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由香港年轻人的话题展开

北京时间5月10日22:14分,就在我开始动笔时,黑警仍在香港疯狂地抓人。从钟楼到码头,又从商场到胡同,自下午一点多到现在,黑警病情发作已长达八九个小时,且丝毫看不出有任何缓解的迹象。我在母亲节写这篇东西,并不指望黑警们第二天能收到来自我对其老母的问候,因为我深信佢地既老母(中共)一定收得到,所以不能指望。

为了尽快摆平香港,中共把5月10日定为最后期限。因此,昨晚我就做好了准备——翻出久已未用的TG和github的分屏,以便全程盯住现场。透过这两隻眼睛,我见证过铭刻港人不屈的6.9、6.12、6.16……还有7.21、8.11、8.31……我不是香港人,可那些剧烈的伤痛,整个后半辈子过完,恐怕我都无法平复。写中大保卫战、理工大危机时,盯著现场实时发回的多屏画面,愤怒揪心亢奋的情绪拧成一团,茶饭不思,可乐瓶裡的烟头插得像刺猬……如今回想起来,往日仿如昨天。

在这之后,循著中共病毒的踪迹,我的视线从香港到武汉,到全国,再到全世界。绕了一大圈后,得知黔驴技穷的中共要在香港上演最后的疯狂,视线又回到了原点。

今天路德节目中提到香港时,说这次九龙的大游行,现场媒体反馈回的信息很缺。让我感同身受的是,过去盯香港的现场,只要我有需要,github总能准时给出标准的九分屏。当然,在网速许可的前提下,高清的十二、十六分屏甚至都不在话下。也就是说现场媒体起码不低于九家,然而,今天无论我怎麽改分屏数,一直到下午四点多,给过来的也只有两个画面。据我所见,现场的媒体其实并不少,结合路德先生所说,我推测很可能是出于中共的阻挠,到场的众媒体不是被断了信号,就是压根没信号。

写到这时,视频裡正传来议员邝俊宇被抓的画面。多名黑警闯进公园女厕,期后女厕裡传出惨叫的声音。一位妈妈的两个女儿被抓,大的14岁,小的12岁。面对市民的职斥,现场一名黑警大叫:“我们犯法贩毒又怎样?你以为律政司会检控我我们?法院敢判我们有罪?!”近来我鼻子一直不好,此时恨不得一喷嚏把黑警全喷死。对比中共的黑警,文学也好,电影也罢,一切描绘黑社会的作品都显得浪漫;对比残酷的现实,押井守的《人狼》裡手足和黑警的爱情几近荒唐。

在想像自己不了解的事时,人们往往就容易浪漫。此话若是衝著好意思而来,到我这便该有个终止:出于对中共黑警的认识,显然我已彻底丧失了浪漫。如同不久前中共的《后浪》,无数青年在梦中获得无限憧憬的同时,我的梦裡只有无限的愤怒。为此我决定乾脆不再做梦,可是做不做梦,决定权并不在我,眼睁睁看著梦与现实合二为一,我唯有忍著剧痛挺著。好在如今我已年逾不惑,也不用再为生计而拼搏。可当我掐指一算,才发现不拼搏只限三年,三年后就得靠老婆。在惑的期间,我靠著二十多年的拼搏,只换来了三年的不拼搏,虽然也很惨,可起码有了做总结的资格:被中共洗脑的年轻人,瞎拼搏就是青春的全部。

抱著本该所得的十分之一,一旦表示满意,就不会去想十分之九去了哪裡。严格说,并非不会去想,而是压根就意识不到还有十分之九。对这种持续不断的状态总该有个定义,我把它叫做被洗脑而付出的经济代价,换作中共的立场,叫洗脑而获得的经济收益。我就曾著过此效应的魔,并一度自我感觉良好,由于这一点小小的疏忽,甚至把马云看成了偶像。

前两天,“偶像”又上了知乎热榜,追溯源头仍是起于《后浪》。看来经过几天发酵后,中共的鸡汤非但没灌晕这代年轻人,反倒被这代年轻人的清醒整得有点晕。考虑到中共素来喜欢躲在背后的尿性,马云出面就有了合理的解释。在中共国,偶像个个都是花瓶,看上去很美,裡面盛满了中共的屎尿。当然,我并不是讽刺偶像,而是想提醒后继们,最好提前认识到中共为你精心安排的前程。马云的那席话,正是他那个花瓶裡屎尿的真实写照,我不是花瓶,更不存在装有中共的屎尿,所以才可以笔直地站著,并说出FUCK CCP的人话。

不过话说回来,若是时光倒回到我的著魔期,我简直连正常人都不如。现在回想起来,我认为与其说著魔期,倒不如麻木期来得更贴切。此结论的根据在于我还清楚地记得,对当初的所得我并没表示过满意。因此,如果那时我看见视频裡被扣电瓶车的姑娘,我的第一反应恐怕既不是恨中共,也不是同情,应该是触碰到自己为活著而拼搏的痛点时,表露出对生活的认命。认完命后,才礼节性的表示同情。假如我自认为比她过得好,就会暗自庆幸命比她好,否则便会因同病相怜而悲伤。

总而言之,无论何种情绪,最后都将转瞬即逝。在冷漠的锅炉裡,关爱和同情近似于自慰,短暂的高潮过后,据说便会瘫软如初。依然有人在写歌,也有人在听歌。然而,在中共一手铸造的锅炉中,写歌的人很难不假正经,听歌的人也很难不无情。基于我曾有过的亲身经历,我才不难断定中招的人有多麽的神奇,神奇到一个个像丢了魂似的。不过想必也正因为曾有过亲身经历,才让我对香港青年肃然起敬。老实说,每当自感出现了得瑟的苗头,下一秒总会想起香港年轻人,然后便自我告诫:你算老几啊?每次自问完后,看似没啥明显好处,可我自觉除了脑袋,起码平常心还能保住,与我而言,这就够了。

3+
7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There you will find 63010 additional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99606/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There you will find 17388 more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99606/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99606/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There you can find 71253 additional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99606/ […]

0
giselle
1 年 之前

香港人一直在流血牺牲,真是受够了!

2+
八角棒槌
1 年 之前
Reply to  giselle

只有等待美國的出手了,取消自貿區地位。我最見不得的兩樣,一個是香港手足,其二是活摘器官。每每想起都恨不得能手撕中共!

0
1028Jun
1 年 之前
Reply to  giselle

心痛……

0

热门文章

GM09

5月 1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