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5月10日郭先生GTV直播连线文欣

战友之家听写组

文欣女士: 欢迎郭先生,然后我想持一个大日如来心咒给您好吗?这个咒听了可以驱走黑暗。

因为我的老师和母亲都是属猴的,她们的本尊佛就是大日如来,所以我想将这首大日如来的心咒献给郭先生。今天台湾的时间是5月10号,礼拜天是您的生日,献上祝福,感谢万佛万神保佑,重回中华大地。有请郭先生,您刚刚特别交代说今天是假日又是您生日,我们就谈一些轻松的,不要谈太沉重的问题。刚才在等您的过程当中,有一位战友提到就是说,您对未来新中国的时候新政府的制服、还有军装的设计,您有什么想法?

郭文贵先生: 谢谢文欣,首先谢谢你今天这么好这么特别,带有一个台湾中国人特色的这么一个开场。你一开场就把我的这个五毒全都给去掉了,力量太大了。直接你选了今天背后这个如意,台湾101层大楼是我的大师——李祖原,他设计的,每一寸我都能讲出它为什么,我都全程参与了,也深深的影响了我。而且这个如意楼包括这个戳,包括这个塔成型,包括这个币融合在一起,事实上今天我们的G-Fashion、 G-Coin,未来的喜马拉雅储备,都是受这个影响的。所以你今天选这个也是缘分,一上来就把我这个五毒去差不多了,你介不介意现在我继续抽雪茄行不行?

文欣女士: 当然可以,您高兴怎么做,我们都非常的喜欢,自在就好,没有问题,而且我也闻不到这个烟味。我只能在荧幕里面欣赏你,Enjoy。

郭文贵先生: 文欣女士是战友当中我觉得可能是宗教、文化、历史、文学、还有我觉得是叫心典吧,咱们心典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心灵的鸡汤,我觉得是最多的之一了,前10个人。你是这么个人物,绝对是。你的影响很深,对爆料革命严格的讲也有深远的影响。因为潜移默化是吧,你天天一上来给我唱一首这个淫荡之歌,那我一下子就是五毒具长,独缺邪毛、邪病的淫念了。你这一来把我这五毒就去了,万佛万神保护我们,这就是你的厉害。

这是我们中国的人心里面真正的你说的自在,中国人找那种自在愉悦,还有那种轻松,还有那种放下,还有那种得意,还有那种如意,还有那种感觉我觉得就是你这种境界带来的。谢谢!

文欣女士: 谢谢郭先生,没有那么好,但是你的溢美之词我全部收下,越多越好,以前我们要…(视频有些卡)。

战友都是打了屏幕就是感谢郭先生,然后祝福郭先生生日快乐,这样子回到刚才有一位战友提的问题。就是未来新中国成立之后,这些军装的设计、制服,尤其是郭先生讲很多男人都不知道怎么打扮、装扮,在穿着上的制装费投资的很少,然后就是没有办法站的那种抬头挺胸,像个男人、像个汉子。所以我想郭先生在这方面战友提出这个问题,我不晓得您的想法是怎么样,跟大家交流一下,谢谢。

郭文贵先生: 我接着回答你刚才关于衣服的问题。我到了台湾,就你后面这个楼,101层朝南侧,然后大门一进去,白色的理石,然后中转梯,然后上了顶部,还有那个平衡器,上顶楼餐厅。

吃饭的时候我就看到台湾穿衣服,让我感到很惊讶的,这就是台湾的伟大之处。就是你能发现午餐来和晚餐来,我去午餐,只有午餐和晚餐没有早餐,我去发现穿衣服是有别的,大家都知道中午穿什么衣裳,晚上穿什么衣服,而且男女相宜得章,非常之和谐。

而且你基本上也能看出人的身份和今天吃饭的一个基本为啥。这就是一个衣服的境界,在台湾就体现出来了,这叫礼仪之邦。礼仪之邦之首,就首当是服饰。什么是服饰?饰就代表着你这个表达和你现在的坐态和你现在的环境,和你的坐静和你的纯净,就你说话的语景要配上的,是吧。

你不能说人家发丧了,你穿了一身红,上人家那块去了。你干嘛呢,不是欠揍来了是不是?人家娶媳妇,你穿一身孝服大白衣服来了,那不欠揍呢。它为啥不行?是它衣服是个功能,它是一个导向。

那你再看看我们共产党,伟大的共产党穿啥东西——毛装。毛装是人家中山装的改版,你发现这个问题吗?它是抄人家的中山装,抄得非常的不像,所谓的中山装人家中山是真正的装,然后改成所谓毛装。

郭文贵先生:啥叫毛装?这整的非常丑,后来就是夹克装,然后是西装。一个几千年文明古国,一个国家的礼服都没有。就是他想说啥话,他都不知道。他想表达啥,他都不知道。而且这个共产党这两年还有个西装了、统一了。在这个几十年以前,出席国际场合的时候,你看那丢人现眼的就不能形容了,所以我们要把服装恢复到国家。

文欣女士:哇哦!我已经看不到郭先生了。

郭文贵先生:金山,哎呦!我的妈呀!金山呐!

文欣女士:大家看到这些金币时候啊,你要想啊!这些财源滚滚,滚到你家里了,不是在我们这里了。大家看到了哦!看到了都得福。这就郭先生的厉害,财到你家。

郭文贵先生:你真会难为人,钱进你腰包,然后说大家拥有,我向你学到了。文欣,你厉害啊!你厉害。你这样,我觉得你要搞G币去吧!我开玩笑。

就是说、所以这个服装未来的核心是什么?他是国装,国装就要代表国家的气质。精、气、神,是吧!军装是代表这个军队的军魂,为谁而军,为谁而存。是吧!那你就必须、这个军队是人民的军队,他是保护人民的,不是党棍、不是党阀、不是党军,要提现出来。

那么另外一个民族,这个新的中华民族的礼装应该是啥样?应该体现出中国的男、女之特别。是吧!然后民族之尊严要存之有史,表之有序。就是你要来,我存在这了,是我来自于历史。我要是有序章可以查出来,我为啥这样。那来的,是吧!

共产党哪来的?你是哪儿来的?你弄这些衣裳,哪来的?杂种,就是我说那个建筑一样,买爹文化。你后面这个建筑,它了不起在哪了,屏幕上。他是中国人的图,如意还有这个壁,玉钺的玉璧的一个综合体。它代表着中国民族文化,他来自、他是真是来自于有序,是不是啊!这是研之有史的,那么这必须要整明白这个。

所以说我们未来还有什么?民族服饰马上就来了。孙中山先生是有道理的,他是有礼序的,他是有法史的、有法序的,他是研之有史的,他不是开玩笑的。所以说他叫孙中山嘛!我不说他政治。首先他是近代史上把历史的、封建的、那些肮脏的东西,并跟现代接轨的一个,是不是!民主、自由、平等、互爱的这种精神,他表达出来了。所以你穿着衣服,你是谁?你哪儿来的?你未来你尊重是啥?你的福锦、你的纯净是什么?这是最起码的。这就是叫做礼呀!礼义之邦。

所以说我觉得今天跟你谈这个的时候,你会看到未来G-Fashion上出现的喜马拉雅之后的,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绝对是你从来没有看过的衣服。我们已经存在了绝密的版、N版,我很兴奋。谢谢文欣。

文欣女士:哇哦!有绝密版,然后我们又可以用5折,很便宜的价钱,这种优惠。

郭文贵先生:终生5折,终生5折。

文欣女士:终生5折,你看这哪里找啊!

郭文贵先生:你等一下啊!对不起,要等两分钟。你把网络连接线给拔了,连接器给拔了。

文欣女士:非常谢谢大家啊!

郭文贵先生:抱歉,我们的安保团队今天正在换两块防弹玻璃,超级厚、这么厚,所以说正在抬呢!好沉、抱歉啊!

文欣女士:哇哦!是、是、是,没问题。以郭先生的方便为方便。其实大家就是想礼拜天,在这个时间可以看到郭先生大哥非常非常开心。那刚才郭先生已经讲了,这个服装是国服要精气神,而且是存之有史、表之有序,希望大家都记住了。然后在G-Fashion上买到的衣服是终生五折,再强调一次啊!我们只能替自己打广告,然后这个好消息也只有在GTV,GTV才能够独家听见。

那这几天郭先生访问了到了11位战友,我是第11位。像去小皮匠、路德、然后到纽西兰双胞胎姐妹,这边还有去大猫反共战友、面具先生、文信大哥、挺郭小妹、还有草根小哥跟日本的魔女peace。我想问问郭先生就是说你……

郭文贵先生:不对,叫peace,我这对不起。我借此澄清一下,借你这个媒体。人家叫peace,我老念人家percy,结果很多战友说,你怎么跟percy要连线了?我说念错了是peace不是Percy.魔女也不纠正我,我说这个亲爱的魔女。对不起、对不起。那个Percy太坏了,不是一个人啊!

