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应该关注香港

【中英对照翻译】

來源:Newsweek

作者:Kyle Bass

翻译/简评: free dust

PR:小明

简评

         随着香港英雄同胞不屈不挠持续将近一年的抗争,这座伟大的城市已成为全球的焦点,这里是自由民主和残暴极权殊死搏斗的前沿阵地,这里是中共暗无天日统治所仰赖的经济命脉的汇聚之处,这里是全球支持正义良知的声音吹响反攻号角的第一战场。

         中共即将召开的两会,是其面临内部局势最为动荡,且国际局势最为严峻的一次大会,香港的走向无疑会对其领导人的执政根基造成极大的影响,依照中共刚愎的个性,他们注定会选择将香港作为自己权力祭坛上的牺牲品,而心系香港的爆料革命诸君和国际有识政界人士都明白,香港是自由世界不能熄灭的精神灯塔。港人在尊重法治的同时,每个个体都迸发出对个人自由和社会民主的执着追求,正像班农先生说过的那样,“他们就像一七七六年的美国爱国者所做的,他们有决心,他们不会后退,他们被施以催泪瓦斯,他们被追打,他们被橡胶子弹攻击,但是他们还会站出来“,港人这种精神是华人追求自由、民主和法治的最佳参照系,也是全世界对抗专制暴政、捍卫普世价值的典范,这是不容被歪曲和抹去的。同时,香港也是中共和海外投资的集中之地,是中共资本最后的避难通道。只要中共这个恶魔继续盘踞在此,香港的自由与法治便遥遥无期。

         所以,无论从政治、精神象征、意识形态、经济等等方面,香港将是必争之地,我们应该一而再、再而三的呼吁,全球聚焦香港,给予香港民主运动人士、香港抗争的公民更多支持,在保护我们自由、民主和法治的价值观的同时,保护英勇奋战的香港同胞。

所有人都应该关注香港|观点

在国际政治中,在当下不确定的时期里,几乎没有什么是可以确定的。 但我可以预言:美国与香港之间的关系正处在重大变革的阵痛之中。

5月22日,中共国领导人将召开一年一度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上他们将讨论香港的地位,以及是否要推进将中共国大陆的法律和受限制的权利强加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努力,而这种企图已经遭到断然拒绝。如果他们这样做,美国和英国将反击,并产生持久的后果。

民主与残暴的中共共产主义之间的意识形态冲突已经让香港变成一片废墟。去年夏天,这场拉锯战在全球的注目下展开。当时超过200万香港人,即香港总人口的26%,在闷热的100度高温下,和平地走上香港街头,抗议北京的越权行为,中共试图通过一项引渡条例将大陆的法律强加于香港。香港人民对他们饱受批评的领导者林郑月娥和警队完全失去了信心。和平示威者遭到残酷对待,民主人士被非法逮捕,香港立法会的日常运作受到中共国政府的强行干预。在最近一次香港举行立法会会议的尝试中,亲中共国的议员和亲民主的议员之间爆发了拳脚相向的场面,这不禁让人联想到一个失败的国度可能会发生的事件。

不幸的是,去年香港人开始抗议时受到的全球关注和支持,已被其他新闻所转移。 但是这个星期,世界应该再次关注香港。

在中共国人民代表大会上,中国共产党可能会推动香港实施一套具有“中共国特色”的法律,这将在本质上赋予北京为所欲为的权利。这将破坏1984年的《中英联合声明》,中共国在签署该声明时允许香港继续“自治”,直至2047年。156年来,香港人经历了英国的统治以及随之而来的各种自由和权利,(香港)预计会出现规模更大、更强有力的抗议活动,(但愿)政界人士也会在全球范围内采取更多行动。 最近,国务卿迈克蓬皮奥(Mike Pompeo)表示,在他看到人大的结果之前,他不会保留香港的特殊贸易地位。

但在这一点上仍然没有一个彻底的转变,尚不清楚蓬佩奥为何能在世界亲眼目睹了香港流血事件后,认可香港的继续“自治”。2019年末,大赦国际(Amnesty International)发表了一篇题为《香港:警察拘留期间的任意逮捕、野蛮殴打和酷刑揭露》的文章。可以说,任何负责任的自治政权都不会对和平抗议者做这种事。

对香港市民来说,不幸的是,在香港经历自鸦片战争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动荡的同时,这个特别司法管辖区已经陷入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萧条:GDP较上一季度环比下降了24%。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一直在密切研究中共国的银行体系和香港,我认为香港已如风中残烛。(完全公开地说,我管理的全球投资基金就是押宝于这种宏观经济成果。)

香港 戴尔·德拉雷伊/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在香港发生的事情不会只在香港发生。扩张主义的、日益专制的中国共产党政府与西方法治民主之间的斗争,将蔓延到台湾。香港之战已经影响到台湾的政治:正是因为目睹了中国共产党武断控制香港,才有了历史上为数最多的台湾选民谴责亲北京的候选人,并选举蔡英文(Tsai Ing-wen)为总统,而蔡英文在竞选时承诺保护台湾的民主和主权。台湾选民将继续被香港的每一个进展所牵动,因为他们知道,一个咄咄逼人、胆大妄为的中国共产党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坏兆头。

全球应该聚焦香港。这不仅关乎数百万和平抗议者的命运,而且关乎民主制度、中共所背弃的承诺和随着中共不断改变约定条款而变化的全球秩序。

Kyle Bass是位于达拉斯的投资公司海曼资本管理公司的创始人兼首席投资官。

本文表达的观点仅为作者自己的观点。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8+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08317/ […]

0
shiguang
11 月 之前

CCP is diabolical。 help HK please

0
大唐李白
11 月 之前

Yes,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