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摘取器官的证据!

【中英对照翻译】https://spark.adobe.com/page/xtaiavtA2MKkt/

新闻来源:The JamesTown Foundation, May 15, 2020

作者: 马修.罗伯逊(Matthew P. Robertson

翻译/简评:johnwallis

PR:Roberts

简评:

本报告是调查中共国器官移植机制系列文章的第二部分,作者马修.罗伯逊探讨和研究了中共国从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的证据,少数族裔也成为这类事件的受害者。中共的良心犯在监禁期间被系统地进行了器官功能、健康状况、血型和组织类型的检测,这样可以按要求处决摘取器官获利;调查发现器官移植医务人员的身份也是镇压法轮功的中共干部;为了达到掩人耳目的目的,中共国的医疗机构还伪造了有关自愿捐献者的数据系统;与对待法轮功类似,中共当局对于维吾尔族少数族裔进行法外和不负责任的控制;在过去20多年来发展起来的器官移植机制中,中共党员在执行器官移植任务的过程中获得了高额的个人利益。

人的生命是无价的,而中共竟然通过医学技术手段肆意强行剥夺良心犯的生命,通过器官移植来获利及完成中共党员的利益输送,这是怎样的一个邪恶的组织,上天都不会放过这些在器官移植产业链中的非法获利者。

调查中共国的器官移植机制:安全、医学和掠夺的纽带/第二部分:从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的证据

图:郑树森(中),著名的肝移植外科医生、反法轮功中共干部(详见下文讨论)。楼志浪(左)是浙江省610办公室的负责人,这是一个专注于镇压法轮功的中共法外机构;鲁善增(右)是浙江省科举办的中共党委书记。图中三人为2010年10月的 “反邪教”小组成员。(来源:浙江水利电力大学2010年10月26日)

图:郑树森(中),著名的肝移植外科医生、反法轮功中共干部(详见下文讨论)。楼志浪(左)是浙江省610办公室的负责人,这是一个专注于镇压法轮功的中共法外机构;鲁善增(右)是浙江省科举办的中共党委书记。图中三人为2010年10月的 “反邪教”小组成员。(来源:浙江水利电力大学2010年10月26日)

编者:多年来,关于中共国境内非自愿摘取器官的故事一直在流传。然而,由于难以证实这些说法–或许由于这些说法的诡异和令人不安,它的真实性长期以来一直是个悬而未决的问题。马修.罗伯逊(Matthew P. Robertson)是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VOC)的研究员,也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政治学博士生,他正努力对这一有争议的话题进行严格的分析,这个话题一直是中共国外交和人权讨论中长期以来被边缘化的问题。罗伯逊先生是VOC于2020年3月出版的一份与此有关的详细报告的作者,可在此查阅

我们的上一期包含本系列文章的第一部分(《调查中共国的器官移植机制:安全、医学与掠夺的纽带 / 第一部分:2000年以来中共国器官移植体系的增长》,其中详细介绍了过去20年中共国器官移植的政策框架和医疗基础设施的发展和扩张。在这篇文章中,(计划在《中国简报》出一个系列,共三部分,这是第二部分),罗伯逊先生将分析现有的证据,探讨中共国的良心犯和少数族裔是否在器官摘取和移植机制中被作为法外处决的对象。

第三部分,也是最后一部分,将在不久的一期中出现,将探讨中共国当局如何利用对国际医疗组织的影响来管理事关这一问题的说法。

引言

本系列报告的第一部分介绍了2000年以来中共国器官移植基础设施急剧增长的情况,并详细介绍了一直以来难以合理解释的能够支持如此大规模器官移植机制的器官来源。观察到的中共国移植机构规模的增长与支持如此规模所需的器官供应的官方解释之间存在差异,这引起了对这些器官来源的重大疑问。这些差异需要另外一个解释。对于这一矛盾,人们提出了一系列的理论:包括进行器官贩卖的医生犯罪团伙(美联社,2018年3月15日),以及为了购买iPad和其他消费类电子产品自愿出售肾脏(BBC,2012年4月6日)。

要对这些人体器官供应的来源的解释做出判断,需要对各种假说进行评估并判断哪个最合理。其中最合理,也是最令人不安的解释是,中共的良心犯在监禁期间系统地进行了医学检验,随后陆续被处决,其目的是为了摘取明码标价可以为中共官员获取大量利润的器官(中国法庭,3月1日)。被监禁的人是唯一可以合理解释中国器官移植行业规模化采购健康器官的人群:这些被关押在监狱里的人,经过器官功能、健康状况、血型和(对于肾脏移植)组织类型的提前检验,就预备着按要求随时被处决。此外,良心犯的健康状况普遍较好,与普通刑事犯相比,可能更适合作为器官来源,因为刑事犯更容易受到健康问题如吸毒的影响。在调查有可能被摘除器官的人群时,良心犯是最多、最合适、最容易被选中的人群之一。

