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40亿清网行动将如何展开


作者:Dogman

郭文贵先生在5月25日的直播中说到,中共将斥资40亿美金对于爆料革命建立喜马拉雅国的网络直播行为进行“清网行动”,目的是将爆料革命的传播范围和影响力降到最低。40亿美金,如此之大手笔,那么中共将如何使用这笔钱呢?根据以往的经验,中共将会在国内和国外对传统媒体和新兴社交媒体进行舆论管制和导控,而直接针对爆料革命,则可能会采取网络黑客和直接威胁或经济利诱爆料革命追随者的方式,对64宣言直播活动进行360度无死角的打击。

中共官媒的宣传
中共传声筒,例如传统报纸《人民日报》,《环球时报》等和每日一播的《中央新闻联播》官方媒体, 是中共对内宣传进行洗脑的主要工具。仅仅是《中央新闻联播》观众数量就高达10亿人之多,因此此类传统媒介一定是对内进行虚假新闻传送的主力战场。

中共社交媒体
此外,人们获取新闻的模式,很多已经从传统媒介,转移到了社交平台。
根据之前墨卡托中国研究所的一集播客节目中1,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的傅景华副教授所说,中共对于全球行的信息传播影响成为信息控制3.0版本。他说“中国政府对于信息的审查,已经演化到了不同的状态。我不使用‘审查’这个字眼;我认为,(中共的)方式时360度的无死角信息控制。”

傅景华教授从2011年开始致力于研究中共对于微博的信息审查模式。傅教授开展的研究项目名为“微博审查范围”,从微博网站上读取数据,追踪被政府抹去的信息,以用来研究中共对于信息的审查模式。

后续在2018年,他又开展了一项名为“微信审查范围”的研究项目,试图获取更为全面的中共控制信息的目标和模式。
通过他获取的数据,傅教授认为中共控制信息的策略远远不是审查这么简单,而是操控舆论。 其中一个例子就是虚假的热搜榜。此外,中共政府官员还开始了对与一些“软问题”进行干预,例如嘻哈风格,音乐和娱乐段子等,这些以前是没有的,而是近期出现的。
傅教授说“无论信息内容是什么,他们都要对这些信息完全掌控。”

海外传统电视和报纸媒体
通过媒体研究中心(Media Research Center)的研究报告2,从1月17日到3月13日,美国的传统电视主流媒体在播放关于CCP病毒的634分钟内,仅仅只有3分钟14秒使用了责备中共的口吻。20%的报告引用了中共的数据,而其中超过97%的人没有质疑过这些数据的真实性。在过去几十年间中共对于大外宣重金投资,历经此次全球瘟疫时,在传统媒体传播上似乎得到了回报。
一些大型的报纸,例如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和金融时代(Financial Times)为中共刊登付费广告。

此前经过《每日提醒》(Daily Caller)的调查发现,位于英国伦敦的《每日邮报》(Daily Mail)从2015年就开始直接分享中共《人民日报》的信息,而这次中共主导的全球大瘟疫中,《每日邮报》也变成了中共的传声筒,为中共站台。

在台湾地区,根据《台湾新闻》报道3,中共在台湾出自在五个新闻媒体上刊登宣传中共正面形象的新闻。而此举导致在2019年6月份,上万台湾人聚集示威,以表达对与亲共“红色媒体”的不满。

海外社交平台
自从CCP病毒在全球肆虐以来,中共就利用社交媒体对病毒的来源对美国进行抹黑。中共的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于2020年3月12日发推说“有可能是美国的军人将病毒带到了武汉市…”。此推文一出,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
守卫民主联盟(Alliance for Securing Democracy)所使用工具“汉密尔顿2.0”对中国政府的推特账户以及推文进行汇总,收集的信息显示,自四月份以来,中共利用200多个中共控制的推特账户发布了超过9万条信息。

根据守卫民主联盟的研究员布莱特雪夫的调查,中共四月份的推特账户数量比一月份涨了3倍,社交媒体的总量涨了2倍,推特成为中共传播虚假信息的新高地。

中共利用社交媒体对世界,包括美国,进行信息战,已经是摆在所有人面前的事实。中国政府公开招标的公告去年在网络上均有流传,其中政府斥资近123万人民币招标推特账户的推广活动。

在2019年3月份,网络安全研究公司《记录未来》(Recorded Future)发布一份调查报告4,将中共进行虚假新闻和大外宣活动进行了剖析。此项研究表明,“至少在现在,北京当局对与社交平台施加影响,试图将中共描绘称为一个世界活动的积极参与者,并为中共进行正面宣传以在例如贸易谈判中获取更大利益。”

而针对爆料革命的社交账户,中共则通过利益输送,或者使用社交平通的漏洞对反共的账户进行定点清除,例如经常曝光中共内部信息的DT挖掘机以及零对冲的账户。

除此之外,针对爆料革命64宣言,中共将会使用黑客对与G-TV的直接网络攻击,这种情况在最近已经出现多次。此前,伪爆料革命支持者,张伟和“螃蟹”,利用G-TV后门,对平台上的图片进行修改,使查看录播的观众看到巨大的反爆料革命的字样。

总结
因此,中共在针对64宣言的“清网行动”,将会是所有以往措施的综合体。对内,中共将会利用传统媒介对中央新闻的观众进行洗脑喊话,而在社交媒体上,会360度无死角的审查和操控舆论,导致中国内地的人民无法收看关于爆料革命的信息,甚至对一些爆料革命的支持者进行抓铺和恐吓。而对外,中共将延续之前的策略,重金收买海外的传统媒体,用于为中共发声。而在海外社交媒体上,中共将会利用其培养的网络代言人或者利用虚假机器人账户发声,让假信息充斥社交平台; 对与一些特定的反共账户,中共可能会进行收买,恐吓或者定点清除;对与G-TV则会进行直接黑客网络攻击。利用华盛顿的说客为其游说也将是其中一环。除此之外,中共还会使用其他什么方式呢?我们拭目以待。

资料:

  1. https://www.poynter.org/reporting-editing/2019/what-do-we-really-know-about-the-chinese-misinformation-machine/
  2. https://www.newsbusters.org/blogs/nb/rich-noyes/2020/03/23/study-china-escapes-scrutiny-tvs-coronavirus-coverage
  3. https://www.taiwannews.com.tw/en/news/3761222
  4. https://www.recordedfuture.com/china-social-media-operations/

4+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13560/ […]

0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Here you can find 25240 additional Informati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13560/ […]

0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13560/ […]

0

热门文章

GM10

5月 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