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总统会见德州州长亚培(全文)

简介:

在五月七日与德州州长亚培会面上,双方就疫情、军事、经济和弗林将军的问题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川普总统赞扬了亚培州长在德州应对疫情当中所做出的努力,并强调目前让国家从此次疫情中尽快恢复的关键点就是重新开放国家以创造就业。

川普总统:非常感谢,很荣幸今天邀请到了格雷格·亚培州长。他是一位很特别的州长。他做得很出色。德州,怎么说呢,有点像美国。我们之前都在飞速发展,现在也是,但我预计,我们史上最快的发展时期将会到来。

亚培州长:确实是这样。

川普总统:我们俩都认为我们将在第三季度经历一个过渡期,并会拥有一个很好的第四季度。我认为明年有机会成为我们经济非常好的年份之一。因此,我们期待着继续前进。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对逝者表达敬意。对那些因疫情失去了生命的人,失去了亲人的家庭表达深切的敬意。

这是我们国家经历的一件很可怕,很可怕的事。这件事本可以不发生。这场疫情本应该在那个地方得到控制,那个它起源的地方。

但我非常感谢州长先生今天能过来。我想祝贺他成为实至名归的··· 麦克,我想我们之前经常谈到过这个··· 这个国家最棒的的州长之一。

所以,格雷格,这是一份荣誉。非常感谢你。

亚培州长:非常感谢!认真的说,非常感谢您所做的一切!如您所知,在疫情期间,我们已电沟通过很多。还有您团队的帮助 — 彭斯副总统,我上周与他谈过。布里克斯博士,我经常向她咨询一些建议。您给我们提供的团队,资源帮助我们强有力的应对了此次疫情。

说到经济,在此次疫情到来之前,德州在创造就业方面领先全国。德州也是增长的领头羊。所以之前就是美国经济的动力源,而现在我们依旧为此做好了准备。所以我们正在慢慢开放的过程中,采取正确的策略以确保在开放经济的同时减少疫情的扩散。

我想感谢德州人民。是德州人民的出色工作才使得疫情得以减缓。他们坚持洗手,配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以降低传播速度。正因如此,我们现在才看到了尽管有越来越多的企业逐渐开始复工,我们依然能确保我们不会扩大疫情的传播。我们所做的这些会让我们确保德州可以重新确立其美国经济领头羊的地位。

总统先生:是的,我坚信这一定会发生。

各位有什么问题吗?

记者:总统先生,能问您一个问题吗?怎么会有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的人与您如此近距离接触呢?

川普总统:是这样的。这大概是是因为我们都很相信我们的检测方法。我们有世界上最好的检测方法。但是他们之前检测的··· 我想他们因该是每周检测一次。

我刚刚做了检测,正如你听说的那样。事实上,我昨天和今天各做了一次检测,结果都是阴性。麦克刚也做了一次,也是阴性。但是他们做了测试,仅仅向你说明了谬误。我一直这么说:测试并不是完美的。不管你做什么,测试都不是无懈可击的。所以我们每周检测一次。现在我们准备每天检测一次。但即便你每天都测,依然会有人捕风捉影。

但是,我们··· 我们···

记者:只是您每天都测还是所有人都是这样?

川普总统:我几乎没有与这位先生有过接触,面对面接触。我知道他是谁,他是个好人。但我们之前几乎没有接触。麦克之前也几乎没有接触他。但现在麦克和我都已经测试了。我俩都测试过了。

记者:这件事有吓到你了吗?我意思是,这会让很多人感到恐惧。

川普总统:还好吧,是有一点奇怪。但这只是其中之一。就像我说的,你知道的,我昨天说,州长:这个国家的每个人都是勇士。现在,我们每个人都是勇士。你们是勇士,我们也是勇士。你可以和一些人在一起,本来一切都很好,但后来某个人被感染了,然后在一瞬间,你被检测呈阳性。所以我们都是勇士,我们在一起。我是,你是,我们都是。

这是我们之前所说的:我们有全球最好的测试,它告诉测试结果,但在你接受测试与得到测试结果之间的短短几天时间内会发生什么呢?因此,这种情况下,会有几天的空缺,这是一个漫长的周末,所以您永远不知道有些事情。但我们的测试结果都是“潮流的阴性”,我猜你会这么称呼它。

还有其他问题吗?

记者:总统先生,我们能得到您对某些突发新闻的反应吗?司法部已经决定撤销对麦克尔·福林的指控。您知道吧这事儿吧?

