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政府大楼可能是中共间谍活动的载体

【中英对照翻译】https://spark.adobe.com/page/A240dDq50j3EJ/

作者:By Joshua Meservey MAY 20, 2020

消息来源:The Heritage Foundation 《遗产基金会

翻译:文意

PR/简评: Arron

简评:

遏制中共在全球的间谍活动

本文详细介绍了中共在非洲大陆一直以来进行的大规模渗透、监视和间谍活动,呼吁美国采取有效的应对措施,遏制中共对非洲大陆的渗透,保护美国在非洲的利益。

中共对非洲大陆的渗透由来已久。中共在1949年执政以后,由于与西方的意识形态对立,外交和政治空间主要在以非洲为主的亚、非、拉国家,而对外援助、用经济援助换来政治支持就是北京惯用的外交手段。当时,许多原殖民地国家刚刚获得民族独立,中共国通过对这些国家给予政治和经济支持,获得了这些国家的认可。在非洲,从1956年跟埃及建交以来,先后与除斯威士兰之外的所有非洲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因此,在1971年第26届联合国大会会议上,中共国成功地将联合国安理会的席位从台湾转移到中共国,其中非洲国家提供了超过三分之一的表决支持票。

进入2000年后,中共依靠中非合作论坛,全方位加大了与非洲国家的合作深度和广度,渗透手段也更加多样化,到“一带一路”倡议则达到了顶峰。多年来,北京一直号称其对外经济合作和援助是基于“平等互惠”原则,得到了一些不明真相的非洲国家领导人和民众的高度评价。到目前为止中共国是与非洲国家签署经济合作协议最多的国家。

然而,在“平等互惠”原则的幌子下,中共实际上是为了控制非洲国家主要领导人作为代言人,并在非洲推行“经济殖民”政策,以掠夺非洲国家的战略资源。因此,中共一直通过各种手段对非洲各国政府和主要领导人进行全方位的监视和间谍活动,这些手段包括在中共国企建设的政府大楼安装监听监视设备、对政府和军警专用通讯网络进行监视窃听、赠送带有后门程序的电脑给政府部门等多种方式,目的是系统性地获得各方面的信息,包括主要领导人的丑闻与负面信息、美国官员与非洲政府交往信息、美国企业活动信息等,以要挟拉拢这些领导人下水、借以控制大量国际组织并成为中共政治利益的代言人,非法获得美国等国家和企业的机密,从而帮助中共企业在竞争中获利。

中共这么多年在非洲大陆的渗透和经营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效果。依靠那些被中共控制的非洲领导人,北京在联合国和很多国际组织都获得了非常大的政治支持。比如在1989年,中共军队在天安门广场屠杀手无寸铁的民主运动人士后,受到西方国际社会的制裁,就是非洲国家帮助北京渡过了那段国际政治的孤立期。如今,非洲各国政府也在帮助北京粉饰在新疆和香港发生的大规模侵犯人权事件,更不用提中共控制的国际组织领导人、WHO的总干事谭德赛在本次中共病毒疫情的全球大流行中扮演的不光彩角色,伙同中共戕害了整个世界。

更让人担忧的是,中共在非洲的活动只不过是其在全球范围内间谍活动的缩影。

如果说以经济合作和援助为幌子可以渗透发展中国家,那么出口高科技产品则是中共向发达国家渗透、实现监控和从事间谍活动的主要手段。事实上,中共国的法律规定国有企业和私企都有协助中共政府收集情报的义务,而中共国高科技公司为了得到更大的扶持,也乐意助纣为虐,如华为配合中共不但占领了非洲等发展中国家的大部分4G通信市场份额,而且华为的5G网络建设也在极力渗透进入英国、德国等西方发达国家的5G网络建设中,从而给这些国家乃至与它们联网的美国等带来国家安全风险。再比如中共国的全球主要的视频监控设备供应商海康威视和全球最大的无人机制造商大疆,都积极配合中共的监控和间谍活动需要,它们销往世界的产品每时每刻都在搜集世界各地的信息,发送回中共国进行大数据分析,从而让中共获得各国的经济、技术、个人隐私、甚至军事国防等方面的敏感信息,直接危害其他国家的安全。

中共甚至都不一定依靠本国高科技产品出口,也可以通过“蓝金黄”手段收买西方亲共的高科技公司来实现对发达国家的监控和间谍活动。比如因疫情而出现爆发式业务增长的美国本土视频会议软件公司Zoom前些天爆出未能充分保护其服务者隐私的安全风险受到监管机构的抨击,还因通过中国临时路由呼叫而受到严厉批评,引发了对其系统安全性的担忧。显然,中共对整个世界全方位的渗透和监控已经到了“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的地步,美国和西方应该警惕并采取有效反制措施了。

