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垄断言论应该受到惩罚

【中英对照翻译】https://spark.adobe.com/page/8XM92VN34UPdB/

作者:Katie Kieffer May 11, 2020 12:01 AM / 凯蒂·基弗 2020年05月11日 上午12:01

消息来源:Townhall 《市政厅》

翻译/简评:德妹

PR:海阔天空

简评:

谷歌作为全球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的搜索引擎,享受着巨大的社会声誉和天量财富,却违背自己企业的价值观念和行为准则——做正确的事情。Youtube审查“不同言论者”,关闭质疑者发布的表达自己观点和声音的视频,而垃圾、色情视频却没有被关闭;Google利用搜索引擎操纵言论、操纵选举、控制、引导人们的选择。他们利用了『通信规范法案』对于网络媒体平台的优势,却违背了言论自由的原则;他们声称自己是一个思想、创意的平台,却在做着钳制思想、左右舆论的勾当。尤其是在冠状病毒肆虐全球、人类生命受到严重威胁的时刻,google 竟然视人类健康为儿戏,对与中共合谋害人的WHO言听计从。 Google背后又是中共的鬼影幢幢!中共不灭,世界不宁。Google堕落至此,令人心痛。当一个平台企业成为害人的工具,还值得人们信任和期待吗?所以本文作者呼吁人们应该考虑停止使用谷歌搜索,更换为像雅虎和必应这些更公正的平台;本文作者鼓励美国民众大声呼吁,并向自己所在地政府施压,不允许他们在享有法律特权的同时,又拥有出版商式的审查和编辑。促进言论自由,杜绝言论垄断!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解释了为什么郭文贵先生下定决心做Gnews 和GTV平台。

谷歌对言论的垄断

“不作恶”是谷歌近15年来的座右铭和行为准则。2015年,谷歌更新了它的座右铭为“做正确的事”。今天,拥有YouTube的谷歌似乎将其座右铭改为“作恶”或“做错事”——包括审查医生、科学家、教授、政客和记者的言论自由,这些与谷歌的高管有着不同观点的人。

“这是互联网发展的下一步,”谷歌前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在2006年称赞谷歌以16.5亿美元收购YouTube。我们现在知道,施密特对互联网“进步”的定义表面上是围绕着诱导用户像他一样思考——利用YouTube,在合法性或中立性的幌子下,推动同意的观点和审查不同的观点。

4月27日,YouTube删除了一段由 丹·埃里克森和阿丁·马西希博士主持的新闻发布会的视频,该视频的浏览量已经超过500万。该影片不含淫亵内容;没有仇恨言论;没有侵犯版权。这些医生在加州贝克斯菲尔德经营着一家私人紧急护理诊所,他们勇敢地质疑了对年轻人和健康者大规模、长时间的停业的科学准确性:“我们还需要在这里避难吗?”我们的回答是坚决不……我们是真真正正在见病人。福奇医生已经20年没有见过病人了。”

YouTube首席执行官苏珊·沃西基(Susan Wojcicki)迅速在CNN上为审查制度辩护,称:“任何违背世界卫生组织建议的行为都是对我们政策的违反。”(YouTube的政策直到最近才改变,加入了这一规定。)

在沃西基审查了贝克斯菲尔德的医生们之后,在YouTube上快速搜索了一下,(我)发现了至少20个声称对所有或几乎“所有疾病”的“灵丹妙药”的视频——包括念经108次和服用一种草药。如果YouTube保留的这些所谓的健康视频符合世卫组织的标准——这肯定会让你质疑世卫组织的标准和YouTube的合规团队。

上周,YouTube又审查了一段批评Anthony Fauci博士的视频,其中也含有丹·埃里克森和阿丁·马西希博士的片段。埃里克森和马西希博士: 星球病毒大爆发纪录片:Covid-19背后的隐藏议程。YouTube在24小时内删除了这段视频三次,尽管它已经在三个频道获得了近1000万的点击量。

数以百万计的人-包括执业医生和著名的研究人员-不同意YouTube武断的标准。那么为什么YouTube害怕他们的想法呢?毕竟,YouTube声称是一个思想、创意的平台。

显然,YouTube不再是一个平台,而是一个出版商。如果YouTube想要成为一个出版商,这是可以接受的,但是YouTube同时享有一个平台的法律特权,同时又以传统出版商的方式审查和编辑内容,这是不公平的。

YouTube的不公平优势是以纳税人为代价的

反复无常的歧视是错误的。除非你是YouTube,或Facebook,或Twitter,或Instagram。

大多数美国人从未听说过《通信规范法案》的第230条。该条款于1996年通过,主要目的是保持互联网远离色情内容。该条款为YouTube、Facebook、Instagram和Twitter等平台提供了针对诽谤的特别保护,这是传统出版商(包括电视、报纸、杂志和图书出版商)所无法提供的。