川普总统:此刻我不知道这事。但我感觉这会发生。仅凭看到的那些和听到的那些,就像其他所有人一样。他是无辜的。他是一个出色的男人。他被奥巴马当局针对,他也被针对用来毁掉一位总统。这些人所做的就是一个耻辱,我希望他们为此付出极大的代价。他们应该为此付出极大的代价。美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类似于这样的事。

他们所做的,奥巴马政府所做的是空前的。这从未发生过。从未发生过!这种事而在我们国家的历史上从未发生!我希望很多人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因为他们是一群不诚实的,腐败的人。他们都是人渣!我也一直这么说,他们就是人渣!他们是人类的糟粕!这种事永远不应发生在我们国家。一个正式选出的总统。

他们利用其他善良的人来针对弗林。那些善良的人说:“不,我不会撒谎的,我不能撒谎”。他不是唯一一个被如此对待的人。很多人都被这么对待过。但这些人都说:“我不能说谎!” 他们或许是这么说的:“哦,编造一个谎言,说川普喜欢哪个人,哪件事,甚至哪个国家。” 然后他们说:“这样你就没有任何麻烦了。” 这就是他们要做的事!这是一个耻辱!

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司法部也是一个耻辱。所以那些人被抓了,被抓起来了!都是些不诚实的人。但比他们的不诚实还可怕的,是他们对国家的不忠诚,是叛国!

所以我为福林将军感到高兴。他之前是一位伟大的勇士,现在依然是一位伟大的勇士。现在,在我心里,他比之前更加伟大。在他身上发生的事不应该再次发生。而在本届总统任期内,你可以想到,即便经历了如此多的这些事情,本届总统依然在前三年做了如此出色的工作。这些工作包括了法规的制定,减税,宪法第二修正案以及其他所有事。这在此之前从未发生过。

直到两个月之前,我们还拥有史上最好的经济。很不幸,我们不得不,像德州一样,关闭经济。但也因这些人的所作所为,让我更以福林将军为骄傲。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

记者:您希望谁为此付出代价?

川普总统:那些因他们对这个国家的所作所为而应该付出巨大代价的人。他们应该为此付出巨大代价。而他们的合伙人,与他们串通一气的,就是那些媒体。那些媒体绝对有罪。

所有的那些作者,和那些所谓的记者 — 他们不是记者,他们是小偷。所有获得普利策奖的这类记者应该被强制将此奖退回,因为他们说的都是错的。已经没有··· 如果你今天看到的话,没有更多的档出来,说明我们和俄罗斯没有进行勾结。这大家都很清楚。

多少年来他们都是这么报导的,因为他们想在这届总统任期对总统搞很多事情。刚好总统就是我。普利策奖应该被退回。你们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这些奖不该颁给这些人。他们的报导是假新闻,都是假新闻。那些普利策奖应该被马上退回。

至于普利策奖协会,或者此奖的颁发者,他们也是一个耻辱,除非他们将这些奖项收回。因为这些人凭借现在已经被证明是假新闻的报导获得了普利策奖。普利策奖理应被颁发给那些报导正确事情的人。对于这些人我也有一个很长的名单。你知道我在说谁。

记者:您今天和普京总统谈话了?

川普总统:没错。

记者:他因疫情问您要呼吸机或者其他设备了吗?

川普总统:是的,我们··· 我们在帮助很多国家。如你所知,俄罗斯正因新冠疫情处在一个非常艰难的时刻。和其他国家一样,他们也因此受到了很大冲击。我们进行了很长的交流。

还有,(二战胜利)75周年。你们知道75周年意味着什么吗,这是很好的。他打电话给我是因为我们在一场很大很成功的战争中是搭档。我们合作得很愉快。他的来电,是作为贺电,是为了庆祝,因为这是(二战胜利)75周年。

不仅如此,我建议,如果他们需要··· 以为我们有很多呼吸机··· 如果他们需要呼吸机,我会乐意给他们一些,我们会在合适的时间这么做。我们会给他们一些呼吸机。

记者:他接纳您的好意了嘛?他说···

川普总统:是的,我们会这么做

记者:好的

川普总统:今天的电话沟通很愉快。要记住,通俄门闹剧让美俄两国都难以处理双方关系。他们是个非常重要的国家。我们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他们也是一个很强大的国家。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合作呢?