好消息是,美国开始了霹雳行动。举国上下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对中共高科技产品渗透带来的国家安全危害有着高度的认识,并制订了一系列相应措施。继连续出台政策封杀华为5G进入美国之后,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2020年5月22日又把 33 家中共国的企业及机构列入“实体清单”,其中24 家机构、企业和个人使用了美国商品和技术从事违背美国国家安全或外交政策利益的活动,其他 9 家参与了对新疆维吾尔族和新疆其他少数民族使用高科技监控手段侵犯人权的行为。

当然,要全面遏制中共在全球范围内的,整个世界尤其是西方国家的联盟。世界要统一思想,真正认识到中共的邪恶本性和其无所不在的监控与渗透对各国国家安全所带来的风险,阻止华为5G和其他在实体清单上的机构和公司的任何产品进入民主世界,从而联手打造防止中共渗透监控的“防火墙”,同时封堵中共高科技产品的出口创汇,让依靠偷窃技术和“山寨”仿制的“中共国制造2025”战略无疾而终,最终削弱中共的经济命脉,彻底绞杀这条罪孽深重的“红色恶龙”,还世界一个朗朗乾坤。

非洲政府大楼可能是中共间谍活动的载体

摘要

与世界上任何地方相比,北京在非洲也许有最好的监视系统。中共国公司至少建造或翻新了186座敏感的非洲政府大楼;中共国电信公司至少建立了14个政府内的”安全”电信网络;中共国政府向至少35个非洲国家政府赠送了电脑。中共在经济间谍活动和加大对外国影响力方面世界一流,北京肯定会利用其在非洲的渗透来监视美国和非洲官员和商界领袖。中共国政府可以利用所获取的信息来帮助它的公司在与美国和其他公司竞争时取得优势,深入了解美国的安全援助和反恐计划,并拉拢或影响非洲政府高级官员。除其他努力外,美国应努力了解中共国监控的性质以及中共国如何用它来提升北京的影响,告诫美国公司了解中共国监控的风险,并培训官员掌握技术使北京在非洲的信息收集更加困难。

关键要点

1. 北京通过建造或翻新了至少186座非洲政府大楼,很可能在非洲比其他任何地方都有了更好的监控手段。

2. 除其他事项外,北京可能利用监视来在其公司竞争合同、监视美国官员和影响非洲官员时获得优势。

3. 美国应该尽力使北京监控这个重要大陆变得困难,以作为对中共重塑全球秩序努力的战略回应的一部分。

中共(CCP)在非洲进行了长达20年的接触,可能使其能够全面监视非洲大陆。中共企业在法律上都有义务帮助中共收集情报,它们在非洲建造了至少186座政府大楼和至少14个敏感的政府间电信网络。北京还向至少35个非洲国家政府捐赠了电脑。

中共可能在非洲收集的大量信息对美国来说有四大危险,因为这些信息可用于:

  1. 促进北京在非洲大陆的影响力;
  2. 在非洲各级政府资深官员征聘情报人员;
  3. 深入了解美国的外交战略、军事反恐行动或联合军事演习;和
  4. 面对非洲不断增长的经济机会,使美国公司与中共企业竞争时处于劣势。

虽然只能通过美国的全面战略来解决北京在非洲的广泛影响力的长期挑战,但华盛顿可以立即采取一些步骤,使中共对非洲的监视更为困难。这些措施应包括努力了解中共监控的性质,以及中共如何促进北京在非洲大陆的影响力,让美国公司了解风险,以及培训美国官员保护自己免受北京窃听的技术。

至少186个建筑

2018年1月,法国《世界报》报道,中共国电信巨头华为(Huawei)在非洲联盟(AU)总部安装的服务器每天将内容上传到位于中共国上海的服务器。对大楼的检查还发现了遍布整个建筑中隐藏的监听装置。该大楼是中共国国有的建筑工程总公司承建的。三天后,英国《金融时报》证实了《世界报》的报道。

北京对非洲政府大楼的窃听可能远不限于非盟总部。自1966年以来,中共公司至少建造或翻新了186座此类建筑。事实上,在非洲54个国家中,至少有40个国家有一座由中共公司建造的政府大楼。鉴于难以收集关于中共近70年与非洲接触的全面数据,这些数字几乎肯定被低估了。

