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美国离开世贸组织的时候了

【中英对照翻译】https://spark.adobe.com/page/YNHuW6nIPoReC/

作者 :By Kyle Sammin MAY 11, 2020 / 凯尔·萨姆敏(Kyle Sammin)2020年5月11日

消息来源:the federalist 《联邦主义者》

翻译/简评:Judy Anderson

PR: 小明

简评:

此篇文章有几个基本论点:1. 霍利议员退出和废除世界贸易组织的提议是与纯粹自由贸易者相对的另一个极端,更好的选项是在世贸之外建立新的贸易组织,以聚集遵守规则的国家。2. 这一提议是基于中共国的种种劣迹而发起的。3. 共和党正在为美国工人,也就是中产阶级的利益考量,而民主党正在这方面走下坡路。

这几个论点中规中矩,虽然讲述了中共国如何利用世贸组织的巨大规则漏洞,并基于其绑架14亿国民所构筑的现代奴隶制体系而对其他国家进行不公平贸易,但是比起霍利的提议,还是给了中共国在贸易上的生存空间。事实上,允许中共国和西方世界保持一种藕断丝连的贸易关系,会留下隐患。依照中共诡计多端、狡兔三窟的一贯做派,很可能借助第三方继续侵蚀贸易公平,各种蓝金黄、假骗偷的技俩都会施展开来,不仅拖累西方自由法治国家,并会继续损害美国工人的利益。为今之计,须使有信仰的各文明国家凝聚在一起,使热爱自由、尊重法治的人们——包括我华夏儿女戮力同心,捍卫普世价值,倡导人权和公平,才能孤立中共,围剿中共。

是的,现在是美国离开世界贸易组织的时候了

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领导了对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指控,呼吁废除WTO。但是还有更好的办法:退出WTO,但带上志同道合愿意遵守规则的国家。

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本周发表了一个引人注目的提议:废除世界贸易组织(WTO),这使两党在贸易上持续的协调进程又发生了变化。他星期四在参议院提出了一项联合决议,此决议可使美国开始从该组织撤出。

霍利引用武汉病毒流行使之暴露的世界经济弱点,提出了进行重大重组的理由:“我们所知道的全球经济体系是一个废墟;它需要自上而下的改革。我们应该从其主要机构之一的世界贸易组织开始。我们应该废除它。”

这是一种解决方案,但另一种解决方案则可以更快,更好地发挥作用:被红色中共国破坏的工业化自由民主国家可以直接退出WTO,成立自己的组织,从而使WTO变得无关紧要。

世贸组织是如何产生的

WTO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为推动世界各国之间更为自由的贸易的最新组织。它的前身是在战胜法西斯后在各种非政府组织的协商下产生的《关税与贸易总协定》(GATT)。随着世界逐渐从人类历史上最残酷的血雨腥风中恢复过来,战胜国的领导人们自然在寻找一种方法来防止同一件事再次发生。他们认为多边国际合作是维持和平的一部分。

关贸总协定及其继任者不是自由贸易的反对者让你相信的险恶阴谋,也不是而后维系相对和平的因素,甚至连一部分贡献都没有。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德国与邻国,包括它即将入侵的邻国进行了大量贸易。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以及相互保证毁灭的威胁维护了欧洲的和平。关贸总协定并未损害和平事业,但也没有太大帮助。

当多边自由贸易协定开始发挥效力时,世界上可能尚有太多的高额关税。很多在19世纪设置的保护型高额关税是为了鼓励国内的工业。在大萧条时期,美国是将高额关税提高到更高水平的国家之一,希望以此带动国内生产。但是,自由贸易的拥护者陷入了许多政策制定者的陷阱,他们认为,如果某件事曾经是一个好的解决方案,那么它对于每个问题来说都是好的解决方案。

自由贸易者降低了工业化国家之间的贸易壁垒,然后不断降低这一壁垒,即使是对于那些显然已经用外力破坏贸易平衡,并利用国家权力为其产业提供非自然优势的贸易伙伴。与遵守法治并遵守协定的国家进行自由贸易是一回事;与中共国的红色重商主义者进行贸易却是另一回事。