但通俄门闹剧是一个绝对的不诚实的闹剧。让我们两个国家合作起来异常困难。我们已经对此进行了讨论。我说:“你懂的,这就是合适的时间”。因为现在发生的事情和即将发生的事情都说明整个调查就是一场骗局。这是一个耻辱。如果你们在接下来几周看到很多事情会发生,我将不会感到惊讶。这只是一个极具欺骗性的谜题的一小部分。

记者:您已经准备于普京总统和习主席安排一次讨论武器管控的峰会,这有什么进展吗?

川普总统:我们在于俄罗斯讨论武器管控问题,我们会推进这个议题。我们正在严肃的讨论这个问题 — 进行武器管控。他们拥有很多核武器,我们也是。我们在于俄罗斯讨论建立一个武器管控方案。是的,他们愿意这么做,我们也是。

记者:先生,我可以问您经济方面的问题吗?今天,在过去的七周里,我们失去了3300万个工作岗位。五月份我们会失去更多工作岗位吗?还是说下个月这个数字会逐渐减少?

川普总统:嗯,是的,彼得,在合适的时间,这个数字会慢慢走低,不管什么情况。我认为第三季度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季度,因为,我说过,这是一个过渡期。我想你几乎可以称之为“通往伟大的过渡”。因为我认为明年我们会有一个极好的年份。在经济上表现很出色的年份。

我们现在正在努力工作。州长先生也在同我们一起努力。我们与德州之间的关系一直非常好。德州正在准备开启,很多地方都正在开启。我们想要这么做,我不确定我们甚至还有没有其他选择。所以我想我们必须这么做。你知道,我们··· 这个国家不能关闭或者封锁那么多年。有些人说:“让我们把国家关闭几年”。

美利坚合众国,是史上最强大的经济体,在两个月前··· 不仅是我们国家史上最强大的,还是世界历史上最强大的。我们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经济都要强大的多,包括中国,我们比他们强得多。但为了应对瘟疫的影响,我们不得不关闭我们的经济。

但我们做了一些事,做了很多。而且我们依旧··· 你知道吗,州长先生?我们从这件事学到了很多。

亚培州长:是的。

川普总统:我知道你们某些地区会偶尔发生疫情。有些问题不大,有些比较严重,但你们知道如何消灭这些疫情。

亚培州长:完全正确。

川普总统:对此你或许也想说点什么。

亚培州长:当然。我想说,是的,我为此与布里克斯博士讨论过。然后我们做了什么?我们成功的德州控制住了新冠病毒的扩散。与此同时,我们创建了浪潮小队到那些疫情骤然爆发的地方,就像去灭火一样。

我们有一个浪潮小队一直工作在德州的狭长地带,在上阿玛里洛,就是阿马里洛北部。因为一个肉品加工厂爆发了这种瘟疫。在德州其它的肉品加工厂也有类似问题。基本上讲,只有三种地方会导致不同类型的疫情爆发,包括肉品加工厂,监狱还有老年公寓。所以我们建立了特殊任务小队来针对处理这些地方的疫情。如果不算这三类地方,德州居民的检测阳性率是很低的。

川普总统:州长先生和我已经讨论了他为老年公寓做了很多很了不起的事,包括他对老年人所付出的时间,努力和爱。疫情已经在全国扩散,在某一些地方,如你所知,在一些老年公寓。州长先生真的做到了这一点,真的做到了,几乎比我任何能想到的人都更早做到了。

亚培州长:正因如此,我们有全美最低的死亡率。

川普总统:没错。

记者:亚培州长,在德州的敖德萨,警察用装甲车和枪械关闭了一家违规开张的酒吧。您认为警察在此类强制封锁和社交疏远令中扮演的角色是什么?

亚培州长:嗯,不同的小区之间有不同的标准。然而,今天我要说明一件事,那就是,在我们个州尝试维持秩序的过程中,当我们要求我们州的公民遵守这些命令的时候,我们不应该带走这些人,不应该关押他们。这些人用他们一生的努力创造了自己的一份事业,然后他们被告知他们应该关门大吉,并且失去了每一分钱。那么,如果他们违反了每一个小的,你知道的,所有规定的关键点,他们就会马上被逮捕,这是不对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今天发布了另一条行政令,宣布在德州,没有人可以被逮捕仅仅是因为······

川普总统:太好了。

亚培州长:因为不遵守一项行政令,这是常识。

川普总统:所以这也包括我看到的那个女人···

亚培州长:她是···

川普总统:开美发沙龙的那个。

亚培州长:她今天就自由了。

川普总统:很好。

记者:总统先生,跟着刚才新冠病毒的问题,白宫西翼,就是总统办公室被深度排除了吗?你对这个区域周围的,和您那位保镳接触的人进行接触者跟踪了吗?这些人会被14天隔离吗?或者对那些跟那个保镳接触过的人进行隔离吗?

