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国全球宣传的真正目的

【中英对照翻译】https://spark.adobe.com/page/aMXm86mEGDaZz/

新闻来源:台湾英文新闻

作者:Holmes Liao (台湾信息产业学院的高级顾问)

图片作者:David Simonds

翻译/简评:毛毛猫猫

校对:Julia Win

Page: 椰子哦耶

简评:

随着中共国经济实力的增强,其全球扩张的野心急剧膨胀。为了增加它在全球影响力,美化其在全球的形象,中共国多年来利用西方多元文化的包容性,通过其外交、统战、文化交流等渠道,扩大其中央媒体的海外业务,开设多种语言频道,并通过红色资本采取以投资、广告投入等方式对西方媒体进行渗透,同时对伪民运的宣传平台进行并购收买,并积极在脸书、推特、油管等平台开设五毛专页,以达到对中共独裁政权正面评价、颂扬的目的,而对批评及反共声音进行打压,使其边缘化、妖魔化。

特别是在CCP肺炎大流行期间,中共大外宣高调宣传“世界感谢中共国,” 同时极力掩盖病毒源头和初期处理病毒传播不当的事实,制造美军把病毒带到武汉的谎言以混淆视听。 为了揭露中共大外宣的丑恶行径, 美国已经开始对中共在病毒传播方面的假信息,进行了针锋相对的反击, 所谓“始于作伪,终于无耻。”随着美国的清醒,中共的大外宣,定会遭到更多的打击和重创。

中共国全球宣传的真正目的

戴着防护口罩的安全官员在中共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站岗。 (美联社照片)

新冠病毒在全球肆虐之时,中共国开动了他的“大外宣”宣传机器,妄图混淆大家对这次武汉冠状病毒大流行的认知。它描绘出了一个最能抵抗传染病的专制政府的形象,并一再声称,北京当局向世界其他国家捐赠口罩和个人防护装备的行为是出于善意。它的宣传机构甚至指控是美国有意将这种病毒传播到中共国。但这种说法实在是太荒谬,(除中共国以外)没有多少人真正相信。

受北京当局影响的这些宣传机构,旨在将这次的全球公共卫生危机转变为一种地缘政治机遇,这与中共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4年向世界声明的那样,要“增加中共国的软实力,讲好中共国故事,传播好中共国声音,增强在国际上的话语权”相符。

但这有效吗?

中共国在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的问题上与美国闹翻了以后,其官方宣传媒体随后便不断抨击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

《新华社》发布了一段动画宣传视频,嘲笑美国对冠状病毒的反应。另一家中共国的官方媒体《环球时报》,则将澳大利亚描述为“一只像狗一样跟在美国屁股后面的巨型袋鼠,”同时还呼吁对新冠状病毒的起源进行调查。中共国还破坏了加拿大和日本为使台湾加入世界卫生组织而做的努力。

在中共国的外交变得极具侵略性的同时,他的军队也变得更加好战。

2020年4月,在人民武装警察的领导下,最终由中央军事委员会指挥的中共国海岸警卫队,在南中国海有争议的水域撞沉了一艘越南渔船;一些搭载了海上民兵的中共国的船只,聚集在了由马来西亚运营的海上石油钻井平台周围;在中共国与印度有争议的喜马拉雅边界沿线,中共国军队与印度同伴们也相处的格格不入。

解放军还例行威胁台湾,派遣战舰和战机、飞艇绕岛飞行,有时甚至越过台湾海峡中线,迫使台湾军方不得不频繁对飞机和船只进行拦截。

更有甚者,最近北京当局完全无视可能受到国际谴责的情况,竟然宣布其橡皮图章一样的立法机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将颁布一项《国家安全法》,该法可能会大大破坏半自治的香港公民的自由。此举无疑将进一步加深与美国,英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对抗。

随着中共国的大外宣机构的行踪无处遁形,北京的战略演算是什么?中共国真有足够强大的实力来占领整个世界吗?习近平是否真的相信西方的实力受到这次病毒大流行的削弱,以至于不能对他的扩张主义作出反应,而这种扩张主义与1960年代的毛泽东时代是不同的?还是他好战的立场本身就是该国面临的巨大经济和政治麻烦的体现?

