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政府调查中共对拜登中心的影响

【中英对照翻译】https://spark.adobe.com/page/fz4RXUJgv6oG2/

作者:Alana Goodman

消息来源:Washington Free Beacon 《华盛顿自由灯塔》

翻译/简评:文意

PR: free dust

简评:

中共对美国政治、 经济和教育的渗透登峰造极。 中共充分利用了美国自由、民主和资本主义体系腐蚀政府前官员,把他们变成中共实现自己目标的工具;中共利用巨额资助引诱、腐蚀和偷窃美国大学的顶级技术来武装中共的技术体系,同时借助美国大学的影响力来扩展自己的影响力。中共的这些伎俩在这篇文章中表达得淋漓尽致。中共有计划、有策略、有野心地利用美国选举的钟摆效应,贿赂美国前副总统和2020总统候选人,希望借拜登上台,利用有软肋的拜登以达到他们打败美国、永远控制世界的目的。 拜登沉睡了,美国不应该沉睡,伟大的美国人民要睁大眼睛、看清真相,用自己的公民权利捍卫美国人的尊严。伟大的美国人民要大声拒绝中共,为1776独立宣言而战,为天赋人权而战,为自由、民主和法治而战!

拜登所有的慈善机构,拒绝披露资金来源

政府监察机构对中共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拜登中心的影响提出了质疑

当乔·拜登宣布他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开设一个外交政策中心时,该项目的目标雄心勃勃。

当中心在2018年成立时,将宾州拜登外交和全球参与中心描述为”一个国内外决策者跟世界一流人才的聚集地”。

该中心是拜登自2017年离开白宫以来创立的几个组织之一,包括特拉华大学以国内政策为重点的拜登研究所和拜登癌症倡议中心,所有组织都在2017年启动。这三个实体都拒绝透露其资金来源,这对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来说可能是一个地雷,它使人们对私人、企业和外国捐款机构对总统候选人的影响产生疑虑。

美国前副总统乔-拜登将与特拉华大学的官员们一起参加 2017

缺乏透明度已经引起了一个监督组织的注意,该组织现在要求联邦政府调查外国资金是否流向了费城的拜登中心。

拜登的许多非营利实体都充当了他以前——和潜在的未来——白宫助手的登陆点。宾夕法尼亚拜登中心于2017年3月”试营业”,2018年2月正式开业,并聘请了白宫外交政策高级顾问待定委员会, 雇佣了科林·卡尔、迈克尔·卡彭特和杰弗里·普雷斯科特等前任国家安全委员会候补委员。

当被问及其资金时,拜登中心的一位发言人告诉《华盛顿自由灯塔》,“这个问题应由我的大学的同事回答”。拜登的竞选团队拒绝置评。根据税务记录,拜登癌症倡议中心在2018年总资产为210万美元,去年暂停运营,但拒绝提供捐赠者名单。特拉华大学的拜登研究所也拒绝透露其资助者。

虽然宾夕法尼亚拜登中心尚未公布其捐赠者的信息,但根据教育部的记录,宾夕法尼亚大学对外资金自试营业以来增长了3倍多,从2016年的3100万美元激增至去年的1亿多美元。在此期间,中共国一直是最大的捐献者,尽管美国联邦政府和检察官已加大对中国政府在美国校园”买通“影响力和间谍活动的审查力度。

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周一下午在位于纽瓦克的特拉华大学罗塞勒艺术中心(Roselle Center for the Arts)举行的新拜登学院揭牌仪式上,拍了拍特拉华大学校长丹尼斯-阿萨尼斯(Dennis Assanis)博士的肩膀。 凯尔-格兰瑟姆/The news journal

根据教育部的记录,从2017年3月到2019年底,宾夕法尼亚大学从中共收到6100万美元的礼品和合同。在这之前的四年中,这所大学从中共国只收到1900万美元。

这些捐款包括2017年10月国家外国专家事务管理局(一个帮助管理中共政权的”千人计划”的政府机构)的502,750美元”现金礼物”。根据联邦记录,其他贡献者包括中国的浙江大学、招商银行以及国有投资集团中国光大集团。

