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世界必须与邪恶中共终极对决

【中英对照翻译】https://spark.adobe.com/page/NOX4qP7kDbFcx/

作者:By Frank Gaffney, Jr. / 小弗兰克·加夫尼

消息来源:center for security policy 安全策略中心

翻译/评论:Arron

校正:海阔天空

评论:

2020年5月5日,中共国“长征五号B”火箭首次发射,5月6日在返回过程中出现异常,5月11日,火箭的巨型残骸在美国以东的大西洋上空失控脱离轨道,以每小时超过100英里的速度先后划过美国洛杉矶和纽约大都市区上空,最终残骸碎片散落在大西洋的美国以东、非洲西北部的沿海地带,让连日来负责密切监视的美国太空部队和部分紧张的美国民众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已经是中共国不到2个月连续第4次太空项目的失败了。3月16日,中共长征七号甲运载火箭发射失败;3月24日,由中共国研发的委内瑞拉1号卫星突然在太空失效,提前偏离轨道并停止运行;4月9日,为印度尼西亚搭载通信卫星的中共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发射没有成功入轨,最终坠毁。有媒体称,中共国连续出现的太空项目失败的主因是美国芯片出口管制,美中贸易战后,高度依赖高端芯片进口的中共航天项目受到巨大冲击。

另外,也不排除这是中共国恶意测试新的袭击方式,这种担忧并非杞人忧天。一般来说,用完的火箭二级残骸都是进入“墓地轨道”,坠毁到广袤的南太平洋的无人海域,或者以受控制导方式坠毁到指定区域。中共国作为火箭发射大国,应该有这种控制能力,绝对不应该出现像本次这样失控却坠向地表人口稠密地区的情况,正如哈佛大学史密森天体物理学中心的天文学家乔纳森·麦克道威尔(Jonathan McDowell)表示:“我从未见过如此大的人造物体经过这么多大城市的上空再入大气层……”。

由于中共火箭残骸脱离轨道的速度和角度,导致难以追踪其坠落轨迹,因为1分钟的偏差,火箭残骸坠落的位置就可能偏离预测位置500公里。而根据美国太空军先前的预测,火箭残骸坠落范围可能北至美国纽约,南至新西兰惠灵顿,整个区域覆盖了全球约80%的城市,无异于一次打击面极广的太空打击威胁,令人心惊胆战,却又无从防范。毕竟,这个长约30米、直径约5米、重量约18吨的残骸从天而降,成为了自1991年以来再次失控坠落大气层的最大的人造物体。一旦坠落在美国纽约或洛杉矶这两个人口稠密区,无疑又是一次9.11式的灾难。

所以,永远不要低估中共作恶的能力。短短几个月来,中共恶意制造并释放的病毒就已经荼毒全球,使人们可能再也回不了曾经那个安乐祥和、欣欣向荣的世界。

善良单纯的人们不禁要问,中共为什么要这样做?

答案很简单:为了维护其邪恶的极权统治,继续奴役国民,并最终控制世界。

极权中共一直都是人类文明的毒瘤,是世界民主秩序的破坏者。中共这种邪恶的本性来自共产极权的基因,自建党以来就存在,这里先不赘述。只是在2000年以前,受制于自身经济发展水平和综合国力,中共作恶的能力有限,其邪恶的本性没有被世人看清而已。

自从2001年加入WTO,中共在西方的帮助和纵容下,慢慢积累了实力,其邪恶本性就逐渐暴露无遗。事实上,中共近20年来一直都在通过欺诈、拉拢、腐蚀等手段破坏国际社会准则,不择手段地争夺世界的主导权。

在政治上,中共对内独裁专制和极权镇压,对外用“蓝金黄”手段拉拢大批西方精英和亚非拉国家,控制了联合国和多个国际组织为其背书,如本次疫情通过直接控制的WHO配合隐瞒真相,使病毒扩散到全球,给世界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在经济上,中共从来无视国际社会的自由贸易准则,通过国家补贴政策维持血汗工厂,获得不正当的成本竞争优势,用低价倾销的手段出口创汇,并以“一带一路”倡议为幌子对参与国植入经济的“特洛伊木马”,输出其不可持续的债务经济发展模式,借以获得对失控的债务国的部分主权控制。

在科技上,中共一方面采取违背WTO市场准则的“以市场换技术”的策略,强制要求西方公司转让关键技术来换取中共国市场的准入;另一方面,用“千人计划学者”项目为幌子,拉拢培养技术间谍,大规模地窃取发达国家的科技秘密。

在文化上,中共对内建筑防火墙,封杀真相,并从幼儿园和小学开始推行系统性洗脑灌输,对外发动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大外宣网络,以其遍布世界各地的孔子学院、华侨协会、同乡会等组织为据点,吹嘘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宣传中共的伪善,美化中共形象,以混淆视听,颠倒黑白。