作者认为,中共国进行全球宣传的目的,不是要使世界相信共产主义政权是以合法的外交政策、政治价值和诱人的文化在统治着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

相反,该宣传机构旨在向中共国人民展示崛起的中共国现在已经与美国并驾齐驱,并正在恢复其民族自豪感和荣耀。也就是说,所谓的外部全球宣传机构是针对其内部受众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中共国外交部发言人经常通过Twitter和其他数字媒体渠道抨击美国。尽管普通中共国网民无法访问Twitter等西方社交媒体平台,但此类攻击却被放大并传播回中共国。

传统上,北京的宣传手段包括在各种媒体上下功夫,争取民众的支持和削弱政治敌人,以实现诸如“复兴”之类的政党目标,这些都意味着要重塑中共国作为中共国共产党统治的富裕和强大国家的地位。

早在病毒爆发之前,习近平提出的一些含糊不清的“中国梦”的表述里,就显示了其雄心勃勃的目标。例如,使中共国到本世纪中叶在“国际影响力”方面成为全球领导者。在中共国内以及生活在马来西亚,新加坡,澳大利亚和美国(即中共国侨民)等国家的华人圈里,这些国家宣传机构拼命鼓吹中共国式的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号召大家在习近平的领导下共同促进“祖国”的和平与繁荣。

从本质上讲,中共国历代王朝更迭的历史都是革命的历史,中共对此深有体会。它的25个政治局成员中有一半以上具有历史或社会科学的背景。

毛主席的格言“枪杆子里出政权”,不仅体现了共产党政权的暴力性质,更是对中共国革命历史的最佳描述。

独裁的中共政权和习近平既没有合法性,也没有统治中共国的授权,而权力和财富过度集中在少数精英的手中,将导致北京方面担心一旦向其人民揭示出真相,他们的权力会被极大的削弱。

2013年,北京当局暗中资助的黑客,在四个月的时间内攻击了《纽约时报》的计算机系统,目的是为了报复该报的一系列关于揭露中共国前总理温家宝家族积累的巨大财富的报道。

中共国有句古老的谚语——“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句话一直在提醒着人们:领导者被支持他们的民众所拥戴。但如果人民不满意,他们也可以随时推翻他的领导。

事实上,习近平去年10月曾发表讲话说,“如果共产党不能继续加强对中共国的控制,共产党的统治就会瓦解。”他引用了历朝因腐败,纪律松懈和政治内斗而垮掉的古代皇帝。

加强控制,防止外国真实信息渗透到中共国已成为当务之急。这以后,中共国建立了防火墙来阻止西方网站,并建立了网络警察来监视网站的内容,并惩罚那些违反党制定的控制规则的人。

中共国也雇用了数十万人的所谓“五毛” [1]党,来帮他们编造谎言,并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上引导公众舆论的风向,以支持中共的统治。其目的无非是想混淆视听和洗脑人民,以免真相暴露会危及政权。这确实是代表纳粹的奥威尔的预言在21世纪实现了。

在此仅举几例经济方面的问题,在与美国进行贸易战之前,中共国遭受了高通胀率,房地产泡沫,高不良贷款率和内需萎缩之苦。许多华尔街分析师认为,中共国的财富可能远低于官方公布的数据,2018年土地拍卖的近乎崩溃就证明了这一点。

由于出口受到贸易战的限制,北京当局一直无法进行供给方面的改革和金融去杠杆化,这本来是应对经济下滑的正确政策。中美贸易战的结果是让中共国经济从本质上更恶化了。

尽管中共国似乎比其他经济大国更早地摆脱了病毒危机,但缺乏全球需求只会阻碍其经济的复苏。北京方面已承诺采取措施应对病毒大流行的影响,因为据估计,在不断增加的将近三千万的失业人口,正威胁着社会的稳定。

为了帮助释放信贷流向实体经济,中共国的中央银行已经施行了宽松的货币政策。但是到目前为止,这些宽松的货币政策,看来都是过于谨慎而无效的。政府还将依靠财政刺激措施来刺激对基础设施的投资和消费,这可能将预算赤字推至创纪录的高位,为更长期的问题埋下伏笔。

随着世界其他地区的经济活动的逐步崩溃,对于中共国出口行业而言,最糟糕的情况即将到来。实际上,中共国的经济增长将放缓至年度最慢速度。大家谈论的话题不再是软硬着陆,而是关于如何避免经济恶化带来的政治危机。

除了所有这些挑战之外,新的冠状病毒感染病例和再感染,正威胁着中共国的温和复苏。因此,即便北京一直声称病毒大流行已得到控制,但我们有理由相信其经济和政治危机才刚刚开始。

预见到了未来的社会动荡的中共,于是在对外宣传的时候拼命的鼓吹,专制独裁是应对类似的武汉病毒危机的最佳政治制度,现在的中共国可以在全球舞台上挑战美国了,习近平是个有着非凡能力的领导人,在他的带领下中共国会恢复到过去的辉煌。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将会看到,在中共国正在酝酿一场激发民族主义热情和支持习近平主席的大规模运动。总而言之,中共正在利用其全球宣传机构来供国内消费。

[1]“五毛”是对被中共当局雇用的网民的称呼,其目的是操纵公众舆论以使共产党受益。该名称源于有关传闻,即他们的报酬为,在相关媒体上每转发一条消息给0.50元人民币(0.07美元),尽管最近,他们的报酬已提高至每条转发0.80元人民币。 据估计,中共国有大约35万人从事这样的工作。

新闻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1+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18351/ […]

0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There you will find 8927 more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18351/ […]

0
trackback
w88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18351/ […]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