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新闻秘书Kayleigh McEnany新闻发布会讲话(文字版)

白宫James S. Brady新闻发布室

美东夏令时下午3:35

麦肯尼: 大家下午好。首先,我想详细介绍川普政府为对抗冠状病毒而开展的具有历史意义的公私合作计划。作为一个商人又是总统,你们都会记得当时的总统候选人唐纳德·川普,现任总统唐纳德·川普坚决要将制造业带回美国。

因为错误的预测,奥巴马总统和民主党人已经放弃了制造业,并说川普需要魔术棒才能把工作机会(从海外)带回美国。事实并非如此。

事实是,川普总统恢复了这个国家的制造业,他撕毁了以前灾难性的贸易协定,这些贸易协定使美国的工作流失,例如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以及当时正在实施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计划。相反,他制定了更好的贸易协议,把工作机会和制造业带回美国。

在与无形敌人的战斗中,川普总统采取行动支撑我们的国内供应链,以便向各州提供必要的个人防护装备和其他医疗设备。

佩洛西议长和众议院民主党议员在他们一连串的对冠状病毒危机无关紧要的民主党优先事项中目前正在宣传一个3万亿美元的自由愿望清单,其中一项要求总统任命一个,引用:“医疗用品回复协调员”来“充当医疗系统,供应链官员和各州医疗用品的联络人。”

我很高兴地来汇报,这个人已经存在了。 该法案无视现实,因为医疗用品官员已经存在了。 自3月份以来,他就一直在为此而努力,迄今已运送了数十亿 – 我应该说超过数十亿的个人防护设备到全国各地的医院。

自3月29日以来,海军上将约翰·波洛奇克(John Polowczyk),参谋长联席会回议副处长,担任FEMA供应链稳定专责小组的负责人。 这是在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下与私营机构之间的具有历史意义的伙伴关系,FEMA(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指导了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伟大大的私营部门动员。

海军上将波洛奇克和FEMA迅速意识到了私营机构在应对冠状病毒方面的力量,认识到六家最大的私营医疗分销商将有能力在一个星期内完成采购,制造和交付多达10亿件PPE。 这是我们私营机构的一笔非凡的成绩。 在川普总统的领导下,波洛奇克少将和FEMA得以利用这一力量。

每天上午9点,海军上将波洛奇克的团队与这六家大型私营医疗分销商聚在一起,他们一起审查博克斯医生汇编的数据以及CDC提供的信息,以确定优先次序并确保充足的物资不仅发放到县一级,而且发放到医院一级。

在集中关注区域之后,海军上将波洛奇克及其团队利用数据,确定了为公立医院,VA和DOD设施,私家医院,疗养院,急诊室诊所,急救人员,和实验室设定的即时护理点分配优先级别。

在短短的两个半星期内,海军上将波洛奇克和他的团队就能够合并数据流,利用来自DOD的供应链可视化工具,并将数据输入到云端。 正如我指出的那样,现在可以使用该系统为州长们生成报告,以显示他们的州从联邦政府和商业伙伴得到的资源,可以一直追踪到医院。

多亏了川普总统和他的这届政府,现在州长们可以清楚地知道他们的物资发送到哪里以及在哪里接收的。 从3月1日到5月10日,这种公私合作关系带来了 – 数量惊人的交送量 – 超过1.13亿N95口罩,近五亿外科口罩,近1800万面罩和超过120亿手套。 这么多的个人防护装备,我们非常感谢我们的私营机构合作伙伴与我们一起付出努力。

另外,我只想指出,今天早些时候,总统与全国数千个西班牙裔社区,企业和信仰领袖进行了一个小时的通话。 他认识到西班牙裔社区对我国的许多贡献,并谈到了一些重要问题,例如如何重新开放企业并再次建立历史上最伟大的经济。

最后,在我回答提问之前,我想籍此机会悼念一位著名的基督教护教家拉维·扎卡里亚斯(Ravi Zacharias)的逝世,他昨天离开了这个世界。 在这个时候,我们为拉维的家人祈祷。 对于本届政府的许多人来说,他的意义非凡。 正如我父亲所说,葛培理(Billy Graham)是伟大的传教士,拉维·扎卡里亚斯(Ravi Zacharias)是伟大的护教家。 今天我们所有人都在怀念他,并把他和他的家人深深放在我们的心里。

接下来,我来回答提问。 约翰。

问:凯莉,总统认为密歇根州国务卿发出缺席选票申请是非法的吗?他考虑从密歇根州扣留哪些联邦资金?