一个对中共来说诱人的机遇

除了已经向非盟总部这样做之外,还有令人信服的理由相信,中共正在利用中共公司建造政府大楼来收集情报。这样做符合中共国政府广泛利用间谍活动和其他不正当行为来获得经济优势。2017年的一份报告将中共称为”世界主要知识产权侵权者”而美国贸易代表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美国每年至少因中共肆无忌惮的活动而损失500亿美元。美国联邦调查局发现,中共在165家美国公司举报的经济间谍案件中,有95%是中共所为, 一家德国公司估计,德国每年610亿美元的间谍活动损失中,约有20%是由于中共的攻击。

这些间谍 机会的吸引力很大:中共公司至少新建、扩建或翻修了至少24个总统或总理官邸或办公室;至少26个议会大厦或议会办公室;至少32个军事或警察设施;和至少19个外交部大楼。对这些建筑物的监视是中共直接从非洲政府最高层收集情报的极好机会。事实上,这个机会是如此诱人,以至于北京可能已经资助建造了一些大楼,以更好的对某些政府监控。此外,由于国有企业承担了中共大部分的外国建设项目,大多数承建这些建筑的中共国公司可能是国有企业。

国有企业作为中共的实施者,必须服从其命令虽然在事实上,是国企还是中共私人公司参与其中并不重要。中共法律迫使两者都要协助中共政府收集情报。除了华为在非盟窃听中的作用外,还有许多例子,就是表面上的中共私人公司代表中共政府从事监视和间谍活动。

中共私企参与北京的招标

中共的法律规定,任何网络私企都要与中共合作搜取用户的私人信息。中共国政府文件显示,用智慧城市技术搜集的数据被发送会中共国进行分析,以便帮助中共的公共外交决策。

根据美国国防部的信息,华为和另外一家中共国公司广州博宇信息技术公司研制产品帮助中共收集情报。中共的国企中共国电讯,据报道装备了一家中共的黑客机构的光纤基础设施,以帮助中共窃取信息。 在2017 年,美国禁止美国军队使用世界最大无人机生产厂深圳大疆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无人机。 美国军队指控大疆把在中共国和香港采集的信息传送给中共政府,大疆承认属实。 美国移民海关报告和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在2019 也有类似的报告。

大量中共科技公司的产品也被发现留有后门程序,而且这些公司拖延或拒绝更改。一家网络安全公司在2019 年6月分析中指出,一半以上的华为设备经由他们测试后发现至少有一个后门会被黑客非法利用,比其他任何国家的设备都更容易入侵。中共国政府控股的海康威视是世界上最主要的CCTV摄像头生产商,其产品经常会有安全问题,而公司总是拖延修复。 一位中共电子工业的内部人士在2018年的一份报告中表示,中共政府可以在任何时间随时监视任何一台中共国市场上的设备。

另外,多伦多大学发现中共在各种社交媒体进行网络监视,而2017年印度政府禁止其军方使用中共国开发的应用程序,因为这些程序存在潜在安全漏洞,禁止的程序包括社交巨头微信,因为中共可以恢复删除的信息。

中共建立了世界上最完整的监视体系,这些公司享受与中共的密切关系,这些公司根据中共国法律也必须要帮助北京搜集情报。有理由相信中共也知道这些大的私人企业存在的漏洞,并很乐意利用这些漏洞,如果中共还没有利用的话。

最后,北京在过去20年来在非洲介入的闪电式密集接触表明了中共对非洲的重视,这大概是非洲大陆值得监视的原因。每年,中共国外交部长都会把非洲作为他的第一次海外之行;从2008年至2018年,事实上,中共国高层领导人访问了非洲大陆79次。二十年来,中非贸易额增长了40倍,中共国也大幅增加了在与非洲大陆的军事合作、投资和公共外交努力。

中共国政府还可能有能力分析他们在此类监视行动中收集的大量数据。中共国是人工智能技术领域的世界领导者之一,非常适合筛选大量数据。在新疆等地,北京已经使用人工智能和其他技术,对生活在那里的大约1100万维吾尔人进行持续的监视。有报道称,中共国黑客组织利用工具过滤短消息服务(即时消息)惊人的数据流量来跟踪个人和关键字,以便以后进行审查。

2015年9月2日,在肯尼亚内罗毕大学看到中国国有企业的建筑工程。

美国的问题

中共对非洲的监视给美国带来了许多问题。首先,如果北京的监视覆盖了一些非洲国家政府最敏感的办公室,中共可以深入了解领导人的个性、习惯和偏好,这将有助于北京调整其针对高级领导人的影响力行动。

