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茨:病毒爆发前,中国生物武器试验的蛛丝马迹

翻译:Athena,佳佳   音频:奔腾的长江

约翰·巴切洛:这是约翰·巴切洛秀. 欢迎《华盛顿时报》国家安全记者,比尔·格茨先生,来帮助我们了解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生物战这个话题。

比尔,晚上好。我一直关注你对中国,应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的有关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自1984年以来一直是《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签署国。然而你在报道中指出一个所谓退役的将军,此人在2017年写过一本书《战争新高地》, 谈论生物战, 貌似这是人民共和国军火库中重要的一部分。从1984年到2017年之间发生了很多事, 到底是哪个与此有关呢? 长话短说,中国是否拥有一项与《公约》相矛盾的生物战计划?

比尔·格茨: 晚上好,约翰。答案是肯定的。这是一个秘密的生物战计划。川普政府在2019年度国务院《军备遵守报告》中首次披露,该报告中有一部分是关于《禁止生物武器公约》,也是中国于1984年签署加入的。 此报告非常明确地指出,中国未能遵守这一公约。确实,这是个国际公约,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严格条约。但他们没有尽到披露过去违规性生物武器计划的所有细节的义务。此外,在中国的实验室里也一直有研究活动, 有研究军民两用生物武器的能力。

约翰·巴切洛: 令人担忧的是,如果他们有生物战计划, 可能就无法区分它是进攻性还是防御性的。于是,我们立刻想到了武汉病毒实验室,这也是川普政府和其他主权国家提出的问题, 澳大利亚也是其中之一。我对你说的这份某将军在2017发表的文件感到困惑,一本名为《战争新高地》的书,说生物技术的进步增加了进攻性生物武器的可能性,包括,(这种内容让人一下子注意到)“特定种族基因攻击”。 这是什么玩意?

比尔·格茨: 这是一位退役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军,名字叫张仕波,2017年写了这本书。自从写了那本书后,他被提拔为中国国防大学校长。尽管已退役,但他仍是中国高级将领。一想到中国人已经将生物战确定为未来战争最新领域之一,就令人不寒而栗。他们实际上正在开发能够针对和消灭特定种族人群的生物武器。这绝对骇人听闻。

约翰·巴切洛: 什么! 我们…还有别的与种族基因攻击相关的研究吗?还有人对此做过研究吗?是我们第一次听说此事吗?还是已经折腾了很多年了,比尔,好像某种战争小说。

比尔·格茨:过去有一些科学研究提到过, 算作是这种邪恶的研究可能的走向。对于开发基因测序和与特定族群相关的研究, 除了开发某种可以用来针对亚洲人或阿拉伯人或白种人或其他人的武器,我想不出任何民用目的。所以很明显,国际社会应该就此进行讨论。

不透漏姓名的消息人士告诉我,说他们正在进行的,他们有很明确的情报,中国人事实上完成了基于特定族群的实验,现在他们正尝试在情报系统内部解密相关信息,让美国人和全世界了解中国正在进行的生物领域的活动。

约翰·巴切洛:中国曾在2011年向联合国《生物安全指导》投稿,那份投稿中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内容?

比尔·格茨:是的,这是我在《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网站上发现的不可思议的事情,那是一本关于威胁的指导手册,生物层面上的威胁,是在2011年举行对《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审查会议,不是近期的。但值得重视的是,上面列有12个不同国家都向BWC-《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投稿,概述他们正进行的研究类型。就是这篇稿件里,中国罗列出一些十分恐怖的事项,例如生物种群基因组测序,另一项是如何提高病原体对人类的传染性,一种潜在生物武器的能力,还有所谓的“合成生物学”,专家称可以用于提取某人DNA,然后基于其特定DNA开发用于暗杀某位世界领导人的生物武器。所以,中国透漏出正在从事研究的这一领域的生物武器研究具有巨大潜在危险。

约翰·巴切洛:就你所知,比尔,美国有与此类似的项目吗?有什么关于我们自己的必须了解的,还是中国凭空捏造出来的?

比尔·格茨:我相信我们没有,我和在迪特里克港工作的美国陆军医学研究所支队的数名医生交流过,那里从事防御性生物武器的研究,根据我和一些曾在那里担任医生的官员的谈话,基本上有6种类别的生物武器,想炭疽热、兔热病、出血热、类似于现在的中国的蝙蝠冠状病毒的病毒,但没有任何特别可用于针对目标种族的基因工程病原体。

约翰·巴切洛:这就像是科幻小说,比尔,至少读起来是那样。我是说,中国会从事这些,但也没看见他们对此否认,事实上,我到现在也没有看到他们否认任何事项,他们只声称我们需要先解决病毒,再调查在武汉实验室来源问题。在武汉实验室事件之前,我们就已了解病毒,但我们现在对武汉实验室知之甚少。可以符合逻辑的猜想,比尔,这在某种方式上与武汉实验室有关联,无论他们在那里做什么,都会普遍认为与从事生物战争实验相关。

比尔·格茨:嗯,你知道,我常说在中国,他们不会区分军用和民用,他们从事民用研究的实验室都直接和解放军合作。事实上我们知道,一位高级解放军将领,姓陈的女将军,被派遣到武汉接管武汉病毒研究所,只有担心这里的生物武器会被揭露时,就像“吹哨人”医生揭露蝙蝠冠状病毒大爆发时一样,这种情况才会出现。

约翰·巴切洛:比尔·格茨,来自《华盛顿时报》的国家安全记者。我们不下结论,我们只观察并质疑这些事件。我是约翰·巴切洛,这里是约翰·巴切洛秀。

原采访链接

5+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之前

… [Trackback]

[…] Informati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09080/ […]

0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rmation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09080/ […]

0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09080/ […]

0

热门文章

GM65

5月 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