川普总统:他们正在做你能做的所有事,在检测的限制之内。你知道那是什么一种情况。我们有终极测试手段,我们有世界上最好的检测方法。我们做的检测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多。

但是我们都··· 我总是说检测的作用多多少少被高估了。因为一个人检测以后会发生什么?还需要做什么?刚刚麦克说了那个词:“必要” 必要的员工。正如你所知,必要的员工是可以免除···。麦克,对此你可以说两句吗?

彭斯福总统:好的。从疾控中心的指南来看,我们已经对此很清楚了。从疫情爆发的开始,对于那些接触过新冠病毒携带者的人,我们很早就建议他们进行自我隔离。这个建议,当然,是在我们完成了全国770万检测之前就提出的。一些州,诸如德州,将检测工具很快的发配给了那些有症状或者是疑似感染者。

但是考虑到川普总统提到的必要的员工,我们一直会有一些特例:就是那些保障人们食品供应的人,那些保障公共安全的人,尤其是那些医护人员。我们需要他们在做好防护措施的情况下继续工作,这些措施包括检测,来确保他们没有染上这个病。

还有就像川普总统提到的,白宫已经发起了一项规定,那就是不仅川普总统和我需要每天进行测试,我想那些每一个和川普总统接触的人也要每天都进行测试。那么在保证白宫的必要工作能够稳步推进的情况下,推进我们的国家回应是我们优先要做的。

川普总统:这里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都检测过了。

记者:总统先生,我可以问布里克斯博士一个关于德州的问题么?

川普总统:可以,请。

记者:布里克斯博士,您认为德州的重启计划是个很好的计划么?您赞成他们先开放25%的电影院,餐厅还有类似的东西么?

布里克斯博士:好吧。我想说不,我们对此经历了很久的讨论。我们为此进行了一个专门的讨论,我想很多人知道我并不了解美甲沙龙因为我从没去做过美甲,所以我不了解···

川普总统:这是真的吗?(笑)

布里克斯博士:这是真的。所以我并不了解美甲店。所以我们在讨论的时候,你知道,并没有把它们列入第一批可以开放的名单,因为美甲店不能做到真正的距离上的疏远。我们为此进行了讨论,他也同意了。所以我们同心协力。我们的对话大概都是这样的。

我想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州长们对于传染病学的了解,也因此他们再也不会对另一种瘟疫所感到困惑。因为他带来了所有县的数据,关于哪些县都有哪些情况。那就像一个监狱,那就是··· 相信我,我也带了我的数据,而他可以回答任何一个县的问题,也知道问题出在哪。

当你看到休斯顿,看到达拉斯,你会看到他们真正可以控制疫情,缓解疫情的能力。但与此同时,控制疫情,同时确保不让疫情在小区内传播,这就是我们要求州长们要做的:进行检测,进行重点人员的检测以发现无症状感染者,并保护那些易受感染的人。他们深入监狱,深入肉品加工厂,深入老年公寓,先行一步进行测试,这是非常好的。

我想我们依旧要对无症状传播保持关注,我也认为他们采用重点人员测试来保护他人的手段可以帮助我们一起来保护小区的每个人。

记者:所以,德州是其他州的榜样喽?还是···

布里克市博士:美各州都有所不同。所以我不想在州长之间进行比较,因为我也与其他一些做了非常出色工作的州长进行过交流。

川普总统:确实是这样。

记者:布里克斯博士,还有,川普总统,20个州,还有多个组织,还没有根据您的指导意见来进行部分或全部重启。你想对这些还没有遵照您的指导意见来准备开启的州说点什么?

川普总统:我们已经在观察它们,并且我已经和其中多位州长,几乎所有的州长谈过话。如你所知,我们给州长留有余地。这些都是在我看来在很多方面都做得不错的州长。在有些方面或许做的不是特别出色。但在大多数问题上,他们做的不错,这些州长做的不错。所以我们会给他们留有余地。他们必须坚持他们正在做的事情。

就像亚培州长,当你看到他在德州所做的工作的时候,我相信他的判断。在德州的很多部分,可以说大部分地方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我的意思是,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还保持关闭状态就是一种羞耻。我意思是···

亚培州长:一半··· 我们国家半数的州已经没有新增案例,或者新增少于5,甚至更少。

总统先生:对啊,那是··· 那么,州长拥有··· 拥有我们授予的巨大权利。我们希望他们这么做,我们依靠他们。我们信任他们。希望他们可以做出正确的决定。

记者:我可以问一个关于乔治亚州的问题吗?现在有一个非常火的视频,是一个没有携带武器的乔治亚黑人男子,在跑步的时候被警察射杀。目前有很多的抗议活动。您看过这个视频吗?您对此的回应是?