对中共国移植数据的分析,以及官方的收监情况表明,中共国每年有数以万计的移植案例(VOC附录4,3月10日)。据估计,死囚人数只有几千人,其中只有一部分人适合捐献。目前,自愿捐献系统的规模还不清楚,但系统性的数据造假(见下文讨论)表明,其规模肯定比宣称的要小得多,也就是说,移植量仍有缺口,而这个缺口还没有得到解释。

可能被用作器官来源的监狱人口

关于从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的指控最早出现在2006年,是散居国外的法轮功修炼者提出的,法轮功是中国本土的一种精神修行方式,自1999年以来被中共当局镇压。在2006年法轮功指控出现之前,中共国还没有关于器官移植的法律(或官方规定);然而,在法轮功指控出现两周后,中国官方在2006年3月公布了第一份关于器官移植的临时性指南(卫生部,2006年3月14日)。2006年是官方对移植器官的论述的重要一年:中共官员最初否认死囚被用作器官来源,然后在2006年4月修改了这一说法,称这些囚犯实际上是器官来源(见本系列第一部分)。

良心犯被剥削器官的指控由许多证据组成,其中很多(虽然不是全部证据)都与法轮功学员有关。[1] 最突出的证据包括以下几点:

1.据报告,被拘留的法轮功学员在被拘留期间被要求接受不寻常的验血、胸部X光和腹部器官超声波检查;一些难民报告说,只有被拘留的法轮功学员被看守叫出来接受这种无任何解释的体检和验血。在这种检查之后,这些被拘留者开始失踪。

2.在中国境外的调查人员冒充潜在的病人、病人亲属或医生给中共国移植医院打了大量的电话。这些调查人员从护士和医生那里套出护士和医生承认可以按要求提供器官。在这些电话中,医院人员多次表示,器官来自法轮功学员。[2]

3.中共国的器官移植在反法轮功运动开始大约半年后(2000年)开始快速转型(1999年),当时正值中国死囚人数走向衰落。

4.有很多案例表明,有很多年轻、健康的法轮功学员在关押期间神秘死亡,被即刻火化。但并没有向家属提供任何信息,家属收到的是骨灰盒。

5. 也有案例显示,死亡的被拘留者家属看到尸体上有切除器官的伤痕。在重庆的一起案件中,警方承认拘留者在死后立即被摘除了器官,但他们声称这样做是为了采集医疗标本。

医学界与 「反邪教 」官员身份重叠

除了上面所列举的之外,还有一个突出的证据是,进行移植手术的医务人员与正在进行反法轮功的中共干部之间身份重叠。在中国医学会肝脏外科大夫、中国医师协会副会长郑树森的案例中,就是一个突出的例子。直到2017年,郑树森医生还担任浙江省反邪教协会会长,该协会是党领导的机构,其成立的目的是为了开展中共对法轮功和其他被国家取缔的宗教组织的镇压。在2009年内部流传的反法轮功书籍的序言中,郑医生(以安全角色)将法轮功描述为 “邪恶的宗教”、”病毒 “和 “癌症”。[3] 近年来,郑医生与妻子(浙江卫生厅领导干部)共同创办了一家民营医院,提供器官移植治疗(2017年5月13日《浙江新闻》)。他们夫妻俩在短期、紧急的器官移植的专业期刊上做广告(2017年12月20日新浪网)。

中共国官方公布的器官捐献数据的可疑性

正如本系列的第一部分所讨论的那样,中共国官方关于移植器官来源的说法,随着时间的推移,前后不一致,而且是以一种回避的方式进行的。此外,中共国官方的统计数字也令人难以置信:中国器官捐献者登记数据的法医统计分析(由本人与一名统计学家和一名心脏移植外科医生合作完成)表明,中共国的医疗机构伪造了自愿捐献者系统相关的数据。这一发现发表在去年年底的权威医学伦理学杂志上,发现中共国官方的捐献者数据集在99.9%的水平上符合二次方程。因此,中共国的数据图形比其他任何国家的数据都要平滑一到两个数量级,即使是与那些移植机制发展迅速的国家相比也是如此(BMC医学伦理杂志,2019年11月14日)

随后的一系列统计学研究结果支持了这一初步发现(包括中共国公布更多数据时,对最初的模型进行了显著简化)。这进一步证实了我们的论点,即数据实际上是根据一个简单的模型产生的,而不是来自实际的移植。一系列其他的定性发现进一步怀疑了数据的完整性,包括中共国红十字会的数据中出现了一系列难以置信和不可能出现的反常现象(如2016年两周内每个捐献者的器官数量为21.3个)。省级红十字会办公室似乎也参与了这一计划:我们进行了5个详细的省级案例研究,发现报告的捐献量出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飞跃(如简单的双倍,器官/供体率不稳定,以及更多),医院和各省级红十字会办公室报告的移植量和移植能力不匹配。

