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面临国际社会问责,惊恐万分

【中英对照翻译】https://spark.adobe.com/page/RKIfoKhHByxD7/

作者:Matthew Boyle, 16 May 2020,Washington, DC / 马修·博伊尔,2020年5月16日,华盛顿特区

消息来源:Breitbart

翻译/简评:Arron

简评:

2020年4月27日到4月30日,中共央视破天荒连续四天痛批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语气堪比朝鲜国宝级主播李春姬式,把他称为“人类公敌”、“政治病毒”。与此同时,中共各大官媒、大外宣和各种亲共自媒体上出现铺天盖地的攻击蓬佩奥和其他民主党议员的报道,声势浩大,引得一些平时不关注国际政治的国内民众,纷纷上网搜索这个蓬佩奥究竟是犯下了什么滔天大罪,招致央视如此痛批辱骂。

这一搜不要紧,先是搜出一张蓬佩奥霸气二传奇的履历:本科以第一名毕业于美国西点军校, 在美国军队服役五年,从哈佛大学法学院毕业,获得法律博士学位;担任过律师,合伙创办公司,担任总裁,从政后担任过美国众议院议员,再任中央情报局局长,2018年3月由川普用推特任命为美国国务卿。可谓学霸起步,经商有为,而后从政,阅历丰富,显然比传统的“学而优则仕”还牛。

更让人惊讶的是网上流传的一张蓬佩奥的家庭照。照片中,堂堂的美利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务卿在家里原来是要负责刷碗的,而他的太太正在一旁和人玩纸牌游戏,一时获得点赞无数,毕竟,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就这样,央视的痛骂硬把这个原本在国人心中默默无闻的“人类公敌”捧成了超级网红。更由于蓬佩奥多次强调“中共”并不等于“中国和中国人民”,并盛赞中国人民是世界上最勤劳智慧的人民,把中共和中国人民做了切割,中共又惊又气,只好全网删除这些信息,只留下官媒统一口径的宣传。

那么,央视为什么要对这种一个“暖男”式的美国领导人歇斯底里、连续4天像泼妇骂街一样对他痛骂不已?

先来看看这个“人类公敌”近日都说了什么把中共急成了这样。

2020年4月22日,蓬佩奥在接受福克斯新闻主持人劳拉·英格汉姆(Laura Ingraham)采访时表示:

  • 世界卫生组织没能在武汉疫情爆发后获取病毒迅速传播的准确资料。
  • 甚至直至今天,中国政府仍不批准美国科学家进入武汉实验室或任何地方追查病毒来源。
  • “我们知道病毒源于武汉,我们需要找出源头,疫情仍然持续,但中国没有作出我们需要的透明和开放。”

2020年4月23日,蓬佩奥在接受美国电台主持人欧康纳(Larry O’Connor)采访时表示:

  • “大家会想起来,中国政府或可能在(去年)11月就知道有首例病例,但肯定在12月中旬前就已知情。”
  • “中共很慢才向世人确认此事,包括世界卫生组织(WHO)。”
  • 美国仍希望中国提供有关新冠疫情的更多资讯,包括在湖北武汉检测到的病毒原始样本。
  • “保持透明的问题很重要,这不仅是历史事件,以助了解11月、12月和1月发生的情况,甚至到了今日也很重要。”
  • “这仍在影响我们美国很多人的性命,说真的,攸关全世界。”
  • 特朗普总统暂停对世卫的资助是“绝对合适”。 “世卫的责任是促成那种透明,但他们没有做到,所以需要负责”。

总结一下,蓬佩奥无非说了这几件事:

  1. 中共早知道病毒的情况,但迟迟不通报世界。
  2. 中共拒绝提供病毒的早期资讯,也不准美国科学家去武汉等地追查来源。
  3. 世界卫生组织失职。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6c89f855-1f7e-4d57-b7cf-85c71f9efd44.jpg

相信任何正常人都会同意蓬佩奥说的这些话完全合适,即使暗含对中共和世界卫生组织的批评,也是有理有据。毕竟,病毒溯源、寻找中间宿主、研究病毒的传播途径,对于彻底切断病毒传播意义重大。也只有找到了病毒源头,弄清楚病原是如何致病,才能回答病毒是否会卷土重来,给世界吃一颗定心丸。

此外,被央视和其他官媒点名批评的还有汤姆·科顿和乔什·霍利等美国中坚的共和党议员,他们的上榜无一例外也是要求调查病毒来源、问责中共。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4月24日例行记者会上声称,中方在疫情防控问题上始终秉持了公开、透明、负责任的态度,第一时间向世卫组织报告疫情,第一时间同世界各国分享新冠病毒基因序列,第一时间同国际社会开展疫情防控合作。

