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的SARS病毒株的探究已经让中共军方的病毒专家悉数登场了

作者:Diago

人民日报2003年5月24日发表的擒获冠状病毒记透露出非常重要的信息,为不错过这些信息,我们必须一字不落地把这篇文章摘录如下——

【曹务春:军人的速度

曹务春 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所长助理、流行病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2月12日,一个平常的日子,曹务春正式与非典开始了正面接触。

这天上午10时,全军疾病监测中心负责人曹务春准时走进会场,参加全军一个重要会议。会议刚刚开始,他就接到命令,与祝庆余教授一起前往广东疫区采集非典病人的组织标本和了解当地疫情。

在机场,曹务春以军人的政治敏感和流行病专家的职业敏感,首先想到的是:根据广东的疫情,非典不会一时半会得到控制,可能会造成更大范围的流行,必须做好长期应战的准备。

到了广州后,他们接受总后卫生部的一项新任务,为广州军区非典型肺炎的防治工作做好技术指导和制定技术措施。军人的政治敏感和流行病专家的职业敏感,使他能迅速把遭遇战当成持久战来打。

带着标本回到所里,祝庆余组织人员加紧对非典病原的研究。曹务春则从流行病学方面积极向总部提出了《关于防治非典型肺炎在部队流行的建议》。这十几条建议,对后来整个部队预防感染起了很大作用。

陈薇:ω干扰素之母

陈薇 37岁,军科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应用分子生物学实验室主任、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基因工程药物研究,是国家药典委员会委员

“重组人干扰素ω喷鼻剂”获准进入临床,是军科院奉献的又一重大科技成果。研制该药的项目负责人就是快人快语的陈薇。

她主持“重组人干扰素ω喷鼻剂”研制工作已历时3年,为多肽类药物,具有广谱抗病毒和调节机体免疫功能的作用,最初的目的是用来治疗乙型和丙型肝炎。面对非典疫情,陈薇和她的同事,利用院成功分离出的非典型肺炎病毒和建立的动物模型,迅速组织人员对该药物进行了评价。结果发现,该药对SARS病毒的攻击有较好的防护作用,可作为健康人群的预防用药。为了“ω干扰素”早日申报成功,陈薇三天三夜没有休息。现在,干扰素已应用于抗非典一线医护人员的预防。

风风火火的陈薇,领导着50多人的科研生力军,平均年龄只有30岁。2000年,为了给她创造良好的科研条件,院里拿出500万元人民币,建起了应用分子生物学研究室。“9·11”事件后,她成为我国炭疽疫苗首席专家。

端青:超负荷工作是常态

端青 50岁,军科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细菌室主任

自从2月中旬接受非典病毒的研究任务后,她一直超负荷工作。对SARS病毒的研究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后,端青与攻关组的科研人员并没有就此止步,而是带领全室人员向新的研究方向冲击!

端青有个特点:在布置工作任务时,最后总要把工作的标准详细地加以说明。在工作完成后,如果没有达到标准或出现问题,不管是谁,她都会毫不留情地批评。因此,室里的人都很怕她。大家风趣地说:“在细菌室,人人挨过端主任批评。”然而,在生活中,不管是谁有了困难,她都会毫不犹豫地借钱借物帮你渡过难关。大家说:“在细菌室工作过的同志,人人得到过端主任无微不至的关心。”

端青血压偏高,经常胸闷头疼。然而在这次非典攻关过程中,她主动进生物安全三级负压实验室。进入该实验室需要穿三层防护服、戴眼镜、帽子和14层的口罩。里面温度又在25摄氏度左右,因此,人在里面呆一会儿就胸闷、气短,很快汗水就湿透了衣服。端青不顾身体的不适,每天都要进去做实验,一呆就是几个小时。

秦鄂德:分离出SARS病毒

秦鄂德 军科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病毒学实验室主任,非典研究攻关小组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为擒获非典真正元凶,秦鄂德带领全室人员严谨扎实地工作着。他说:“寻求病原的工作艰难而曲折,但我们要以科学家的严谨治学态度寻找‘元凶’。”