川普总统:我今晚会得到一个针对此事的全面报告。我的心与这位年轻人的父母以及他所爱的人同在。这是一件非常悲伤的事,但今晚我会得到一个针对与此事的详细的报告。

记者:您看过这个视频吗?请简要回答。

川普总统:没,没看过。

记者:总统先生,这里有一份关于沙特阿拉伯的报告,说美国正在考虑移除在沙特境内的爱国者反导导弹系统。您可以确认一下这个是真的吗?

川普总统:嗯,我并不想谈论此事。但我们是在做一些事。我们正在中东和其他地区进行很多的活动。

我们在全世界都有很多军事活动。我们长期以来都被全世界利用,包括我们的军队。就某种意义上俩说,我们··· 这和沙特阿拉伯没有关系,但这和其他国家有关系。坦白的说,有很大关系。

我们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自我上任以来我们向军队投入了1.5万亿美元,或许比这还多。1.5万亿美元投入到了军队,所以我们拥有了有史以来最强大军队。我们有最好的装备,最好的导弹,飞机,所有东西都是最好的。

我们正在授权,刚刚授权了建造新的军舰,新的军舰已经在建造中。它们都是在美国制造的。它们看起来真的太美了。目前,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好的潜艇。新的潜艇也在建造中。

我们保护着全世界很多国家,然而这些国家并不尊重我们,他们也本应如此。某些情况下,它们甚至都不喜欢我们。这种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不会再有了。所以事情在变化。

还有,我并没有说沙特是这样的,但是我们正在做一些特定的事情,这是对我们有好处的,我想对他们也同样有好处。沙特是一个很富有的国家,他们同意帮助解决一些开支上的问题,这种问题其他国家永远不会提及,当然他们不会。你很可能会需要一个成功的生意人来掌管这个国家··· 你知道的,我不想让你们觉得我把任何事儿说过了。我只想告诉大家,我们在保护着一些常富有的国家,却没有得到任何好处,什么都没有,或者说少得可怜。

韩国已经觉得支付我们很多钱,对此我们表示感谢。我们需要其他国家来说明我们。

我们投入了1.5万亿美元,我们把这些钱都花了出去。我们在这上面花了很多钱。我们国家的国防预算是第二名的三倍,甚至四倍多,好吧?可能比这个还多。四倍都不止。如果我们要守护这些国家,他们应该承担相应的费用以示尊重。

记者:所以听起来您可能是和沙特谈过分摊军费的问题?

川普总统:我和任何人都可以谈。并且,坦白来说,这个国家也被其朋友和敌人利用,但这不会再发生了。

记者:您考虑过让美军从西奈撤军吗?我看到过这方面的报导。这是您说的吗?

川普总统:嗯,我们已经从很多地方撤出了大量军队。你知道,我们在守卫土耳其和叙利亚的边境,这已经持续已很多年了。我们在那里有数千人的部队。我就说:“等等,让我问你一个问题:土耳其,叙利亚,两个大国,他们知道如何守卫自己的边境。他们之间的战争已经维持很多年了。我们为什么要派几千名士兵去那里?”最终,我们只在那里留下了57名士兵,再后来只剩下27名。然后他们开始变得有些敌对了。我说:“让我们剩下那27名士兵也回来吧”。这是一年前发生的事。

在当时我为此承受了巨大压力。人们说:“哦,这太糟了!”我说:“不,这并不糟”。结果边境线什么都没发生。他们之间的战争已经持续了1000年了!都为不同的国名而战。很有可能比1000年长得多。我说:“我不想把我的部队派到那里”。

所以,我们基本上撤出了叙利亚,除了我们要保护石油的那部分人。我们保护了石油。当然,两个月前比现在的情况要好。你知道,今天我们去保护石油并没有两个月前这样做对我们那么有利。两个月前这是个明智的选择。今天的话·······

亚培州长:给它一年,一年为期

川普总统:今天··· 我也这么想,我也这么想

顺便提一句,油价已经上涨了···

亚培州长:是的。

川普总统:这对你们州的石油产业很有利啊。

亚培州长:绝对的。

川普总统:这对于就业也很有利。因为这关系到数百万个就业岗位。到目前为止,我们建立了世界上最伟大的能源国家。油价现在在上涨。目前好像是,25块一桶,是吧?

