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的未来

【中英对照翻译】https://spark.adobe.com/page/hyx2HBotL2miL/

新闻来源:Foreign Affairs

作者:Henry M. Paulson Jr.

翻译/简评:文意

校对:Leftgun

Page: 椰子哦耶

简评:

美国的评论家总是忧心忡忡,在美元还强大的时候总在敲打政府,给政府中肯的建议。作者认为为了维护美元的地位,美国经济必须保持成功和模拟的典范,美国的政治体系要要确保让美国达到繁荣昌盛,美国的财政制度要健康。同时,美国还需要制定健康的外交政策。但作者对人民币分析和中共数字货币的分析并没有谈到问题的本质。正如作者所说,如果一个货币要成为世界的主导货币,它必须有一个强大的、有创新的、有活力的经济体支撑,而中共国的经济是恰恰相反,中共国的经济垄断、抄袭、不能保护私有产权,也不能保护私有企业的创新。中共国的政策更是独裁、专制,法律只为权贵而设,人民没有丝毫自由,贪污、腐败是常态,不公不义是特征。这样的政治、经济环境既不能吸引外资,也无法让私人资本安心,更无法保证人民币使用者的安全。中共目前还在推广野心勃勃的数字货币计划。一个毫无信誉可言,一个让全世界都无法安全的国家,如何能获得世界人民的信任,如何用自己的国家信誉为其信用背书?中共一向无法无天,数字货币也只是他们进一步搜刮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工具。

原文:

美元的未来

美国的金融实力决定于华盛顿而不是北京

今年3月底全球金融市场因为新冠病毒而暴跌。国际投资者立刻把美元做避风港, 就像2008年的经融危机一样,美联储要为与其相应的环球货币当局提供大量的流通美元。在二战结束75年以后,美元至尊无上的地位从未减弱。

美元长期占据主导地位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特别是在新兴市场的崛起和美国经济相对衰退之时,从1960年占世界国民生产总值的近40%下降到今天的25%。但美元的地位将受到华盛顿有否能力去抵御新冠病毒风暴和以经济政策重新崛起的考验,这些政策必须要让国家能在一定的时间内管理好其国债和遏制结构性财政赤字。

美元的地位至关重要。美元作为全球主要储备货币的作用使得美国可以为美元资产支付更低的利率。同样重要的是,它使美国能够承受更大的贸易逆差,降低汇率风险,并使美国金融市场更具流动性。最后,它让美国银行更受欢迎,因为它们有着更多的美元资本渠道。

美元长期保持这一地位是一个历史性的反常现象,尤其是在中共国崛起的背景下。迄今为止,中国人民币在成为与美元相匹敌的角色方面拥有最大的潜力。中共国的经济规模、未来增长前景、与全球经济的融合以及加快人民币国际化的努力,都有利于扩大人民币的作用。但就这些条件本身是不够的。中共国在金融科技领域取得的成功——包括快速部署移动支付系统,以及中国人民银行(PBOC)最近进行的测试数字化人民币项目——不会改变这一点,央行支持的数字货币不会改变人民币的基本性质。

在人民币真正成为全球主要储备货币之前,北京仍有重大障碍需要克服。除其他变革性措施外,中共国需要在向市场驱动型经济迈进、改善公司治理、发展高效、监管良好的金融市场方面取得更大进展,以赢得国际投资者的尊重,以便北京能够取消资本管制,将人民币转变为市场决定的货币。

华盛顿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在与中共国的竞争中,究竟有什么利害攸关。美国应该保持其在金融和技术创新方面的领先地位,但没有必要夸大中国数字储备货币对美元的影响。最重要的是,美国必须保留当初创造美元至高无地位的条件:一个植根于健全的宏观经济和财政政策的充满活力的经济;一个透明,开放的政治体系;和在经济,政治和安全上的海外领导地位。简而言之,维持美元地位不会取决于中共国的情况。相反,这几乎完全取决于美国调整新冠病毒后经济情况的能力,使其保持成功的典范。

中共国在金融科技的竞争

许多从中共国回来的人对这个国家变得多么不需要使用现金的情况发表了令人窒息的评论。从在街角商店购买小吃,到给乞丐钱,现在一切都通过智能手机和 QR 码(可扫描的方形条形码)进行,提款机前的排队已经不再。中共国企业在金融科技领域的竞争力日益加强,中共国消费者是其最大的用户。

这些事实经常导致权威人士认为,中共国金融科技的主导地位可能很快危及美元的全球地位。这不是一个严重的忧虑,而且事实上美国在金融科技上是否落后也不确定。中共国不是金融科技的先驱,只是迅速采用和量化了这一技术。中共国科技巨头阿里巴巴和腾讯率先创造了使数字交易效率更高的服务,同时开拓了大量不使用银行的客户市场,尤其是在农村地区。很多人使用他们的服务,这是非常惊人的。例如,2018年,中国移动支付交易额达到41.5万亿美元。

之所以能够取得这样的成功,主要是因为中共国现有的金融基础设施已经过时,国有银行系统效率低下。同样重要的是,信用卡在中共国从未流行过,因此,当智能手机变得便宜和普及时,从现金经济直接跃升为移动银行是十分合理的。

此外,尽管中共国已经变得多么的”去现金”,但许多美国人也很难回忆起,除了小额交易外,他们上次是什么时候用过现金。他们可以即时准确地将资金从一个银行账户转移到另一个银行账户。移动支付服务,如维莫和苹果支付,都能像支付宝和微信一样进行操作。但总的来说,美国人仍然更喜欢信用卡,因为使用信用卡和使用手机一样方便,因现有的金融基础设施安全、可靠和可信。