面对未知病毒,他和微检中心的同志们没有丝毫退缩,逐步排除了细菌、病毒、衣原体等物质,仅病毒类就排除了汉坦病毒、肺型病毒等30多种的可能性。终于,在电子显微镜形态观察中,发现了冠状病毒颗粒。此后,他们又成功地建立了动物模型,从感染的乳鼠肺组织中也观察到冠状病毒颗粒,其结果已初成定论。

面对率先分离出的SARS病毒的研究结果,有人建议秦鄂德尽快对外公布研究结果,力争“中头彩”。秦鄂德却说:“确定病原需要慎重,我们需要作进一步研究证实,我们要对人民健康负责。”他虚心请来部分老专家,汇报了自己的想法,当大家看到用电镜拍摄的图片时,当即肯定了显示出的就是冠状病毒。

他又利用反转录PCR方法,连续奋战几昼夜,查阅了大量文献资料,对分离的病原体感染细胞培养和组织标本中扩增出来的冠状病毒基因片段进行DNA序列测定,显示与已知冠状病毒基因同源性为60%以上。

经过各项研究汇总表明,非典病原体就是一种新的冠状病毒,秦鄂德才向外公布了这一重大发现,得到了国家卫生部权威专家的确认,引起轰动。

王翠娥:忠孝不能两全

王翠娥 40岁,军科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微生物检测中心病理专业实验室主任

非典病人的标本落户军科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后,该所组成以微生物检测中心为核心,多个部门参加的研究队伍。王翠娥带领病理专业实验室全体同志,通过对大量标本的观察分析,明确了非典型肺炎病例标本接种动物组织和感染细胞引起的病理学变化,在感染标本中查见SARS病毒,为病原体的分离和确认提供了重要形态学依据。

3月18日,王翠娥从电镜中隐隐约约看到了病毒颗粒,她高兴极了。就在这时,她接到哥哥从老家打来的电话:父亲病重,想见见远方的女儿。王翠娥没有告诉任何人,继续奋战在查找病原的队伍中。
3月20日,经过全室同志的共同努力,终于在电镜下观察到了病毒颗粒,并拍摄到清晰的电镜照片,这就为以后锁定冠状病毒从形态学上提供了理论依据。

弥留之际的父亲,听说女儿是在为党分忧,为民解难而努力工作时,他带着欣慰的微笑,离开了人间。

杨瑞馥:危机时刻我有责

杨瑞馥 军科院微生物检测中心副主任,国家生物医学分析中心分析微生物实验室主任

4月13日,军事医学科学院宣布破解非典元凶。4月15日,公布完成新冠状病毒全基因测序。这一成就,使我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完成4株新冠状病毒全基因测序的国家。从锁定病毒到完成全基因测序,仅用了36个小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完成4株新冠状病毒全基因测序,杨瑞馥功不可没。

当他得知部分病毒核酸系列测定结果出来后,及时提出建议:拿全序靠我们自己的力量不够,应该与华大合作,强强联合,以最快的速度抢占科学制高点,加快科研进度。

作出这一决策时,已是大家都在吃晚饭的时候。他们马上准备各种资料,讨论测序的计划,进行人员分工。当晚11时带上所有病毒材料,驱车赶往京郊北京基因组研究所。经过军地科学家们两个通宵的拼搏,36个小时之内就完成了4个病毒株全基因组的测序工作。

全基因组测序成功为追踪冠状病毒的来源,研制非典诊断试剂、疫苗和治疗药物,奠定了坚实基础。

祝庆余:临危受命出成果

祝庆余 53岁,军科院微生物检测中心主任、病毒学家。长期从事重要致病微生物检测技术与诊断试剂研究,是中国微生物学会病毒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2月12日,祝庆余和曹务春受命前往广东疫区采样。在第一军医大学、广州军区总医院等单位的积极配合下,他们收集到了6份病原血清和1份尸检病人的肺组织标本。