在军事上,中共的军费支出在近年来迅速攀升至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不但拒不加入《中导协议》和《新限制战略武器条约》,单方面进行各种新型导弹的研制,而且在南海不断填礁造岛,航母和各种舰艇“下饺子”般下水,威胁南海诸国,在邻国和整个东亚地区造成紧张,严重威胁世界和平。

不得不说,由于西方社会的绥靖、软弱和对中共邪恶本性的无知,中共政权才续命至今,并越发肆无忌惮,活脱脱成为了一个祸害世界的红祸。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不出10年,中共真有可能彻底颠覆民主社会的价值观,全面压制西方社会、绑架世界。

然而,随着川普上台,中共好梦到头了。美国一改历任政府对中共的软弱,强势要求中共老老实实遵守国际贸易准则和WTO的要求,在被拒绝后直接进行了贸易战作为制裁,这一下打中了中共的“七寸”。中共之所以能够维系其极权统治和霸权扩张,都是靠多年来源源不断的美元贸易顺差,其中90%来自美国。由于中共治国无方,穷奢极欲,外加高官、社会精英和富豪阶层大量移民,或已将海量资产转移到国外,虽然媒体不断吹嘘“厉害了,我的国”,目前中共国内真实的现状是:国内经济发展进入最难解的涨滞局面,金融危机一触即发,派系斗争白热化,环境生态持续恶化,多年积累的社会矛盾即将全面爆发。输血一断,内在的执政危机马上显现无疑。

正因如此,川普总统与中共国2018年进行贸易战以来,中共经济政治内外交困,中共政权岌岌可危,面临国内和国际社会的清算,所以中共索性鱼死网破、垂死挣扎、放手一搏,以期美国和西方社会退让,从而绝地重生,通过继续吸血全世界来为政权续命。以期美国和西方社会再次退让,从而令其绝地重生,通过继续吸血全世界来为政权续命。

贸易战的背景下,以往的外汇“输血大户”美国就变成了中共极权道路上续命的最大障碍。因此,干预美国大选,扶持更为亲共的拜登,阻止川普连任,并让美国党争激化、经济衰退、社会分化,最终搞垮美国,从而乱中取胜,就是中共剩下的唯一选项。

万事俱备,只欠一个“完美的时机和工具”,还不能太昂贵,太张扬。

所以,中共病毒悄然而至。

这次中共利用病毒偷袭世界已是不争的事实,对美国更是造成了全世界最惨重的人员和财产损失,正如川普亲口承认,这是“美国本土遭遇的‘最严重的袭击’”,试问美国准备怎么办?

强大的美国自二战以来一直充当维护世界正义的“国际警察”,从来不怕光明正大的挑衅,甚至不惧珍珠港式的武装偷袭。即使当年面对武装到牙齿的德国纳粹和日本军帝国主义,美国也敢于宣战并打爆对手。面对上世纪的苏共毁灭世界的威胁,美国挺身而出,率领西方集团正面反击并战而胜之。

反之,如果美国对流氓政府采取容忍和绥靖,很容易想象,伊朗政府不仅敢击落美国无人机,还会屡屡挑战美国底线;朝鲜的金正恩更会视联合国核不扩散条约为无物,继续试验核武器;而拥有70多年作恶经验的魔头中共,还有什么不敢做的事情吗?

现在,中共趁美国当初稍有疏忽,用致命的病毒袭击了全球,激化了美国党争、重创了美国经济、分化了美国社会,几乎达到了搞乱美国的目标。如今又用火箭残骸失控坠毁来扰乱美国人心,试探美国的底线。如果美国继续姑息养奸,天知道下次中共又会出什么阴招?

的确,川普总统和美国可以把美资企业撤出中共国,逐步实现经济上跟中共的脱钩,甚至可以更进一步,在政治、金融、文化、外交等领域全方位与中共脱钩。但是,在地球村时代的今天,试问脱钩后美国能防住天上掉卫星残骸吗?能防住无影无踪的病毒生物战吗?

今天世界面临的所有苦果,都是国际社会对邪恶中共多年“输血”、纵容和愚蠢无知的代价。美国尤其难咎其责。

比如,当中共对1989年天安门64民主运动血洗清场时,西方选择了短时的抗议制裁,但很快解除封锁,选择与狼共舞,集体分食中共国内血汗工厂的饕餮盛宴,所以才有了今天香港新版的惨绝人寰的对民主运动的镇压。

比如,西方早就知道石正丽违反了生物病毒试验的“功能性获得”国际禁令,研究蝙蝠病毒如何直接传播人类,但西方选择了姑息,甚至资助或参与其中,才有了今天无需中间宿主的“完美病毒”。

比如,当西方情报部门早就得知中共解放军违反国际生物武器条约,一直在秘密研制生物武器,以图实施“超限战”、实现对美军绝对军力的“弯道超车”时,西方国家再一次集体选择了沉默,所以才有了今天的全球“大流行”。