麦肯尼:所以,您知道,我不会具体来讲资金方面的考虑。 我要指出的是,他的推文旨在提醒Mnuchin部长和Vought先生(OMB负责人)关于他对这些州的数万亿美元的担忧,以及他对大量邮寄投票时可能发生的许多欺诈行为的关注。

因此,关于它的非法性和合法性,以及有关投票和投票的方式,这会是竞选团队的问题。 但我只想指出,他的推文旨在提醒OMB。 在向各州汇出数万亿美元的款项时,我们要非常小心,要牢记这一点,并确保我们的投票系统具有公平性和绝对准确性。

凯特兰, 请。

问:但总统本人在两个月前就通过邮寄投票表决了。 有好几个共和党州也在做这些邮寄选票的申请。 所以我很困惑,他认为密歇根州发生的非法行为到底是什么? 他没有具体说明。

麦肯尼:因此,首先,关于总统进行邮寄投票,总统毕竟是总统,他现在华盛顿;他无法在他登记为居民的佛罗里达州投票。 因此,对他来说,这就是为什么他必须进行邮寄投票。 但是他支持邮寄投票是有原因的, 当你无法当场投票时,是有(正当)理由的。

问:但是,现在有大流行病。

麦肯尼:有-现在有。 我们距离11月3日还很远。 我会 –

问:但是6月有初选。

麦肯尼:很高兴您有了预测工具,您可以告诉我们2020年11月3日将要发生的事情。我当然不会,总统也不会。

问: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即将要举行初选,那就像内华达州发生的事情一样。

麦肯尼:我会-我也会-我假设您也很关心我们选举的公正性和准确性。 你不是吗?

问:我当然是。

麦肯尼:当然。

问:但是没有证据表明邮寄选票存在广泛的选民欺诈行为。

麦肯尼:有-有证据。 您可以在ProPublica上查找。 对于大规模邮寄投票会导致欺诈,两党已经达成了共识。 非共和党成员的卡特总统在2005年任命了这个委员会,还有詹姆斯·贝克(James Baker),得出结论认为这些选票: “仍然是潜在选民欺诈的最大来源”。

因此,这是一个问题。 总统对此有考量是正确的。 我们希望进行自由公正的选举,这是他所关注的。

Zeke, 请。

问:凯莉,与此相关的另一个问题:总统删除了他的第一条推文,该推文错误地声称密歇根州向每个选民发送缺席选票。 实际上,他们发出的是缺席选票的要求。 总统今天早上收到错误信息吗? 而且,为什么他只向密歇根州传达此信息,而不是佐治亚州和其他向其公民发送类似的缺席选票请求的州?

麦卡尼:正如您指出的那样,总统改正了他的推文。

关于一个州一个州地以及以查看他们如何分配选票,这该是给川普竞团队的问题,在这一点上,我请您联络精选团队。

问:关于G7峰会,是否有更多时间安排上的细节,总统计划什么时候在华盛顿举行? 这是否意味着在会议召开之前,可能会放宽目前对来自欧洲,中国和其他地方的旅行限制?

麦卡尼:因此,我不想深入探讨具体的安排。 我要指出的是,总统真的很希望看到G7在华盛顿举行,因为我们不仅在开始重新开放美国,而且世界也在重新开放。 他希望看到它在6月的某个时候发生,但是对于具体日期,我没有任何声明,也没有关于我们将如何进行运作的机制的声明。

请。

问:谢谢,凯莉。 有几个问题要问您。 第一,川普总统是否支持周末发布的CDC(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指南? 如果是的话,为什么他们那么悄无声息的发布? 为什么不谈论它,从这个讲台上推出?