2月15日,经过紧张的前期准备,参加非典科研攻关的科研人员携带非典标本进入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的生物安全三级负压实验室,由祝庆余和另一位专家坐镇指挥的一场没有硝烟的高科技战争打响了。

不久,祝庆余在国内率先分离出非典型肺炎病原体,研究出非典快速诊断技术,并与中国科学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合作完成了冠状病毒的全基因序列,取得了抗击非典的阶段性科研成果。

4月20日,胡锦涛总书记视察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时,祝庆余作为科研人员代表,受到胡总书记的亲切接见并汇报科研进展情况。

军科院非典研究成果备忘
▲4月13日,军事医学科学院宣布破解非典元凶———冠状病毒。从开始非典课题研究到发现冠状病毒仅用了39天。
▲4月15日,在世界上率先完成4株新冠状病毒全基因测序。
▲4月16日,研制出非典快速诊断技术。
▲4月28日,“重组人干扰素ω喷鼻剂”,在北京通过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审批,获准进入临床研究。

《人民日报》 2003年05月24日】

下面对这篇文章进行一一剖析,这篇文章带出以下问题——

1、在2003年的SARS生化战争中,中共军方的七位病毒专家已经悉数登场,他们是——

曹务春: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所长助理、流行病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陈薇:军科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应用分子生物学实验室主任;

端青:军科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细菌室主任;

秦鄂德:军科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病毒学实验室主任;

王翠娥:军科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微生物检测中心病理专业实验室主任;

杨瑞馥:军科院微生物检测中心副主任;

祝庆余:军科院微生物检测中心主任、病毒学家;

2、中共是何时通报世界卫生组织的?世界卫生组织是何时抵达现场的?在这一段时间内,SARS在全世界范围内传播程度如何?

以上问题全部答案在财新网2003年4月5日发布的世卫组织专家去广东:【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组3月22日来到北京,4月2日得到批准前往广东省,预计4月8日结束行程。因为病例最多且病史最长,中国有可能为防治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中国称非典型肺炎)的国际协作行动作出贡献】、【3月22日,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约翰•麦肯齐博士、布莱曼博士、麦克奎尔博士、伊文斯博士、普莱斯尔博士飞抵北京。此时,一种名为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SARS)的传染病自2月间已经袭击了以香港为中心的东南亚,并在全世界范围内扩散开来,三大洲的十余个国家已经出现上千病例。许多观察者认为,这场疫情与自去年11月中开始在中国广东省开始蔓延的疫情有关。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组的首要使命就是考察两个疫情之间有无关联,此行亦系应中国政府要求而来。】

中共是何时通报世界卫生组织的——2003年3月22日应中国政府要求而来;

世界卫生组织是何时抵达现场的——2003年4月2日经中国政府批准前往广东省;

在这一段时间内,SARS在全世界范围内传播程度如何——自2月间已经袭击了以香港为中心的东南亚,并在全世界范围内扩散开来,三大洲的十余个国家已经出现上千病例。许多观察者认为,这场疫情与自去年11月中开始在中国广东省开始蔓延的疫情有关。

在回答了本部分的问题之外,我们务必要注意,当年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去广东疫区是“4月2日得到批准前往广东省”,那么中共政府没有批准的或者没有通报的内容有哪些呢?这涉及到下一个问题——

3、2003年的SARS从发现病毒到公布基因序列的时间段内发生了哪些事儿?