中共国科技公司加大了创新力度,以满足消费者需求,弥补中共国金融基础设施的不足。此外,它们已开始在发展中市场部署这些技术,这些新兴经济体鼓励立即接受智能手机,从而为中共国企业获得市场份额提供了巨大机会。

FORM VERSUS FUNCTION 形式与功能

尽管中共国央行最早可能在今年推出数字货币,但头条新闻夸大了数字货币的实际转型程度。那些担心这一发展可能预示着美元至上地位会终结的人误解了,虽然货币的形式可能正在发生变化,但其性质却没有改变。

数字人民币仍将是人民币。没有人在发明金钱。用于交易的代币可能有所不同,但中共国的储备货币地位前景取决于适用于该货币发行人的相同因素。尽管中共政府一直推动使用人民币结算贸易交易,作为人民币国际化努力的一部分,但石油和其他主要大宗商品仍以美元计价。

作为全球储备货币而赋予美元的特权不是命中注定的。美元占主导地位的只是由于一连串历史机遇的出现、二战后地缘政治状况、美联储政策以及美国经济的庞大规模和活力。今天,美元的”自然垄断”似乎是国际体系的固定模式,但在二十世纪上半叶,美元和英镑作为储备货币之争基本上是势均力敌的。

长远来看,国际货币体系将再次对两种或两种以上全球储备货币给予相对同等权重。人民币是主要竞争者,因为它与日元、欧元和英镑一样已经是储备货币。除非发生一场大灾难,中共国经济有望在可预见的未来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它还将是第一个从新冠病毒危机中复苏的主要经济体。

不过,人民币可以加入美元作为主要储备货币并非是必然的结论。要达到这样的地位,中共国需要改革经济,以困难和包含复杂国内政治考虑的方式来发展其资本市场。在中共国最近的一个野心计划——比如将上海在2020前建立成一个全面的全球金融中心——就需要进行类似这种转变,但结果这计划迄今已被推迟:一个金融中心,在有资本管制,和不是市场驱动的货币前提下,是不可能成立的。人民币作为主要储备货币的前景也是如此。

尽管北京支持的数字货币本身不太可能削弱美元的霸权地位,但它无疑可以促进中共国实现人民币国际化的努力。在货币不稳定的国家,如委内瑞拉,数字人民币是当地货币的一种有吸引力的替代品。腾讯(Tencent)等中共国企业在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发展中国家已经拥有相当的市场份额,它们可能会扩大在非洲和拉丁美洲的业务,从而引领未来的数字人民币获得市场份额。这将有助于提高人民币的全球地位,并成为扩大中共国在海外经济和政治影响力的更广泛战略的一部分。

鼓励美国创新

目前,美国应该少担心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霸权的终结,而更多地担心其私营企业界开发部署新金融技术的能力。数字货币不仅仅是一个中共国的想法,也不仅仅是中央银行的特权——数字货币和移动支付的金融创新也发生在美国私营企业界。

同时,这些新技术也蕴含着固有的风险。如果没有可靠的数据隐私保证,这些技术的广泛采用将会是困难的。此外,这些新技术可促进洗钱和其他非法金融活动,这些都是合乎法理的忧虑。

硅谷和华尔街长期以来一直引领着金融创新、新的数字交易平台和新的货币形式。如果这些创新成果得以实现,美国公司可以创造世界上最优秀、最安全、最有保障的数字货币,对非法金融进行强而有力的控制。由此产生的效率和交易成本的降低将给消费者带来切实的好处。

因此,政策制定者需要在减轻这些新技术的风险和支持美国私营公司的创新能力之间取得谨慎的平衡。危险在于,过度热情的美国监管机构可能会提高美国公司的进入门槛,它们是想服务那些喜欢数字金融、而不是美国的传统银行的人们,以及全世界不使用银行的消费者——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称,这些消费者中,大部分居住在金融市场疲软和货币波动的发展中国家。

美元的地位是美国政治和经济体系的稳健基础。为了维护美元的地位,美国经济必须保持成功和模拟的典范。这反过来又要求美国的政治体系能够推行政策让更多的美国人达到繁荣昌盛。它还需要一个能够维持国家财政健康的政治制度。历史证明,没有良好的财政制度,没有一个国家能保持长久的至上地位。美国的政治制度必须应对当今的经济挑战。

美国在国外的经济政策选择也至关重要,因为它们影响了美国的信誉,在很大程度上也决定了美国塑造全球形势的能力。为了保持这种领导地位,美国应倡议一项新措施, 去调整和更新、管理贸易、投资和技术竞争的全球规则和规范,以反映21世纪的现实。

华盛顿还应注意,得益于美元至上地位而推出的单方面制裁并非没有成本。以这种方式将美元武器化可以激励美国的盟友和敌人发展替代储备货币,甚至可能让他们联合起来这样做。这正是欧盟一直推动欧元进一步用于国际交易中的原因。

同样,人民币是否加入美元作为主要储备货币,完全取决于中共国如何重塑本国经济。但是,如果北京成功实施必要的改革,它将创造一个对美国商品和服务出口更具吸引力的经济,并为在中共国经营的美国公司建立一个更公平的竞争环境——这些变化将有利于美国。

一个国家货币对持有者的价值最终是反映了该国的经济和政治基本面。在新冠病毒危机之后的几年里,美国将如何崛起,将是一个重要的考验。首先,美国必须促进宏观经济政策,使其走上可持续道路,来管理国家债务和结构性财政赤字的轨迹,而且绝不能糟踏维持其经济实力的基本面,所有这些都植根于创新和高效率政府的理念之上。如果华盛顿坚持这条道路,就完全有理由对美元有信心。

新闻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7+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