麦卡尼:CDC指南-我想您指的是昨晚发布的60页的文件。 我今天早些时候与雷德菲尔德博士讨论了这份文件,其中大部分已经发布了。

附录A,附录B,附录C和附录D已经发布了一段时间。 附录E,他说会上周晚些时候发布。 再说一次,这是他给我的粗略估计。 当时正在讨论附录F,抗疫工作组跨机构间流程对其有些建设性的批评意见。 所以经过了修改。

我要与您分享的是,长达60页的文档就是许多已经发布的内容的汇总,因此,并不是我们要宣布的新信息,只是我们几周前发布的“美国重新开放”指南的更多后续的指南。

问:总统是否支持指南? 他是否认为美国人应该遵循这些指南,还是应该遵循从这个讲台上推出的最初指南?

麦肯尼:总统已经很清楚地表明他支持“美国重新开放”的指南。 CDC指南与这些指南是一致的。 他想安全地重新开放这个国家。 我们这样做非常重要。 很高兴看到大多数州-我认为基本上所有的州现在都制定了重新开放的计划,而且我们开始看到一些州已经安全地重新开放了,和很多美国人已经重新开始工作了。

问:刚才发生了一件事:美国护士协会的一份声明说:“美国护士协会尚未收到护士或其他前线医护人员使用羟氯喹作为预防COVID-19的报告。” 总统为什么继续说成千上万的一线工作人员正在服用作预防呢?

麦肯尼:嗯,亨利·福特医院正在对此进行研究,3,000名一线工作人员将服用羟氯喹,研究它的预防作用。 我相信坦帕总医院有数百或190名工作人员。 因此,有人正在使用它。

关于羟氯喹,我想指出的是,因为我认为对我们的报道要保持尽可能准确是非常重要的:羟氯喹作为用于治疗狼疮,关节炎和疟疾的药物已经65年,它具有很好的安全性。

但是对于任何药物和任何处方,都应由医生根据给予患者。 因此,在没有医生处方的情况下,任何人都不应服用这种药物。

话虽这么说,但我已经看到很多关于羟氯喹的疯狂报道。 你们让吉米·金梅尔(Jimmy Kimmel)说,总统是“在服用它自杀”。 你们让乔·斯卡伯勒(Joe Scarborough)说,“这会杀了你。”  尼尔·卡维托(Neil Cavuto)说:“你还能失去什么呢? 不就是生命吗。” 你们让克里斯·库莫(Chris Cuomo)说:“总统知道羟氯喹没有科学支持。 他知道它已经被他自己的人标了警告但还是服用它。”

还有,库莫为此嘲笑总统。 有趣的是,我在来到这里之前刚刚发现:羟氯喹当然是经过FDA批准的药物,并且在安全性方面有悠久的历史。 事实上,克里斯·库莫(Chris Cuomo)服用了并不安全的奎宁,奎宁因其严重的副作用,包括死亡,而于2006年被FDA撤出市场。 因此,他对总统的批评真的很讽刺。

另外,说到克里斯·库莫(Chris Cuomo),我想请他问问他的哥哥纽约州州长库莫(Cuomo)州长,他对羟氯喹有数项在案记录的声明,他说:“我是个乐观主义者。 我对这种药物充满希望,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拿到它就会在纽约尝试使用。 有传闻说这很有前景的药。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做。”  如果你们中的任何人对此感兴趣的话,我这里还有引用库莫州长的其他的八句话。

问:凯里,你刚才引用的只是研究。 他们处于初期阶段的试验。 您是否有证据表明成千上万的前线工作者正在使用它,因为他们认为这样做真的会预防COVID-19?

麦肯尼:FDA(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已批准将其用于非标签用途。 您知道,这位总统坚信“尝试权”,人在最后的-,

问:但是有任何证据成千上万的工作人员正在服用吗?

麦肯尼:总统实际上已经提到了一些研究,我也请您参考。 在法国,有一项涉及1,000多名患者的法国研究,发现绝大多数患者的临床疗效良好。 绝大多数情况下,超过90%。

一项意大利对65,000多例患者的研究表明,只有20例接受预防性测试的患者呈阳性。 还有一项韩国的研究。 因此,是有一些研究的。

而且,如果您有需要 — 这是一种安全的药物 — 和您的医生—重要的是要强调这一点—并且您的医生开具了预防或在与COVID接触后使用的处方,那么就请您服用, 如果医生开了处方,应该服用,这是您个人的医疗选择。

请。

问: 凯莉,州长DeSantis刚刚建议总统下周前往佛罗里达参加SpaceX NASA的发射活动。 准确吗?