许多中国捐款被列为来自”匿名”捐赠者,专家称,这是一种”简单的策略”,允许中国人渗透到美国教育体系中。

美国外交政策委员会 驻太平洋研究所研究员迈克尔 索博利克(MichaelSobolik)告诉《华盛顿自由灯塔》,”匿名捐赠是中国共产党用来进一步影响美国大学非常容易的策略。

2017年3月至2019年底,宾夕法尼亚共收到23份来自中共的匿名礼物,总额超过2100万美元。在过去四年中,该大学只披露了5笔来自中国的匿名捐款,总额不到500万美元。

索博利克说:”政策制定者应该进一步调查这一漏洞,并采取必要步骤来堵塞漏洞。”如果大学和教授的报告不严,教育部和司法部应酌情追究他们的责任。

根据自由灯塔获得的一份副本,政府监察组织国家法律和政策中心周三向教育部提出申诉,要求对宾夕法尼亚的匿名资金进行调查。

诉状称:”乔·拜登与宾夕法尼亚拜登中心的关系进一步引起了外界对外国影响的担忧,这与克林顿基金会在希拉里·克林顿竞选总统时收到数百万美元捐款时提出的关注类似。

申诉还要求教育部”将此事提交司法部,用于联邦法院的民事执行,调查和执行中国货币礼品和合同的报告和披露法,并寻求收回美国政府因此调查承担的费用。

据NLPC称,匿名捐款也可能违反联邦法律,法律要求大学披露超过25万美元的所有外国捐款或合同的来源。

NLPC的律师保罗·卡梅纳尔(Paul Kamenar)说:”从中共向宾夕法尼亚大学及其宾州拜登中心提供礼品违规行为数量众多,而且是公然的。”司法部应在联邦法院迅速采取执法行动,并收回所有费用,让他们遵守法律。

NLPC在信中说,宾夕法尼亚大学和宾夕法尼亚拜登中心”由于中国捐赠和合同数额巨大,特别容易受到中国政府的影响”。

宾大对宾夕法尼亚拜登中心的投资意义重大,华盛顿特区的豪华办公室就在美国国会大厦的正对面,此外还有拜登长期以来的外交政策助理的工作;高度宣传拜登与外国领导人的交谈会议;根据他的税务记录,这一机构总共向这位前副总统支付了90万美元。

该中心的网站刊登了拜登会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其他世界领导人的照片。

拜登中心是宾夕法尼亚大学”Penn Global”系的一部分,由拜登的竞选医疗保健顾问埃泽基尔·伊曼纽尔领导,负责该大学的对外研究和外联项目。

近年来,这些项目越来越关注中国。根据宾夕法尼亚环球网站,该大学”与中国机构建立了20多个国际伙伴关系”,并在中国开展了”超过350个研究项目和教学活动”。

2015年,该大学启动了中国研究与参与基金,这是一个1000万美元的研究匹配基金项目。据该项目网站称,该项目资助了宾夕法尼亚大学在中国的医学研究、改善中国猪肉产量的研究以及帮助中国实现国家航空目标的工程项目。

同年,宾夕法尼亚大学开设了宾夕法尼亚沃顿中国中心,这是一个学术前哨,以支持”宾夕法尼亚12所学校与中国各地的许多学术、政府和商业伙伴之间越来越多的项目和合作”。

该大学还主办了一年一度的宾夕法尼亚中国研究研讨会。今年1月下旬的活动有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黄平参加,他在致辞中说,他”已经记不清我去过宾大多少次了,可能比纽约市的任何一所大学都多。

他还警告美国不要与中国疏远。”考虑到中国在成本、市场和供应链方面的优势,以及中国在创新方面日益扩大的优势,与中国脱钩就是与机遇脱钩,”他在讲话中说。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