文欣女士:没事、没事,OK、OK,其实这种笑话闹很多,没事儿。我们会因为郭先生叫Percy,她就去改成日本魔女Percy了。

这样子郭先生,你这样子跑来跑去,在这GTV里面跟大家做一个串流,然后让大家都得到很多很多的金币。尤其郭先生说的都可以买车子,都可以买房子了。我想问的重点就是你这样做的原因是,除了是拉我们的人气,看我们的人很可怜,我看现在的有五百多人。

郭文贵先生:不会,这上面不准的。我现在问一下,肯定是错误的,我先问一下。

文欣女士:OK。

郭文贵先生:绝对不止,他这个、咱这个显示是有问题的。我看看咱现在,主要是大多数是VPN,一个VPN的背后一定是过百万的,但是我们很快数据真实就会显示出来。

郭先生打电话:(明,现在是多少人在线呐?你又出去谈恋爱去了,是不是!我们在直播,你不知道,不值班。啊!我们正在跟台湾连线、台湾,你这个香港的怎么回事?爱台湾、爱台湾,你这个光复香港,不爱台湾。)

文欣女士:(部分内容听不清)我们GTV真牛,你这个太牛了。非常感谢!郭先生,除了“爱台湾”,还会那些台语呢!

郭文贵先生:哎呦!我会说好多,一下来我就不会说了。因为我最爱听就是台湾、我台湾朋友讲台湾话,每次讲的我趴在地上笑。你知道吗?

1000的VPN是吗?1000的VPN。好,你一会随时给我发信息,有改变。好吧!好啦!谢谢、谢谢、谢谢小明,谢谢!

我要、刚才文欣,我要给你说一下。

文欣女士:谢谢小明!随时提供最及时的。

郭文贵先生:这是为什么!我要在你们之间跳来跳去的、跳来跳去的,然后是给你们拉入气。你完全错了,不是那么回事儿。几乎绝大多数人想的,我是为咱这个平台。我现在不能提那三字,5月26号以前最后11点以前,大家能干的,我都能干。我再重申一遍,你们该干啥干啥,5月26号11点才是终结那个事,就这三字我是不能说的。

文欣女士:好的,听到。感谢幸福来敲门,当幸福来敲门,当幸福来敲门。

郭文贵先生:5月26号以前都是没有问题的,但我不能提那三字。但我不是为了这。文欣,我要跟你说的事情。对,让幸福来敲门,让幸福来敲门。

文欣女士:对。

郭文贵先生:我要给你说,你刚才说的那个,你以为我是拉人气呀!然后跳来跳去,绝对不是。

文欣女士:帮我拉人气。帮我,不是哦!

郭文贵先生:帮我、帮你拉人气,我也不是的。

文欣女士:对,也不是,好。

郭文贵先生:我帮你拉人气也不用这个招,我随便的招都比这厉害。这是最小的一部分就想和你们聊聊天,我最重要的要打造两个东西,这是我和你们连线的原因。

文欣女士:好。

郭文贵先生:我刚才说的精气神是一个建筑、是一个民族、是一个服饰、是一个存在的物质的一个本质。精气神,我们、什么是我们的精?什么是我们的气?什么是我们的神?我要告诉我们的神,就是要告诉全世界人民。我们在斗争,我们在战争,我们在奋斗。我们说的每句话,你看我给战友连线,没有一句话讲的是废话,是娱乐的,都和我们这个共产党把中国人14亿人,变成了今天精神的奴才,精神的变态,物质的奴才,物质的变态,一直到现在成为了人类上人人喊打的民族。

我们所有说的话——爱情观、家庭关、宗教观、信仰观,我们基本的生存的一个有一个环境的一个态势,也就是我们对生活的基本认识,还有人最低的标准、道德和法律,谈的是这个。最后叫大家认清共产党的本质,这是灭共的战争。我们每个人正,包括现在刚才微信,你展示的是中华民族文化到了台湾以后,留下你这样的美女,说话每个字都咬文嚼字了啊。你是被打到台湾去了,结果把文化留在你那。如果没有台湾,都象我们大陆被共产党给弄的写最简的饿死体,说最不懂的这种白话。然后语言极为匮乏,精气神都没用啦,剩下只有钱、还有三字经、还有谎言,这个民族有希望吗?

那么你就是我们那个镜子。你看我跟你聊天潜移默化就会让大陆人,哟,为啥大陆的男的都是都想娶个台湾媳妇。我很少见到说给你个台湾媳妇、给个大陆媳妇。绝大多数男人,就去过台湾的,一定选台湾媳妇。我们是同胞啊,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大家都喜欢有礼貌、善良的女人,有文化的女人——说话像你这样那么好听。虽然没像那个刘什么玲似的那么嗲,但是那个多么好啊,出气出丹田,然后韵出口之后,真是绕梁三日的感觉,不是装的,是从小文化熏陶的。

这就是我们失去的,我们要拿回来。我们要从台湾再回到大陆,真要光复大陆啊,不是光复香港了。这就是我觉得文欣你刚才说的这个话题,我和所有的战友包括草根、挺郭小妹、我们的文信、我们的面具先生,每个人问我的话题都是大家所关心的,而且没有一个是做广告的。还有一个,我要跟大家连线要表达什么。大家要用这个平台,这个平台的最大特别是什么,就像咱俩现在的语境——你装不了,你骗不了,你修改不了,就在光下。

就这样咱俩就连线了,而且咱俩还可以第三、第四,你改不了的。这个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让老百姓、一个手机啥也不用,直接插上就来的。而且文欣你是几个小时前才知道直播,而且咱俩没任何沟通今天谈啥,是吧。像那个昨天小哥给我发个,说七哥我要问你的问题。我说小哥你删了,你一说问我问题,我就不会说了——我不行啊。这就是爆料革命本身的意义——唯真不破。

我请问你文欣,大陆的官员你找任何一个,只要是教授、名嘴,你让他说,上了我们这个平台上,跟咱们大家对话。谁也不行骂娘的、文明对话,就咱敏感的问题,谁是我们战友的对手?你看到今天的草根小哥了么,你看到昨天文信,他这个结结巴巴他问的问题,但是你要跟共产党对话试试去,绝对常委水平。

前天有两个美国朋友跟我说,Miles我真的搞不懂,你今天跟我开会,一会儿你要给总统的班子开会,你又要跟前总统开会。他说你一会儿要跟开Uber的去视频,然后你又跟那一个一个的、那些开餐馆的服务生视频,还有按摩者视频。他说你怎么做到的,为什么呀?真的是他们理解不了,我特别理解他们这种问的情况,他不是他傻,因为他没见过。

我告诉他,我说我如果说郭文贵能和总统对话,还马上能跟橱师对话。我说郭文贵才是真正的平民运动,我真正的叫草根运动,我们才能成功。我说总统的爷爷很有可能就是掌勺的,总统的妈妈,像川普总统的母亲来自于爱尔兰,她就是一个叠被子,就是一个客服。说好听的叫House keeper,说难听的就是搞清洁的。能怎么着,她不出了个总统么,对不对呀。

我说这就是我们现在这、就是这个,刚才我传递出来这个神,我能跟上午跟草根小哥对话,下午跟美女、台湾才女文欣对话,我能跟文信对话,我能跟面具先生对话,我能跟小皮匠对话,我能跟N个战友对话,跟我们的Peace魔女对话,这才是一个我们爆料革命要有的。

文欣女士:七哥,太可爱了。

郭文贵先生:我让你看看,你看看我这个,这个烟缸。这是Brioni的吧,这是非卖品,这是只给VIP做的烟缸,非卖品,我给你看看,我今天还用它。这个画家是个意大利的,他原来是烦这个黄皮肤人烦的都不行了——种族歧视者。后来他新换的老板上来以后,跟我见完面。我给他聊完Fashion,我跟他聊完以后,我说我给你举个例子,Brioni没有前途,他说为什么?我说Brioni你做的是手工工艺,不是艺术。工艺你是世界最好的,我说但是你为啥做不大?

我说我当年去劳斯莱斯厂,劳斯莱斯就说,我们是英国的手工劳斯莱斯,我们绝对不支持。这是我们大英帝国的血液、United Kingdom的血液,没人能做的了。我说你非死不可,因为工业时代已经来了,必须生产化,但是你可以保证质量。最后是劳斯莱斯卖给了宝马,宝马把它标准化、做大了。

我说你知道品牌最赚钱的是什么么?Michael Kors、爱马仕的董事,被几个人买了,就是我们那几个哥们买了以后,3500万美元创建了一个品牌叫Michael Kors。90%的产品都是按爱马仕设计的规格,它的口号是让你都有个爱马仕的梦,都能实现。然后不到五年时间,170亿美元。他这赚的钱是Brioni现在100年也赚不到的钱。

那我告诉他,你想要成功,你要学中国文化。他派去了一个团队,去了中国、去了台湾。他回来告诉我说,Miles,中国的文化精华全在台湾。然后他们还做了这个烟缸送给我,一大一小。我要告诉你的是什么?现在,这个平台就能把中国的文化找回来。你今天你文欣,不管你怎么准备,你还是不准备,你把你肚里面得美好都展示给大家。当然了,你不把好的,你那些玉米地的事,你也不需要展给我们啊。台湾估计没有玉米地,但是你今天无意中传达的是。

文欣女士:我一直都不懂郭先生讲玉米地到底什么意思,我们台湾没这个讲法,是车震么,是不是那个意思。

郭先生:你刚刚睡醒,你刚刚在玉米地里爬出来,我都知道,你别装了,台湾女孩很含蓄,但实际上比大陆女孩火辣。我说实在的,所以呢,我要告诉你,别装啊,七哥有亲身经验。

文欣女士:顺便插一个林彪领导要我问的一个问题。

郭文贵先生:千万别叫领导

文欣女士:领了就倒。他说呢郭先生有没有,梦幻的年轻明星,你年轻的时候有没有特别喜欢的台湾的谁谁谁,这样子,或是听谁的?