然而,到目前为止的种种事实表明,情况跟中共声称的正好相反。

首先,在中共第一时间向世卫组织报告疫情的问题上,中共与世界卫生组织沆瀣一气,共谋欺骗了世界。所以当武汉在2019年12月就出现大量医护人员感染的情况下,世界卫生组织在1月底前仍然帮助中共隐瞒疫情的严重性,直到3月11日疫情在全球呈现燎原之势,大流行的认定才姗姗来迟。近日德国《明镜》周刊爆料称,中国党魁习近平在1月份曾与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mon Ghebreyesus)通电话,亲自施加压力,要求谭德塞不对外发布病毒人传人的信息,并推迟发布大流行警告。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终于“不辱使命”,完美地配合中共“伏击”了整个世界

其次,在中共第一时间同世界各国分享新冠病毒基因序列上,事实是中共国内张永贞教授带领的团队在1月5日从武汉患者送检的样本发现了有关的基因排序,并马上报告国家卫健委,建议当局采取适当的措施防止扩散,但团队等到1月11日仍未见国家当局有任何行动才决定公开基因排序,未料1月11日在virologic.org网站上发布了世上第一个新的冠状病毒基因序列后的第二天,他的实验室就被以“整改”为名遭到关闭。

最后,关于第一时间同国际社会开展疫情防控合作问题,中共的确和美国从1月3日开始通报疫情,但一直隐瞒疫情的严重性,并拒绝美国和国际社会对病毒来源等关键防控问题进行调查。

显然,事实表明,中共这么做就是为了隐瞒病毒的性质、传播速度和传播方式,让世界在致命的疫情的袭击面前毫不设防。结果也正如中共设计的那样,美国和整个世界都被中共和世界卫生组织的“双簧骗局”欺骗,惨遭病毒生物武器的袭击,措手不及,伤亡惨重。至于中共在疫情扩散全球后的各种无节操的甩锅表演就不再赘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291e13bf-de4b-457a-addd-f0534231d200.jpg

假如中共不隐瞒疫情,情况又将会怎样呢?

姑且不论疫情是怎么爆发的,如果从疫情发生一开始中共就采取公开透明的态度,和国际社会积极合作,本次的大流行完全可以避免,病毒传播就会消灭在萌芽状态。一项由中、美、英等国家学者共同进行的研究指出,哪怕提早3周采取限制旅行及隔离等措施,感染人数就能减少95%。

但是,这样的结果无益于解决中共当前的内忧外患,而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美国自从川普当选总统以来,一改历任政府对中共的软弱,强势要求中共遵守国际贸易准则和WTO的要求,在中共拒不执行后进行了贸易战作为制裁。由于中共国的美元贸易顺差90%都来自美国,贸易战导致的外汇输血一断,让中共经济发展进入涨滞,金融危机一触即发,派系斗争白热化,环境生态持续恶化,多年积累的社会矛盾即将全面爆发,中共陷入内外交困、岌岌可危的地步,执政危机显现无疑。

正因如此,邪恶的中共在面临极权政权垮台和国际社会清算的局面下,与其束手待毙,不如选择鱼死网破、放手一搏,动用中共病毒这个精心打造的“完美的生物武器”,使用苦肉计牺牲武汉来欺骗世界,以期拉世界下水、最终搞乱美国,从而逆转美中贸易战以来的颓势,实现夺取世界主导权的邪恶目的。

至于制毒防毒的后果,中共貌似并不担心,豪赌美国和西方社会还会一如既往地选择妥协和退让,从而让其绝地重生,通过继续吸血全世界来为政权续命。

所以有了中共国内爆发前期的歌舞升平,一派祥和的春节氛围。

所以有了国内爆发后拼命地压低数字,淡化危险程度以迷惑世界。

所以有了大外宣的各种混淆视听、推卸责任、美化中共的甩锅表演。

所以有了精心策划的恶意买空全球的口罩和个人防护用品,并在全球爆发后推行“口罩外交”,狠宰世界一刀的同时还扮演“救世主”的角色。

所以有了震惊世界的“以他国民众生命为筹码要挟推广产品”的丑闻——法国总统马克龙向中国党魁习近平提出要定购10 亿只口罩时,对方竟回应要用华为的 5G 网络订单交换。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ae5aa5f7-9713-4c1f-bf90-d7632278ec0e.jpg

看来,川普总统前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中将在他的《战场:捍卫自由世界的斗争》中的判断没错,中共领导人“相信他们有一个较短的战略机遇期,可以加强他们的统治,修改有利于他们的国际秩序”。原来如此。

中共之邪恶程度,令人发指。

坏事做尽,终遭天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与中共的阴险狡猾、毫无底线相比,民主社会的确显得太过单纯善良,但它们可能傻一时,不会蠢一世。

