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军中毒王——曹务春

作者:Diago

喜馬拉雅戰鷹團Himalaya Hawk Squad2020年5月15日发布的【班農作戰室Pandemic】EP171-1 精選片段提到——

【班农先生:今天,你还有另一个令人震惊的关于解放军参与此事的新闻,我们还剩下几分钟时间,你能给大家介绍一下你最新的报道吗?

Sharri Markson:这真令人惊异,自从今年疫情爆发以来,世界上最有声望的医学期刊之一,《自然》杂志发表了关于新冠病毒的论文,其中发表在《自然》上的一个研究就是如何使冠状病毒从动物传染给人类,这篇论文所依赖的基因测序和病毒分离是PLA实验室做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实验室,中共国军队做的基因测序和病毒分离,这是非同寻常的,在这项研究的感谢名单中,有一个叫曹务春的教授,他实际上拥有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校军衔,文章没有披露,但是列出了实验室的名称,我是一名记者,我正在调查这一领域,我将继续调查此事,这个实验室实际上是一个解放军实验室,在《自然》上却没有透露,这篇文章经过同行评议并于3月出版发表,但根本没有提及(中共军方),但是我认为这是个很大的问题,因为这表明该研究可能受到影响,在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一位科学家是本文的合著者,我向他们提出了很多问题,他们在回复中根本没有否认、没有否认,他们没有辩解。】

那么这个曹务春是何许人也?

百度百科——曹务春【曹务春,男,1963年生,博士,研究员,博士研究生导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山东大学公共卫生学院1980级校友。1996年毕业于荷兰依拉姆斯(Erasmus)大学,获博士学位。现任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 【曹务春研究员曾在英国剑桥(Cambridge)大学、瑞典卡罗琳斯卡(Karolinska)研究院、泰国马希敦(Mahidol)大学进行客座研究。现为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所长,病原微生物生物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国科学院遥感应用研究所兼职研究员、博士研究生导师,山东大学博士研究生导师。曾任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所长助理、流行病研究室主任,兼全军疾病检测中心主任。中华预防医学会常务理事。大校军衔。】、【专长的技术领域:传染病流行病学与控制,空间信息技术在公共卫生领域的应用及分子流行病学研究。传染病特别是自然疫源性疾病的流行病学及综合防治对策研究,疫苗联合免疫效果评价,重要生物战剂分子流行病学调查,生物战防护流行病学侦察,生物危害评估。】

在对曹务春的相关信息进行搜集整理后,我认为他就是军中毒王——

财新网2013年01月28日 20:44发表的习近平签署通令给六单位、24人记功(政经当日快讯)【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签署通令,给在单位建设取得突出成绩和完成任务中做出突出贡献的总参谋部某研究所、63698部队、63752部队、91257部队、96165部队、78511部队记一等功

据新华网1月28日消息,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习近平日前签署通令,给6个单位、24名个人记功。

给在单位建设取得突出成绩和完成任务中做出突出贡献的总参谋部某研究所、63698部队、63752部队、91257部队、96165部队、78511部队记一等功。

给在本职岗位上做出突出成绩和完成任务中表现出色的63620部队一室高级工程师李国顺、63920部队总工程师童斌、93936部队副部队长张建兴记一等功,给总政治部话剧团一级编剧孟冰、解放军总医院主任医师范利记二等功,给解放军总医院南楼临床部主任医师俞森洋、丛玉隆记三等功。

给在科研工作中做出突出成绩的61419部队研究员张宝东,总参谋部某研究所原所长樊邦奎、某研究所研究员王建新,解放军理工大学原工程兵工程学院教授钱七虎,第四军医大学副校长兼第三附属医院院长赵铱民,第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院长熊利泽,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所长曹务春,95338部队高级工程师林茂光记一等功;给总参谋部某研究所总工程师陈左宁、某研究所研究员马根海、某研究所副所长兼总工程师吕跃广,某研究所高级工程师曹江、某研究所研究员姚富强、某研究所研究员任辉启,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原测绘学院教授王家耀,海军工程大学某研究室主任何琳、95538部队高级工程师曹定国记二等功。】(笔者注:对于这份得奖单位不是本文探讨的重点,但是要特别注明获奖单位之一的78511部队据78511部队是一支什么性质的部队啊?建设的?战斗编制?还是后勤部队?地址在哪儿啊?【中国战略核反击部队,主要对象是美国数十座大城市,拥有两百枚左右能直接摧毁美国的洲际导弹。】,根据习近平主席的颁奖时间可以推测,在2013年1月28日之前,中共已经部署好了可以随时攻击美国数十座大城市的战略部队,这一点请美国政府务必注意,不要漏掉这个重要目标,以免它轻举妄动!)