麦肯尼:我们在这方面没有任何安排。 但是,如果我 – 如果将来有消息,我一定会为您提供。

请,杰夫.

问:凯莉,总统有多经常与OMB 主任 – 或OMB代理主任 – 对话?

麦肯尼:跟谁?

问:OMB的代理主任。

麦肯尼:经常。 他刚刚就在总统的椭圆形办公室,所以他们经常讲话。 我没有总统的时间表,但他们确实会定期讲话。

问:因此,如果他想向他表示对密歇根州的担忧,他为什么不只是告诉他是要发送推文?

麦肯尼:因为总统相信前所未有的透明度。 而且我敢肯定,作为记者,无论您是在Twitter上还是透过我在这儿的讲台上,能实时了解总统的决策过程,都会感到非常兴奋。

问:但是你刚刚说了那是 – 那是他表达他的担忧的根据吗?

麦肯尼:我不是说那是根据,而是说这位总统是透明的。 我认为那是您应该称赞的,而不是质疑他为什么决定发推文。

问:除了马克龙总统之外,您是否还有其他G7领导人答应他们愿意—肯定愿意来这里吗?

麦肯尼:我不会参加到总统与世界领导人的私人对话和来往,但我们确实希望看到这种情况发生。 我们希望 –

问:有什么回应 –  您会如何来描述他们的回应:好主意,不错,或是考虑中?

麦肯尼:我没有任何有关世界领导人回应的信息,但我们当然希望看到它发生。

请。

问:谢谢。 您能否澄清一下川普总统关于说这是一个好主意的评论 – 是因为对COVID-19有如此多的感染是一件好事吗? 鉴于很多人对此表示质疑,因为我们实际上拥有世界上所有病例的三分之一实在是太糟糕了。

麦肯尼:好吧,我要指出:总统说的是我们在进行检测。 当有更多病例时,为了确定这些病例,必须进行大量检测。 因此,测试的越多,病例的数字就越多 – 不一定是感染人数的百分比,但是数字上的 – 如果只看数字 – 只看检测的纯粹数量。

总统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出色。 《华盛顿邮报》对州长办公室和州卫生部门进行了调查,发现至少有十二个州的检测能力超过了患者量。 我们的联邦政府在支持各州方面做得非常好。 再次引用纽约州州长的话说:“我们拥有的站点和检测能力超出了我们的需用范围。” 因此,我们正在进行大量检测,因此发现了很多病例。

但是,当我们安全地重新开放时,在这方面确实有一些令人鼓舞的数字:我们继续看到每周的下降人数,仅在上周死亡人数下降了15%。 从4月1日到5月中旬,新住院人数下降了50%,今天不到25,000例。 因此,我们看到了进展。

请。

问:凯莉,您能告诉我们什么法律,具体的,总统认为密歇根州发送申请表违反了什么法律? 佐治亚州是否也因为发出初选申请表而违反了该法律?

麦肯尼:再次,我请您联系竞选团队。 这些是投票问题,请您联系竞选团队。

问:但是他可是总统,而你是他的发言人。

麦肯尼:他是我的前雇主。 我目前的雇主是白宫。 所以,谢谢。

问:是对,但是-

麦肯尼:什么?

问:但这不是关于竞选的问题。 那可是美国总统说的一个州违反了法律。

麦肯尼:这是有关选票计划的竞选问题-

问:不是的。

麦肯尼:是关于缺席选票的。 因此,请您询问竞选团队。

我要向您指出,许多通过邮件提交的选票可能是欺诈性的。 我引用了两党的研究。 我可以再读一次。 也许当我第一次阅读它时您并没有注意,所以我会再读一遍:卡特总统 – 民主党,不是共和党人- 还有詹姆斯·贝克得出结论,这些选票仍然是潜在选民欺诈的最大来源。 因此,如果您通过邮寄方式进行选票欺诈,那是非法行为。 我会指出这一点。 更进一步,我要指出的是我的前雇主,就是川普竞选团队。

问:总统是否担心乔治亚州的欺诈行为?

