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又增湖北籍确诊病例,吉林公告暗示疫情相当严重

作者:立武

5月20日,上海通报新增一例来自武汉的确诊病例。据了解,该病例8日在武汉进行核酸检测的时候,结果是阴性。11日离开武汉到达上海,直到18日在医院进行核酸检测时,才被检测出阳性。

那么,有两个可能性,一个是该病例在武汉就感染上病毒,结论是武汉的核酸检测并不靠谱,在感染上病毒和被检测出来期间已经造成更多的潜在密切接触者感染上病毒。二是该病例在上海才感染上病毒,结论是短短在上海几天便感染上病毒,可知上海潜在的感染者非常多。

这是上海最近几天第二次通报来自湖北的确诊病例,两个病例的共同点是核酸检测先阴后阳,显然要么病例在两次检测期间被感染上,意味着潜在感染者非常多;要么中共的核酸检测没有保证。另一个共同点是两个病例都是主动或者有需求在医院被检测出来,既然两个病例都很有可能在湖北就感染上病毒,那么那些从湖北出去的未主动检测的是不是很多都携带病毒呢?

武汉开展的十天大会战检测,先不说检测期间的不规范和检测试剂质量差,在没有检测之前,已经有许多人从武汉出去,这些人仅仅依靠没有任何保证的健康码通行,根本没法确保有没有携带病毒。可以看见的是,从重庆、山西到广州、惠州等等地方都发现来自湖北的感染者,这意味着很大程度中共并没有解决任何疫情的问题,单单靠群体免疫度过困难时期,进而在疫情周期缓和时大搞复工复学,这是造成中国各地继发感染的重要原因。

而且,疫情显然也随时可能出现爆发态势。

即使,在两会之前吉林确诊“终刹车”,两则中共的公告依然耐人寻味,一则是吉林省紧急通知41日去过吉林市人员需隔离,这似乎在和5月14日吉林省舒兰市发布的4月1日至5月6日到过清华浴池需居家隔离的紧急通告相呼应,但仅仅一家浴池似乎还不足以让整个吉林市被成为实质上的封城对象。

不仅如此,舒兰还决定对4月1日起在门诊和药店买过“一退两抗”药品的人员进行排查。那就意味着中共现在清楚41日之后吉林市必定有许多检测出和未检测出的病例,甚至这些病例还可能存在症状(才会买退烧药)。但5月7日前中共通报的是吉林省73天无新增。

另一则公告是舒兰发布称自1月1日以来凡是从俄罗斯到舒兰的人员都需报备并统一进行核酸检测。但俄罗斯发布的首例确诊病例是在1月31日,甚至在1月1日当时仍在世的李文亮医生还被中共以“造谣”之名训诫。

5月19日,中共通报了两例“非密接”的病例,随后,中共又称该病例说谎,根据大数据排查与5月10日通报的一例病例有关联,中共可以以此为依据打造出它的传染链,然而两个人又关联并不能代表就有传染的关系,而且随着传染链人数的增多,显然随机两个人直接去过同一个地方的机率也增大,但不能证明去过同一个菜市场的两个人就是相互传染的关系。

传染链至今为止没有找到传染源,新增的确诊也有可能来自其他传染源。由于在吉林传播的病毒更接近于境外输入类型的病毒,中共想要通过对俄罗斯来舒人员进行排查来找到这个可能的传染源,但是复工复学的政策使得找到传染源并不能够遏制住传染链的蔓延。回看湖北对外输出的病例,我们就不难得出结论:如果中共继续掩盖疫情真相,这种传染链的传播将不仅仅是区域性的,而是全国性的。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06

5月 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