在突遭中共病毒重创后,全球的国家逐渐醒过神来,慢慢明白了发生的一切,开始指责中共恶意隐瞒疫情,连中共的盟友伊朗的卫生部发言人贾汉普尔(Kianush Jahanpur)在4月5日也把中共公布的新冠疫情数字描述为一个“惨痛的笑话”。

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要求赔偿损失。

  • 3月12日,佛罗里达州(Florida)一家法律事务所向中国官方提出集体诉讼,参与的人数号称已逾1万人,总计索赔金额约6万亿美元。3月18日,美国前司法部检察官,保守法律组织“自由观察”(Freedom Watch)创办人克莱曼(Larry Klayman)向德州的联邦政府提起集体诉讼,指控中国政府等,向其索偿20万亿美元。4月21日和22日,密苏里州(Missouri)和密西西比州(Mississippi)分别控告中国政府隐瞒疫情,向中方追责。美国总统特朗普4月27日表示,正在对中国未能阻止新冠肺炎疫情蔓延进行调查,将对中国究责并要求赔偿。
  • 2020年4月3日,全印度律师协会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起申诉,要求中共就隐瞒疫情导致病毒全球大流行负责并赔偿20万亿美元。
  • 4月5日,英国智囊亨利.杰克逊协会(Henry Jackson Society)公布报告,指称中共违反国际法,造成疫情全球扩散,给各国带来重大损失,建议国际社会追究中共责任,索赔金额6.5万亿美元。
  • 4月7日,埃及律师塔拉特(Mohamed Talaat)向中国驻开罗大使馆提起法律诉讼,要中方就肺炎疫情对埃及造成的伤害赔偿10万亿美元。
  • 4月15日,德国发行量最大的《图片报》指责中方未遵守对WHO的信息通报义务,隐匿资讯的行为已违反国际法,索赔1602亿美元。
  • 4月21日,意大利成立了“向中国政府集体诉讼索偿”的联署网站,预估连署人数将超过50万人,并计划索偿1000亿欧元(约1080亿美元)。该国消费者权益保护协会(Codacons)也称,考虑向中方提起诉讼。
  • 4月27日,非洲国家尼日利亚律师团体矛头指向中国,向法院提出集体诉讼,对中国求偿2000亿美元。

截至4月29日上午报道,已有至少8国的官方或民间机构向中国官方提出诉讼,索偿金额上百万亿美元。

除了索赔,各国要求对病毒来源进行独立调查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澳大利亚第一个在国家层面官方提出对新冠病毒进行独立调查的呼吁,中共对此惊恐万分,不但在央视和官媒上恶言攻击,还对澳大利亚发动贸易威胁,用停止进口牛肉、加征进口大麦关税、甚至全面切断与澳大利亚的经济文化领域的往来相威胁。然而,澳大利亚顶住压力,不为所动,坚持要求彻查病毒来源。

澳大利亚的立场得到了众多国家强有力的支持,现在已有超过120个国家发表声明,支持澳大利亚的调查要求,不但包括印度、日本、英国、加拿大、新西兰、巴西、俄罗斯、印度尼西亚等国,还包括非洲54个国家以及所有的欧盟国家,调查要求在全球形成了汹涌的民意,势不可挡。

正因为中共对调查和问责的呼声无比恐惧,中共发动党媒和大外宣拼命攻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以及所有要求调查问责中共的国家和个人,一方面是继续给墙内的民众洗脑,继续“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那一套宣传;另一方面,除了抵赖和污名辱骂,中共也没有其他办法,既无法证明清白,又万万不敢让国际社会进入调查,只能一边拖延时间,一边拼命销毁证据。

正如蓬佩奥指出的,中共央视和其他党媒的疾声厉色,不过彰显了中共内心的脆弱和恐惧。因为中共内心非常明白,一旦彻底调查,真相不久就将大白于天下,中共即将被送上历史的审判台,所以只能百般狡辩,垂死挣扎,惶惶不可终日。

正义可能会迟到,但不会缺席。

独家新闻–国务卿蓬佩奥:中共国家媒体攻击美国人彰显中共脆弱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在周六播出的巴莱特巴特新闻社(Breitbart News)的独家专访中,抨击了中共国有媒体对他、美国国会议员、美国各州以及美国媒体的攻击。

蓬佩奥星期六在爱国者频道SiriusXM 125上的巴莱特巴特新闻露面,反击中共政府控制的媒体发动的攻击,这些媒体一直在攻击他以及许多美国立法者和媒体——现在甚至攻击美国各州。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7022f779-019b-4f5b-a2ff-e788e57023db.jpg