麦肯尼:还有其他问题吗? 是的,先生。

问:是的,谢谢你,凯莉。 如果可以的话,有两个问题。 首先,是关于机场。 据报道,TSA正在考虑在机场进行体温检测。 考虑到很多无症状感染者或没有发烧的病人,您认为那样做足够吗? 而且,为什么没有更多的措施尽快在机场进行检测,尤其是鉴于众议院监督局的调查,该调查指出在3月从国际热点进行检测“有限而缓慢”?

麦肯尼:总统正在与TSA合作。 他正在与航空公司合作。 我们要确保我们的TSA员工安全,旅行的人安全。 他已经进行了这些对话,我们正在确保TSA和乘客安全。

问:超过500名TSA员工生病,已有6人死亡。 再说一次,您认为已经采取了足够多足够快的行动了吗?

麦肯尼:我们已采取了行动。 我们正在与TSA合作。 我们正在保护美国的重要行业的工作人员安全。 我们为所有受到冠状病毒感染的人们祈祷。

问:然后,在另一个方面,我想问一下关于总统的儿子和商业伙伴埃里克·川普(Eric Trump)。 他最近谈到冠状病毒时说,“民主党人正在利用这个(病毒)”并预测说,它将“神奇地突然消失,每个人都可以在11月大选后重新开放” 。” 您认为埃里克·川普的评论正确和适当吗?

麦肯尼:我认为我们都希望冠状病毒消失。 我认为我们总是对总统及其家人断章取义,我们应该努力-

问:那个是直接引用的。

麦肯尼:那就准确地引用。 而且,我认为我们都应该希望冠状病毒消失-

问:你是在说引用不准确吗? 因为它是准确的。

麦肯尼:我们都应该希望冠状病毒能够消失。

请。

问:有没有 – 有没有一个时间表允许英国和欧盟公民和访客返回美国?所有欧洲国家都会包括在内吗?还是要逐案处理?

麦肯尼:我们目前还没有这么一个时间表。 我可以告诉你,总统的首要关切是确保美国人的安全。 正如Fauci医生和其他人所指出的,他的旅行限制令挽救了生命。 因此,我们没有何时恢复这些的声明,但他最优先的是,他的首要任务是美国至上,而国家的健康和福祉则是第一位。

请。

问:谢谢,凯莉。 惠特默州长的发言人说,她一直在计划与总统会面,但还未收到明天会面的任何邀请。 我想知道是否有原因 –

麦肯尼:惠特纳州长-惠特默说-

问: 密歇根州的惠特默,并未收到明天面见总统的邀请。 我想知道他不和其他州长一样会见她有没有什么原因。

麦肯尼:我不认为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我 – 这项没有出现。 但是,您知道,而我,就此而言,我想问惠特默州长。 听起来她对邀请很好奇,但她应该感到非常高兴,多亏了这届联邦政府,FAMA向密歇根州提供了超过2.162亿美元的支援,860万台N95呼吸器,740,018口罩,311,571面罩 – 我要是一一读出来,我们要一整天都待在这里 – 760,000手套,700台呼吸机。

总统为密歇根州做了很多工作。 她关心却只是一个邀请,她应该感谢总统向她的州提供的所有物资。

请。

问:好的,凯莉,总统已明确表示,他担心公司现在重新营业时的责任问题。 白宫是否与共和党参议员就此问题进行了接触? 总统会否签署另一项法案 – 另一项不涉及任何责任的新冠法案,?

麦肯尼:我不会就将来的的任何立法列出总统的条件。 他提到了这个 – 这是需要仔细研究的一件事 –  他正在仔细研究,并且他正在与国会讨论此事。 但是他已经明确表示,就第四阶段而言,他希望在我们进入第四阶段时要放慢脚步,不要急于花掉数万亿美元的纳税人的钱。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工作,他将在未来做更多的工作。 责任问题绝对是他关注和努力解决的事情。

请。 就是那边。

问:关于G7的又一个问题。 您是否?您认为在美国在仍不允许普通公民自由旅行,例如从欧洲出发的情况下,在美国举行G7峰会是否合适?

