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需要一位能够正视并对抗中国在非洲掠夺性放贷的领导人

我们正面临着当代美国领导地位的第一个真实挑战。美国需要一个不仅可以坚定地捍卫我们国家的经济权益,并且可以与中国对抗,阻止他们将非洲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大部分地区贬低为仅为其工业提供原料的客户国。

中国试图取代美国成为世界上的超级强权国的野心与过去苏联的尝试有很大的不同。不同于苏联的是,中国并不是外交和经济上孤立的国家,相反地,从1980年代开始,美国两党的官僚就已开始将中国纳入了美国经济运作的生态系里,以至于到今天,我们已经完全依赖这个最大的经济及地缘政治的竞争对手。– 这个事实已在我们无法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生产某些医疗用品的凄凉景况被证明。

而在我们2020年的总统候选人里,只有一位候选人: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有多次勇于谴责中国的恶劣行为,并要求其真正地公平对待美国工人和企业的记录。

唐纳德·特朗普之所以参政,主要是因为厌恶华盛顿官僚单方面向中国投降所致并不为过。在竞选总统的几年前,他就已经开始呼吁美国采取战略性反关税政策来扭转美国工业基础的流失。在他的政治职业生涯中,他的言论或议题中也从不缺乏如何抗衡中国崛起的词语。而在任期间,特朗普总统督导了美国与中国经济关系自尼克松时代以来的最大变化。

这样的本能对我们与北京的竞争关系的其他方面也至关重要。虽然地球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之间的经济关系十分紧要,但是另一场在全球开展的争斗也正在进行中- 一场类似于冷战期间美国和苏联之间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力争夺的竞争。

在我的祖国非洲大陆,中国已经取代美国和西方,成为这个资源丰富的大陆的主要经济伙伴。由中国人控制的“金砖国家开发银行” 已经部分地取代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并且中国目前已经持有非洲主权债务的约三分之一。


对各方而言,中国的最终目的,显而易见的就是放贷。无论是津巴布韦的锂,赞比亚的铜,纳米比亚的铀矿,还是肯尼亚的印度洋港口通道,中国都在利用其藉与美国30多年来不平等贸易往来所累积的金融实力,向拥有其扩展势力所需资源的国家提供掠夺性贷款。为了达到目的,中国除了利用债务索取优惠外,更不惜采取了一切可以想象,从贿赂到洗钱的腐败手段。

迄今为止,美国一直不愿正视中国在发展中国家的野心。现在我们正处于可以决定世界最终领导地位的竞争初期。美国人不能将我们的未来托付给乔·拜登,一个在其整个职业生涯都姑息和降服于北京的候选人。

Jaco Booyens (导演,制片人,演讲人)是After Eden Pictures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本文表达的观点是作者自己的观点。

原文链接

译者:文真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6月 0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