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结合时事,谈谈美国精神

作者:八角棒槌

前两天,川普总统禁止了联邦退休基金投资中企,并要求所有投资必须于5月13日全部撤离。针对联邦退休基金跟中资的苟合,这条行政命令虽包含两重意思,却可以合在一起理解:还没成的就别想了,成了的必须给我火速断绝。至于细节方面,路德所说的种子作用,以及博博士提到的示范效应,都立马勾起我对《生化危机3 重制版》的记忆——面对一大滩烂泥的恶心Boss,Jill唯有集火攻心。既然是种子,必定也是弱点,打掉烂泥还会再生,因此,路德先生称此击为重磅,你就能很容易理解。

此外,调查中共的病毒、他们的海外资产,连同已经和正在通过的一系列法案……一切就好比Jill手中的那把超级巨枪,要发挥一击穿心的威力,就必须得提前充电。把当前时局比作电子游戏,也许会有人指责我不够正经,而支撑着我理直气壮的,除了我坚信的场面神似外,原因还包括Jill本身。如果把大烂泥Boss比作中共,Jill就是美国的化身。坦白讲,除了Jill,Ada和Claire我也很喜欢。虽然得承认自己心有不专,但作为一名死宅,我敢保证我的不专仅限于次世代领域。何况这仅是就美貌而言,若谈及她们身上所具备的美国精神,我的喜欢就说明不了我花心,相反,或许还挺能证明我的专一。

美国精神,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自己从哪儿学来的这个词,以前也从没用过。不过我自知既然出于赞誉,就肯定是个好意思,更准确的说,应该是集诸多好意思为一体的一种统称。Ada Wong身为华人,但她身上就有美国精神的气息;那些给中企带去种子的,即便WASP的血统再纯正,我也没有勇气承认他们有美国精神。美国人不一定有美国精神,有美国精神的也不一定是美国人,这就等于说不管是谁,只要跟中共苟合的,都跟美国精神没半毛钱关系。善待好人使自己更好,善待恶人则让恶人更恶,米开朗基罗若总结的没错,我就敢断定作为美国的总统,川普认为给恶人的这点儿颜色还不够。

禁止联邦退休基金投资中企之后,今天又得知美国延长了对华为的禁令,以及国会立法敦促白宫制裁中共的消息。古人说,山雨欲来风满楼。一看到中共目前的处境,想必光是这风,就足够中共喝两壶,后果虽不至于坠楼,起码也已是晕头转向。正在中共找不着北时,文贵先生顺势一G币弹过来,那酸爽,恐怕唯独中共自己说得清。当然,要说清的前提必须得活着,倘若体制内高层全都一根筋,那我可以肯定,这感受将成为千古之谜。

如今距6月4日仅剩两旬。经过三年爆料革命的洗礼,中共把自己送往了流放地,在流放地等待中共的,卡夫卡说是一架刑具。有关刑具的样子,他也做了详尽描述。简言之,其结构好似两把毛刷,针尖对麦芒般呈上下状态对峙。唯一不同之处是它没毛,取而代之的是钢刺。中共一躺在中间,看上去就像块三明治。如果说上排刺来自美国,下排则来自人民。只需开关一按,我把结果交给各位去想象。

最近两天事有点多,但基于忙里偷闲的个性,我认识了GTV上很多妹纸。其中包括一名女画家。当时她直播给我们看她的一幅油画,经她讲解后,我才明白她作画的用意。她说现在在中共国,父母普遍只有一个孩子,想再生一个吧,经济上又不允许。因此,她才画了四个人,有父母,也有哥哥和妹妹,一家四口同乘一艘帆,在蔚蓝的大海上畅意航行。虽然她说话很慢,性子也很沉静,可当时在她身上,我的确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气息。

现在回想起,那应该就是美国精神,更进一步说,其实是一种英雄主义。但这么说还不够准,最为准确的说法应该就是英雄主义。因为“这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看出世界的本来面目并仍然去爱它”。倘若没有罗曼·罗兰的话为我撑腰,想必我也不会如此有信心。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67

5月 14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