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着眼于与联邦退休计划里的中共国对决

【中英对照翻译】https://spark.adobe.com/page/l2Dt5RV2aZNAg/

作者:Lisa Rein, Robert Costa & Eric Yoder Published: May 8, 2020/ 丽莎·莱因,罗伯特·科斯塔和埃里克·约德 发布时间:2020年5月8日

新闻来源:Stripes《星条旗报》, 转载自The Washington Pos《华盛顿邮报》

翻译 / 简评: CharlesS

PR:Free dust

简评

川普总统在联邦退休基金的持续发力炸出了美国内部一群小鬼,可谓是打到了中共极权政权的痛处。这篇文章原出自《华盛顿邮报》,被美国国防部主办的《星条旗报》所转载。

在这场激烈对决中,可以看到谁是对共强硬派,谁又是实质替中共站台的——亲共大小水军的洗地招数还是那样,混淆、绑架概念:把斩断中共极权在美国的吸血管说成是“政治问题强加到经济头上”。给恐怖组织和非法政权送钱是经济问题吗?阻止违法行为是因为政治派别对立吗?与非法商人或者组织进行叛国、反人民、反人类的勾兑,会仅仅适用经济范畴的民、刑事法律吗?拔出萝卜带出泥,看看美国内部的沉默力量有多少,美财长?某工会官员?独立的联邦退休投资委员会成员?黑石集团?(看看文贵先生以前的爆料。)

这个发力也已传达出强力的信号,包括军方的转发(联邦退休计划主要涉及政府雇员和国家服役人员)、包括里根(干掉苏共)时期的重要政府人员、包括前军方官员的表态,以及一些“白宫外部对中共的批评家”:班农先生和其他人,“其他人”可能是哪股力量?

顺带一提,“利用对北京(中共政权)的报复情绪,减少其对美投资组合的影响力 ”并不是贬义。正是中共病毒深深打疼了所有人,才可能让全世界都放弃幻想。现在失去的,也是之前对中共的天真与绥靖,对中国人民的苦难的无视付出的代价。Too naive, too greedy, too slow, too stupid.只有灭共才是唯一选择,那些仍在害怕、贪婪甚至想打败正义的人,将和共产党一起下地狱。

川普着眼于与联邦退休计划里的中共国对决

唐纳德·川普总统因应对中共冠状病毒大流行而与中共国进行的激烈对决正扩大到一个新战场:590万联邦雇员和美国服役人员的退休投资组合。

最近几天,白宫官员已采取行动,控制了一个鲜为人知的委员会,它负责为现役和退休的联邦雇员和军人管理5570亿美元的联邦退休计划,一些助理人员急切地希望阻止数十亿美元的流入一个包含中共国公司在内的指数基金,据两位白宫官员和一名参与讨论的川普外部顾问表示。

川普周一提名了三名成员,以替换由五名负责监督退休计划的投资专家组成的联邦退休储蓄投资委员会的大多数。原来五人的四年任期都已届满,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共和党肯塔基州R-Ky)和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民主党加利福尼亚州D-Calif)并未替换他们所控制的两个席位的任职人员。

据据熟悉该战略的人透露,依靠所提名的新人,白宫正在采取行动,阻止该计划的400亿美元国际基金投资到一支含有约11%中共国股票的基金。

“显然,总统不希望这项投资发生,而是在寻找其他选择。”一位未经授权谈论提名事项的政府高级官员说: “这些人将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

这个举动发生的同时,川普正寻求将瘟疫的罪魁祸首归咎于中共国,而美国高级官员已开始研究惩罚或要求该国提供经济补偿的提案。

正当现任委员会正准备将资金转移到这个新基金中,提名这一努力是为了阻止退休计划对任何中共国(项目)进行投资,这可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定额供款计划。委员会曾表示,它正在遵循一项负责任的投资策略,该策略由外部顾问两次建议,声称投资将使其成员从中共国经济增长中获得潜在收益。

节俭储蓄计划(TSP)的女发言人金·韦弗(Kim Weaver)上个月对《华盛顿邮报》表示,“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战略的转变与中共国无关。”

联邦雇员中的支持者表示,逆转该策略可能会限制其他401(k)计划中广泛可用的投资,进而伤害数百万雇员的退休储蓄。

“参加者希望(拥有)经过信托责任测试的投资选择,而不是任何政治测试,”美国政府雇员联合会政策主任杰奎琳·西蒙(Jacqueline Simon)说。

她补充说,对国际股票基金的投资是自愿的,投资者可以将其资金投入一系列其他选择中。

知情人士说,最近几周,与川普关系密切的对中共国强硬派向总统和高级政府领导人就此提出事宜,即必须利用对北京(中共政权)的报复情绪,减少该国在美国股票投资组合中的影响力。

在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总统时期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委员的罗杰·罗宾逊(Roger Robinson)表示,他去年夏天开始与白宫高级官员会面,以提醒他们,节俭储蓄计划的新投资战略可被视为通过补贴参与了武器制造和其他对美国有害的利益其中的中共国公司而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

“节俭储蓄计划问题是个缩影,映射我们在资本市场上受美国认可的中共国公司和其他公司不良的行为者,以及北京(中共政权)不遵守联邦证券法这些更广泛问题。” 罗宾逊作为布拉格安全研究所主席如是说。该研究所是一个专注于后共产主义国家民主制的智囊团。

