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I高度戒备中共黑客窃取病毒数据,中共反咬一口

【中英对照翻译】https://spark.adobe.com/page/4Aui3Tqdrpp1y/

作者:Tyler Durden

消息来源:zerohedge 零对冲

翻译: 小蚂蚁在行动

简评:Arron

简评

中共通过网络黑客对美国的重要研究机构和目标进行攻击和数据窃取本是常态,但因为疫情下针对疫苗研究机构的网络攻击激增,迫使美国联邦调查局和国土安全部下属的网络安全和基础设施安全局(CISA)5月13日专门发表联合公告,提醒那些美国研究中共病毒的机构加强防护,谨防中共黑客的网络破坏和数据窃取活动。

美国在生物医学等领域领先全球,这是不争的事实。本次疫情前期因为低估了中共的邪恶,猝不及防,遭受了最为惨重的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迄今为止确诊人数超过140万,死亡接近9万,均名列全球第一。

然而,美国不愧是唯一的超级大国,利用先进的体制优势,迅速动员全社会力量,尤其是全美最优秀的医疗研究机构进行攻关,并取得了一系列成就,比如:

  • 一个月左右升级了7代病毒的快速筛检方法,迭代速度之快、准确率之高,世界第一;
  • 对重点疫区和人群开展了大规模病毒检测,至今已经检测超过一千万人,世界第一;
  • 从2020年1月21日首例确诊到2020年3月16日,不到2个月率先启动了全球首次新型疫苗人体试验,4月6日第二款独立研制的疫苗也进入第一期人体试验,更多的企业和机构正在跟进;
  • 在针对病毒的科研领域,美国也成为了全球的领头羊。2020年3月16日,美国多家研究人员联合发布了对全球开放的关于中共病毒的研究数据库,几乎包含了与中共病毒相关的最全科学文献,并能实时更新,并号召全美人工智能专家开发新的数据挖掘和文本挖掘技术,说明科学界优先解答病毒相关的科学问题。只要登录网站,就可以获取超过24000份关于冠状病毒的研究文献,极大地促进了全球联合抗疫的研究进展。

反观中共国在本次疫情的表现,同样是“可圈可点”。

  • 姑且不谈中共受超限战思维的影响,军方从2011年开始就启动了生化战研究;
  • 不谈2003年那场外界怀疑是中共生物武器泄露所致的肆虐全球之后突然消失的SARS;
  • 不谈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等人多年来对蝙蝠病毒的研究成果不是专注造福人类的领域,而是千方百计地获得从动物到人类的传播方式这种反人类的研究路径;
  • 不谈2019年10月中旬武汉病毒研究所周边道路封路数日的蹊跷及背后的可能原因;
  • 不谈中共一直对世界刻意隐瞒病毒人传人的事实,包括训诫李文亮等8名医生,以及至今仍在进行的大规模对“发哨人”艾芬等知情人士的封口;
  • 不谈未经全面调查就摧毁了华南海鲜市场这个“犯罪现场”的可疑行径;
  • 不谈疫情初期有组织地全球恶意抢购囤积口罩等医护用品、致使因为医护用品短缺导致多个国家大量医护人员感染甚至牺牲;
  • 不谈中共派解放军少将陈薇进驻并随后接管武汉病毒研究所背后的不可知;
  • 也不谈自疫情爆发至今中共国一系列人神共怒的拙劣甩锅表现和混淆视听的大外宣;

这里只谈谈中共在病毒研究和疫苗研制方面的“所作所为”。

对于任何病毒的传染防治,早期的信息分享,包括早期病毒株和零号病人的信息至关重要,因为这涉及到国际社会尽早弄清楚病毒的致病机制、传播途径、变异方式核心研究问题等,方便遏制病毒的传播速度,研究有效的治疗方案,开发疫苗等。

然而,中共给出的答案是:不知道啥时、何地出现的。

没有零号病人。

不接受国际社会独立或联合调查,并不惜对提出此要求的国家如澳大利亚进行制裁。

从2020年1月1日,中共国国内基因测序公司接到官方电话通知,停止检测武汉肺炎的病例样本,并销毁已有的病例样本,不得对外透露样本信息和发布相关论文和数据。

2020年1月5日,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和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张永贞教授团队从武汉患者样本中分离检测出新型SARS样冠状病毒并获得病毒全基因组序列,并于1月11日在virologic.org网站上发布了世界上第一个新的冠状病毒基因序列,但该实验室第二天被中共当局以“整改”为由关闭。

1月27日,石正丽把一个名为RaTG13的病毒序列上传到美国的病毒基因库NCBI,并宣布这是她本人的团队早在2013年就发现的一种新型未知冠状病毒,但拿不出病毒株,而且科学家对该病毒基因序列分析后发现,就是中共解放军独家拥有的舟山病毒人工改造无疑,因为基因序列各部分不符合自然变异的规律,造假痕迹非常明显。

3月16日,在美国首个疫苗进行人体试验的同一天,中共宣布解放军少将陈薇领衔的团队研制出“重组新冠疫苗”并启动展开临床试验,速度之快令人怀疑,因为按照重组疫苗生产的4-5个月周期推算,中共应该在10-11月份就已经获得该病毒的毒株。

