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农战情室EP187:参议院全票通过追责中共上市企业法案!

作者:starwar                文字编辑:flasher

内容摘要:

– 美国制造业发展见成效,出口呼吸机

– 开放商业和生产的追责保障问题

– 对中共国经济战重要胜利,参议院全票通过追责中共上市企业

详细内容:

主持人班农首先介绍美国目前经济情况,上周全国失业申报人数为二百四十万(2.4M),经济衰退继续。好消息是川普总统将去密执安州(美国中西部,汽车城底特律所在州),走访福特汽车工厂。福特汽车用了6周时间把生产线改装成呼吸机生产线,现在生产的呼吸机已经足以供应国内需求,而且还在出口给其他国家。主持人班农和杰森(Jason)盛赞以福特为代表的美国制造业公司,响应川普政府国防生产法案的号召,在美国本土生产制造,扭转了不久前还呼吸机短缺的局面。

主持人讨论,美国拥有强大的科研和创新能力,但是制造业被依靠剥削自己国家的人民劳动力的中共抢走了。现在美国要做的,是像福特汽车那样把制造业带回美国,而且要把大型制造业所需元器件的制造和供应也带回美国。这就是下一步要做的。

班农强调,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前不久重新签署的北美自由贸易协议(美国加拿大墨西哥三国),就是川普总统用来战略性地和亚洲制造业竞争的行动之一。川普总统寻求盟友与合作方,他绝不是隔绝主义或排外者。北美自由贸易的三国有很好的资源来互相合作。班农提醒观众,拜登曾是达拉维尔州的议员,他代表的选区是最典型的推崇全球化主义的区域,所以拜登就是代表全球化主义者利益的政客。

主持人杰克、拉希姆谈到,在第三世界国家,比如南非,之前疫情高峰期没有到来的原因可能是人员流动没有其他地区频繁。现在疫情高峰期到来的迹象逐渐出现在这些国家。

主持人提到,美国重新开放商业和生产,最大的挑战是谁来承担风险的问题,所以这段时间在首府华盛顿,各个保险公司最为忙碌。因为商家不会愿意承担客户因为感染病毒而被起诉的风险。戴维·瑞金(David Rivkin)联机,讨论他和麦克在华尔街日报发表的关于感染追责的文章。他谈到,目前商业还没有完全开放,就已经有上千个法律诉讼了,与旅行和病毒感染相关。商业主很难为自己辩护,因为很难证明这些病毒感染不是从你的商店(花店、酒店、零售等等)来的。对很多商业活动来说,这是非常棘手的问题。

班农补充,他认识的一个非常有名的体育界商人,一切都计划好恢复了,后来无法从保险公司得到追责保障(liability insurance),最后只有放弃。同时提到,目前的第四阶段——经济恢复,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这个追责保险。戴维讲到,他和麦克提出了一个方案,那就是在6-8个月的时间内,给所有商业不论大小,完全的免责。这样这些商业所有者才会放心恢复运营和生产。他后来又补充,这种免责不是对所有行为都免责,比如商业上的失职行为,或者没有履行地方政府或州政府的基本法规,不遵守商业法规等行为就不会被免责。

班农说:可以预见到,这会是这段时间华盛顿争吵最激烈的问题。如果现在不解决这个问题,商业就不会真正恢复。戴维说,目前的方案是一个妥协。他们没有要求永久免责,而是给了一个6-8个月的期限。在这个期间,每个行业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提出各自不同的标准和要求,这样在免责期之后就可以过渡。而且目前来看,也没有别的选择。

杰克问戴维,在恢复商业的挑战方面,美国目前的情况和之前1968-69年香港的大流感有什么不同。戴维认为,情况完全不同。各个州关闭都是不理智的,而且以前商业运营也没有这么多追责的问题,现在的法律让人们很容易申报、诉讼。很多商业会被这些毁掉,很多年不能恢复。杰森提到现在的调查,共和党80%是支持商业恢复的,民主党相反,只有20%左右支持。并问道,川普的行政命令可以直接推动这个提议吗,还是一定要通过国会。戴维回答说,很多这种追责法案的指引都是在州政府级的,每个州都不一样,所以总统行政命令没有这个权力。主持人后来又提到CDC最近给的指引没有实际用处。指引檔长篇大论,又加了很多引述,主要是免得给自己惹麻烦,带来诉讼。

节目最后一部分,凯文·弗里曼(Kevin Freeman)联机,讨论对中共的经济战。主持人播放了参议员霍利的采访,霍利提到目前中共国是最大的威胁,也是经济上最大的威胁,它们抢走了制造业。现在是改变我们(美中)关系的时候了。

班农:大家要关注霍利提出的法案,该法案提议取消中共的主权国豁免权,让每一个人都可以起诉它们。凯文,请给我们谈一下昨晚取得的重大胜利。

凯文:昨晚在参议院投票100:0,100赞成,0反对通过了要向中共追责的法案。只要上市的公司没有遵守美国的法规,只要不能证明是和中共没有有关系的,就会被追责。

班农:上一次参议院100:0全票通过应该是香港法案那次。你觉得众议院那边投票会怎样?关于向中共追责,众议院民主党那边会怎么样?

凯文:现在的情况是中共国在和我们打经济战。我们只是要求它们(中共国在美国的上市公司)遵守美国的法律,现在的情况,几乎是不可能投反对票,几乎可以肯定会通过,送到总统那。下面应该去关注多久之后中共的这些上市公司会响应和遵循。

杰森问道,有人在说那些到中国的“其他通道”被关闭了,比如苏世民告诉王岐山或者刘鹤,他们私人的投资和利益怎么规避审查。现在一些幕后的讨论是怎样的,如何让钱不再流向中国?凯文回答,已经很明确了,你不能既支持中共,又支持美国,现在两者是不兼容的。在超限战这本书里,金融战就是要进入股票市场,操纵汇率。中共的公司已经在这么干了。如果有人想搞“其他通道”,他们就得悄悄地,但我们不会让这些事悄无踪迹,我们一定会大声揭发。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67

5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