英国皇家统计学会前主席、剑桥大学教授David Spiegelhalter爵士在评论该论文时指出,”数据中的异常现象…遵循着一种系统性的、令人惊讶的模式”,”捐献者和移植者的数量与四倍函数的密切吻合是非常显著的,与其他国家在这一时期内增加的移植量形成鲜明对比…我想不出有什么好的理由可以让这种四倍函数的趋势自然产生”(Spiegelhalter,2019年3月19日)。

关于监禁和剥削维吾尔族被拘留者的问题

目前对维吾尔族穆斯林的大规模关押(《中国简报》2018年5月15日;《中国简报》2018年11月5日),也让人们对这类人群容易被处决和活摘器官的问题产生了质疑。与法轮功指控相比,在维吾尔族穆斯林良心犯案件中也存在着类似的证据,尽管还没有那么充分。在此案例中,维吾尔族人据说也受到了系统的、胁迫性的血液和DNA检测。早前被拘留者报告说,他们被强迫对胸部和腹部器官的健康和功能进行体检。还有多宗维吾尔族在押人员失踪的事件。[4] 多份报告和被泄露的录像资料显示,被拘留的维吾尔族人在铁路上被秘密转移到中国不同地区(见下图)—-这本身并不能证明这些人被利用来摘取器官,但确实表明中共当局对这一弱势群体的法外和不负责任的控制。

信仰宗教的穆斯林更有可能不饮酒和不吸烟,这一事实可能使他们(类似于法轮功、地下教会和其他宗教团体的成员)有可能成为器官来源,而普通的罪犯往往更容易受到药物滥用和其他健康问题的影响。如果维吾尔族被拘留者确实是以这种方式成为目标的话,这将是中共从其二十年来的反法轮功中 “吸取 “经验的又一个例子(《中国简报》,2019年2月1日)。

图:维吾尔族囚犯被捆绑着、蒙着眼睛,从喀什(新疆)的一个拘留所转移到其他不知名的场地(2019年10月)。维吾尔族人的大规模被捕,使其成为另一个可能遭受国家掠夺的被监禁人群。(自由亚洲电台/YouTube)

虽然目前可能很难对这些指控的真实性得出绝对肯定的结论,但最近为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撰写的一份报告中,我们用一个直截了当的论点来解决这个问题:法外处决和从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是2000年以来中共国大部分移植的最合理解释(VOC,3月10日)。如果中共国官员有其他更有说服力的解释,他们应该提出来,而不是用伪造的数据来掩盖这个问题。

在过去20多年来发展起来的器官移植机制中,中共就这样推动了其“清洗社会被污染组织”的目标,而中共党员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获得了个人利益。在此过程中,北京利用其与国际医疗精英建立的关键关系,以赢得移植改革的赞誉。后一个问题将是本系列的第三篇也是最后一篇文章的主题。

马修.罗伯逊是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中国项目研究员,也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政治学博士生。他的学位论文研究探讨了国家对中共国公民身体的控制和剥削的政治逻辑,重点在于器官移植行业的案例。

Notes

[1] The evidence in this section is adapted from the author’s previous work in: Organ Procurement and Extrajudicial Execution in China: A Review of the Evidence (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 March 2020), pp. 35-36. This document also contains a list of supporting references.https://static1.squarespace.com/static/5aa6d4759772aebd11e6fe04/t/5e628619cf65b0241d5b0020/1583515189395/Organ+Procurement+and+Extrajudicial+Execution+in+China_VOC+2020.pdf.

[2] For a full discussion of these telephone calls, including the means by which they were verified and evaluated, see: Matthew P. Robertson, “Authentication and Analysis of Purported Undercover Telephone Calls Made to Hospitals in China on the Topic of Organ Trafficking,” China Studies Working Paper 1/2020 (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 Feb. 11, 2020). https://papers.ssrn.com/abstract=3536155.

[3] Zheng Shusen et al eds., Selected Academic Papers on Evil Religion Prevention Research in the New Era (新时期邪教防治研究学术论文精选, Xinshiqi Xiejiao Fangzhi Yanjiu Xueshu Lunwen Jingxuan) (Zhejiang Anti-Cult Association /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ress, 2009).

[4] Sources and details are treated in Robertson, Organ Procurement and Extrajudicial Execution in China: A Review of the Evidence, pp. 36-40.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7+
5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08138/ […]

0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08138/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08138/ […]

0
zhwh007
11 月 之前

太恐怖了! 这比吸人血吃人肉还要恐怖

1+
Yinjieliming
11 月 之前

这就是魔鬼!

1+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