现在是时候退出世贸组织了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达利博尔·罗哈克(Dalibor Rohac)在本周的《华盛顿审查员》中写道,美国不应退出WTO和其他组织,而应对其施加更多控制。 “放弃世界贸易组织意味着允许其他国家编写游戏规则,这最终将影响美国公司。”对于某些非政府组织来说,这是有道理的,但是WTO对待美国公司还不错,可对美国工人却不好。

霍利的提议是另一个极端:单方面离开,与其他国家达成双边贸易协定。这不是一个疯狂的主意;这是1947年以前所有贸易的运作方式,时至今日某些贸易仍然基于此方式运作。然而在这两种极端之间还存在另一个选择:退出WTO,但让志同道合的国家与我们一起成立一个新的自由贸易集团,仅限于愿意遵守规则的国家。

其他工业化的自由民主国家正与美国同等地深受不公平贸易之害。加拿大没有破坏法治。德国没有在运作由共产党经营的血汗工厂。日本没有将百万维吾尔人囚禁在集中营中,用作奴工劳动耕种。而中共国正在做这些事情。正是与共产中国的贸易削弱损害了美国劳动者的利益,与第一世界国家的贸易并没有。

一个新的关税同盟可以实现关贸总协定的初衷:在所有遵守共同规则的国家之间进行自由和平等的贸易。世贸组织可能仍然存在,那些仍然是成员的国家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自由贸易。但是新的团体将有会员资格标准,并允许各国照顾自己劳动者的利益。这并不意味着切断与非成员国的所有贸易,此种贸易仅在使两国人民受益的情况下发生。

共和党正在成为工人党

霍利(Hawley)展示了通往21世纪共和党未来的道路,而这种针对固化的利益链条所采取的行动就是其中的一部分。在过去的25年中,两党在自由贸易方面达成了共识,自由贸易却在国会山和硅谷之外引发了真正的辩论。罗斯·佩罗(Ross Perot,1992年的总统竞选人)预测,随着工作的流失,“巨大的吸咂声”(注解:佩罗用此形容他反对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负面影响)已经过去。如果丢掉的不是你的工作,你会很容易忽略,但是在冠状病毒爆发后暴露的供应链灾难现在应该已经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甚至在此之前,越来越多的不安全感和不平等的繁荣正在加剧对与第三世界自由贸易的抵制。这样一个政党必将出现——它将通过关税和管控的贸易来保护美国的工作。如果2016年大选是在伯尼·桑德斯和杰布·布什之间举行,那该党可能就是民主党。但是由于唐纳德·川普总统出现,共和党发现他们的领导愿意听取关于贸易的外界声音,而在希拉里·克林顿那里,民主党人继承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世贸组织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

如是,历史也许会被改写。可与之相反的是,我们发现共和党人回归了保护主义政党的性质。即使曾经是自由贸易的拥趸,例如马可·鲁比奥(Marco Rubio)(可能是自由贸易在2016年最雄辩的捍卫者),现在也开始转向“大众利益保守主义”。在贸易保护中,我们可以看到后川普时期共和党的未来,该党通过保护企业主们和工人们最想要的东西——工作,来团结他们。

民主党则违背了这一诺言,它的纲领既空洞也不真诚。民主党没有保护工作机会,而是提供了更多的福利,更多的外包服务,并且自身每况愈下。民主党以新晋富豪们提供的资金,用廉价的进口商品和从华盛顿获得的不义之财买断了工人(或以前的工人),而这些富豪们是在中共国工厂里发财的。霍利和像他这样的共和党人则希望帮助人民找到工作并赚钱。

几十年来,民主党人宣称继承了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的遗产,一直称自己为工人党。霍利针对WTO采取的促进增长,促进就业的行动表明,对民主党的这一声称进行重新评估是有必要的。

关于作者:

凯尔·萨明(Kyle Sammin)是宾夕法尼亚州的律师,是《联邦主义者》的资深撰稿人,同时还是保守党思想播客的主持人之一。请大家在他的网站上阅读其著作,或通过@KyleSammin在Twitter上关注他。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6+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1028Jun
1 年 之前

围剿中共!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