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独裁者变成毒裁者

https://spark.adobe.com/page/R66q6AV2RBWsV/

作者:Giselle

校对:Julia Win

我们容忍了独裁者的存在,是因为我们自己没有接受他们的独裁;但当独裁者变成“毒裁者”的时候,终于,所有的人都不能幸免……

从去年3月15日到现在,香港人民经历了持续一年多的抗争、流血与牺牲。几乎每隔几天,就有年轻的孩子被中共虐杀的消息曝光。无数鲜血淋漓的视频与图片,击溃了善良人民的心理底线,他们隔着屏幕哭泣流泪,隔着屏幕在推特上呐喊发声,隔着屏幕为香港担心、为香港加油、点赞……。

图片说明:你拿枪口对准我,我拿相机对准你。 你的武器是枪炮,我的武器是真相。

在这460多个黑暗的日子里,香港有1万多个年轻的孩子被虐杀,数万名无辜民众被失踪,大白天里黑警当着记者的面肆无忌惮殴打年轻女孩至头破血流,12岁的孩子被黑警摁倒在地强行从母亲身边带走,嚣张的黑警在地铁上公然威胁要把女孩抓去轮奸……种种暴行公然持续了一年多!如今,黑警还在嚣张作恶,全然不怕恶行曝光!这个世界究竟怎么了?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是什么在无底线地纵容它们公然作恶?

德国著名神学家马丁 尼莫拉1976年写的那首诗《我没有说话》,早已深入人心,警醒世人漠视与自己无关的灾难所造成的后果。如今,44年过去了,人类汲取教训了吗?

他们屠杀六四学生时,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中国人;

接着他们迫害法轮功,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法轮功;

然后他们屠杀新疆人,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新疆人;

后来他们屠杀香港人,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香港人;

最后当他们投下病毒的时候,已经没有人能站出来为我发声了……

我篡改了这首诗歌,以表达我的悲哀。

44年过去了,人类汲取教训了吗?没有!时至今日,当大量的证据指向中共制造病毒荼毒全人类的时候,仍然有无数的科学家、政客、媒体,在帮中共撒谎,掩盖中共作恶真相。

面对上万名香港孩子被中共虐杀,面对笼罩了香港整整一年多的暗无天日的血腥恐怖,全球233个国家和地区中,只有24个国家和地区的民间有声援回应,主流国家政要圈里只有美国、英国、德国、日本和台湾有回应。

早在香港运动初期,爆料革命领导者郭文贵先生就曾公开地呼喊这些国家开放边境,收留这些被中共暴行残害的香港人,然而却无一回应。

人心冷漠至此,道德沦丧至此!

截至今日,全球已有500多万人感染中共病毒,30多万海外民众在痛苦中死去。而在中共国,死于病毒的人数更是无法统计……

图片说明: 拿刀的,说拿雨伞的是暴徒; 拿枪的,说拿相机的是暴徒; 拿催泪弹的,说拿茶叶蛋的是暴徒; 拿辣椒水的,说拿矿泉水的是暴徒。

可以说,人类正在经历一场天谴!这场天谴虽说是由中共开启,但是,如果没有欧美这些主流国家的集体作恶,人类也不会步入如此黑暗的境地。我们容忍了独裁者的存在,因为我们觉得自己没有接受他们的独裁;但当独裁者变成“毒裁者”的时候,终于,所有的人都不能幸免……。

5月24日,香港良心媒体《苹果日报》发表文章称,末代港督彭定康与英国前外相(Malcolm Rifkind)发表联合声明,谴责中共新《国安法》是对香港自治、法治和基本自由的全面攻击,公然违反《中英联合声明》,全球有23个国家的近200位政坛人物加入了联署。美国川普总统以及多位议员也表示,如果中共敢在香港实施新《国安法》,将对中共制裁。澳、英、加三国外长也发表联合声明称:“在没有香港人民、立法机构或司法机构直接参与的情况下,代表香港制定这样一部法律,将明显损害‘一国两制’的原则,根据这项原则,香港享有高度自治。”

英国《泰晤士报》连发两篇社论,支持香港民众抗议,呼吁国际社会抵制日益扩张的中共政权,提议英国尽快向香港市民提供支持和庇护,尽快赋予香港人英国公民身份。

正义似乎来得太晚,但正义从不缺席。如今,病毒还在肆虐,作恶者中共还在试图反击推卸责任叫嚣使用武力,那些替中共作恶的政商名流们,中共在释放病毒的时候,可曾考虑过你们的安危?他们的核武是否具有人像识别系统,可以避开对你们的攻击?所以,醒醒吧,没有健康和自由,再多的金钱与美色,又有何用?

所谓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邻居被家暴了,你得去制止,邻居受灾了,你得去帮助,反之亦然,而不是你们几个人关起门来密谋合伙去抢空别人家里的资源,奴役别人家里的孩子,霸占别人家里的妻子。

遗憾的是,人类从来都不善于汲取教训,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那么,假设疫情结束了,人类重新回归正常秩序,这一次的惨痛教训,又能持续多少年呢?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