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驱逐与中国军校有关系的中国研究生

图片来源:Noel Celis/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据了解情况的美国官员说,川普政府计划取消在美国的,并且与中国人民解放军所属大学有直接关系的数千名中国研究生和研究人员的签证。

该计划将是第一个旨在禁止某一类中国学生入境的计划,这些学生总体上构成了美国最大的外国学生群体。

这预示着可能会有进一步的教育限制,中共政府可能会通过对美国人实施自己的签证或教育禁令进行报复。 两国已经就涉及贸易,技术和媒体访问的政策进行了几轮报复,关系处于几十年来最糟糕的时刻。

美国官员就中共通过新的国安法来镇压香港正在讨论惩罚中国的措施,但是取消学生签证的计划在中国官员上周宣布的国安法之前就在考虑之中。 国务卿迈克·鹏佩奥周二在白宫会议上与川普总统讨论了签证计划。

预计美国大学将反对政府的举动。 尽管国际教育交流因其知识价值而备受推崇,但许多学校还是依靠外国学生的全额学费来支付费用,特别是来自中国的大批学生。

联邦调查局(F.B.I.) 以及司法部已经向学校管理部门和教师介绍了关于中国学生,尤其是从事科学工作的学生所构成的潜在国家安全威胁的消息。 但是大学员工对针对特定国家背景的学生的新“红色恐慌”保持警惕,这可能会助长对亚洲种族的歧视。

他们中的许多人认为他们已经制定了有效的安全规程,认为让中国学生接受西方机构所带来的自由化影响要大于风险。 他们甚至还说,中国学生是他们的学科领域的专家,这有助于美国的研究工作。

中国学生和研究人员说,美国政府日益严格的审查以及对签证的新的官方限制将对他们产生偏见,包括在他们申请工作或津贴的时后。

据一些官方估计,签证的取消可能会影响至少3,000名学生。 在美国的大约36万中国学生中,这一比例很小。 但是其中一些受影响的人可能正在从事重要的研究项目。

此举肯定会引发公众辩论。 官员们承认,没有直接的证据表明学生做错了事使他们失去签证。而美国官员的怀疑主要集中在他们本科生时所在的中国大学。

皇后学院即将上任的法学教授弗兰克·吴表示:“在中国,许多的社团组织是政府控制的或政府下属的。如果您对那个体制不满意,就无法在那里工作或拥有合作伙伴。”

他补充说:“仅针对来自中国的一些潜在威胁的教授、学者、学生和访问学者,这是比全面禁止较底一层次的定型。但其选择性仍然是根据国籍。”

国务院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均拒绝置评。

支持取消签证的美国官员说,这些学校与中国军方的关系远比单纯的招生这么简单。一位官员说,在许多情况下,在选择与军方有关系的学校中,中共政府对哪些学生可以出国留学起主要作用。 这位官员说,在某些情况下,允许出国的学生被要求收集情报信息,作为支付学费的条件,但拒绝透露有关此事的具体情报。

官员们没有提供受影响的学校名单,但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与军事机构和国防研究学校以及另外七所传统大学有关系,其中许多大学都是享有声望的中国大学,并拥有资金雄厚的科技计划。

联邦调查局、美国司法部和司法部长期以来一直将军事学校视为一个特殊问题,认为军官对一些毕业生进行了基本间谍活动方面的培训,并迫使他们收集信息并传递给中国军官。

虽然一些政府官员强调军事附属大学的学生带有间谍的威胁,但也有人则认为这些中国公民是美国间谍机构的潜在招募对象。 阻止学生来美国,可能会使这些机构在中国军队内部招募人员变得更加困难。

在完成研究生工作后,一些学生在美国著名的技术公司找到了工作。这让一些现任和前任的美国官员都对这些雇员可能从事工业间谍活动有所警惕。去年,时任情报委员会主席,兼北卡罗莱纳州共和党参议员理查德·伯尔预测,由于技术盗窃的威胁,政府将削减发给中国学生的签证数量。

现任委员会主席的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马可·卢比奥已致信其州属的大学,发出有关与中共政府的关系的警告。卢比奥先生一直在敦促学校与中共的“千人计划”切断关系,该计划也为美国研究人员提供了资金,其中包括哈佛大学化学和化学生物学系主任查尔斯·M·利伯,他在一月份已被联邦调查局逮捕,被指控隐瞒他与中共政府的财务关系。

当被问及川普政府取消某些在美国学习的中国学生的签证的举动时,卢比奥表示,他支持“有针对性的做法”,以使中共更难以利用美国学校的开放性,发展他们自己的军事和情报能力。

卢比奥说:“中共政府常常让自己的人民服务于共产党及其目标,以换取在美国的教育。美国的高等教育机构需要充分意识到这种反情报的威胁。”

其他共和党议员周三提议立法,禁止任何中国公民获得签证以攻读科学或技术专业的研究生或研究生课程。

现任和前任官员表示,川普政府官员在过去三年中讨论了限制中国学生签证的问题。

美国国务院于2018年开始在敏感领域工作的中国研究生的签证期限限制为一年,但可以续签。 两名官员说,联邦调查局在一月份宣布正在寻找一名波士顿大学的学生。该学生在申请签证时隐藏了与人民解放军的关系。往后所有与军事相关学校的毕业生更加成为了锁定目标。

联邦调查局官员说,叫叶延庆的学生曾在中国国防科技大学学习,并于2017年10月至2019年4月入学波士顿大学物理,化学和生物医学工程系,并被任命为中尉。

联邦调查局的通缉海报描述,在波士顿期间,叶少尉继续从中共军队得到任务,包括“进行研究,评估美国军事网站,并将美国文件和信息发送给中共”。

司法部指控叶少尉担任外国代理人,签证欺诈和信息造假。相信他人目前在中共。

机构间有关取消签证的激烈辩论持续了大约六个月,科技官员普遍反对该行动,国家安全官员对此则表示支持。

澳大利亚的智囊机构战略政策研究所的研究发现,与中共军方有合作关系的大学影响了美国政府的思想。 2018年的一份名为《摘花,造蜜》的报告称,中共正在将这些大学的学生派往西方大学,以尝试建立自己的军事技术。

研究显示,这些毕业生的目标是共享情报的五眼联盟国家:美国,加拿大,英国,新西兰和澳大利亚。 报告称,在许多情况下,学生在寻求国防应用领域(例如高超音速)的工作时就隐藏了他们的军事关系背景。

美国官员和外部研究人员说,在现任中共政府的领导下,北京积极尝试军民结合研究重要技术,这通常包括利用民营公司和大学的专业知识。

去年8月,新美国安全中心兼职高级研究员艾尔莎·卡尼亚在一份报告中写道,“某种程度上,美国的担忧是来自评估中国的公司和大学似乎不太可能被完全拒绝或有可能与军队合作而得出的,而美国同行通常似乎更抗拒从事军事研究。” 

她补充说,“一些中共领先的科技公司,似乎不太直接参与支持国防计划,相对于美国同行而言,这是超出预期的。”

美国官员说,融合政策还导致了受过军事训练的学生被送到美国大学,以尝试获得对中共及其国防工业有价值的技术知识。

据澳大利亚智囊团称,中共军方与许多学校有着密切的联系,军事倾向也很明显。对于一般的观察者来说,较为传统的大学与军队的长期合作关系就不太明显。

根据政策研究所和美国官员的说法,他们分别是西北工业大学,哈尔滨工程大学,北京理工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和南京理工大学。

作者:Edward Wong and Julian E. Barnes

翻译:凤凰九天小队(Jenny Peter & 新中国2020)

原文链接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