亚培州长:是的,这有利于我们的经济。

川普总统:25美元一桶。

亚培州长:这有利于我们的就业。

川普总统:这有利于就业。这就是我们想要的:就业!好吧,那就继续,詹妮弗?

记者:亚培州长说到了一切关于企业和负债的问题。您能说说吗,总统先生?您支持麦康奈尔为美国提出的负债改革吗?

川普总统:嗯,我认为你必须有一个可以应对因新冠病毒而可能产生的负债的东西。因为你不可能拥有一家餐馆··· 一个小老板准备开张,经营得不错,但者肯定没法和黄金时期的石油生意比,对吧?然后有些人就离开了,然后说:“哦,我要起诉这家店”。因为是这家店让我染上了新冠病毒。现在,无论这个小老板是否有罪,法务开支都将让他破产。你不能那么做。

那么我认为我们应该做点什么。好吧,我想我会支持这个的。我的意思是,你参加了一场比赛,然后你投诉了球队老板;或者说你去了某个地方,那就是一个诉讼天堂。你永远不会知道他们哪里抓住了你的把柄。所以我们必须有一个这样的东西,否则大家除了诉讼就不用干其他事儿了。我的意思是,这件事在我们国家已经发生了。但妳会遍地都是诉讼,对吧?

记者:您对中国和整个世界采取的国际旅行禁令···

川普总统:是的。

记者:您能看到您取消这些禁令的那一天吗?

川普总统:会吧,在某一个点过后,当他们清理干净了,当所有人清理干净了,当这个瘟疫结束了,我当然会解除。我的意思是,你想要国际旅行。我们的航空公司会依旧做的很好。我们给我们的航空公司投入了250亿美元加上另外250亿美元。

但是,不,你想要国际旅行,但妳不想要在法国还处于如此困难时期的时候旅行吧。他们,你知道的,他们也在执行他们自己的国家封锁。还有西班牙也在经历一个糟糕的时期。还有意大利,不用我说你也知道。

不,但我们想要··· 我们想要在合适的时候对这些国家开放国门,这是肯定的。

记者:德国很显然非常成功的应对了这场疫情,并且正在开放他们的国家。

川普总统:是的。

记者:您有考虑过打电话给德国总理咨询一下她的建议吗?

川普总统:现在,德国··· 我们和德国很亲密。两国有着很好的关系。德国做的很好。他们和我们一样有着很低的死亡率。我们也有很低的死亡率。并且,坦白的说,如果不算纽约的话,我们的死亡率是极低的。.

但是,不,我是经常和她交流的。我们··· 我们经常沟通。尤其是两国间也经常沟通。

嗯。

       —             ?

记者:福克斯新闻在您考虑新冠疫情方面的问题中对您有多大影响?

川普总统:和其他任何人都没有区别。我的意思是,我看福克斯新闻,我也看其它媒体。我阅读很多报纸,我从我的人那里能获取很多情报。我想我不仅是针对处理新冠疫情,对于任何事我都可以非常精通。我的意思是,我很享受于此,我也有义务这么做。

所以··· 但他们绝对是比很多媒体都更有信誉的消息来源。我的意思是,有些媒体,是假新闻。如果你看CNN,那就是假新闻。如果你看MSNBC,我称它为MSDNC,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民主党国家委员会(DNC)。

你再看看NBC,NBC对我来说是一家非常不诚实的媒体。我猜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炒掉了安迪·莱克。你或许应该问问他们,但是安迪·莱克曾是一名雇用文人。然后他们把他炒了,这给这个世界和这个国家帮了大忙。但是,不,我发现NBC非常的不诚实。他们是康卡斯特(Comcast)的分支机后。所以我称其为骗人···播报(Con  cast)。我n用替代了m,我永远都称其为骗人播报。(Concast)。

至于ABC,我认为前几晚他给我做了一个公平的采访。很好很专业。我们一直有着良好的关系,就像你所知道的那样。

CBS目前处于困难时期。但是他们好像还没把事情搞清楚。事实上,昨晚,我读了他们的一篇报导。这篇报导很有迷惑性,以至于读者都认为那是真的。你看到发生了什么吗?他们使人们“让我们找点人吧”,因为他们想让其看起来十分的混乱。他们每次都在说关于白宫的事儿。他们喜欢“混乱”这个词。当任何混乱的事情都没有的时候。他们喜欢“混乱”这个词。

但昨天发生在上的事实在是太糟了。他们找了一群人来表演出很混乱,很没有秩序的样子。你看到了吧,这真的很糟糕。

所以我们国家的新闻媒体真的是一团糟。但是他们炒掉了安迪·莱克,这是一件好事儿。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记者:您可以预想一个场景吗?一个所有限制都不得不重新开始实施,到处都是疫情高峰的场景。那时您也不得不回来?

