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那些梁小霞式的医护人员“过劳死”

作者:立武

5月26日,中共公告称,广西第二批援鄂医疗队成员梁小霞病情危重,经全力抢救无效逝世,中共给出的死因是过度劳累。据了解,梁小霞在2月28日因过度劳累而晕倒在医院的半污染区,心脏呼吸停止,经抢救后恢复心跳呼吸。3月24日,有网络消息称,梁小霞已经去世,随后中共辟谣称梁小霞去世是误传,仍在抢救中。

首先,由于过度劳累引起死亡一般是身体功能减退后,根底疾病的迅速恶化,进而引发急性循环器官妨碍,容易猝死,像梁小霞心脏呼吸停止很有可能就是过度劳累引起的,但问题是像梁小霞这样过度劳累引起的死亡是在3个月的事情很值得怀疑,2月28日晕倒,3月24日还在抢救,直到5月才死亡,过程之长非常诡异。即使是过劳死,时间跨度也不应当这么长。怀疑其中有政治因素。一直以来,中国人特别中共官员的死都非常强调政治因素,在事实死亡而官方未宣布之前,中共一般会协调好死亡可能带来不稳定因素的威胁。

另外,由于梁小霞在半污染区,死亡是否与染上病毒有关并不得知,显然感染上中共病毒也会引起心脏和呼吸停止,但由于中共出于政治目的的需要,通常把许多由病毒引起的急性器官衰竭进而死亡的病例列为过劳死,因为两者具有一些相似的症状,也符合中共宣传“在工作岗位上奉献牺牲”的需要。

这也不是第一例医护人员被报告过劳死。

1月27日,中共公告,江西省某村卫生计生服务室医生陈祥田因过度劳累晕倒,经抢救无效死亡,中共宣传称该医生在参与疫情的摸排监测等工作时,过于操劳。根据中共官方通报,该医生所在的萍乡市在1月27日报告累计确诊2例,其中当然不包括过劳死的医生。而目前江西由于中共病毒死亡的病例仅为一例,是赣州市人。如果仅为两例确诊也会过劳死的话,那其他地方特别是湖北地区不是应该更严重嘛。

1月28日,同样是在江西,赣州市某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医师蒋金波也由于过度劳累,突发心梗,抢救无效死亡。

2月3日,中共公告,年仅28岁的湖南衡阳某卫生院药剂组副组长宋英杰由于多日超负荷工作,劳累过度猝死在医院宿舍,而且还是在休息时引起的心源性猝死,当日该卫生院人员所在的东湖镇累计确诊为两例,没有死亡病例。

2月4日,中共通告,河南平顶山郏县一名乡村医生姚留记由于过度劳累而死,当日该县累计确诊2例,值得注意的是,该县在3月底时被爆出瞒报确诊病例,同样也是医生。

2月15日,中共公告,随州市某卫生室乡村医生左汉文由于过度劳累突发心脏病死亡,该医生所在的太平镇累计确诊6人,但所在的群联村却无一确诊。中共宣传是疫情防控工作中牺牲,意味着该医生一定是由于防控工作包括接诊病人而过度劳累而死,问题是该村看起来似乎不是特别严重,而且中共通告是村卫生室不得接待发热病人。

这仅仅是一部分的在疫情期间被中共声称是过劳死的医护人员,一方面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医护人员所在的地区根据中共通报疫情似乎不是特别严重,另一方面,这里面的医护人员既有梁小霞这样的年轻人,也有工作相比于大医院较为轻松的村卫生室。我们可以得出,如果是过劳死,那么疫情是相当严重,严重到渗透到这些村卫生室,中共一定瞒报了大量数据;如果不是过劳死,而是感染上中共病毒死亡,中共同样也是在瞒报死亡数据,将感染死说出过劳死,既满足了中共吹嘘的奉献精神,又降低了死亡数据。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像梁小霞这样父亲患慢性病,靠母亲务农养家糊口,下有弟弟妹妹读书的穷苦老百姓的痛苦之上!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06

5月 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