最近几天,中共政府控制的党媒《环球时报》对美国人的攻击日益加剧,包括扬言对批评中共国的几位美国议员进行个人制裁,列出的这些参议员们包括汤姆·科顿(亚利桑那州共和党),玛莎·布莱克本(田纳西州共和党),玛莎·麦克萨利(亚利桑那州共和党),里克·斯科特(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和乔什·霍利(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以及众议员吉姆·班克斯(印第安纳州共和党),丹·克伦肖(德克萨斯州共和党)和兰斯.古登(德克萨斯州共和党)等。中共的其他宣传媒体如中央电视台(CCTV),也以巴莱特巴特新闻为目标,颠倒黑白地称之为“种族主义言论”的发源地。

当被问到对中共官媒这些攻击的回应时,蓬佩奥告诉巴莱特巴特新闻社,这表明中共知道它在处理武汉产生的中共病毒大流行时搞砸了。蓬佩奥指出,中共国政府正试图推卸责任,而这些媒体攻击是中共在世界范围内散播误导信息的一部分。

“他们对我污名化,给我各种各样的污名,” 蓬佩奥说。 “我认为这表明,中共了解它们给它们国家带来的风险。这些媒体攻击表明了中共的软弱而不是寻求解决方案。您和我都有足够的阅历,记得共产政权和独裁政府如何行事。一旦它们知道自己做错了事,它们就会向外推卸责任。它们会去责备别人。我想那就是你现在看到的。它们还通过虚假信息在整个世界进行大外宣。川普总统、我本人和美国国务院都已经清楚,要让每个人了解关于中共的事情。

尽管这场信息战似乎是在病毒大流行期间开始升级,但蓬佩奥指出,这是一场美国一直在进行的长期战斗,远远不止在过去几个月。

“这场信息战在中共病毒流行之前,在我们抗议中共驱逐美国记者的时候早就开始了。在那之前,我们就一直在抗议它们违背承诺,在南海进行岛礁军事化活动。” 蓬佩奥说。“他们承诺过不会这样做——但现在他们这样做了。他们现在还在继续破坏对香港人民作出的“一国两制”的承诺。 中共正在做的事情,远远超出了它们在中共病毒流行时所作过的事情。我认为美国人民知道、同时希望世界各国人们也知道中共的行动给全球、给热爱自由的民主国家带来的风险。”

中共方面最近的一次骂战升级是本周在《环球时报》上的一篇文章,作为对密苏里州起诉中共国以及美国立法者(所有共和党人士)要求中共国对病毒负责的回应。

《环球时报》这篇报导说,中共国对密苏里州因中共病毒对中共提起的诉讼感到“极度不满”,称之为“美国滥用诉讼权”。文章说,中共国“正在考虑对美国个人、实体和美国官员的惩罚性对策,”,包括对密苏里州总检察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tt)。它还说,汤姆·科顿和乔什·霍利也将被“列入中共国的制裁名单”。

《环球时报》这篇文章继续说:“分析人士说,中共国不是仅仅象征性地进行反击,而是将采取反制措施让他们感到痛苦”。

该文章还批评了对中共国提起诉讼的密西西比州总检察长林恩·菲奇(Lynn Fitch),以及其他几位批评中共的美国立法者和几个组织,还说共和党人要求“追责中共”是一场“政治闹剧”。

《环球时报》文章补充说:“消息人士说,一直毫无根据地指责中共国并煽动’追责中共’的政治闹剧的共和党人将面临严重后果,并指出在密苏里州与中共国之间的商业和贸易进一步恶化的同时,这种后果还将影响即将来临的11月大选。”

这些威胁发生在中共央视对该新闻社的攻击之后,中共长期以来一直在对该新闻社进行攻击。正如该新闻社国家安全栏目编辑弗朗西斯·马泰尔(Frances Martel)在关于该新闻受到的最新攻击的一篇文章中指出,中共一直在攻击这个新闻社:

过去,中共也同样地攻击过巴莱特巴特社。在中共3月发布的所谓“美国侵犯人权记录”中,中共国政府将巴莱特巴特新闻社的存在等同于侵犯人权。在该报告中,中共引用了信誉扫地的“南部贫困法律中心”的虚假信息,同样声称巴莱特巴特新闻社发布了“选自知名的白人民族主义者、伊斯兰教徒和极右翼网站的资料”。

不仅仅是蓬佩奥回应了中共官方媒体的袭击,另一位批评中共的人物,印第安纳州国会议员班克斯也发表声明,回应北京政权的制裁威胁。

班克斯说:“中共政府正在猛烈抨击美国那些提出对中共追责的合理要求的人,中共在有关新型中共病毒的性质、在哪里传播,以及多快会失控等问题上故意误导我们”,“我认为受到他们的威胁是一种荣誉。”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5+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207373/ […]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