报纸对在其页面或网站上刊登的任何内容负责-包括外部投稿-比如给编辑的信。相比之下,多亏了条款230条-youtube, Facebook, Instagram和twitter-因为他们声称自己是平台(所有创意的平台,而不是内容的编辑或推广者),所以他们对自己网站上发布或删除的内容几乎没有任何责任。不幸的是,这些所谓的平台越来越滥用这种特权,表现得更像出版商,而不太像平台-基于政治、科学、文化或宗教的观点审查某些内容并宣扬其它内容。

由于未预见到的后果,最高法院以第一修正案为由,将第230条中的反色情部分推翻,同时保留了第230条中对在线出版商的特殊优惠。结果:与立法者的意图完全相反。今天的互联网是一个滋生色情画面和尖酸刻薄的温床,混杂着对保守主义、自由主义、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公然审查,以及其他不符合“标准”的思想。

哈佛大学毕业的罗伯特·爱普斯坦博士是《今日心理学》杂志的前编辑,他对谷歌搜索及其对选举的影响做了大量的研究。他发现了一种被称为“搜索引擎操纵效应”的现象。

爱普斯坦的研究发现,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有多达1040万张选票和低至260万张选票被谷歌的搜索结果所左右,支持希拉里·克林顿。爱普斯坦在谈到他的研究结果时说:“尽管我倾向于左派,公开支持希拉里·克林顿,但这么多的人告诉你,已经没有自由和公平的选举了。”

爱普斯坦说,谷歌利用了这样一个事实,即它的搜索引擎用户假定它的搜索结果对于像“希拉里邮件丑闻”或“最佳民主党候选人”这样的常见问题是中立和无偏见的。2016年,这类搜索的结果推动了明显有利于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和自由主义思想的结果。

爱普斯坦进一步发现,谷歌“黑名单”右倾网站,迫使他们在自然搜索结果之外,有利于左倾新闻来源。爱普斯坦告诉《洛杉矶时报》:“考虑到一些网站(尤其是Breitbart)的巨大流量,Breitbart和一些类似的网站并没有出现在谷歌的搜索结果中,这真是令人惊讶。”雅虎和必应的搜索结果被发现比谷歌更加公正,这表明谷歌的搜索结果更倾向于议程而不是准确性。

可以预见的是,谷歌称爱普斯坦的研究是业余爱好者的有缺陷的发现。但是,如果谷歌的全球用户意识到它对搜索结果和选举结果的积极操纵,它将失去其公正的“不作恶”公众形象和可观的广告收入。

在COVID-19之后,谷歌对世界的影响超越了网络审查。前谷歌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被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征募,以帮助“重塑”纽约的经济。以COVID-19为借口,谷歌背后的自由主义亿万富翁受邀告诉纽约人,在可预见的未来,他们将如何生活。哪些业务可以开展,如何开展——重点是远程医疗、远程教育和居家办公。

社交距离充斥着各种问题,从政治上讲,这也有利于民主党。民主党人正在推动在家投票,因为这样更容易受到影响和欺诈。远程医疗在某些情况下是有用的,但威胁到医患关系的完整性。当然,让人们呆在家里工作或上学也有好处,比如家庭关系。然而,强迫人们呆在家里本质上是人类的动物饲养,第二,没有什么东西是安全的,只有风险和利益之间的选择。

What We Can Do

我们能做什么

考虑将你默认的互联网搜索引擎切换到DuckDuckGo, Yahoo或Bing,因为谷歌对其搜索引擎和网站(包括YouTube)的言论自由进行了审查。

归根结底,保护言论自由是两党共同的问题。左派、右派和中间派必须在这一事业中走到一起,因为一旦有一小群人失去了自由言论,我们都会失去。

德克萨斯州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获得了两党支持(包括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的支持),废除YouTube、Instagram、Facebook和Twitter等平台出版商从第230条中获得的保护。不幸的是,克鲁兹一直在努力寻找足够勇敢的盟友。例如,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就是《美国宪法》第230条赋予社交媒体巨头的特权的坚定支持者。因此,我们必须向我们的民选官员-尤其是共和党人-施加压力,挑战第230条对平台的保护。

汉密尔顿说:“是媒体败坏了我们的政治道德,我们必须向媒体寻求我们政治复兴的途径。”今天的报纸比汉密尔顿时代的报纸更广泛。今天,所有的出版商——包括像YouTube、Facebook和twitter这样的在线出版商——组成了媒体,我们必须让他们达到最高的标准。我们必须支持好的新闻和媒体机构,通过我们的点击、订阅和分享来宣传真相。

让我们也鼓励倾听所有的观点——包括那些我们鄙视或认为危险的观点。因为,保护牛奶烤面包,没有争议的声明,没有人会关心,如果有人说(或不)反正,有什么意义?

用你的声音大声说出来,向你的地方和国家政府施加压力,促进言论自由,结束目前由谷歌及其附属公司持有的不公平的思想垄断。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