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欺骗行为引发对种族生物武器“实验”的恐惧

【中英对照翻译】https://spark.adobe.com/page/1ZleU2r38w2JP/

作者:Bill Gertz

消息来源:《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

翻译/简评:德妹

PR:in a hurry

简评

本篇报道由美国白宫御用中国问题调查记者比尔格茨发表,文中指出了对中共所研究的,针对特定人群或少数民族的攻击性病毒的担忧,前任、现任美国官员甚至川普都曾表示过这种担忧,一来是因为中共向来没有道德和人权底线,但本文的消息来源于川普政府中能接触到的机密情报的官员,有关细节也许会在将来被解密和公布,这是中共最怕的,为此其启动大外宣试图掩盖事实真相。

早在1984年,中共就已签署《禁止生物武器公约》,但中共是否遵守公约令人质疑。在中共病毒爆发以来,中共一直恶意不配合,拒绝国际调查,引起国际的广泛关注。在美官员评估报告中,曾多次指出对中共违反《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担忧。遗憾的是,在中共疫情爆发之前,美国务院和情报部门却淡化了这种担忧。正如文贵先生爆料所警告,中共大力发展合成生物学、研究特定病毒、定点投放,已达到中共统治、稳固独裁政权和实现其帝国扩展的目的和野心。如果那时严肃对待这个警告,将会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今天如此大规模的中共病毒感染和由此导致的死亡。

中共的欺骗行为引发对种族生物武器“实验”的恐惧

在新华社发布的这张照片中,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右二),2020年3月2日,周一在北京军事医学科学院访问期间,戴着防护口罩与医护人员交谈。虽然中国的新增病例在周一降至六周以来的最低水平而且位于疫情中心的数百名患者从医院出院,但全球范围内的新病毒感染数量和人们对全球经济走弱的担忧出现上升。(美联社鞠鹏/新华社)

据现任和前任美国官员说,中国政府在冠状病毒疫情上的欺骗行为使人们对北京的生物武器研究产生了新的担忧,其中包括针对特定人群的,能够攻击少数民族的细菌武器研究。

川普政府的一名高级官员告诉《华盛顿时报》,中共被发现参与了一个秘密项目,项目包括开发能够用病原体攻击少数民族的生物武器。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说:“我们所发现的可能是用少数民族进行的生物实验。”

有关研究的细节是从直接了解中共项目的消息来源获得的,这些信息包含在情报报告中,未来可能会被解密并公开发布。

这位官员说,中共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反应加剧了外界对其秘密生化武器工作的担忧。北京隐瞒了冠状病毒传染性的早期指标,并推迟向世界发出警告。

“我们仍然对中共是否遵守《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及其国际义务感到担忧,”这位官员说。他指的是禁止生物制剂开发和生产的国际公约《生物和毒素武器公约》(Biological and Toxin Weapons Convention)。“如果我们从这个新冠病毒经历中只学到一个教训,那就是不能相信中共会做正确的事情。”

中共于1984年签署《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其他100多个国家也加入了公约。其中第5条要求签约国“相互协商并合作解决任何与生物威胁有关的问题”。

自去年12月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以来,中国一直拒绝让国际调查人员检查武汉两个实验室对蝙蝠源冠状病毒的研究工作。

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发言人没有回复要求置评的电子邮件或电话。

致力于国际生物武器安全协议的国家安全官员多年来一直在关注北京的活动。

《纽约时报》的消息人士指出,中国在2011年为联合国生物安全指南所做的贡献就是详细说明了北京自己对快速发展的,可以针对特定人群的生物武器技术和其他能够攻击少数民族的外来病原体感到担忧。

中共在文件中没有说,它自己正在开发具备此类能力的项目,但美国情报官员和一些外交事务专家说,北京有,并将继续有这样的项目。

一些人说,中共官员在2011年联合国指南中使用的语言,为了解中国政府的研究活动提供了一个窗口。北京当时没有公布这份指南。

在这份题为《预防生物威胁:你能做什么》的文件中,中共官员表达了他们的不安,认为“抗击疾病和改善健康”的科学突破可以作为有效武器释放出来。中共官员还提到“靶向药物递送技术使病原体更容易传播”,以及“人群特异性遗传标记”和“人造病原体的创造”。