那么这个曹务春都有什么彪炳战绩,可以得到习近平主席颁发的一等功呢?我们下面把通过公开资料可查的曹务春的“业绩”逐一列明——

1、据财新网2006年08月21日发布的中国追溯首例人禽流感【《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是出版于美国的国际学术杂志。今年(笔者注:指2006年)6月22日,该杂志发表了一篇“致编辑部”的文章,题为“中国H5N1人禽流感死亡病例”,作者是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学研究所祝庆余、秦鄂德、曹务春等八名科学家。他们在文章中回顾了对一位2003年中国H5N1人禽流感死亡病例的肺部标本研究。】、【文章称,2003年11月,一位24岁的男子因肺炎和呼吸困难住院,四天后死亡。由于患者的症状以及对其肺部样本及血清学检测都符合SARS诊断标准,最初被认为是死于SARS。但后来,科学家对从穿刺肺组织分离出的病毒进行检测,发现实际上是H5N1禽流感病毒。该病毒被命名为A/Beijing/01/2003。

对病毒的基因排序显示,它是一个与2004年从中国各个禽流感疫区分离的H5N1病毒十分相似的混合型病毒。尽管看上去与1996年广东鹅身上分离出来的禽流感病毒同源,却和此前从其他人禽流感患者身上分离出来的病毒有所不同。】、【目前可以查询到的记载是,香港大学科学家于2003年3月22日首先公布SARS元凶为冠状病毒。实际上,祝庆余、秦鄂德等人更早于2月20日就已经观察到冠状病毒,并于3月21日确认冠状病毒就是SARS的病原。但由于需要对研究结果进行论证,且需经军事医学科学院、总后勤部、卫生部等层层上报,并与国家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联合进行整体认可,他们的研究成果最终在4月11日才由新华社发布。】、【2005年5月初,中国青海湖斑头雁、棕头鸥等候鸟发生成批死亡。祝庆余作为课题小组成员,与中国农业大学刘金华教授等专家一起,确诊了候鸟的发病与死亡系H5N1亚型禽流感病毒感染所致。这是中国科学家在禽流感病毒研究领域取得的一项世界领先的研究成果,后来发表于当年7月的《科学》杂志上。】、【至于史某这个病例,发生时正值2003年秋冬季节。当时SARS疫情已经消退,北京已不属疫区,但有关SARS卷土重来的警告不绝于耳,国内对SARS的防控和监测依然严密。祝庆余等最初怀疑史某死于SARS,后经实验室检查,排除了SARS可能性,将其标为“未知病例”。在中国出现新一轮禽流感之后,他们从2004年2月开始对样本进行检测,并由此追溯了中国第一例人禽流感病例。】

这一则新闻有着太多的疑点——

H5N1的病毒是2005年5月初由祝庆余发现的,而由曹务春发现的这个由卫生部追溯为H5N1确诊致死的解放军士官史某死于2003年11月,他的肺标本“穿刺肺组织分离出的病毒进行检测,发现实际上是H5N1禽流感病毒。该病毒被命名为A/Beijing/01/2003。对病毒的基因排序显示,它是一个与2004年从中国各个禽流感疫区分离的H5N1病毒十分相似的混合型病毒。”也就是说在祝庆余2005年5月初的科研之前,中共军方的曹务春团队就已经在2004年从中国各地禽流感疫区取得了病毒样本,而且还能把死于2003年11月初部诊断死于SARS的史姓士官的肺部组织分离出的病毒对比,这是不是可以侧面证明——

中共军方制造了H5N1病毒,并将这种病毒植入了人体实验,而史某就是这次人体实验的牺牲品,随后中共军方将H5N1向禽类植入,以观测禽类与人之间的交互传染,以达到测试生化武器的目的?这一点也在随后曹务春的种种发现上得到验证,同时也可以看出曹务春在科研方面的百发百中其实就是源于他可以先把枪射出去,然后把弹着点列为靶心,这样可以使他的研究百发百中,独中头元。

写到这里稍微打个岔,2003年的SARS的病毒毒株是怎么来的呢?据财新网政府信息公开亡羊补牢(政经)[2003-06-20](笔者注:这篇文章已经设置了限制阅读,但是我在存底!)【周汉华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记者,他就曾经向英国政府致信,要求了解某一信息。“接到申请,他们一定要寄资料或告知获得资料的办法,”周汉华说,“但这样的事在现阶段的中国,几乎不可想像。”基因专家杨焕明和北京基因组研究所的遭遇证明这一点。自春节前获知SARS疫情起,杨焕明们就四处向有关部门寻求病原体样本信息,但屡屡碰壁。直到4月15日,他们接到军事医学科学院紧急送来的病毒样本之后,才赶在不到36个小时内拿出了四株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图。可以说,由于SARS信息不公开,杨焕明和他的基因组研究所失去了两个月的时间。】。请注意:2003年的SARS病毒毒株来自于军事医学科学院,并且在当初由于军事科学院的拖延就耽误了两个月的时间!!!!