郭文贵先生:当时我不是跟你说我就想见琼瑶么?后来我就见了琼瑶了么,我见了琼瑶以后我就……

文欣女士:郭先生说去琼瑶女士的家。那我就想问,是不是在敦化南路那个300平一楼的房子

郭文贵先生:不是不是,她可能都已经不记得我了。我是台湾的朋友呢,跟她见是在一个朋友的地方。她完全,我当时我什么都没表现出来。我看完以后我觉得琼瑶还是很与众不同的,很小、比想象得小得很多,这个我不加评价。

当时《穿紫衣的女人》那个书我看的时候,这个我记得我还弄了好几本,还送了其他几个女生。我送出去《穿紫衣的女人》的时候,回来都是哭的眼睛,扑在我怀里。我发现那个书是真能哄女生,哈哈,哎呀真是,这是很遥远的事了。

文欣女士: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很遥远。

郭文贵先生:但是我要说的是,台湾其他的歌星啊,我就会没有,我真的没有什么追星啊,从来没有。你所有台湾的明星女星几乎我都见过,几乎都见过。我很惊讶的台湾的女星的经历和演唱界,有这么多黑社会和流氓的参与。特别是那叫什么刘家昌的,哎呦我的妈呀,我简直是,我跟刘家昌因为打过那么多交道,这个烂人。台湾是优秀的人多,台湾的烂人也真多,台湾岛不大,台湾烂人很多。我跟你说实话文欣,挺悲哀的啊,我觉得台湾的民主有两样失败你知道吗,非常失败。

文欣女士:我要更正一下啊,刘家昌不是台湾人,他是山东流亡到南韩,然后来台湾用侨生的身份,用韩国侨生的身份进了政大,所以他不是台湾人。行,更正一下。

郭文贵先生:对,这段我知道,他也给我说过,但是他写的什么,什么那歌啊什么的啊,很多歌星哎呦好多人围着他。哎呦,我真是我看到这个刘家昌这样的人,竟然能得到大陆当时认为很棒的一些演艺界人士,还娶了那个甄珍。哎呦,我的天哪,然后黑社会,然后杨登魁跟他还特别好,然后跟那个宏国家族也特别好。哎呦我的妈呀,还有一些什么演唱歌星在他旁边跟小孩似的,我这我很不舒服,很不舒服。

就因为刘家昌,我对台湾的演艺界一下子在我生命中就落到地上去了,到今天都很难弹回来。凡是就台湾的歌星明星,说老实话让我我见过,我觉得就让我感到很不舒服。因为太多让我看到就刘家昌这人,能成为你们的一个所谓的他自称为音乐之父,美丽岛还他唱的歌,什么名什么歌那叫,挺难受的。但是台湾的文化,我去台湾博物馆、去台湾的建筑、台湾的餐厅、高雄的鸭店,哎呀,这就不行了,我就没法形容了。我就我是个吃货,我是五星级、七星级饭店创始人。我觉得台湾的文化服饰语言,特别是女性的温柔,一下子让我感觉到这就是我们中国人呐!

特别是台湾那个古乐,哎呀还有那乐班子,但最近坏了跟共产党太近了啊。哇噻,这个简直是让我对台湾,我就天天想磕头了就,我到哪都想磕头。我到台湾到哪去,赶快有香就上,有箱子就捐钱,见谁我都鞠躬都客气。我突然发现我咋这么文明啊,回到大陆没几天又回到原样了,又不行了。你说所以这个环境有多重要,文欣。这也是我希望你这个,文欣你在我们这个战友群、信友之家,你给我们战友之家多长面子啊。说老实话,因为你在信友这个这个那儿,我今天Sara听了别不高兴啊,Sara估计又哭起来了,我一说,七哥、七哥你欺负我。又哭去了。我说实在话,我对Sara高看三头里面,有一头是你的,就是你的、你。

为啥呀,为啥我说这台湾这么有水平的人,她能把Sara当成自己的亲姐姐那样对待,捍卫她。哎呦我的妈呀,我要是说Sara一句,你这马上就到我这儿来了,七哥不对,捍卫Sara、捍卫战友之家,这种忠诚。哎呦,我对战友之家,我这个我这高看了。哎呦我说Sara不简单呐,哎呀,还有林彪,还有侯小宝,还有文欣,哎呦,然后那个Sara整啥事都成,然后后来又什么经济家、什么科学家,什么都有,都围着Sara转,我很佩服。

你这个真的是文欣,让我感觉到爆料革命和台湾有多近,台湾有多伟大,这是我可以说,我这么从爆料革命第一天到现在,除了我的成长,我的精神上绝大多数是台湾的,还有我的信心也来自于台湾。香港是我的经济、我的成长的地方,香港是第一、台湾是第二。但是你在这个群里边,你让我多提了台湾,你让我更加关注台湾,更加的保护台湾,这是你的功劳。这个是发自内心的,这个好你得带回去,谢谢。

文欣女士:好的,好的。我记得有一位台湾的企业家吧,你是说好像是一位女性,因为你没有讲她是谁。那你说她愿意捐给法治基金好像是三亿美金吧,然后说希望你每一集都提到台湾,然后告诉大家潜藏在台湾的这些邪魔歪道,你一定要点出来,让大家知道哪个地雷在哪里。我觉得这点非常重要,郭先生也做得非常好,尤其是您上次提了这个陈文茜吧啊,我们也是三观全毁,哈哈,所以。

郭文贵先生:等等,我就知道你提她,你看我准备了啥(垃圾桶)。

文欣女士:我看看,哦一个桶子,要吐了,哈哈。

郭文贵先生:我已经准备了,我知道你肯定提她,我都准备好了。

文欣女士:因为你刚刚讲到刘家昌,其实郭先生应该也不是很清楚,因为他跟那个关中、宋楚瑜他们都是同班同学,所以他为什么有一点那种流氓气啊,因为他也是有这些山靠吗,这个国民党。

郭文贵先生:很低的流氓。

文欣女士:对对对,低级的啊,因为其实我看过一些流氓,像陈启礼吧,以前采访的时候见过他。所以我觉得不一样哦,我们看的流氓是很不一样的,哈哈,对。所以另外想再请教郭先生,就是您在参加挺郭小妹的节目的时候,谈到这些恋爱啊,比如说男人要勇敢、女人要善良,还提到男人的责任心要很重,尤其现在这个离婚的也很多,有的不止离一次、两次、三次的,大有人在。那郭先生一直谈到跟这个七嫂青梅竹马然后私奔,然后这个一婚到底,到现在我就很想知道,就说您除了这个说的这个幽默感之外,你上次也提了这个郭美拍的这个归来这部电影,您还当她是副导演,提都没提,然后家里的小孩都很低调,虽然也都不关心这个爆料革命,但是他们很支持你哦,也不会干涉你。

那我觉得就是说你愿不愿意再多谈一些,就是说你这样的一个环境哦。然后每天比如说,最近有人统计啦,三年多有两千七百部这种几个小时的这个影片哦,然会就是你也没有拿广告费,但是你就是很尽心尽力的希望把这个爆料革命哦,做得风风火火,拯救全世界。因为共产党存在的一天,不管你在世界任何角落,没有安全的。

所以我觉得郭先生这个灭共的决心哦,让我非常非常的感佩,我也就加入。其实我已经在台湾都退休了,现在的本业就是爆料革命,没有三年多来在战友之家在这个Sara创办的这个战友之家三年了,没有点来当班,所以每一分、每一秒,我们都是跟这个爆料革命,非常而且我也非常佩服我自己哦,能够坚持三年哦,没有离开。这就像那天郭先生讲到的哦,战友一直都在、没有离开。

所以想多听一听郭先生谈一些这一些。然后,比如那天有人问到了,就是说他们未来的媳妇什么什么,你觉得这是干涉。你给小孩很大很大的自由,这跟我的父亲是一样的,就让小孩子有一个很好的空间去发挥,尤其我记得您提到母亲的时候,就说她没有管你,所以你有一个很好的空间,去感触这个人生是怎么样,尤其您也讲到就是说人生短短三万多天,您想留下什么?