4月7日,中国教育部科技司向有关高校发出《关于新冠肺炎疫情有关学术论文发表的通知》,要求病毒溯源相关的论文要从严从紧管理,对学术自由和传播真相进行严厉管制。

中共本来的如意算盘可能是这样的:

初期尽量延后世界知道真相的时间,拒不交出零号病人和早期病毒株,以“提前抢跑”的方式进行疫苗研制,希望依靠本次疫情搞乱世界,一如日本在二战时期对美国的珍珠港偷袭一样,从而颠覆美国的世界主导地位,彻底摆脱贸易战以来被压制到接近崩溃的局面。

谁知道低估了美国的综合实力,后果很严重。

当美国不断发布重大进展的好消息,中共知道“偷袭”积累的优势已经化为乌有,自主研发疫苗变成了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毕竟,自从2007年山西疫苗案曝光以来,中共国已经发生了多起疫苗事故,如2018年上市企业长生生物的百白破疫苗事件,老百姓都知道,连普通的疫苗都做不好,要兼顾几十种变种的多价中共病毒疫苗怎么可能自主研发出来?试问研究出来后,又有谁敢打中共研制的中共病毒疫苗?

中共靠山寨发家,高层心里自然更有数。

只剩下最后的拿手绝招了:偷!

所以来了这波黑客偷窃狂潮。

中共作恶多年,这次更是戕害全球,造孽寰宇,注定逃脱不了灭亡的命运。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FBI对黑客病毒数据事件“高度戒备”,中共抨击美国为“全球最大的网络盗窃案实施者”

美国联邦机构表示,他们高度警惕来自中国的网络攻击,这些网络攻击针对卫生研究和制药公司,旨在窃取令人觊觎的珍贵冠状病毒数据以及可能的对此次新冠疫情突破性的解决方案,例如疫苗和实验疗法。

国土安全部和联邦调查局还发布了他们称之为“重大威胁”的“公共服务公告”,公告中称“致力于应对COVID-19病毒的相关卫生研究部门都应该都意识到它们是中共国网络攻击的主要目标,并采取必要的措施来保护其系统。”

在过去的一个月中,一些国际卫生机构和美国机构曾将伊朗列为盗窃及黑客入侵COVID-19相关资料的主要肇事者,而本周美国官员则聚焦北京的这种行为。

网络安全和基础设施安全总监克里斯托弗·克雷布斯(Christopher Krebs),本周早些时候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中共国的不良网络行为由来已久,因此对其追踪窃取别国应对COVID-19大流行的重要机构的恶意行为,任何人都不会感到惊讶。”

据Axios报导:

FBI和CISA建议研究机构“修补所有系统的严重漏洞,优先及时修补已知的互联网连接服务器和处理互联网数据的软件的漏洞”。

  • FBI和CISA敦促相关研究机构扫描未经授权的访问,修改或异常活动,并对可获取研究内容的使用者提高内部安全认证级别。
  • 他们还警告说,媒体对特定组织所进行的病毒研究的关注将增加这种“网络活动”

中共国官方已有长期的知识产权盗窃史,这是川普政府批评得越来越多的一个方面,也是导致贸易战的推动因素之一。在这方面,正如我们在周二发布的关于冠状病毒数据盗窃警告中所报导的那样,看来联邦政府可能已经钓到了他们的第一条大鱼:

周一,美国政府宣布对一名与中共国政府有联系的阿肯色大学教授及美国宇航局研究员进行电汇欺诈的指控。据称,西蒙·洪思忠(Simon Saw-Teong Ang)在受聘为阿肯色大学的教授并接受NASA的研究经费时没有透露与中共国政府和中共国公司的关系。

法院档特别指出,“洪与中共国政府和中共国公司有着密切的联系,并且在获得美国宇航局资助时并未按要求公布这些联系。”

法院档还说,洪在阿肯色大学任职同时还在中国担任多种职务。在洪的名字出现在一篇介绍千人计划的学者所取得的成就的中文新闻文章后,据说联邦调查局收到了举报。

在此之前,美国联邦调查局发现并调查了一系列与中共国国家机构有密切联系同时又在美国研究型大学及实验室身居要职的中共国国民,例如最近发生在埃默里大学的一个例子。

不出预料,中国官员和官方媒体周四进行了反击,将矛头转回华盛顿,并指控实际上美国有着“全球最大的网络盗窃历史”,并补充说中国才应该担心自己的COVID-19研究的网络安全。

美国有着全球最大的网络盗窃历史。 中共国外交部发言人在星期四说,中国有更多的理由担心自己的#COVID19研究成果被盗,因为它在这个领域的研究领先于世界。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和国土安全部门(DHS)早些时候声称,来自中共国的黑客正企图网络窃取美国的COVID-19研发成果。

中国外交部在本周初表示:“我们在COVID-19治疗和疫苗研究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以谣言和诽谤来指责中国是不道德的。”

但是,随着美中关系处于历史最低点,今后类似的情况可能会更多地被关注和调查。

洪自己非常清楚在获得NASA资助时隐瞒联系是非法的,并实质上承认了他隐瞒与中共国保持私人通讯联系的事实。据ABC报导,作为法庭证供的电子邮件显示,他曾写邮件给中国的一位同事:“这里没多少人知道我是“千人计划学者”,但是如果这件事情被泄漏出去,我在这里的工作将会遭遇大麻烦。” ,“我必须非常小心,否则我可能会失去在这所大学的工作。”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