箱里有件东西,叫作“偷换概念”。赵立坚声称:“中英谈判及签署《联合声明》的核心是中方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在港进行国家安全立法是中方行使主权的应有之义”。从法律角度看,行使主权和国安立法是两件不同的事,前者是统治方式,后者是法律制度;对香港来说,前者是宪政事务,后者是立法规程。

一国两制的政治原则本无异议,在《声明》和《基本法》里也规定得很清楚,作为香港的“宪法”, 《基本法》就是行使主权的表现,是为“一国”; 基本法第八条规定香港原有的法律制度不变,是为“两制”。“一国两制”在法律的表述上很清楚,架构非常完整,何来“强调了两制而忽略了一国”?

该不该施行国安法的问题,也无须争论,《基本法》有规定:

第十八條 第二款:


  全國性法律除列于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凡列于本法附件三之法律,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當地公佈或立法實施。

  附件三: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的全國性法律
  下列全國性法律,自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起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當地公佈或立法實施。
  一、《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都、紀年、國歌、國旗的決議》
  二、《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日的決議》
  三、《中央人民政府公佈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的命令》附:國徽圖案、説明、使用辦法
  四、《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關於領海的聲明》
  五、《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
  六、《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特權與豁免條例》

六项中,国都、纪年、国歌、国旗、国徽、国籍占了四项,领海和外交特权与豁免各占一项,就是没有国家安全法;

第十八条第三款和第四款将可以列入附件三的全国性的单行立法做了两项排除:一是附件三可以增减,但“限于国防外交和按本法规定不属于香港自治范围的”。 国安法不属于国防和外交,显然不适用。 本法也未规定国安事务不属于香港自治,显然也不适用;二是当全国人大宣布香港进入战争状态或决定香港进入紧急状态。既然全国人大未做这样的决定, 那么此项也可排除。

但第十八条第二款是排它性规定,除了附件三列举的,其它的都不能在香港实施。该排除的也都排除了,那么所谓“ 绕过香港,纳入附件三”,就是违法。作为“最高权力机构”的全国人大贯彻某个人的意志本就违法,授权常委会立法是违法,交付香港执行还是违法,违法即恶,恶法非法 !

《基本法》第23条对防止外国政治势力的渗透做了规定,但既没有国家安全的字样,也没有国安法的影子。

有关国家安全的立法,本该遵守基本法第23条的规定由香港立法并实施;但中共种种倒行逆施,遭到香港民众的反对,始终没有结果。于是中共将《基本法》抛在一边,“绕过”法定程序,采取由全国人大立法交由香港执行的方式,强制香港接受《国家安全法》,还口口声声说是“主权”。

“绕过”一国两制赖以存在的《基本法》,也就摧毁了香港高度自治的法律基础。谁都知道,一部法律可以绕过香港宪制,还有什么法律不能绕过 ? 宪制既已不存, 自治焉能安在 ? 所以美国总统 对“香港已失去自治地位” 的判断是绝对准确的。一个聪明的“绕过”,将香港的繁华砸得粉碎,往后的香港恐怕只能拾得鸡毛 。当繁华落尽,无耻的嘴脸也昭然于世。

“绕过”法定程序的做法是一种政治狡猾,是以政治手段处置国际法事务,就像以政治手段处置防疫事务一样,迷信政治的万能,定将酿成灾祸。

政治的狡猾自以为得意,将法律玩弄于股掌。殊不知,惨痛的教训古已有之。崇祯翻云覆雨,今天说了明天改,台上一套搞“打”,背后一套讲“和”,事情败露就杀大臣掩盖,闹得满朝人心惶惶,统治难以为继,最后以一根绳子结束了大明王朝。他不知道,政治狡猾也有代价;袁世凯以恪守临时约法的承诺从孙中山手中接下总统宝座,后又废弃承诺,撕毁约法去做皇帝,闹得全国反对,人人喊打,龙袍穿了才六十天,便一命呜呼。他不知道,玩弄法律决没有好下场,尤其是宪法。

最后,谈到下场,也得说说违约的国际后果。既是国际条约,至少就是双方的,双方签署的法律文件总是以对方的存在为存在。既然承诺的义务五十年不变,对方就拥有对此项义务的监督权,五十年不变,就监督到五十年。

在法律上,《条约法公约》规定,一方违约,条约无效。也就是说,联合声明中,中方和英方各自的承诺可以看作是“对价”,中方现在宣布不承认《声明》承诺的义务,那么对价便不存在。因此,若英方宣布《中英联合声明》无效也将不是什么新鲜事。如果英国要求收回香港也有合法依据, 因为香港是割让,新界才是租借,所谓回归的标的物只有新界。当然,翻出烂账决不是什么好事;在政治上,美国已经表明了立场,英国即使不翻烂账,美英联盟的政治趋势已经显现;经济上,香港的特殊地位岌岌可危,关税特殊地位既不存,金融中心的地位也将不保,而更大的灾难正在酝酿中。

危机全面又深刻,集中起来看,是信用危机。一个个事件,一个个结果都显得很偶然,但一切又都很必然, 因为一贯的谎言,一贯的无耻,一贯的不受追责,专横惯了,肆无忌惮,总有撞车的一天,车毁人亡在所预期,古人云 : 祸莫大于无信 。

还得赞美一下香港人,勇敢、执着,31年不间断地纪念六四,追求民主, 反抗暴政,即便在2020年的六四依然坚持。反抗国安法有据, 反对23条有理,雨伞行动合法,反送中行动合法,因为“反对违法即为合法”,这是一条自然法的绝对法则,一切反抗都因这条法则被赋予了权利, 这个权利就是反抗暴政!这是一项自由权,这项权利的表述就是 , 每个人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1+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9 月 之前

… [Trackback]

[…] There you can find 79693 additional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29688/ […]

0
trackback
w88
10 月 之前

… [Trackback]

[…] Informati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29688/ […]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1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