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看世界如何迎接中美贸易战?

【中英对照翻译】https://spark.adobe.com/page/la23OkiDlfii5/

作者:Tyler Durden

新闻来源:Zero hedge

翻译/简评:InAHurry

PR:Roberts

简评:

美国工业与安全部5月15日宣布了针对华为的新规:任何厂商出口包含美国技术或设计的半导体芯片给华为时,必须得到美国政府的出口许可。值得注意的是,这条新规不仅仅涵盖了美国本土的芯片公司,美国以外的芯片生产厂商,只要他们使用了美国的技术或设计,他们在向华为提供芯片时也必须得到美国政府的许可。

美国对华为的进一步封锁无疑是中美科技贸易战升级的又一大标志性事件。 对此,华为美国首席安全官帕迪回应说:“美国此举是想在全球范围内将华为赶尽杀绝。但美国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美国的新规会伤害其本国企业利益和就业。”无论华为的官方回应怎么说,残酷的事实是,美国芯片一旦断供,这对华为的打击是致命的。中共国企业根本没有设计制造一流芯片的能力。

文章在最后提到:目前,市场把美元兑离岸人民币作为中美关系的风向标。市场的预期是中共会因为中美关系的进一步恶化而逐步允许离岸人民币贬值。芬兰的诺德银行进行了买入美元兑离岸人民币的操作并设定目标价为7.3850,止损6.9520。跟随爆料革命的战友都知道,针对中共的这场风暴会有多猛烈。离岸人民币跌至7.3850的预期实在是太保守了。

当世界为中美贸易战做好准备,一家银行是如何交易即将到来的冲突的?

上周五,当川普政府采取行动开始在全球范围内阻止向上了黑名单的电信设备公司“华为科技”提供芯片供应时,中美之间的贸易和技术战出现急剧升级,这激起了对中共国进行报复的担忧,并且美国芯片制造商的股票受到了重创。这项规则的更改旨在重创作为世界第二大智能手机制造商的华为并将中共国的电信巨头从全球供应链中分离出来。

此前一天,川普警告说,他可能会 “切断与中共的整个关系”,因为他将冠状病毒的全球传播归咎于北京,而这是川普在大选前的一次明显的博弈,川普在这一博弈中咄咄逼人地采取了反共立场。”有很多事情我们可以做,”川普周四在福克斯商业频道的《与玛丽亚同行》(Mornings With Maria)节目中说。”我们可以切断整个中美关系。现在如果你这么做,会发生什么?你会节省5000亿美元。”

川普的反共立场有一个非常简单的原因:两国在大多数问题上存在无可救药的分歧,并在意识形态上存在前所未有的两极分化,周五我们已经证明了中共国是超过三分之二的美国人能对之达成共识的“一件事”:人们不喜欢中共。参照下面的图表,高盛说,即将进行的美国总统大选,“加上美国人对中共国负面情绪,将使美国的决策者很难对中共国采取和解的态度。”

当然,只有当中共国做出回应和采取报复行动时(而这看起来正是中共国将会做的),情况才会恶化。中共国商务部周日表示坚决反对美国针对华为的最新规定,而且“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维护中共国企业的利益。”该部在一份声明中说, 他敦促美国立即停止错误的行动。商务部指的是对华为的封锁,该封锁于周五生效,但有120天的宽限期。

周五,中共官方报纸《环球时报》援引匿名消息对华为的新限制做出了回应:“作为对应政策的一部分,北京已准备好将一些美国公司列入‘不可靠实体名单’。这些对应政策包括开展调查以及对类似苹果(APPLE)、思科(Cisco System) 和高通(Qualcomm)等公司施加限制。

中共国商务部在今天的声明中说:“美国利用了国家权力和所谓的国家安全为借口,滥用出口管制来继续压制其他国家的某些特定的公司。

苦涩的口水战还在继续:星期天,《环球时报》发表了一篇专栏文章,文中作者指责美国“重建了全球半导体的产业链以达到从设计到组装和测试的完全控制。文章把这叫做半导体民族主义。

Liu Xidan/GT

当然这并不是说(美国的行动)有任何内在的错误,这是贸易战中最合乎逻辑的策略。中共国只是为他未能首先出手而感到失望, 因为正如我们在2018年底报道的那样,在科技军备竞赛上,中共国严重落后于美国的一个领域就是半导体生产,这也是中共国不断想要在科技上追赶美国的最大弱点。

中共国媒体也承认这点,这样写道:“尽管美国在20世纪下半叶经历了大规模的去工业化,但由于像英特尔这类可以完成从芯片设计到生产的整个过程的公司的存在,美国在半导体领域仍然保持着优势。在过去的十年中,美国一直拥有最先进的半导体制造技术。

中共国媒体然后补充说:“在科技保护主义加剧的背景下,国家和地区,包括中共国在内,需要准备应对日益加剧的反全球化,并将发展战略从一体化转变为自主发展。

在全球半导体产业链上游的美国和日本等国家,现在表现出越来越强烈的反全球化意愿。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美国政府正在与芯片制造巨头英特尔和台湾的台积电商讨,寻求在美国建立新的芯片工厂以实现自给自足

《环球时报》之后客观地描述中共国的半导体“自贸易战以来面临着来自美国政府的压制,那些与西方公司有业务往来的公司意识到切断技术合作的风险正在上升。”

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国应该将其战略从与国际主流融合转变为自主开发核心技术。另一方面,它应该加紧努力促进其半导体工业中不同部门间的合作,并尝试独立发展而不是追求单一技术的进步。

这表明,不管冠状病毒大流行的结果如何,全球化在当前的迭代中注定是失败的。因为中共国在卷入任何全球供应链的同时也在寻求建立自己的,能与美国、日本或台湾相提并论的半导体产业。

抛开言辞,应该关注的是中共国的行动。我们观察到川普与北京争执正在升级,诺德的安德烈亚斯·斯泰诺·拉尔森(Andreas Steno Larsen)这样写道:“关键问题是中美之间外交关系最直接的指标-人民币汇率接下来会发生了什么。”

但是首先,别忘了推动美国股市在2019年上涨30%(即使收益持平)的催化剂,即与中国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现在已经正式作废了。或者如拉尔森所说,“中美之间的交易从一开始就死定了,因为,例如,由于大宗商品价格低廉,几乎不可能实现320亿美元的农业购买额(基数低于100亿美元)。当中共冠状病毒进入人们的视线(也许在签署仪式之时,中共国已经知道了冠状病毒的存在),基本上100%可以确定贸易协定中的任何门槛都不会得到满足。”

如此一来,外汇策略师会感到惊讶“如果中共国央行不允许美元兑人民币汇率缓慢地、但毫无疑问地在11月之前继续走高 。原因是关税战再度升级的明显风险以及持续的、重新启动的中共国的信贷增长。

简而言之,“更多的中共国央行的宽松政策和通货紧缩输出是即将发生的事情”,无论川普和习之间的口水战如何,实际上已经日趋激烈。

最后,诺德是如何对付在中美贸易战中即将到来的战斗呢?:“我们买入美元兑离岸人民币(即做空人民币),目标价为7.3850,止损6.9520。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