川普总统:我不希望如此,我不这么认为。我想我们还会遇到一些死灰复燃的事情,就像我说的。会遇到一些疫情,一些可能还比较严重。比人们能想到的还严重的疫情。

但这位男士是一位十足的专家。我,我想我们学到了很多。如果您是在几个月前问这个问题,情况或许不是这样了。

亚培州长:是的。

川普总统:答案可能会完全不同。但在今天,我想我们学到了很多。比如像在德州,在那里不一定消灭疫情,他会消灭那些疫情的。

亚培州长:是的。那么,我,我们在过去几个月学到了很多。我们现在了解了,第一,怎样进入这些区域,并控制住疫情。但现在我们有了可以进入这些地方的资源,并且还能将其控制。

所以我们准备进入这些肉品加工厂,我们给所有人都做测试。或者我们进入一座监狱,然后给每个人做测试。然后,我们会将测试结果为阳性的人与测试结果为阴性的人分开。

但是,最重要的,我们进入这些老年公寓,因为他们的生命太脆弱了。我们关注这些老年人,我们关注可以减少他们死亡的方法。

那么,我们现在拥有了所有的策略以保障我们有能力控制着任何形式的爆发。这使使得我们想德州这样的大州的剩余的经济活动可以持续运行,让我们可以在病毒存在的地方将其控制着。

川普总统:两个月前我们是不会知道这个的。或者说他不会给出答案,州长先生不会再来那个月前给出这样的答案。但现在我们了解了。还有一些关于这场严重的瘟疫的事情我们不了解。这个特别的病毒。但是格雷格刚给的回答是很好的。我不认为妳能给出答案,我也不认为我能知道这个答案,在两个月前。所以我们都学到了很多。

记者:关于武汉实验室,总统先生,你周日说过有一个强有力的报告会很快推出

川普总统:是的。

记者:关于那个实验室与这个病毒之间的联系。这个报告还在进行中吗?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看到?

川普总统:它就快发布了。我不清楚这份报告是先公布于众,还是我们先去学习。看,这个病毒是来源于中国,对吧?不管人们愿不愿意这么说,每个人都知道这一点。我想,他们很可能··· 我认为他们知道这件事的由来。他们曾经指责欧洲。他们曾经说这个病毒是来源于欧洲;但其实这个病毒来源于中国。它被传到了欧洲,然后传到了美国。它被传播到了184个国家··· 现在可能远远不止了。一周前是184个国家。你敢信?

这场疫情本可以在那里被控制。本可以在它爆发的源头被控制。这事儿本来没有那么难做,但是有些事发生了。发生了一些事情。要么就是他们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大概率是因为他们的无能。有些人太愚蠢,他们没有做他们本该做的事情。这太糟了。

记者:您会考虑其它利用其它不须经国会批准的经济手段来帮助人们吗?就像延迟联邦税,或者类似的事情?

川普总统:是的,事情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我们必须帮助我们的人民。我之前在观察一个美发沙龙的老板,她看起来棒极了,非常专业,人非常好。她在谈论他的孩子。她必须要扶养她的孩子。这很好。我们能做一些事,部长层面的··· 通过行政令或其他方式···可以说明很多人。举一个例子,就像延迟各种税务。我们可以延迟各种税务递交。

所以,是的,我能够看到这样的事发生,史蒂夫。我想这样的事会发生的。

记者:总统先生,很多人们仅靠那1200美金的支票生活着。很多人需要靠此来生活好几个月。他们能靠着这之前拿到手的1200美元再维持接下来几个月的生活吗?还是还会有更多的钱给到他们?

川普总统:嗯,有些事会发生的。关于此类事情的讨论正在进行中。我们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你知道···

记者:那我猜您的意思是1200美金就够了?