中共国驻华盛顿大使馆未回复置评请求。

如果无法通过参议院迅速确认委员会的提名人选,白宫正在制定一项后备计划。这来自不愿透露姓名的战略熟悉人士,以描述内部讨论的情况。

另一位政府官员说,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正在起草一项可能的行政命令,以阻止该计划投资任何中共国基金。白宫法律顾问办公室正在审查该命令,由于退休计划由独立委员会管理,因此该命令可能面临法律障碍

改组委员会和调整其投资战略的努力加剧了政府内部的紧张局势,出于对中共国采取何种适当方法(的分歧)。

白宫官员说,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私下里动摇了总统反对退休计划的全面行动,担心限制投资可能伤害金融市场并威胁到中共国贸易协议的第一阶段。

但据知情人士称,川普和其他高级助理人员,包括纳瓦罗,国家安全副顾问马修·波廷格(Matthew Pottinger)和参谋长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在内,希望对中共国采取行动,他们对中共冠状病毒在全球蔓延时中共政府缺乏透明度感到愤怒。

他们受到外部对中共国批评家的鼓舞,包括前川普竞选战略家史蒂芬·班农和其他保守主义者。上个月,作为与班农和其他人领导的小组进行协调的成果,八位前高级军事领导人就反对中共国投资战略发表了一封信。

赌注很高,并可能影响节俭计划的绩效,该计划类似于私有部门401(k)计划,由黑石集团(BlackRock)管理。

2017年,委员会聘请了外部顾问怡安翰威特(Aon Hewitt),该顾问(公司)建议将其投资转移到包括新兴市场公司股票在内的基金中。

他们的想法是使投资组合多样化,并允许基金参与者获得更高的回报。该委员会的成员都是经验丰富的养老金受益计划投资人,该委员会于当年10月投票决定扩大其国际基金的业务范围到更具广泛代表性的国际股票市场。其后一直在进行转换准备,预计将在未来几个月内生效。

全国农村信件载体协会的官员克利福德·戴林(Clifford Dailing)表示:“目前的说法是,所有这些资金都将被投资到中共国市场,这绝对是错误的。”该协会领导着十几个联邦雇员(工会)组织,为委员会提供建议。

“这是出于政治动机。”,戴林谈到白宫此举时说:“我希望加入董事会的任何个人都不会带着取消前任委员会所作所为的政治使命而来。”

川普在董事会中的提名人是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首席执行官的弗兰克·邓列维(Frank Dunlevy);区域投资公司剑桥全球资本(Cambridge Global Capital)的董事长兼联合创始人克里斯托弗·班克罗夫特·伯纳姆(Christopher Bancroft Burnham),以及位于洛杉矶的投资公司北十字合作伙伴(Northern Cross Partners)的董事总经理约翰·巴格(John Barger)。

伯纳姆拒绝发表评论。邓列维和巴格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该计划的发言人韦弗(Weaver)在一份声明中说:“总统有责任任命董事会成员。我们期待与被提名人合作。”

几个月来,退休(储蓄投资)委员会向中共国公司提供指数基金的计划遭到了国会中对中共国强硬派的谴责。但是直到最近几周,他们的游说活动才到达总统,总统在大流行期间对中共国采取了更加激进的立场。

川普上周宣布,他将限制在国内家用电网中使用与“外国对手”(指中共国)的链接的电气设备。

据《华盛顿邮报》先前报道,川普和助理人员们私下讨论了剥夺中共国的“主权豁免权”的目的,目的是允许美国政府或(中共)病毒受害者得以起诉中共国。

川普本周在白宫被问及他是否打算对中共国征收关税以作为惩罚或由于贸易违约,他说:“我现在不想谈论这件事。我们正处在一些非常大的事情之中。”

一位白宫顾问说,白宫助理人员最初并意识到联邦雇员退休储蓄计划是由委员会会监督的,更不用说委员会投资策略的细节了。

罗杰·罗宾逊说,他去年夏天联系国会山的立法者,敦促对委员会施加压力。在参议院,马克·卢比奥(共和党佛罗里达州R-Fla)和珍妮·沙欣(民主党新罕布什尔州D-N.H.)提出了阻止新投资战略的立法。众议院方面的努力是由当时还是国会议员的梅多斯领导的。

他们没有走得更远,罗宾逊说。尽管如此,委员会会仍要求怡安集团提供第二份报告,以回应反对派。得出的结论与第一个相同。 11月,委员会投票通过了一项早期决定,以继续推进新的投资策略。

然后大流行到来。在关注中共国的同时,罗宾逊表示,他担心该基金正准备转移其投资。他说,他加强了与白宫以及他不具名的一些总统的朋友的联系。

总统最受欢迎的几家新闻机构也开始在不知名的董事会及其投资策略上进行分析,其中包括福克斯新闻(Fox news)。辛克莱广播集团4月30日的得出一份报告,称总统已指示高级助手在退休储蓄计划的投资组合囊括中国控股实体前进行阻止,美国官员相信这些实体与中共国军方或该国全球情报机构有直接关系

该报告称川普“对美国服役人员的不明朗前景感到怀疑,看到他们的薪水被扣除是为了资助中共国军方。”

———

《华盛顿邮报》的爱丽丝·克里特斯和安妮·基兰对此报告做出了贡献。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