郭文贵先生:哎呀,你把我们全家的就差上八辈都问完了,现在我这老娘啊、妻子啊都问了。简单的回答,我觉得家庭啊,我说实在话,这个社会上的女性太重要了,文欣这个女性太重要了。这个我觉得我们家最伟大的,我觉得我这个娘实在是越想越伟大,就是我每天我就是这个最起码早晚是三炷香吧,有时候像我再多几炷香,我都给老娘说说话。

就你现在你想想老娘当年的这个事情,她太伟大了。其中你说这老娘最把这事,我小我要告诉老娘我不上学了,我学习成绩是非常好的,老师从来说郭文贵呀该考试了啊,你必须给我考前几名。我几乎没有一次没有兑现过,我就是最后补、恶补,然后考试都是第一个交卷子。然后我觉得那根本不需要我学,太容易了啊。然后我还和老师那时候PK,我说这个伟大的这些人物谁谁谁,什么佛洛依德、什么佛释迦摩尼,什么什么上过几天学啊?秦始皇上过几天学啊?我这个老跟老师PK,所以说我那个时候学习啊真是一个学习非常好的,但是非常非常就是反的,在学校里面啥都反的,只要存在的我都反,天天谈恋爱,天天写情书,天天打架。然后就是那种江湖的,每天我就当侠客是我的追求。老师也不为难我,我最幸运的是我这个老娘,当时我跟她说我不上学,我老娘就啥也没说,就看了我说;“你先想想自己想明白,你早就不想上了,不想上了你干啥?”最后我这想半天,我跟我老娘说:我想做生意赚钱。我老娘说:“你要给我保证两样你就可以。”我说:“哪样?”“第一,永远不要去杀人。”我老娘说你这天天打架,我老娘就惦记了,打不好就被人家打死了也就算了,我老娘也就哭哭,你好几个哥呢,你要把人家打死了,孩子你知道有多可怕吗?哎我说这啥意思啊?我说我被人家打死行,我打死人家就不行?她说你知道打死人这个按照咱们佛家的说杀人以后永无来世。孩子你可千万记住,不要永远不要走过这个事,你给老娘承诺,你可以不上学,你打架尽量别打。我真得是很严肃的跟我老娘说我绝对不会走这条路。所以你说这个杀字在我这儿永远不会有的。说我什么黑社会呀,伤人,永远不可能,因为在我脑子里就没这根筋,就没有,那是一个庄严的承诺。所以你看一个人当你真的走向,一个老娘告诉你的走向社会的时候,你永远你不要去害人去杀人,这条没了最起码你安全了一大半吧?是吧?

你看到了我妻子时,我妻子永远说你有女儿,你怎么对待你的别的女人,这个轮回就到你身上了,你别忘了你有闺女啊。这话听起来很刺耳,但是你真的你相信轮回,你真就会觉得你对待别的女人什么样儿,你的女儿就会受什么待遇,这是很可怕的事儿,也是非常重要的,你说这个这个多重要。我女儿从来不说,我女儿就把我就当成神一样。我女儿不敢从来没敢大声跟我说过话,但是我女儿的脸部表情和态度都能让我深刻感受到它从来从来不在乎钱不穿名牌,从来任何也不要提她,所以我从来也就没想提她。但是她就是这个导演那个导演多了去了,一概拒绝。她是去哥伦比亚大学的,后来她到了哥伦比亚大学说爸爸我不在那儿上。杨澜还跑什么哥伦比亚什么俱乐部,姑娘说这个地方不是我我不要名我不要利,我喜欢电影我喜欢艺术,我也不一定拍电影,我就是喜欢研究艺术。人家自己考,自己去了,因为哥伦比亚是我推荐的,我找人推荐的,不想走这个路。

我觉得这是我家我娘我女儿我太太最宝贵的品质。就是刚才所说一开始说的贪嗔痴慢疑,你就把这五毒给我取消了,这就是我娘和我妻子和我女儿真的是一灯能除千年暗,一智能除万年愚。这就是家里面一个娘一个主妇告诉了孩子这样的话,你就能把你家的真的是灾难全都取消,所以一个家里的母亲多重要啊!

但是可悲的是你看中国大陆,把女性当成工具,把女性变成说话全是带着炮来的,说话难听,张嘴就伤人,真的。你知道北京你看所有社会上不管什么界,这个女的说话只要越难听,你看旁边说:有个性;骂人,有个性;说话难听有个性。说话骂绕弯什么都骂得出来的,哇,你太了不起了!这是什么悲哀啊!孩子看到老娘这样,所以当时有个叫什么所有打架,我能打架是英雄,叫英雄主义。英雄主义和流氓主义是完全不同的,实际上大陆流行的是流氓主义,欺负弱的,你有本事你对付共产党去,你对付假警察,你跟香港的这上街的孩子你对付那恶警儿,你为正义而战,这叫英雄!但大部分大陆流行的全是欺软的怕硬的,这叫流氓主义。这就是台湾民主的伟大,台湾人敢挑战你任何一个总统,台湾人宁死不服!我必须跟你共产党干到底!台湾从来没软过。能这种情况下二战以后的台湾现在排全世界排第19的GDP,工业文明产量排全世界前十五位,文化受全世界所尊重排前十位。台湾代表着全世界的14亿中国人的精、气、神儿!你觉得这台湾伟不伟大?

台湾的伟大怎么来的,你看台湾的女人,温柔啊、客气啊、礼貌啊。你见台湾有多少女人天天去举报男人去,台湾被日本统治是不好的事,我们不说伟大,但是日本当年那个女人的温柔传到了台湾很多,你比如说你跟台日本的女人打交道,她永远不会麻烦你。日本女人,我日本的很多女朋友女性朋友给我发信息如果给你发这个信息你不回,绝不接着给你发第二条,如果就是发第二条绝不会有第三条。而我们大陆的不管你听不听,我就七条八条,如果你回了,我再给你九条十条甚至二十条,直到把给你给你头轰炸了为止。这不是她坏,是这个文化它没有学会去尊重别人,但是台湾的女孩却学会了,比日本女人差点儿,可能发两条,你回了可能给你发三条,但基本没有发四条五条的。法国的女人是什么样儿?为什么全世界的男人都喜欢法国的女人,永远不问你男人你去哪儿了?一打电话:“你干啥呢?你在哪儿呢?”我说中国女性一般给老公打电话:“哎,在哪儿呢?什么地方?”朋友打电话:“哎?你在哪儿呢?”这是这是什么道理嘛。台湾女孩儿就:“哎,方便吗?是吧,方便吗?可以说几句吗?”哎,很客气。法国女人永远不问,法国女人永远是:可以吗?然后是不打扰你,啊,不侵犯你,你不让你感觉到威胁,不让你有压力。

所以,我认为世界上最好的法国的、日本的、台湾的女性。但是你再看这三个地方的所有的生活品质都是最高的。这就是我认为的台湾的女性的伟大,也是你刚才所说的我们这个家庭里面好就好在有个好娘、好媳妇、好女儿。我们我郭文贵啊魔性、五毒之心啊被消灭了很多,被磨灭了很多,逐渐成就了我一个今天的真正的郭文贵。当然了我这个坏处你都没有看见,我先跟你说到这儿,其他我就不一一多谈了。谢谢文欣。

文欣女士:谢谢郭先生啊,其实每个小孩儿第一个碰到的老师就是自己的母亲,所以我每次听到你谈妈妈的时候我也会想到我自己的母亲。尤其我记得你那个时候说你很怕你的母亲靠近那个水井,在那么穷苦的时候就很怕母亲去寻短哈,然后你也说过母亲会摆一个案头然后把观世音菩萨请出来。其实每次郭先生在直播的时候我都非常有那个画面,应为就是那么真实,在那样一个穷、困,然后看不到未来,然后父亲又被打为什么右派什么什么看一个池塘,什么谁来捞鱼,那些事情我就会回想就说这一路过来如果不是说是郭妈妈哈,我就觉得说整个爆料革命就是要感谢郭妈妈。嗯,还有您昨天提到你的八弟,说他身高188,那他离开的时候那他时候是几岁呢?因为你常常会想到杨改兰会想…

郭文贵先生: 还差一星期就18岁了。我八弟还差一星期一星期吧,差六天就18岁了,未成人嘛。

文欣女士:我自己也有弟弟啊,未成年,18岁。所以我想说你对他的怀念肯定特别多。那我也记得你有一次在直播当中讲到那个观落阴,你们叫什么过阳还是什么过阴,然后说你的那个八弟在那个啊客厅的那个什么沙发上放了几百块。你可不可以把那段讲得更清楚一点,因为我这几天听您在节目当中提到说你对这些神秘学方面也有兴趣在研究,然后我印象中记得就是你最喜欢的是去弘法讲法,讲经说法,用你这个郭氏的这种精神去发挥啊,尤其刚才你讲了香港提到台湾,啊,看到黄大仙你经常去捐款吗哈,去什么少林寺你也是去捐款,那我就想知道说这方面你是怎么开始你这个神秘学领域比如说是奇门遁甲呀等等等等的,谢谢郭先生。

