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随镜头,谈五.二四香港见闻

By 八角棒槌

昨天下午,反国安法的游行直播中,湾仔街头的一幕颇令我在意:一名头发凌乱的年轻手足,双手被反剪着盘坐在地上。如往常一样,几名黑警将他团团围住,因而记者也如往常般,只得抑制住因拥挤而造成的强烈晃动,透过层层警腿的缝隙,勉强把他框定在镜头中心。

坐落于手足正背后的,是一家新鲜牛肉店。大致三四米开外,从店里临窗的卡座望向手足,远远要比正对面的我,以及记者看得清楚。依我长期的观察,这是因为每每行凶时,记者的镜头都被黑警视作为天敌。

牛肉店里,有位中年顾客正坐在那张卡位上。值得一提的是,虽说是临窗,实际上并没有窗,能够证明这点的,是他正耷拉在窗外的右胳膊,以及悬挂在两指之间的香烟。画面的左上角,他一动没动,以一副心绪全然飘向界外,抑或是压根就没心绪的姿态,木然地注视着被扎带捆绑的手足的背影。坐他正对面的是一位中年女性。从我这边看去,彷佛她已在跳脱此情此景的大赛中拔得头筹,正埋头满意地享受着美味的胜利果实……

以被捕的年轻手足为圆心,在黑警的半包围圈外,愤怒的光时口号声似惊涛骇浪,从四面八方砸向黑警。然而,依然有路人事不关己般,正戴着口罩行色匆匆。也不乏往来的车辆,在手足和黑警的对峙面前,宛如存在着一道道无形结界,正逼着战战兢兢的车主们绕道而行……我知道,只执着于自己的篇章,是翻不到我所需要的一切的。也正因如此,才让我有了探索冷暖的勇气,并因此悟出冷热本是常态,冷热的混合却是真正孤独的原因。

望着香港街头一幕幕再熟悉不过的情景,这结论实在令人伤心。或许我看到的只是表面,但当我看见在提及到香港,文贵先生无语放歌时,一种因窥见里层而来的明白感,朦胧间,让我对此结多了点信心。GTV的直播中,年轻手足讲着讲着就停了下来,长叹一声后,他苦笑着坦白了自己的孤独。那种语调在我听来,一切响应似乎都成了多余。我只得默不作声的推开门走出去,重回到热血贲张的大战场中间,这也意味着,就算我不愿意,也得去面对那个始终跟战场重迭的“和平”世界。

事到如今,我终于才明白,和平不仅源自人们的有觉,作为支架,有时无觉也撑得起和平的托盘。你说真无觉也好,装无觉也好,就其结果而论,面对曾滋养过我们的母牛,在她拼死挣扎之际,我们总归是视而不见。恐怕也正由于擅长漠然,我们才能在我们愈来愈狭窄空间里,继续维持着大体上的虚幻和平。作为觉醒的一个特征,想弄清粉碎中共赤色图目标代价,去香港街头一看便知;从香港街头回来,那些添上满屏赤图的,好处想必也一目了然。以觉醒为中界,痛苦的清醒和安逸的沉睡是意识状态的两端。若有人要我选择,我会说不清醒,毋宁死。当然,我是微笑着告诉他的,这是因为身为一名屌丝,我老觉得为自己负责还谈不上大义凛然。

我现在痛苦得要死,可基于前面的推断,得出的结论只能是我自作自受。不过话说回来,持续的痛苦也伴随着诸多好处,始终保持清醒便是其中之一。这种状态犹如一辆挖土机,能源源不断挖出我内心最深处的感受。等付梓于屏时,进而又巩固了我东西能这样写的信心。虽不及雄心壮志,但起码有助于我抵御住冷热交融的繁嚣浮世,于己而言,我想这就够了。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67

5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