麦肯尼:是的,你知道,总统希望我们开始重新开放。 您知道,在解除旅行限制令之前他要确保美国人的生命会得到保护。 话虽这么说,但我认为在这里设立G7峰会是完全适当的,总统也是如此。 美国正在重新开放; 世界正在重新开放。

我们在这场大流行病中的奋勇前进的时候,让这些国家的所有领导人聚集在白宫,一如既往地开展工作,那将是多么好的显示力量和乐观的机会。

还有我没有点到的人吗?- 我想没有了吧。 好的。 好的,那我们就再多几个问题吧。

Q(听不清)

麦肯尼:我刚刚对您的问题有一个简短的回答了,所以您请讲。

问: 凯莉,苏珊·赖斯(Susan Rice)昨日在《纽约时报》上写了一篇专栏文章,说川普总统已经向习近平总统 “ 叩头了”,并且还说 – 他对冠状病毒的反应是“致命地” – 都说成致命的错误处理了。 白宫对此有何反应?

麦肯尼:所以你说那是苏珊·赖斯说的,是吗?

问: 是的

麦肯尼:好的。 因此,首先,我想花一点时间来说说总统的回应,因为总统对冠状病毒的反应非常早。 我要指出的是Birx医生说过:“川普总统的早期工作,包括旅行限制和检疫,为我们赢得了使防疫工作组非常有效工作所需的时间和空间。”

Fauci博士说,总统的反应令人印象深刻。 他无法想象在任何情况下任何人还可以做得更多。

我可以一一列举这些行动。 其中有一个详细的时间表:1月6日,武汉发布旅行 – 美国有零病例的时候关于武汉发布的旅行通知。 1月17日,报告的美国病例为零,在美国主要机场已经实施了公共卫生入境检查。 当然,臭名昭著的旅行限制令在1月31日被民主党人称为仇外心理。 2月在开发检测并确保我们在此方面尽快推进采取了许多行动。

请记住,仅仅 – 在2月,佩洛西(Pelosi)还在说:“来唐人街吧。 非常安全。” 但是总统已经采取了非常早期的行动。

而且我知道您是在这个背景下提及Susan Rice的,但是我将在另一个同样具有新闻价值的背景下提及她,那就是就职典礼当天Susan Rice解密的电子邮件,非同寻常。

要设置场景,就在就职典礼当天,要离开白宫的时候。这是地球上最有权力的建筑。苏珊·赖斯(Susan Rice)正在搬家,回想着她在这里的时间,她在做什么呢?她没有收拾箱子。她并不怀念在白宫的时光。她当时正在写一封电子邮件,其中三遍写着奥巴马总统强调要对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进行调查,“严格按照规章办事,严格按照规章办事,严格按照规章办事”。她写了三遍。正如莎士比亚所说:“抗议太多了 (意指假冒伪善), 苏珊·赖斯(Susan Rice)“。他当时没写苏珊·赖斯(Susan Rice),是我加上的。

第二,她被专门询问过关于1月5日与奥巴马在椭圆形办公室讨论抹黑揭露迈克尔·弗林的事,在她在就职典礼当日给自己写了那封电子邮件以后。一位好记者朱迪·伍德拉夫(Judy Woodruff)向她询问了有关这封电子邮件的事,不,是关于抹黑迈克尔·弗林的, 不是电子邮件,是抹黑的事。她被具体询问到了有关Nunes的主张。

因此,让我澄清一下,这是Nunes的主张。 她说:“我对此一无所知,所以这是个谎言。” 然后是苏珊·赖斯(Susan Rice)- 既然没有人提出来,我来提。 她的律师说,这是第一次机会,在椭圆形办公室会议三周后,她必须写一封电子邮件来记录她与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讨论迈克尔·弗林的椭圆形办公室会议。 她说的,那是她的第一个机会。

嗯,很有意思,因为她在1月10日的那三个星期中有机会与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进行过交棒,当时她还赞扬了他,祝他成功,并谈到了向白宫过渡。

然后,在1月12日,她得以参与了当天发表在《华盛顿邮报》生活专栏的一个故事。 因此,直到就职典礼那天,她才有时间写这封电子邮件,当时她忙着进门,那时她才有机会去做所有这些事情。

我就把这个话题留给你们了。 感谢您提到Susan Rice,虽然不是在我希望的背景下,但是感谢让我能够与您分享。

结束
美东时间 下午4:01

翻译:【JoyJoy】 校对:【木木】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5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