郭文贵先生:首先声明,说实在话,我连皮毛都不懂。但是呢文贵这人悟性很高,必须说。我是发自内心的,我不是跟你谦虚呀。台湾有时候很谦虚,谦虚到电梯都一直上下都没人坐,这个我不喜欢。我是很直接的。善恶的业力,贪嗔痴慢疑的疑,疑你不信、信你不疑,这些实际上跟我们中国整个的对上天的理解,就是奇门遁甲,玄学。实际上台湾用最多的一句话,台湾人最感兴趣的就叫神通。大神通,小神通。你刚刚说的过阴就是个神通。今天来看,这个是完全从科学上都是可以解释的,这太多了我就不一一举例了。我亲身经历的这些事情,我过去我就是喜欢当侠客嘛,打抱不平,最爱看的电影就是佐罗,我觉得太牛了。天天骑摩托车,头上绑上个绳,到处是打抱不平,找恶人。

那么我也交了很多很多,就是当时高人吧。道家,什么家都交,只要是家,我都想拜访拜访。吃百家饭,然后遍访高人。这后来到清丰看守所。我所有这些经历呀,世间太多都是假的,都是忽悠的。我真是感受到这个世间的,今天我们说自然的力量,或者我们不知道神秘的力量或者暗力量,那跟我们人类比,简直是太不用说啦!

一个最简单的事情,烧香。当时让我第一次感觉到这个有神力之外的,就是上香啊。我当时到了五台山,听说当时有个道家高人,我就想办法,真是一、两周就堵着他了。啥也没说,他说我就知道你来干啥了。把这个门口的水你给我端到那边去,山里的山民有的那个铝盆的水端过来。他点着的三根香,放在了他的桌子上边那个香炉上一插。正好香炉那个香,水对着那个香,就对着。在水那边你就看着啊,你就自己看着,咱都别碰。他就坐在旁边,念叨念叨半天。

大家你看着,这个时候点着的纸的元宝,你可以去烧去。后来科学家说,这是氧气呀,什么什么二氧化碳,热什么变化啊。他拿着那个香,你自己点元宝,我就在那水上面,我就那个啪,那个火柴一点。那个元宝烧的那个灰,嚓,就飞上去了。他说你再点。哎哟,好玩,再点!他说你再点。他说我给保证,你一直点,点到你看到水里那个香,香弯下来的时候,你点哪一个都不灵。我心里想,你忽悠我,就开始点。点一个,啪,那香灰,就是现在叫生莲花,啪,上去。啪,上去。待会儿莲花香稍下来的时候,一个也不灵了。一点,哗,就掉水里。一点,哗,就掉水里。

他说我告诉你,用科学你可以有一万种解释。我告诉你个解释:这就是太阳和月亮和神,现在和鬼交叉的时间,这就是中国人的时辰,中国人的风水,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人出门要看时间、时辰。他说时间就是我们的生命的座钟,就是定标仪。如果你把时间这事搞明白了,你该干啥干啥,不该干啥不干啥。说你就可能是赢家,你可能就会改变你的命运。

他说反过来说了,你不懂这,老和它的犯冲,你可能把自己给毁掉。他说我们人之外的力量实在太大。指着外面说,你看前面那个山上,那个石头多少年了?哎哟,我说我这个石头得有几百年了。他说孩子,这里任何一个山山水水,都是几千年几万年吧,人类在这才多少年?

文欣女士:是,都有灵气。

郭文贵先生:他说它们都比我们聪明,他说共产党说了一句话,当时老道人的这一句话,当时就等于,啪,把我脑门开了瓢了。他说你见过一个国家说:与天斗,与地斗。他说你斗得了天?告诉我,你能把月亮有多大能说清楚吗?与地斗!他说这地上的石头,你能搬得了吗?与人斗!他说你都把旁边的人给弄死了,你跟人斗?其乐无穷,他说乐在何处?

老道人他说一句话,孩子有没有鬼,今天晚上你到对面儿十字路口,你到那烧香,你闭上眼睛你就念叨,你在那念上一个小时,你看能发现啥事儿!咱现在战友看直播的,谁有种?你到清明节晚上找十字路口,没人的地方,找一个坟的地方,或者墓地。你坐在那,坐一晚上你看啥感觉?你看看你身上啥感觉,你别吓唬自己。

另外一个你拿把刀,对着你的脑门子,对着自己,你马上你就不舒服,这叫磁场。他说人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你的感觉就是你上天给你的力量,你活着的原因。就是你跟万物沟通的信号。他说有没有鬼?当然有鬼!有没有神通?当然有神通!你能不能感受到?你有这个智慧,你就能感受到。你没这个智慧,你感受不到。

呃,我觉得行了,当时才十几岁的我,我觉得这真的是高人啊!。哎呀,我说你想让我做什么?他说你想拜师上那磕头。我说对不起,我一辈子只给我爹娘磕头,谁也不磕。给佛祖、庙堂、活着的人,喘气的,一概不磕,不磕,我不磕。他说你够倔。但是就把我夸的,我就不说了啦。夸得神的去了!!!

但是他老人家说,如果你想知道活着的人,想知道死了的事。墓地、坟地是唯一让你了解的地方。他说我告诉你,共产党平祖坟,就是岳文海平人家坟地那个。最近好多战友们发信息,你说得太正确了。我家爷爷的坟就被它给平了。他说你记住,只要平坟的皇帝,平坟的政权,都长不了,最后它都得被平了。然后告诉我,惹啥别惹鬼!惹啥别惹穷人!惹啥别惹真正在马路上你素不相识的那些老实人!这都带念想,影响了我。

我回了你刚才说少林寺的事。我在这之前,你不可能家里死个人去试这事去!那不就摊着这事儿了嘛,就去了。当年的释永信他叫住持,方丈叫释素喜,坐在轮椅上,他俩政治斗争,争这个方丈。我是最大捐款者呀,三百多万是我捐的钱啊,最大捐钱。少林寺那时候是最大一笔捐款。所以说我想干啥,我开着我的大奔驰我就过去了,住一晚上。

我和他说,我弟弟这个事情,我要过过阴。过阴的时候,我是真感受的。就我给你们讲的那个,你回来以后你那个梦中,就像咱俩这对话一样。回家一翻开,存折!那时候的存折是村里的信用社,每个村里边儿有个信用社。你一开钱给你拿存款,存款折。

然后拿着存款折到村里的小卖店。我说我弟弟欠你钱是吧。哎呦,你咋会知道!我说我八弟托梦跟我说了。他说这钱不要了,这,这,七儿,咱不要了这钱啦,不要!我说不行,这是老八说的,必须给你。再找下一家又是这样。那个时候我家有个沙发呀,那时候在我老家,不是谁家都有沙发的。那沙发是在聊城买的,那蓝色的沙发,海绵切的,从下面拽出来的。

你经历过这些事你会知道,你有畏惧。你知道在阳光之下,你看不见的东西大了去了!晚上当这个黑夜来临的时候,我们不是主子。我们为啥惧怕黑夜,因为那外面是鬼的、神的、神通的世界。所以我告诉你,绝对有神通,你要相信有轮回,你要相信报应。不是不到,时候没到。还有一个,你做的事情,你一定想到,是各种神灵、鬼,都给你看着呢,不是说这时候给你算。

每年我去中岳这个庙去看的时候,那墙上画的这个炸油锅啊,然后要一万年天天扎你竹签子,我深信比那还可怕。所以有宗教有信仰,你有畏惧。而且你知道人类之外,咱们是最弱的一个群体,动物群体。千万不要去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更不要于鬼斗,更不要去用自己的无知来解释全人类,全世界。那是作死!