建立这种影响力对于实现中共成为无懈可击的全球强国的目标具有重要意义。如果成功,鉴于美中政治体系的不兼容,美国自己的全球力量将会减少。正如中共前党魁毛主席所说,中共领导层认为政治战是一个”法宝”,中共国解放军可能是世界上唯一的有情报机构致力于运行海外影响行动。中共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加紧利用了政治战”法宝”影响和恐吓世界各国,包括发达国家、民主国家。

这项努力正在非洲带来回报。非洲政府在国际论坛上通常是中共国可靠的盟友。1971年,非洲国家提供了超过三分之一的选票,将联合国安理会的席位从台湾转移到中共国。1989年,中共国军队在天安门广场屠杀手无寸铁的抗议者后,非洲帮助北京渡过了一段国际孤立时期。 今天,非洲各国政府正在帮助粉饰北京在新疆的大规模侵犯人权事件,并帮助中共国公民掌握有影响力的国际组织的领导权。

对美国来说,第二个相关问题是,中共国的监控可能使北京能够在非洲各国政府中招募高级别的代言人。如果中共收集了某位非洲官员的丑闻或对其不利的信息,可以胁迫他与中共的合作。监视也可以收集其他信息,例如中共瞄准的对象的财务状况,从而便于拉拢。中共国代理人在战略意义日益重要的非洲大陆的政府中广泛潜伏,对美国来说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

第三,北京的间谍活动可能会轻易获得美国高级官员和非洲同行之间的敏感对话。这包括美国军官经常会见非洲高级官员,讨论联合军事演习、反恐行动和其他活动等内容,最好不要透露给像中共国这样的竞争对手。2019年9月的一份报告详细介绍了中共国政府如何通过黑客入侵在亚洲的电信公司,对外国官员进行此类监视行动。

第四,美国企业在争夺非洲大陆有利可图的机会时可能会受到损害。如果中共国企业知道美国高管与非洲领导人可能讨论到的任何谈判策略、投标或业务流程,美国公司将处于不利地位。其中包括在非洲越来越活跃的美国科技公司,它们长期以来都是中共国商业间谍的主要目标。中共国政府通过反竞争手段(包括经济间谍活动)支持其企业,尤其是像华为等”明星企业”的做法表明,中共国政府将把收集到的任何商业有用信息传递给中共国公司。

美国公司面临的风险可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高。中共国技术进步的很大一部分是来自窃取或胁迫西方,特别是美国的知识产权。 近年来,随着习近平总统寻求实现他制定的”中共国制造2025″战略中的宏伟目标,减少中共国对西方技术的依赖,中共加大了对美国商业机密的窃取力度,并在正在进行的美中贸易战中获得砝码。这项任务的存在表明,习近平将利用一切手段,包括中共国在非洲拥有的任何监视能力。

非洲问题

非洲国家尚未开发出中共政府及其公司所希望获得的尖端技术,因此,中共国盗窃活动不会让非洲遭受美国和许多其他国家同样的损失。然而,非洲有一个充满活力的新兴技术产业发展。如果它产生了中共国政府或其某家公司所渴望的技术,那么这项技术将面临被挖走的巨大风险。中共国企业已经在西非这样做了,这使得它们能够主宰该地区的蜡印花面料行业,并迫使本土竞争者出局。

非洲各国政府面临更大的经济风险是,他们经常与中共政府、银行和公司进行谈判,因为中共是迄今为止非洲最大的双边贷款机构,中共企业在非洲利润丰厚的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占据主导地位。中共国的窃听行为可能会获得有关非洲政府的谈判策略、竞争对手的出价以及其他相关信息的有价值的信息。有报道称,中共国黑客在世界其他地区窃取了此类信息。

如前所述,中共对此类建筑物的监视也可能收集到某个国高级领导层的破坏性或令人尴尬的信息。这些材料可以用来威胁利诱,确保非洲领导人对它们所代表的国家的伤害保持不责任的弱势态度。

不仅仅是监视建筑物

美国在非洲还面临其他方面的反间谍问题。华为已在非洲建立了70%以上的4G电信网络,并正在计划在非洲大陆部署5G网络。华为、中兴通讯(中共国另一家电信巨头)和其他中共国电信公司已经在非洲建成和装备了至少14个政府网络,包括专门的军用和警察电信系统。

此外,这些年来,中国政府还向至少35个非洲国家政府捐赠了包括电脑在内的办公设备。很难相信,中国政府在赠送这些电脑之前没有趁机给它们安装后门,以便让这些电脑受到中国间谍的监控。