这份联合国指南汇集了参加2011年生物和毒素武器公约(BWC)的12个国家的信息。附录中,“与《公约》有关的新的科学和技术发展”,包括各国提交的背景资料。

几位公约参与国透露了他们正在进行的研究可能包含具有进攻性或防御性生物武器的应用。

德萨特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有人认为,武汉可能早在2011年就开始试验他们正在研究的所有项目,这让人感到非常震惊。”

这一观点似乎得到了中国近期军事著作的支持。

退休的中国将军张世波在他2017年的书《战争新高地》(New Highland of War)中写道,‘生物技术的进步增强了攻击性生物武器的可能性,包括“特定种族基因攻击”的危险。

同年,中国军方主办的国防大学年度《军事战略科学》报告首次将生物学纳入战争领域。该文件称,细菌冲突可能包括“特定的种族遗传攻击”。

美国官员在最近一份国务院年度军备控制合规报告的执行摘要中概述了他们对中共生物武器项目的担忧。

报告说:“在报告所述期间,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共国)从事可能具有双重用途的生物研究,其中一些研究引起人们对其是否遵守《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第1条的担忧。”

《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第1条规定,缔约国同意永远不发展、生产或储存生物或毒素武器,也不建造武器或装备运送武器。

美国国务院的《2020年履约报告》以及国务院在2005年和2010年发布的报告评估说,中共违反《禁止生物武器公约》,保持了“部分进攻性[生物武器]能力”。

2020年的报告还说,中国自己的立信措施报告没有记录北京过去的进攻性生物武器计划或这些残余的武器储备。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川普政府高级官员表示,他对中国一直在进行针对特定人群的研究,以及其他应用于生物武器研究的前景感到特别担忧。

这些担忧开始在美国国务院2019年的年度武器合规报告中受到关注。这位前官员说,在此之前,美国国务院和情报部门基本上淡化了这种担忧。

这位前官员说,虽然中国2011年向联合国提交的指南没有提供明确的证据表明北京正在试图发展“种族清洗”生物武器,但中国军方强调生物武器是一个新领域的说法引起了严重关切。

这位前官员表示:“这是一项两用研究,是为什么它确实让人担心中共拥有进攻能力。”“中共无法解释的是,(针对特定人群的基因研究)具有和平用途。”

中共国没有正式向2011年联合国指南提交有关北京生物制品研究的报告。

然而,中共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大使何亚非当时写道,需要密切监测生物科学和技术的发展,以保持《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有效性。

“中共国支持在公约框架下加强对生物技术进步影响的监测和评估,以防止生物技术的恶意使用,使其更好地为人类服务,”何先生写道。

中共曾表示正在研究的合成生物学。专家认为,合成生物学可以用来编辑基因序列,制造出病毒,用来感染特定的人。

美国在2016年生物安全审查会议上提交的一份报告说,生物武器和毒素武器的威胁既不是抽象的,也不是理论的。(是真实存在并正在发生的)

“科学的进步和关键材料、设备和知识的日益普及,使越来越多的国家或非国家行为者能够获得这些武器,”该文件说。

“在过去,生物武器的使用造成了可怕的后果,有明确的证据表明,恐怖组织、个人和国家继续使用这些令人憎恶的武器。”

北京进行了对几个少数民族的大规模镇压,包括中国西部的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据估计,有100万人被关押在集中营里,中国官员称之为“再教育中心”。

中共国还针对藏人进行镇压。中国军队已经吞并了西南地区,许多西藏人仍然效忠于佛教领袖达赖喇嘛,并寻求独立。

有关中共提交2011年《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信息载于日内瓦《禁止生物武器公约》信息支持单位网站上的一份报告。

该报告由英国和加拿大政府资助,反映了2011年1月在日内瓦举行的审查会议期间会晤的专家的研究结果。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