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城香港仍在受难!

【中英对照翻译】https://spark.adobe.com/page/ewg7zSOvSE9TR/

作者:Mary Hui/玛丽 ·许

新闻来源: Quartz/石英财经网, 2020年5月15日

PR:leftgun

翻译/简评::CharlesS

校对:Julia Win

简评:

圣城香港仍在受难!

这篇报道的作者说,中共趁世界不注意的时候,重写了香港的全部规则。从4月17日“中”(共)联办的声明开始,5日内,包括香港法院的判决、还有香港警察抓捕去年的抗议老将,香港的法治公开实质地被摧毁殆尽。但这仍没有结束,最近如5月10日的抗议活动中,黑警甚至拘捕了一名12岁的公民记者,并指责他为暴徒。

你印象中的香港人是怎么样的?像周星驰电影里的那些人,平凡而各自有魅力;像发哥那样,小马哥那样的英雄,会让你尊敬,但不用你顶礼膜拜。对了,这就是香港人,平民英雄。

无论邪恶中共杀了多少人,香港人都没有害怕,也没有停止。想把香港法治改成中共邪恶制度?香港人遵从自然的法则,Be Water,最柔弱又最强大的力量,每个人都是其中一部分。中共能暂时改变香港表面上的“游戏规则”,但这已经是它的败局。无论是香港人生活化的反抗,深入骨髓的自由法治,还是层出不穷的智慧,都不是这种卑劣手段所能吓阻的。这种行为只能更显中共的邪恶,增加大审判时的罪名。

香港打开了中共灭亡的第一道大门,天灭中共,不可逆转!

没有哪个时候像现在这样

在世界不注意的时候,北京以惊人的速度重写了香港规则

与去年相比,过去几个月香港的街道大体安静了许多。 人们为了躲避疫情而呆在家里,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已经过去。 但远离了全球的聚焦,这座城市中的巨变正以惊人的速度展开。

在当局对武汉这个疫情爆发中心,解除了为期数周的封锁后仅十天,趁着世界其它地方全神贯注于疫情的时候,中共国就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香港,并施以更大压力。

北京政权于4月17日拉响了开幕礼炮,当时其驻香港联络办公室(“中”联办)宣布已完全有权干预香港事务,实质破除了长达20年的香港法律优先权,使的这座城市“迷你”宪法(基本法)的法律学者和专家无比震惊。 第二天,该市民主运动的15名资深领导人因在去年抗议活动中的角色而被捕。 几天后,(中共)中央政府的香港和澳门事务办公室发表了一系列声明,表达了对联络办公室(“中”联办)的支持,同时谴责了反对派人士和政客。 短短五天的时间里,北京与香港之间的交往规则——表面上是一个高度自治的城市,但实际上却已被完全改写。

同时,由于香港似乎遏制住了本地传播的中共武汉肺炎病例,抗议者再次渴望释放心中一大堆的不满。 在整个城市范围内,众多小群人聚集在各购物中心唱歌和喊口号。尽管警察迅速用胡椒喷雾和警棍将他们驱散,但仍指责抗议者违反社会间隔条例,与此同时酒客和亲政府示威者却不受任何阻挠。对许多人来说,双重标准是显而易见的:警察正在利用公共卫生规则来镇压反政府示威者。

警察的残暴行为仍未得到解决,这是最大的怨恨之一。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警员因在抗议活动中频繁使用过度武力而受到指控。就在这个月,警察近距离向记者使用胡椒喷雾;迫使数十名记者蹲跪下并对他们辱骂; 对一名反对派议员进行身体攻击;拘留了一名12岁的学生记者,一个警员称他为“非法暴徒”。 在最近一系列涉及官员的丑闻中,包括对警队高层违法建筑和藏毒,公众对该部队的愤怒有增无减。

“警察……现在变得更加强硬,因为他们想在抗议扩大之前消除任何迹象。” 香港岭南大学政治学助理教授袁瑋熙说,“强硬的镇压政策是要恐吓每个人远离街道。因此,提出抗议的人会付出很高昂的代价。”

去年的抗议活动始于反对有争议的引渡法案,大规模游行吸引了超过百万人。 然后,为了领先警察一步,示威者采取了“如水般”的策略,在全市范围内进行野猫式(快闪)示威。 随后(香港黑警)对当地大学进行了激烈的围攻,有许多人认为这是代价高昂的(示威者)战术失误。 现在,抗议者说,随着运动的成熟以及警察的侵略行径不受控制,抵抗的形式将更加多样化。

“势头并没有消失。但是抗议活动的势头被转移到不同的行动领域。”人权活动家楊政賢说。 他说,除了大规模游行之外,示威者现在拥有更加丰富的工具库可供使用。

这里有一个“黄色经济圈”,指的是抗议者抵制亲政府和亲中共国的企业。自去年底以来,还成立了数十个新的工会,如今拥有近20万名会员,创造了一个“抵抗力量可以孵化和成长的空间”。楊政賢说。例如,在2月份,随着疫情在中共国大陆的蔓延,医务工作者工会的罢工已成功地迫使政府施行了更严格的边境管制,尽管政府否认它屈服于这种强迫。工会运动可能仍会利用其新发现的经济方面的力量,激荡而获取更大的权利。

香港人还学会了将抗议活动融入日常生活。抗议活动不再受大规模街头示威的限制,而是抵抗生活化的新常态。 现在,光顾哪些企业,消费哪种媒体,甚至社交媒体配置上的微妙配色方案和手势,这些都成为抵抗的标志。 “去年的抗议已让异议活动进入到非常私人的活动地带。 它嵌入到日常生活中,并且具有惊人的弹性,尤其是在年轻人中间。” 杨说道。

由于担心去年激烈的街头战斗的再次发生,北京正在推动香港政府通过一系列法律,以巩固中央政府的权力。 其中一项法案将不尊重中共国国歌定为犯罪。 该法案计划于本月底进行二读(一种立法步骤)。 另一项则是国家安全法,批评者说这能将大量反政府行为入罪。随着9月份即将举行的立法选举,许多人担心政府将寻找方法取消反对派候选人资格-的确,来自北京的针对一位现任立法者的消息不断暗示着他们已经有了名单。

北京驻香港联络处,过去常常低调地藏在主要商业区边缘的单调建筑外墙后面,现在它几乎对每个当地事宜都公开发表评论。 就在上周,它称抗议者为“政治病毒”,这与北京在新疆使用“意识形态病毒”一词一样令人不安。但好比没意识到的讽刺,共产党谴责香港抗议者在抵制亲中共国企业时违反了自由市场原则。

学校也面临压力。许多老师担心他们对抗议活动的支持会受到报复。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警告说,学生被“虚假和有偏见的信息”“毒化”,把当地的公民研究课程选为容易被敌对想法“渗透”的地方。

活动人士黃子悅说,上周末她正好在一个抗议地点旁走过,当时警察阻止了她,并对她进行了性骚扰。 正是在那一刻,她意识到“抵抗”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 她说:“我们可能只是路过,但他们可能不喜欢你的外观,或者失去理智并逮捕你。” 她说,“这本身已成为抵抗的一部分。”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3+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1028Jun
11 月 之前

天灭中共,不可逆转!

0
喜马拉雅农夫
11 月 之前

光复香港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