据人民日报2003年5月24日发表的擒获冠状病毒记【2月12日,一个平常的日子,曹务春正式与非典开始了正面接触。这天上午10时,全军疾病监测中心负责人曹务春准时走进会场,参加全军一个重要会议。会议刚刚开始,他就接到命令,与祝庆余教授一起前往广东疫区采集非典病人的组织标本和了解当地疫情。】、【3月18日,王翠娥从电镜中隐隐约约看到了病毒颗粒,】、【3月20日,经过全室同志的共同努力,终于在电镜下观察到了病毒颗粒】、【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完成4株新冠状病毒全基因测序,杨瑞馥功不可没。当他得知部分病毒核酸系列测定结果出来后,及时提出建议:拿全序靠我们自己的力量不够,应该与华大合作,强强联合,以最快的速度抢占科学制高点,加快科研进度。作出这一决策时,已是大家都在吃晚饭的时候。他们马上准备各种资料,讨论测序的计划,进行人员分工。当晚11时带上所有病毒材料,驱车赶往京郊北京基因组研究所。经过军地科学家们两个通宵的拼搏,36个小时之内就完成了4个病毒株全基因组的测序工作。】

这些文字内容透露了两个非常重要的与中共病毒研究有关的单位,一个是华大基因,一个是北京基因组研究所,这两个重点单位希望大家联合挖掘,这段文字所语焉不详的是——中共到底什么时候分离出了毒株?为什么这种病毒研究全部由军方的科学研究院所进行?还有一点就是2003年3月22日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已经到达北京,军事科学院的这些病毒专家们有没有第一时间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他们的“研究”成果?这个问题没有答案,但是我坚信,他们绝对没有向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通报,这就是中共的一贯作风,而且这场SARS病毒就是一场对全人类的生化战争!

4、既然SARS病毒是中共发起的对全人类的生化战争,那么中共可以得到什么?

这个问题的答案没有实证,但是陈薇的成果——“4月28日,‘重组人干扰素ω喷鼻剂’,在北京通过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审批,获准进入临床研究。”,后续有没有经济效益?因为在中共国看病不是不花钱的,在世界上用这种药的程度和范围是怎么样的?这个问题不是本文探究的内容,但是我们却不能放过这些;另外用SARS来检验生化武器的效能,似乎是完全达到了目的:既有了果子狸这种当初确立的中间宿主,到最后悄无声息的停止,并且造就了财新的胡舒立和胡舒立树立起的一个神——灭火队长王歧山;

5、2003年的SARS和2019年的CCP冠状病毒的共同点是什么?

当年的香港和广州及今天的武汉和香港都是国际往来频繁,易于向世界扩散病毒;2003年的SARS自2002年11月中开始出现,到2003年2月1日春节大概是两个月的时间,2020年的CCP冠状病毒自2019年12旬开始出现,至2020年1月25日春节大概是两个月时间,这个时间上的巧合非常令人胆战心惊,我们不敢多做推测,但是如果从这是中共发起的对全人类的生化战争这一点来看,时间点的巧合不是偶然的;

6、继SARS、H5N1、MERS、CCP冠状病毒等起源于中共的人为释放之外,中共在2010年至今还有没有发动其它对全人类的生化实验或者生化战争?

在详细地搜集和审看了关于曹务春研究的蜱虫的所有人民日报的报道之后,我非常怀疑,中共这个魔鬼在2003年前后至今从未停止过在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身上进行生化武器的实验,那么在此前八十年代的上海甲肝,这是怎么产生的?我们无法回答。

结语:由于所有的资料全部收集自公开的报道资料,本人并不具备情报收集功能,那么对于文中列明的这些中共军队病毒专家,他们这么多年在国际期刊上发表的论文、在国内期刊上发表的文章及论文,他们都研究了什么成果?从曹务春和石正丽的研究成果来看,他们总能发现人类从未发现的病毒,而且在他们发现病毒前后,总会有这种病毒在中国乃至全世界流行,而在此前世界上从未发生过此种流行,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曹务春研究的蜱虫领域在出现成果的前后,在中国和韩国、日本、美国及欧洲等国家都开始纷纷出现蜱虫咬人至死的新闻,这难道不应该引起世界的注意吗?这难道不应该由大家一起来对这背后的秘密共同挖掘吗?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艾格

5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