当西方天真地以为,“只扫门前雪”的方式至少可以保证本国无忧,天谴随中共病毒翩然而至,全球经济应声跌入冰窖,病毒爆发此起彼伏,社会生活进入全面管制状态。当一个个国际准则和禁令被中共破坏而不受惩罚,当一个个国际组织沦为中共的帮凶,当二战以来建立的世界民主秩序几乎被摧毁贻尽,受惩罚的必须是整个人类,不但包括中共国底层的十数亿国民,也包括美国、日本国等自由国家的人民。

是的,没有一个人能置身事外。

现在,即使是西方也无法奢谈自由了,更没人敢言人类是否能够、何时能够、如何能够终结中共病毒肆虐。但愿它们能被中共这记重重的耳光抽醒。

中共骄横暴戾之气盛行之时,西方民主自由价值观扫地。

所以,纵容犯罪,就是共犯。

在犯罪面前沉默,也是同谋。

但愿世界在这次付出沉重的“学费”后能够明白,民主国家与中共极权的对抗,不像民主国家之间的贸易小摩擦,退后一步,海阔天空,无伤大雅。

这是人类社会的正邪对决,民主或是极权的终极角斗,根本没有退让的空间。

如果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坐以待毙,被动地等着“邪恶的红龙”出招,必将疲于应对,攻守颠倒,人类将为红祸控制,彻底沦为“丛林社会”。今天的中共国内的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生态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笔下描述的《1984》的现实翻版。

所幸,面对凶残暴虐、嚣张一时的红龙,世界仍然不乏真正的勇士。当中共国内的呐喊被防火墙阻隔打压时,当香港的抗暴运动被中共黑警无情镇压时,当海外民运的呼声被大外宣覆盖和攻击时,当整个西方民主世界被恶龙的淫威压制时,横空出现了郭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向世人揭露了中共内部的腐朽与黑暗,吹响了消灭中共的号角;出现了斯蒂夫·班农先生和大流行作战室,向西方系统揭示了中共的邪恶本质与危害,发出了围剿恶龙的檄文。越来越多的正义国家挺身而出,纷纷与中共划清界限,并要求问责到底,比如澳大利亚、瑞典、波兰等。越来越多的无畏民众纷纷醒悟过来,加入剿灭恶龙的正义之师。到目前为止,已有116个国家官方要求调查中共病毒的起源,全球围剿中共的大气候正在形成。

现在,世界正在静等美国表态,等待这个人类曾经的“山巅之城”、一定程度上也是今日红祸盛行的始作俑者下定决心,率领正义之师斩杀红魔恶龙。

因为,今天的烂局主要是美国尼克松时代错误开启中共这个潘多拉魔盒的结果,更有克林顿引狼入室、帮助中共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也因小布什和奥巴马姑息养奸、放弃核心原则而追求短期利益,终于让中共一步步养肥做大,直到今天“红魔乱世”的局面。

解铃还须系铃人。历史的抉择,又落到了美国身上。

不是未来,而是现在。不是遏制,而是消灭。

这是全世界有良知和正义的所有国家和人民的使命。

这更是美国纠正历史错误、重新成为世界领袖的绝佳时机,并以此向世界证明——美国仍然是人类民主自由的守护神。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1991年2月7日,前苏联39吨的“礼炮-7号空间站”失控坠落在阿根廷的安第斯山脉地区,敲响了前苏联灭亡的丧钟。同年12月26日,前苏联解体,苏共正式灭亡。

这次中共“长征五号B”火箭的坠落,也宣告邪恶的中共盛极而衰,进入了政权灭亡的倒计时。

美利坚,为了全人类的福祉,率领正义之师冲锋吧!斩杀那条恶龙!

中共最近的一次袭击未遂事件

无需回溯太久就可以找到中共(CCP)作恶的例子。毕竟,每个美国人都遭到了这次故意的、有意识的、恶意的投毒戕害。

但是中共再次表现出对我们和其他人的蔑视和敌意。中共国政府不久前允许一个大型助推火箭以失控状态重返地球。该火箭用于部分测试其非正义用途的载人航天计划。

结果,那块巨大的金属物体飘过纽约和洛杉矶这两个美国大都市区上空,从大气中坠毁。要是它以每小时超过100英里的速度坠落在上述任何一个地区,都会造成人员伤亡和毁灭性的破坏。

中共是我们的敌人。我们再也不能假装不是了。

我是弗兰克·加夫尼。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4+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onghan
11 月 之前

感谢战友们的辛勤付出!美国军方是否可以用牵引技术,在刚发射的时候变轨直接落在中南坑里。我估计技术上肯定没问题,毕竟芯片和软件都是美国进口的,可能时候未到。但共匪被灭越拖,它们会不断放毒,期待世界正义力量集结快点干掉这帮魔鬼!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