川普总统:你知道能发生的最好的事情是什么吗?如果我们可以重新开放我们的国家,让它开始重新运行,让我们的人民重新拥有他们伟大的工作。我们所做的就是我们一直在让这些成百上千成千上万的小企业可以给他们的员工支付工资,即使它们还没有营业收入。所以它们已经准备好了重新步入正轨,他们准备好了重新开始。

如果,当德州重启以后,其他地方也在开始进行重新开放的流程。我能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彼得,就是让我们的国家开始运转,重新让它开放,安全的开放。我们会把那些小疫情消灭,或者那些大的疫情,如果必要的话。但我们必须让我们国家运转起来。

记者:关于··· 你对口罩的看法,你之前说···

记者:关于签证暂停:现在有四位共和党参议员鼓励您暂停发放签证,包括对于技术型劳工和专业型劳工的签证。这是目前白宫正在考虑的事情吗?

川普总统:再说一遍,你刚说的啥?

记者:关于签证暂停。

川普总统:签证,好的

记者:柯顿和葛拉斯勒

川普总统:是的。

记者:这些人想要您暂停一些···

川普总统:嗯,我们在和他们讨论此事。

记者:工作签证。

川普总统:他们是优秀的参议员。

记者:那么就是说你不会···

川普总统:我们正在讨论此事。

记者:还没决定吗?

川普总统:目前还没有,我们正在与他们商讨。

记者:所以您还没决定?是吧

记者:总统先生,之前有人告诉我们说您会签署一个“买美国货” 的行政令,或者类似的东西。目前这个事情有下文么?.

川普总统:在远早于我宣布竞选的那天我就一直在说“买美国货”。

记者:但是关于此的行政令呢?

川普总统:不,我们让很多公司重新开始运营。我们在早于此次疫情之前就在这么做。你知道的,日本当时正在我们这里建立工厂。我们有很多日本的企业都来到了美国建厂,在这里,美利坚··· 他们要制造汽车。我告诉他们,你们必须这么做,必须这么做。所以他们就来这么做了。

我们有很多很多公司都回到了美国。然后问题爆发了。当疫情结束后,重返美国的浪潮依旧会持续,而且会进行的更猛烈,因为我们学到了太多。你知道的,我们学到的远比这个看不见的敌人本身更多。我们更多了解了经济学,了解了在我们国家本土制造产品的重要性,就像我们之前那样。

你知道的,我们之前都是在本国生产。然后,就在一瞬间,有些人就变成了十足的全球化主义者。某个优秀的天才变成了一个全球化主义者。但现在他再也不是那个天才了。或许他都不算是一个聪明的人。我们需要在我们国家进行生产。包括药品,也包括钢铁。

你知道的,我们的钢铁企业,之前都是很不错的企业。我们之前曾经让钢铁倾销变得十分困难,因此我们有些钢铁公司发展得很好。现在,当然,我们遭遇了小小的伏击,但我们依旧会帮助我们的钢铁企业。

但我们必须在我们国家生产产品。这个我已经说了很长时间了。全球化主义者让我们损失了太多钱。

记者:总统先生···

川普总统:需要很多,很多的安保人员。

记者:总统先生,请问保镖们需要戴口罩吗?

川普总统:呃··· 嗯,哪些保镳?你说的是哪些保镳?保镳到处都是。

记者:好吧,他们···我意思就是保镳,不好意思,我指您的私人保镳。

川普总统:嗯,他们戴着口罩,他们会这么做的。

记者:哦?他们真的戴口罩了吗?

川普总统:是的,他们戴了。

记者:您的私人保镳当时和您交流的时候带着口罩的吗?

川普总统:是的,他们戴了。他们戴口罩。白宫很多人都戴口罩。坦白地讲,很多人都想戴口罩,戴到这场疫情结束。但在白宫有很多人··· 我总是看到他们戴着口罩。就在不久之前,他们还戴着口罩。其中有一个人。你们不久之前还戴着口罩。但我发现这里有很多记者都没有戴口罩。

感谢所有人,非常感谢,感谢你们。

记者:您跟福林将军谈过了吗?跟他交流过吗?

川普总统:再说一遍

记者:您会联系弗林将军吗?.

川普总统:我会的,嗯。我想这个··· 你知道的,在一个合适的时间。他认为他是一个英雄。这是一场骗局。这不仅是一场骗局也是一场闹剧。我认为他是个英雄,一个将军。

谢谢。

记者:您的妻子和女儿··· 不好意思,您的太太和儿子···

川普总统:他们很好。

记者:他们很好吗?

川普总统:他们目前很好。

记者:他们已经检测过了。他们的结果是···

川普总统:他们目前很好。

记者:谢谢您,总统先生。

出处:President Trump Meets with the Governor of Texas

翻译:【Winston Jackson】  校对:【Prof. Bacteriophage】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Freela

5月 1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