这就是共产党说的马列主义,无神论。哪个混蛋他不相信神呐。不相信神,你毛泽东埋天安门干啥啊?你咋不找个粪坑去埋了去。为什么中央领导人给自己爹妈修的坟,比老百姓的大,恨不得一个城市那么大!你不信神,你这是干嘛?把你爹你妈埋茅屎坑去呗,对不对啊?火化了,给它铲平它。为啥能平老百姓的坟,不平你们的坟啊?他比谁都信!他关键是不让你信,他让你变成奴隶——物质上的奴隶、精神上的奴隶,天下的鬼的奴隶。这才是可怕的,这才是本质。谢谢文欣。

文欣女士:snow也赞同,它也在叫两声啊。哈哈。

郭文贵先生:估计有鬼、有鬼,这鬼呀神通啊都是通过狗传神的。

文欣女士:对,狗的嗅觉和听力比人灵敏5000倍以上吧,应该是这样吧。因为好像在一个养老院吧,猫跟狗,如果那只猫在那个人的病床上呆一会,这个人隔天就走。猫有这样的灵性,然后也有人做了这样一些观察,的确是有这样一些说法的。

另外想跟郭先生请教的就是,您讲到班农先生和王岐山碰面的三个小时,然后王岐山的魔鬼的那个魔性出现了,他就说中国人这个吃草吃几年没问题,美国人行不行?你想想看啊,依我们的了解,王岐山好像是学历史的,方方面面也是很懂得钻营。很多时候,郭先生提到他的时候,因为我不认识他,也是在爆料革命认识到中国的很多的奇奇怪怪的领导,然后包括香港、香港反送中的事情,我们就知道黑警的状况。

那今天5月10号,5月10号有人收到香港游行并没有取消,虽然他们不通过——这香港政府从来也不会去很乐意的让百姓可以自由的表达,他们安安静静的游行也不准,非常的奇怪。但香港的勇敢我们看在眼里,尤其郭先生几次都提到,香港人救了台湾,香港人的勇敢、无私,还有这种团结都是中国最好最好的榜样了。为了自己的未来、为了自己的子孙后代,愿意站到街上去,秩序又这么好。就想知道说——前几天您在直播提到,就是香港有战友要送您一个很大的贺礼、很大的贺礼,那情况现在是怎样,您可以说一说吗?谢谢。

郭文贵先生:还有几个小时,啊,还有这一、二十个小时的事,但是呢不方便说太多。我可以简单告诉你,没有我们爆料革命,香港的抗议运动绝不会是今天胜利的果实。这是肯定的。还有一个,我可以说出钱最多的就是我们,情报提供最准确的当然是我们,给他们一个勇气和希望的当然也是我们。

包括香港的保护法案、包括台湾保护法,我可以绝对地说,没有我们绝不能这么快或者这个时间诞生,是不可能的。过去几十年你没有做到,为什么突然就都做得到了?那不可能的。我们起码是盐的作用吧,催加的作用。那么台湾的这些战友们都是心里有数的,都是心里有数的。香港战友的内心世界里非常知道感恩,很有数。

你比如说我们现在送出去的口罩,我们给香港送出去的口罩,几乎是绝大多数是战友都是,出去有数、得到有数,然后还保证安全。这种团结性、一致性,就结社文化的最高段落,也就是今天政治家最想达到的那个段落。大家统一行动、心照不宣,只要是咱们、只要暗号一说,把口罩一拿,一对号,走了。互相彼此的信任,就这个香港社会是我们中国人绝对的圣城,咱们追求的标准,台湾很多也没做到。台湾多着呢要向香港学习。那比如说5月10号是我生日的事,早在几个月以前他们就说。他们说如果在5月以前,香港运动没结束。Uncle Miles,我们是要送你一个大礼的。他们可爱伟大之处,其中就是不打扰你,就是不跟你添麻烦。你越帮他们,越不打扰你越不给你添麻烦,都是这样子的。

但是他们很有勇气、很有智慧。据我所知,这次他们完全是变了方式,变成了所有的方式。这回是真正的变招了。如果他们上了街,你很看到完全变招了。包括我要纠正一下,上次我说的是黎智英、李柱铭,是陈方安生,不是范徐丽泰。范徐丽泰是我口误,那个女人太烂了,我见她、我真的看到那个脸,就像你们那陈文茜一样,我真的就得吐。我深吐,吐吐吐。知道吗,受不了。所以说这个香港,我相信5月10号可能、可能,但愿吧,天保佑,佛祖保佑,万佛保佑。大家看吧,拭目以待。最终香港一定会成为中国人的圣城,所以香港一定会赢。

文欣:我们一定有这样的信心。刚才有战友说澳洲跟新西兰,您可不可以也谈一谈未来的发展,可能有战友也在那边。您经常谈香港、台湾呀,但是他们也想知道澳洲和新西兰的部分,郭先生有什么要指点的吗?

郭文贵先生:没有,不敢指点。我只是完全还是郭文贵非常无知的一人之见啊,千万别当真啊。我最讨厌什么说郭文贵了不起啊,伟大啊,这都是骂人的,说实在话,千万别说这个。我是有限的,而且是没文化没水平,但事实证明了郭三邪是郭三救啊。郭骗子变成了郭真人,然后现在还成了很多人都信任的一个声音吧,完全是一人之见,你们千万别都信,我要犯了错不把你给带坑里去了吗?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我简单的看法是,新西兰基本上是中国富豪和有钱人取得最佳地方,因为那里地便宜,环境好也不排华,人少,大海啊山啊太美了啊。物价也便宜,很容易立足,就是远了一点,非常非常好。新西兰大的发展没有什么,是一个养老休息,休息不是安息,修身养息,躲避瘟疫或者是暂时休息,家人暂时在那团聚,或者屯点什么东西的地方。让我来说,我终生不会去新西兰的,因为她不可能让我的生命价值得到发挥。太遥远了,安居乐业、修身养息的地方。澳大利亚是个什么地方?是个季节变化,人口很少,大自然非常漂亮,有海和植物世界都很美的,非常漂亮。也有发展的机会,特别是大自然资源上,但她的整个的工业文明是个非常不平衡的发展。我觉得海外的华人在澳大利亚有多大的发展,你可以看过去的历史,几个大人物是澳大利亚出来的?没有。澳大利亚像是默多克这帮人还有前十的富豪全住在跟我一个楼上,住在纽约,并不住在澳大利亚。还有明星像皮特这些人都到好莱坞来了,也没什么明星。所以那个地方不是强者待的地方,不是成家立业的地方,那也是一个修身养息,或者是躲避共产党的地方。教育都是非常好的,新西兰也是教育都非常好。

强者世界的舞台纽约、伦敦、过去的香港,这叫纽伦港现在亚洲的核心,新加坡没有了,台北。我在三年前就说过,台湾会成为世界的设计中心,亚洲的精神世界中心!黄皮肤人包括日本人寻中华文化根的中心!而且台湾一定是民主、正义和国际化的中心。台北只要是经过调整以后,台湾会成为亚洲的核心,代替新加坡和香港,成为纽伦港台北。我觉得澳大利亚、新西兰,如果让我建议所有年轻的朋友们,我一定是建议你卖掉房子到纽约刷盘子去,我不会在澳大利亚堪培拉、在墨尔本、在悉尼。我太早去那个地方了,或者去新西兰那个大农场,我那朋友买了,从几只马弄到几千只马了,他都快成马样了,你知道吗?哎呀….太吵了,然后又叫太累了,完了。

文欣女士:不习惯。

郭文贵先生:我觉得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应该….我还是喜欢这种人与人之间更加美好的交流,我觉得人来到世界上跟人打交道比较好,我觉得跟动物打交道还是其次。所以说跑出来跟袋鼠打交道,到新西兰山上去,我觉得不是我的选择,经济上也不行,我宁可去高雄、台中还有那几个小县城带着我也不去那地方,这就是我的建议,抱歉。

文欣女士:郭先生讲得非常好,就是说人生短短三万多天,选一个跟成功者像郭先生这样的人,他的分析我觉得讲得非常对,如果你要养老你要休生养息,到新西兰、到澳洲都是很好的。但想想看澳洲的四个大富豪都在纽约,所以我们要跟成功者学习,非常感谢郭先生告诉我们很多的灵丹妙药,还有很多的选择怎么怎么做。刚才有战友们提到就是想让郭先生多谈一下佛教,因为宗教很多嘛,有道教、佛教、天主教什么基督教各式各样的,信阿拉的也有,回教也有。但是我想说郭先生这个佛教一开始渊源怎么会接触,当然妈妈的影响很重要,有的人家里也是妈妈可能信了佛教,可能小孩那时也进教会学校,后来信了基督教或者信了天主教。所以这方面郭先生可不可以多谈一点,因为您一直觉得说文化也好,宗教也好是非常非常重要。尤其像教育的问题郭先生也讲了,说习王的斗争对中国人的残害,可能三代五代都没有办法弄回来,现在时间还有二十几分钟,我想让郭先生就这方面发挥一下,让战友们多听听,谢谢您。

郭文贵先生:谢谢文欣。在你面前我真不敢谈佛教,我觉得我谈完了就会丢人现眼,我只能说把我的经历可以说一说。比如说我在清丰看守所,我一再说那里边抓起来的宗教人士特别是佛教人士,特别是大学里边那些历史老师跟我讲,当时佛教来到中国是唐朝,然后唐僧取经回来怎么跟皇帝的闺女搞上了,包括他的大弟子,怎么惹怒了皇帝,怎么有了灭佛运动,杀佛运动。佛教在中国的发展和中国政权、集权的发展,这对我的影响太深了,这是启萌。我母亲的是一种母亲的教育,但是没有那么深,我父母的文化决定了他们解释不了。

后来从看守所出来以后我觉得最重要是李祖原大师,通过李祖原大师,李祖原大师是我见过对佛教解释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人能跟他相提并论的,当然了他曾经也是对牟宗三老师,牟宗三老师是中国最后的一个儒学大师。以台湾的各种教,包括他的前妻都是基督教徒,而且后来他的妻子也是从基督教转为佛教徒的,那么这些经历对我的影响特别深,他身边的人也都是虔诚的佛教徒,包括后来设计的五台山金顶、法门寺,包括台湾禅宗的大的寺,就是这个中台禅寺。我也是跟他一起讨论、觉醒,影响最深的。我觉得佛祖里边,现在最可怕的就是佛祖这个人有上过多少学啊?文欣,他上过几年学啊?你知道吗?你知道佛祖释迦摩尼他上过几天学?