非洲领导人可能意识到了中共国赠送带来的风险——要么受北京的影响太深远而无法抗拒,相信北京的监视并不重要,要么相信他们能够应对挑战。赞比亚一位政府官员表示,在华为完成赞比亚国家数据中心的建造后,赞比亚政府”更换了密码系统”。然而,美国、英国、日本和德国等有着世界上最复杂的网络大国的情报官员并不认为自己这些国家能够充分防范华为制造的系统所构成的情报威胁。如果那些拥有大量预算和先进能力的国家都不能,资源少得多的非洲国家就更不可能。

解决这一严重问题的步骤

要保护美国利益,需要美国做出坚决和全面的反应,就像中共重塑全球秩序的努力一样,包括应该尽可能反击任何地方出现的中共的破坏性活动。

在非洲,这意味着不只是默许中共国广泛进入非洲大陆进行监视。在可预见的将来,完全防止中共国在非洲从事的间谍活动不太可能,因为北京对非洲大陆有影响力的大楼进行了成功的、长期的布局。这种现状给美国在非洲的利益带来的问题只能通过美国的全面战略部署来解决。

然而,华盛顿可以立即采取一些措施,使中共国对非洲的监视变得困难,包括:

• 假设与非洲政府对应部门的所有通信都会受到中共的监视。这应该是所有在非洲活动的美国官员的最基本的认知。

 制定政府范围的反间谍条例和在非洲开展业务的培训。每一位访问非洲或派驻非洲的美国官员都应接受有关打击中共国监视技术的标准化培训。这种培训应基于非洲不同国家的独特风险的而建立具体的国家条例。美国不可能完全打败中共在非洲的监视,但美国能够而且应该使中共在非洲的监控变得更困难。

• 为所有美国驻非洲大使馆布置数字反间谍发展计划的任务,作为在驻守国活动工作的关键部分。大使馆应协助东道国政府保护其重要的数字网络和基础设施。这可能包括对全面网络或建筑物进行最佳使用的培训或技术支持。如果当地政府对大使馆能力之外的协助感兴趣,大使馆可以向具有必要专业知识的其他美国机构寻求帮助。

• 标注中共国监视和影响的潜在场地。在非洲大陆活动的美国大使馆和其他美国机构应记录中共国监视的潜在切入点,如中共国建造的政府大楼和电信网络。应汇编这些信息,让决策者能够更好地了解中共国在特定国家或地区参与的轮廓、其构成的风险以及可能的对策。

• 告诫美国公司了解特定国家的监控风险。美国大使馆应向有兴趣或已经在某个非洲国家运营的美国公司提供标准运营风险简报,包括尽可能保护自己免受中共国监视的最佳做法。大使馆应与在当地国运营的美国公司共享任何非机密的相关数据和信息。

• 不要太指望一些非洲国家的帮助,它们甚至可能抵制。鉴于中共在非洲的影响力,以及许多非洲国家害怕挑战北京的例子,美国不应指望这些政府为改善美国在非洲的反间谍问题提供太多的帮助。一些被寻求帮助的非洲人,或者试图讨好中共的人,可能积极与北京合作,阻碍美国保护其在非洲大陆利益的努力。

A Broader Challenge 更广泛的挑战

非洲可能是地球上对中共监视和间谍活动最宽容的地区。北京及其公司对许多非洲国家政府有着巨大的优势,无论是因为对非洲领导人个人的引诱,还是因为非洲国家对中共的经济依赖,北京方面越来越多地将这些作为武器。这表明,一些非洲国家的政府可能会犹豫,不太敢对中共国的意图持合适的怀疑态度。

除了中共从它捐赠给非洲政府的电脑、建设政府大楼和敏感(包括政府内部的)的通信网络所获得的巨大的监视潜力外,非洲国家的网络防御能力也有限。

中共对非洲的监视只是在全球日益自信的中共给美国带来的更大挑战的一部分。然而,它导致非常严重的后果,华盛顿应对此做出回应,首先可以从努力了解中共国监控的本质以及它如何促进北京在非洲大陆的影响力开始,告诫美国公司了解风险,并培训美国官员的反间谍技术,使北京在非洲大陆的信息收集变得更困难。

约书亚·梅塞尔西是美国传统基金会凯瑟琳和谢尔比·卡洛姆·戴维斯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研究所、道格拉斯和莎拉·艾利森外交政策中心非洲和中东的高级政策分析师。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