2、据CNR国防时空2012年02月15日 10:03  来自 微博 weibo.com

由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曹务春、李松研究员领衔的“新发传染病综合防控技术体系的建立与运用”项目,在14日举行的2011年度国家科技奖励大会,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

那么这个给曹务春带来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的“新发传染病综合防控技术体系的建立与运用”项目是什么项目呢?据科技部2012年2月14日新发传染病综合防控技术体系的建立与应用【进步奖一等奖获奖项目“新发传染病综合防控技术体系的建立与应用”的研究成果在抗击SARS、阻击禽流感、应对甲型H1N1流感等突发疫病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我国新发传染病防治实践、突发疫情应急和重大活动保障中得到广泛应用,为提高人民健康水平,维护国家安全,保障社会和谐稳定和经济持续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并为今后我国应对突发传染病提供了可借鉴的经验。】,按照曹务春的这个项目,中国从2012年之后的传染病防治应该是上了一个台阶的,可是我们不要忘了最重要的一点——中共所主导的冠状病毒研究,从来就不是为了救人的,而是为了杀人的,为了杀人于无形,为了制造实战化的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生化武器!这一点可以从曹务春下面几个战果一一体现——

3、科技日报 2013年09月30日 11:45  来自 VDong社交管理

【我军科学家研究蜱虫传染病获新发现】蜱俗称草爬子、隐翅虫,可暂时寄生在牛、羊、狗等动物体表,从而成为多种人兽共患病的传播媒介和宿主。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学研究所所长曹务春研究员团队建立起蜱媒传染病监测哨点,获得多项新发现。O网页链接 ​

对于这种曹务春研究出来的蜱虫,我是在狗身上看见过的,但是我只知道它是寄生虫,我从来不知道它会带有随后在中国肆虐的另一种致命病毒——汉坦病毒。另外这再次引出了曹务春教授百发百中的科研发现之旅——

4、安诺基因 2013年09月30日 16:16  来自 专业版微博

【蜱媒传染病领域研究新进展】病原微生物生物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曹务春团队与黑龙江省牡丹江林业中心医院合作通过病原体特异性基因检测、序列测定、遗传进化分析和血清特异抗体检测,在世界上首次发现人感染西伯利亚立克次体BJ-90亚种病例。该研究结果发表在《NEJM》上。O网页链接 ​

曹务春教授与石正丽教授都是异曲同工——他们总能发现人类从没发现的病毒,这一次,曹务春教授首次发现了“人感染西伯利亚立克次体BJ-90亚种病例”!我非常怀疑这又是一起实验室制造并人工释放甚至是蓄意人体实验的所谓“科学研究”!

5、掌上医讯 2013年10月03日 22:15  来自 旧版掌上医讯

【蜱传立克次体病研究新进展】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学研究所所长、曹务春研究员团队,近日在国际著名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了关于蜱传立克次体病的学术论文。研究团队在世界上首次发现人感染西伯利亚立克次体BJ-90亚种病例,首次发现多例新塔拉塞维奇立克次体感O网页链接 ​

曹务春教授再接再厉,又发现了世界上首例“首次发现多例新塔拉塞维奇立克次体感”!

6、罗恩仪器RSi 2013年10月04日 17:06  来自 360安全平台

[我国科学家研究发现两种罕见蜱媒传染病]日前,我国科学家曹务春研究团队发布了研究成果:继在世界上首次发现人感染西伯利亚立克次体BJ-90亚种病例后,又首次发现多例新塔拉塞维奇立克次体感染病人。另外,他们还发现当地优势蜱种——全沟硬蜱对新塔拉塞维奇立克次体的感染率 …… ​

我们在农村长大的从来没听说过蜱虫传染,倒是曹务春教授在蝗虫研究方面独中多元,接二连三的发现了全世界一个又一个首例,你确认他这是在研究蜱虫,而不是研究怎么把杀人的生化武器嫁祸到蜱虫身上?

7、曹务春、贺福初、高福Nature携手发表基因组研究重大成果(时间:2015年05月15日 来源:生物通) 【在5月13日的《自然》(Nature)杂志上,研究人员报告称对去年秋天在塞拉利昂5个地区收集的近200份埃博拉病毒(Ebola virus,EBOV)样本进行了测序。他们的结果揭示在疫情的这一阶段EBOV的多样性增加——他们利用来追踪病毒在几个受累社区个体之间移动的一些新EBOV亚谱系体现了这一点。

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学研究所所长、病原微生物生物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曹务春(Wu-Chun Cao)研究员,中科院微生物所的高福(George F. Gao)院士,和北京蛋白质组研究中心的贺福初(Fu-Chu He)院士是这篇论文的共同通讯作者。】

基于目前的冠状病毒来自于军方的事实,难道曹务春教授的这一重大发现不是提前放毒,然后收集样本研究以便于更好提升生化武器战力的一次演练?

8、新民周刊杨江 02月19日 22:16  来自 HUAWEI Mate 30

【寻找 “零号病人” 专家建议:重回海鲜市场】此次新冠肺炎的零号病人是谁 ? 要怎么找 ? 能找得到吗 ?2 月 17 日,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研究员曹务春告诉《中国科学报》:目前尚未找到 “ 零号病人 ”,建议重新回到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溯源病毒。
零号病人是一种通俗说法,指病 ​ 展开全文c

对于这一次的武汉肺炎危机,曹务春教授在2011年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的“新发传染病综合防控技术体系的建立与运用”项目显然没有什么用处,只是一句建议重新回到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溯源病毒草草打发了事,但是我们必须盯住他!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6+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e
Joe
1 年 之前

头发都被毒没了

0
lihui
1 年 之前

這類人統統會下地獄!!

0

热门文章

艾格

5月 1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