文欣女士:不清楚,我没研究。

郭文贵先生:不知道吧?这个问题把你考住了,你去看看佛祖包括他的哥哥醉佛包括佛祖诞生在整个印度的故事,我曾经都去过。我回来再发现最大的问题,包括台湾,台湾把佛教以庙传佛,是以出家人传佛,和现在两派–西藏的藏佛和禅佛,密宗和显宗之间的不同。我认为最大的问题是中国人念的根本不是佛,中国人把佛经全搞错了!六祖谈经是多少个经啊?六祖谈经它为啥叫“谈”啊?对不对啊?是出了多少个?但是我认为最重要的,不要说这经那经,心经是最重要的,读完心经然后我觉得你再去说说,印度佛教分的派别可多了去了。到了印度你会发现,佛教是统治阶级的工具,到了中国大唐朝包括魏朝,包括后来的特别是到宋朝的一段时间都是皇帝佛、皇帝教,这是很可悲的,所以它也是利用工具。到了台湾,现在信了一个豪华教,台湾有多少佛教徒你知道吗?文欣。

文欣女士:估计佛教徒有没有三百万啊?我瞎猜的….

郭文贵先生:台湾百分之多少?

文欣女士:佛教徒台湾有多少?我真的没有研究…

郭文贵先生:台湾有四百五十万佛教徒,百分之十九;大陆有多少佛教徒你知道吗?大陆大概在1.3亿到1.4亿之间,大陆的百分之七到百分之九。我告诉你这个佛教的力量,这是什么概念你知道吗?文欣,台湾的四百多万是完全影响政治走向的,大陆的百分之九,绝对影响政治走向的。为什么佛教大陆这么大的佛教力量一亿多人能让共产党在中国70年?为什么?大陆的一亿多佛教徒念的是歪经!你看那庙里的和尚,你看看有些出家人,所有的大陆念的是歪经,佛教是官家教、皇家教。而且他们都冲过去要当这个教,发财教,它成了第二政治势力,洗脑大陆人的势力。台湾的四百多万人,我跟你说是台湾的民主、法治、自由捍卫的基础,台湾的佛教是真正有积极能量的。那么今天我们谈佛教的时候,大家读完心经,心经就一句话,你总结心经,它能告诉你什么?文欣你跟我说说,我想学习学习。

文欣女士:  我觉得心经的第一句是“观自在”,“观自在”我喜欢这三个字,怎么看“观自在”? 

郭文贵先生:你用白话说,你说心经告诉了你什么?

文欣女士:心经就是希望大家都把心静下来。

郭文贵先生:我告诉你,禅宗的核心就是一个“悟”,一个“空”。“空”就是“色”,“色”即是“空”,是吧?“悟”就是真相,就是悟出的真相,在某种条件下的真相。佛教就告诉了你,你找到了事情的本质和真相,你无所不能,没有五毒能攻你,就这么简单。谁骂你两句、污辱你、骗你点钱,甚至骗色把你骗到玉米地去了,都有可能,你都能有找到解释的答案。骗两次玉米地可能是人家的错,第三次玉米地就是你的错了,这就有说头了是吧?这个是你情我愿的事。还有…为啥你情我愿啊?它有本相,本相就是姻缘、轮回、悟,悟出的道理,事情的逻辑性、必然的结果,就是“悟”和“空”,就是真相。

李祖原大师的大和尚是谁?你知道吗?他的师傅,

李祖原大师的师傅是谁你知道吗?中台禅寺创始人——惟觉老和尚,(文欣:是南怀瑾老师吗?)跟他比,那就太遥远了,南怀瑾跟他比就属于邪了、邪教了。惟觉老和尚是中国人当代前300年,后300年没有的佛教大师,绝对的!

中台禅寺是台湾的真正的台湾人的未来,台湾的风水就是你后面这个真正的101大楼,他就稳住了台湾,这两个都是李祖原大师,这不是我觉得。这绝对是台湾人很多人因为受日本人、美国文化影响,土不土洋不洋的一帮人,所谓的建筑师、艺术师、宗教大师,简直是土爆了!事实上台湾就保留了最重要的,中台禅寺是定台之本,是你的未来。现在的101是台湾过去这几十年,我听过无数个易经大师告诉我说,台湾没有101,台湾早被炸成灰了,就是台湾有了101稳定住了台湾。

李祖原大师你知道多长时间没跟我联系了?我现在给你爆个料,2016到现在李祖原都没跟我联系过,他曾经到伦敦去,他跟他妻子到伦敦看我,他对我疼我疼的超过他妻子、他孩子。后来他回到大陆到上海直接被公安抓了,扣在了边防局,边防局说你现在打电话给郭文贵,你再也不能和他联系,你也不能和他有联络,如果你说了你就可以自由的进出,否则你就走不出去了。我的佛教大师,改变了我一生的人,严格讲我的今天绝大多数的本来自于他,他懦弱的打了电话叫他妻子,说文贵我们再也不能个您联系了。我说好,我特别理解,一次我也不跟你打电话。

从那次到现在一次电话都没有,他生死我都不知道。我现在问你文欣一句话,你想我文贵的痛苦会痛到什么程度?我在伦敦的海德公园跑了十几趟,眼泪流了我整个体恤衫,不是汗,是眼泪!后来欺民贼说是我泼的水,那是我的眼泪!因为你没法想象我从小从看守所出来遇到个这么大一个大师。我的建筑,我的精神是他带过来的。结果在这个节骨眼上,他现在的太太给我打一电话,那是我最好的哥们儿,她一给我讲台湾话,我都笑到趴地上去,非常幽默可爱的人。但在共产党面前,马上,我一次我也不敢打扰他,他还自由出入上海他的事务所,继续设计他的楼。

我的裕达国贸是他设计的、我的盘古大观是他设计的,我好多其他项目也是他设计的,我现在不能说。但是,他却懦弱的被共产党就这么在边防上就给我拜拜了。佛教带来了什么,佛教让很多人失去了正义、失去了勇气!这就是佛教让你没有性欲,那这两千多年人类怎么延续下来的?佛教让你无我,有多少出家人做到无我了,穿的袈裟比谁都豪华,吃的素比肉还好吃,袖子里面的钱比谁都多。我请问问,这就是今天的佛教,我最尊敬的惟觉老和尚的高徒,惟觉大和尚走以后,他的几个大弟子我都认识,没有一个人和我联系的,是我让他们在大陆成就了这么多,包括我给了他们太多的支持,李祖原为了我冒过多少次生命危险,但在共产党面前,连个屁声都没放出来,piu一声就消失在我生命里了,而且是我最难受的时候。你告诉我,在全中国在我灭共的爆料革命上,有几个佛教徒站出来敢说一句真话的。那我请问“无惧生死”这个佛教的话在哪呢?“悟”和“空”,你真“悟”了吗?你真“空”了吗?在哪呢?我说起都心疼。

你今天后面看的这个楼,我很骄傲,每一张图我都和他讨论过,台湾这个楼真的想我盘古和裕达一样,但是,你说台湾我们这个李祖原大师和他的妻子,让我心有多疼。我所有今天想干的事,我在十几年前都给李祖原说过,能知我者,知道我掏开心肺的有俩人,一个过世的贺龄乐先生,一个我的李祖原大师,知我者非他俩莫属。贺龄乐临死前给我写的那个信,他妻子在一个月前也走了。贺先生和他妻子介绍我认识的李祖原,你想想我的人生,如果我的精神境界和段落和悟性低于他们教我的话,我能坚持到今天吗?

