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传统宗族到现代公民的社会转型之路

作者:XQ

郭文贵从爆料到革命的延展,已经形成一种前所未有开天辟地的景象,可称为文贵现象。它是一个个人的个人功利与社会责任有机结合,延展到制度构建,开创出人类历史新纪元、新世界的光荣革命。

中国传统社会是以自然经济和农耕形态为基础,以封建统治和集权统治为骨架,以家族或群体本位为思想观念的社会文化形态。现代社会是以工商经济和市场形态为基础,以政党政治和分权制衡为构架,以公民或个人权利本位为思想观念的社会文化形态。文贵既有传统家族观念,又有现代公民权利意识,这样的结合,将是未来国家转型的个人价值导向,从它个人来讲,传统与现代并不冲突,而是有机的结合,一个农民,自诩为草根;一个商人,自信为草根,平民主义是这种价值导向的内涵。  

在现代性的域境下,社会高度分化,个人在社会中从原有较为单一血缘宗族关系转变为多元的社会组织成员,即个体的异质性不断增强,随之对自由、自主需求增强,同时,社会的高度组织化与现代化,使得社会对个体的渗透反而强化,对个人的规范与监控逐渐加强,个体承受社会化的压力,相互之间的张力彰显,即体现出社会与个人之间的冲突与压力,在现代社会,通过个人功利的彰显,在转型域境下,实现两者动态平稳的状态,是确保社会稳定与个人自由、发展的出路,无出其右,确保两者动态平衡的关键是现代民主制度。然而,专制极权制度,缺乏权力体系的制度约束,滥权与乱权成为普遍现象,阻碍个人功利彰显,加剧个人与社会冲突。在权力体系内部,形成等级森严的附庸关系,就像文贵所说,为了权,为了钱,官员们大多无所不用其极,对上,卑躬屈膝;对下,颐指气使,团团伙伙,拉帮结派,把一个国家搞的乌烟瘴气;尤其是在工商经济与市场形态发展起来的商人阶层,大多沦为权力的附庸,成为上层血缘关系(生殖器)构建政治家族的白手套,丝毫没有发展出独立人格与企业家精神,相反,成了妈咪(权力)与小姐(商人)的关系,甚至不少商人的梦想居然是亦商亦官,两头都占,既拉皮条,又做婊子。文贵作为一个商人,用它的经商历程证明,一个有独立人格,自由思想的企业家,完全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过得好,过得潇洒自在,过得有滋有味,资本主义,有资本,才有主义,商人本应该是市场的中坚力量,而在中国,却沦落为权钱勾搭的食利阶层,甚至在所谓马列主义邪说下,天生背负罪恶感,随时成为被宰割的对象。其荒谬在,天天灌输你,你被资本家剥削,却不告诉你,自古以来,在极权政体的构建下,官民矛盾始终是主要矛盾,你时刻被官僚阶层压榨与欺辱。现在中国激化的个人与社会冲突,实质上是民众与党国的冲突,归根结底是官民冲突。

常有人说,中国人缺钙,这个钙都是德。无德便无道、无术。道德滑坡问题,与个人功利方面的无限扩展有关,典型的就是极端个人功利,而这种极端个人功利的泛滥实质上是专制极权制度本身。从原有“一大二公”的计划经济体制向“多元主体”的市场经济体制过渡,即使产权(所有制)关系、分配和利益格局的变动,以及其运行机制和环节领域诸多变动,依靠垄断权力,形成特权阶层,占用社会绝对资源,形成两极社会,一面是统治阶级,骄奢淫逸,腐败堕落;一面是广大的被统治阶级,生活艰困,辛劳度日;而剥削与被剥削,统治与被统治的关系贯穿始终。贪腐、道德沦丧等极端的功利欲,与个体不择手段的追名逐利现象只是引入市场,激发个体功利欲望的社会表象。诚如文贵所说,海里面没有好东西,什么这个派,那个派,都是抓权抓钱的一帮混蛋,什么深化改革,制度创新,大多想的都变着花样的损招、阴招,不过是割老百姓韭菜的镰刀,而圈猪理论一直通行,猪肥了,就可以用斧头宰。无道无术,因而寡廉鲜耻,正道不行,歪门邪道盛行;正气不彰,歪风邪气横行。

工商经济以个体功利的彰显为特点,一是在经济方面,以个人的财产权为核心,以权利的延展为表现,突出个人的基本经济权利。文贵站在喜马拉雅的高度,洞悉政治与经济的实质,对他来说,钱只不过是个数字,而钱能干那些事,才是他关心的实质,从起初的爆料,唤醒大家戳破中共的谎言与欺骗的心灵震撼;再到动员国际力量聚集,认识到中共与纳粹、苏共一样对威胁世界的实质;再到推翻一个旧世界,建立一个新世界的梦想实践,以钱为核心,以利益为纽带,调动前所未有的力量,以一己之力与一国对抗,他的决绝意志,他的自由思想,他的社会责任,其个人价值的彰显已前无古人,已融入历史,只可与喜马拉雅来比拟。二是在政治方面,个人经济权利的延展自然诉求到政治权利,然而秦始皇加马克思的党国,裙带关系、家族势力垄断政治权力,暗箱操作与黑幕政治依旧;同时,个人对政治权利的诉求增强,与政治权力垄断之间的矛盾加剧,集中体现在官民矛盾更趋激化。文贵用一种前所未有的形式,将原子化分散的小蚂蚁聚在一起,搭建平台,传播真相,既要用真相的力量,聚集人心;也要用资本的力量,凝聚人心,人心就是政治,人心得失是政权合法性的根基,以思想灌输,谎言欺骗和防火墙构建起的所谓先锋队与堡垒,在真相传播的面前摇摇欲坠,而在资本的选择下,轰然倒塌,钱没有主义,那里安全就跑向那里,那里赚钱就往那里去,当美国认识到中国经济的实质,特朗普只有将联邦退休基金撤出的一条路,当产生一个安全增值的金融创新,数以亿兆的资本蜂拥而至,颤动人心。 

中国社会由传统宗族向现代公民转变,由相对分割地域的宗族关系向开放整体的公民关系转变,一是需要开放,即地域之间、阶层之间相互的流动,即个体的独立流动地位;二是自由,即个体享有流动中的基本权利与保障,以期实现流动的质量,彰显个体的功利。个人的自由、发展是社会自由、发展的前提,尊重个体的权利,维护个体的利益,彰显个体的劳动价值创造,在个人创造的劳动价值,得到社会的基本尊重与维护的前提下,以公民的现代身份来划定其应承担的社会责任,实现个人功利与社会责任的恰当结合。台湾的民主实践已经证明,中国人的勤奋、智慧,善良与谦和,更适合现代民主制度,现代国家的理想实现正在逼近,一个东方强国引领世界的潮流正在到来,向喜马拉雅致敬,向文贵致敬。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5月 14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