我现在给你讲的这一个故事,你想想我从2015年到现在我经历了多少这样的故事。背叛,我想告诉你的事情,和对你自己的人生给你传授的人,最后用这个办法来背叛了你,你想想你还信什么?我告诉你,我还信佛,但是我信的不是现在的大家口中那个佛,和他们袖袋里面那个装钱的佛和以庙传佛的佛,我信的是我真正我心中那个佛,这就是我文贵对佛教宗教的那个理解,文欣,谢谢。

文欣女士:我非常感谢郭先生把这段讲出来了,(郭先生:心都疼啊,我要不抽点烟,转移点视线,我就今天又搂不住了。)有请郭先生。我记得2014年李祖原先生还对您做了一些简单的总结,他说:郭文贵先生在相处当中,你展示的是一个雄才大略、智慧如海,是一位有大格局的开创者,有理想、有追求、有执行力,同时以道德和法律作为生命的规范。我希望郭文贵先生都是我们大家学习的典范。他曾经这样说过您,但是您今天讲到的这一段我是没听过,但是您看共产党有多么可怕,他在边防拦了他,他为了他的事业就不能放弃嘛,而且他年纪很大了,他是1938年出生是不是,(郭先生:属牛的,今年九十多岁了吧。)现在也82了,今年民国109年,怎么头脑这么不清楚呢。

郭先生:我跟你说实话文欣,昨天晚上我就梦到李祖原了,我到2015年到现在经常梦到他,几乎不会超过六个月一定梦见他。我给你开玩笑啊,我过去老梦见他,跟他有男人和男人的这种性行为,我就奇了怪了,我咋老这样,我这不是流氓嘛,也不可能吧,但是我经常梦见。但是我从那个电话之后再也没有梦见过,你知道梦见啥,老梦见我在一个山顶上,一堆的柴火我走上去,然后我坐在那里,然后我把火点燃了,我就坐化了。然后李祖原就在我对面哭,你知道嘛,嗷嗷的哭,然后我旁边还架好多摄像机。就从那个电话以后我还没爆料呢,我是一年以后才爆的料。我老有这个,昨天晚上又做个这个梦。今天下午我本来不想跟你连线的,我今天下午想和长岛伟哥连线的,我的计划。结果昨天那个梦完了,我说今天得跟文欣连线,今天这是核心原因,从来不会变样,就永远是这个梦,但愿别发生。

文欣女士:因为你梦到他。

郭文贵先生:永远那一个梦,然后我就走到那个架着的柴火上,坐在那念经,啪一下子火燃了,我还特别开心,他在对面嚎啕大哭。我要真修行到那个程度的时候,你们架着摄像机,看着我在那坐化成功,多牛啊。我把生命把肉体看透了,说实在话。我跟台湾缘分太深了。

今天我在你这爆了个大料吧文欣?

文欣女士:其实他可以不要去的,以他的年龄他的辈分其实可以不用去,他这个公司里头也是有很多优秀的人负责大陆那边的事务。

郭文贵先生:很多,他是有很多很多很多,我相信他这个决定是他妻子帮他做的决定吧。嗯,但他的一生中我觉得最惨的就是……我很喜欢他的妻子,我觉得真的是,我认为这个男人女人也好只要是嫁错人娶错人就是德不配婚的这种婚姻简直是自杀。他这个妻子特别好但她境界真是太差了,我认为他就是……我觉得……我很喜欢他我很想念他但是这个是真让人受不了的,这个我觉得这就是一代大师毁于一红颜呐!所以有时候文欣我跟你说实话,我是人我不是神我可以告诉你,人还有七情六欲我都很满的,七情六欲都满的人,所以有时候啊想想,我就是每天念念经打打坐上香的时候我都在告诉自己我的每一秒钟都应该回馈给上天,佛祖让我躲过这么多死亡的考验和这么多的物质和其他名义上的考验,我认为我的使命就一个就是来灭共的,我就啥也不想我只干一件事就够了。我还想灭共还想搞政治还想要名声那老天一定会灭我的,我只要一件事把共产党给灭了!

让中国人都能像文贵一样我觉得能真正的去掉内心的五毒还能享受当下的生活,活出真实的自我,而且我觉得最重要的人男人女人也好,女人要善良男人要有勇气,我们的李大师输就输在勇气上了,一生就输在勇气上,他什么我认为在世界上都是活菩萨但他就是没勇气,这是我对大师。他也不会看我的视频,他如果看我视频的时候我将第一件我要告诉他,你一生中什么都是伟大的但是你没有勇气你一切都归于零,这就是我发自内心的。

台湾有很多这样的大师级的人物为了权利为了钱,在佛面前每次都经受不住考验也没有真正的悟也没有真正的参到空,最后把自己整成了一个最俗的俗人。所以说不管我一听说谁读多少年书,你问问耶稣读了几年书?穆罕穆德读了几年书?释迦牟尼读了几年书?包括弗洛伊德……

文欣女士:对啊,郭先生讲一下释迦牟尼佛读了多少年的书?你还没讲呢,释迦牟尼佛念了几年书?

郭文贵先生:没读过书!按照今天这个社会上说,按照我们佛家说他是天生的智慧不用学自带而来是吧?那按照今天这样说那就是不学无术啊,是不是?那你能不能参到人生来是有智慧的,我认为人是带智慧来到世界的,带智慧就得带使命,没有使命的人就是没有天生的智慧,你就是跟动物没啥两样,就跟畜生没任何两样,是不是?生老命死,就完了!但是有使命的带智慧的人你是要完成使命的,你不仅生老病死你要完成你的使命,这是完全的不同。

我觉得亚洲人、中国人、所有的一切共产党最大的病毒就是把中国人男人的勇气给拿走了,脊梁骨给拿走了,把中国女人的善良给拿走了,此社会必属大恶!更不要说法律和道德,不除掉大恶之本共产党的病毒,找回中国男人的勇气这个脊梁骨,女人的善良,社会没有共产党会更惨更乱!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喜马拉雅不是China,China,ok?我们喜马拉雅要有高度,要有纯洁,而且是普渡众生,地球上多少人是喝着喜马拉雅的水,而且这个高度是人类要仰视的。这是为什么我叫喜马拉雅!为什么我们未来的金融系统要叫喜马拉雅储备Himalayas Reserve,这就是这个原因,我相信中国人已经找到了这个高度,一定会达到那个高度而且中国人再也不会活的像猪狗一样,女人不善良男人没勇气导致共产党在这块70年让你……

你看我没看到你脸我看到你照片,你的腰够细的啊小蛮腰!我看你的腰好像是有这么细啊,为什么中国的女人后来都不爱美了?都跳广场舞去了?因为是她没有选择,像你这样的人选择了精神上肉体上都是如此的美丽,因为你在和上天和智慧,你是带智慧带使命的你在跟自己双修,所以你必定成就圆满的人生。

谢谢文欣,很荣幸能在这跟你胡侃乱聊,我丢人了班门弄斧了,抱歉!

文欣女士:没有没有,其实我记得一个灵山古刹的两个对联吧上面写的是说:非灵山不留仙住,是真佛只话家常。所以我觉得这就是一种接地气啊,我想佛最喜悦的事情是两个人在谈佛法,在聊。比如你刚才讲的是,你觉得心经里面给你最大的感触是“悟”跟“空”,那我觉得心经给我的感觉就是说我要做到前面的三个字“观、自、在”怎看别人……

郭文贵先生:是的,很核心的,“观、自、在”是最高的境界。

文欣女士:对,对,很多战友比如说我们在做一些事情的时候他们就会像刚才,就会有战友说“可不可以让郭先生坐下来,他会不会太累。”然后说“可以停止了,时间太长了。”所以说像提出这样的问题是他们的慈悲心然后很体贴你,但是有时候我觉得有时候其实郭先生年龄这么……就是成人了啊,可以决定自己坐着或者站着讲,我觉得这点自由应该给郭先生,我不晓得你觉得我这样的结论对不对?

郭文贵先生:非常对!

文欣女士:你觉得会很累吗?你来这里直播和战友们交流。

郭文贵先生:没有!我每天办公我都是站着办公的,我基本上不坐着办公我都站着办公的。

你知道为什么要站着吗?我回答你其中一个原因啊。当你站着的时候你就会真正的感受到你身体的上中下交,上中下交它是一线而成。而且你会觉得我会经常舌顶上腭我会闭上眼几秒钟吸天地之气,天地之气之交换然后能帮我聚集精神,然后让我自己我一定要认真做这个事情。当我坐在那的时候我就会有懒惰我就会身不成形,上、中、下焦无法聚集一气我很难感受到天地之间气交于此啊,我做不到,而且当我站着的时候我这提肯定累,但我的心我的神,精、气、神、的天、中、下焦不累,这是其中一个原因,谢谢!

文欣女士:感谢郭先生又是学到了啊,我记得郭先生告诉过我们这个洗澡吧冷热交替,然后11点一定要去睡觉不管你怎么样有什么事情,那个夜子时要去睡觉。所以我觉得郭先生在人生的经验上,虽然他年纪轻轻但是他的很多的接触面而且郭先生最厉害的一点就是他非常……一点就通、触类旁通、一通百通、所以很多东西浑然天成。

郭先生的这个气质跟特质是我非常景仰的,真的在两岸三地没有看到真的没有看到,当然你刚才提到李祖原先生我是不认识喔不认识他,但是我有一个朋友他就是花莲的一个石雕家张文魁先生,他跟李祖原先生去设计了峨眉金顶的十一面普贤菩萨。

非常感谢郭先生!我看到倒数只剩下16秒,请郭先生为所有全世界人祈福!一起……

6+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Red
Red
11 月 之前

看完文贵先生跟文欣女士的直播文字版犹如对身心进行了一次洗礼,感谢您们的分享!万分感谢战友们整理成文🙏🙏🙏🙏🙏🙏🙏

0
用户16626
11 月 之前

0

热门文章

GM01

Hi Everyone◉‿◉! 5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