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郭文贵先生连线草根小哥谈为什么六四是新中国的建国日

作者:Diago

在2020年5月9日郭先生连线草根小哥11:03时间点:

【草根小哥:我有一个问题,就是关于可能很多战友们的问题,就是六四这个时间是怎么来的?是您自己决定的,说这个到底有什么意义?仅仅向之前的八九六四的这些英雄致敬吗?还是这个日期具体是怎么定的这个日期?然后这一天会不会发生什么大事?这是第二个问题,七哥。

郭先生:小哥问的问题呢,对,昨天一开始你发给我一个好象是问题似的,我说我从来不看问题,我真没看啊,你刚才一说提醒我了,好象有这个问题,因为一有问题,我就不会回答问题了,这是个很大的事儿,所以你要问我问题千万别告诉我,你一告诉我就不会回答了你知道吗?你问这个问题呢,事实上说起很长,也可以用很简短的说,我是一个真正的、我不是迷信,我真信上天,我本身的经历我是信上天的,我跟你们说过我的一切一切的经历,我有很多我现在说出来你觉得这个七哥就是个疯子,就觉得比共产党描绘的各种邪教还堪,我在我的神秘的领域或者中国的奇门遁甲、易经领域,我深地研究过,我觉得今年六四就是它最后一个、中国的纪念日,共产党最后一个就这一年了,这是一个我内心的一种感觉吧。

但更重要的其它两方面,我准备了这么多年,我说实在话,对于中国人来讲很大的伤害,真的就是习近平和王歧山,这是毋庸置疑的,这个伤害中国人可能三代人、五代人你都弄不回来,但对我们爆料革命来讲,他真是我们的战友,我们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些事儿,这十几年从2006到现在,我是跟他是面对面在一个房间,我多次亲身经历和他所有身边的人,我都是亲身经历的,我知道,来了!这个上天送来了一个我们的战友,就是帮助我们。

你看看皇帝家,各家皇朝倒闭,多少人是外人给打垮的呀?包括罗马帝国,是自己内部瓦解、内部先烂,草根,你知道老弟,你不看它都先烂了吗?中国的皇帝奸姐妹、杀兄弟,是不是?把自己的养母都给干了,把自己的父亲死后的三宫六妃都给睡了,然后这个王朝就没了,都是人畜不分、天地不敬、没信仰、人道德沦丧,这个时候自己烂了,外边一推就倒了,所以说外因想干掉共产党,外因几乎是不可能的,只有靠共产党,共产党内部腐烂,但是中国人哪,那个维持腐烂的能力天下第一呀!

中国人太懦弱、太自私了,但是当他俩出现的时候,这个是老百姓真没感受到,就象班农在战斗室说,他三个小时跟王歧山谈话,他给我说的话“天哪!天哪!”,说了好几次,我说怎么了?他(指班农先生)说生活中他(指王歧山)真是个魔鬼,一开始出来的时候,很客气、很礼貌,一扭头就象魔鬼一样,头发耷拉着,“啊”在那儿叫,说中国人那就是猪,中国人连起码的一个人性他都不懂,你给他搞什么主义、搞政治,中国人怎么着?吃草(那不是那次说的啊),说吃草吃几年没问题,你美国人没有牛排行吗?他(指王歧山)就怕他(指班农先生)把老百姓唤醒了,那么王歧山这个魔性加上习的文化大革命全家被害的经历,和那种恼怒,和穿着姐姐的绣花鞋拿墨水给抹了,包括在地瓜窖里边藏着上来吃生茄子现在一听说茄子就吐,他这种经历、羞辱太可怕了,他这个人格变态了就,所以说希特勒、斯大林,你再看毛泽东都是有巨大的人格变化的,这历史再往长了咱就不说了,历史上那秦始皇也是变态的,你知道吗?是不是?无数个这样的人,诶,来了,这种魔与不正常的人性放在一起是什么?潘多拉!

潘多拉里边的要素之一就是毁灭人类的那种欲望,我要毁灭你们!谁会要?这俩人会要。他俩人一说就文化大革命,一说话,他妈滴!还他妈想过好日子?想没想过文化大革命挑大筋的时候?我们当年,是不是啊?谁家娘们,他妈我们几个人拽过去,一人一条裤腿子拽下来,稀里哗啦就给干啦!他就讲、他以此为荣,流氓主义和英雄主义,小哥,它可不是一回事儿啊,他把这个流氓主义当成英雄主义,所以你看到我们中国,你身边很多人,张嘴说他妈滴、他妈的,国骂不骂好就不是男人,他不知道这叫流氓主义,他把它当成自己是男人主义了,这是很可怕的。

那这两个人之间的文化就是文化大革命诞生的那是什么?那是什么主义呀?是人类上最可怕的,叫独裁思想,也就是共产主义给了它一个土壤,他恨它,他恨它的魔性那叫共产党的权力,你明白我意思吗?这哥俩一结合,我觉得日子到了,而且他的这些内部的情报,这个你能看得到,他能做得不就是修宪、当皇帝吗?然后去整美国、打美国,整美国能结合整,经济上、军事上是吧?蓝金黄,那他和王歧山会不会有矛盾?一定会有矛盾的,会到什么时候有矛盾?那就这样,特别是当去年当我知道他们一系列的计划都要推进的时候,我知道它结束了,我给它的预测绝不会超过今年年底,最长就是咱在家睡觉,明年的年底绝对完蛋,就是2021年底完蛋。为什么?他的生理、他的身体状态,我是非常清楚的,包括王歧山,他的家人是干什么事,我也很清楚的,他每天做啥我很清楚的,就象海航一样,我说它保证不会过两年,它一定过不了两年,那么为什么我说这个六四呢?在去年在华盛顿,因为我在华盛顿开完那些会,五大组织、七大机构开完会以后,然后美国那几个人跟我那么多天的交涉以后,我明白了,它绝对完了,因为这个把美国唤醒的这个愚蠢的行为是谁也替不了的,这就你看到一直到今天跟我站在一起的,象班农啊、比尔.戈茨啊、斯伯丁将军啊、白宫的Panager(笔者注:不能保证拼写正确)啊,Panager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啊,蓬佩奥啊,还有过去离开白宫的Jhon Poton啊,还有艾文斯,艾文斯虽然后来,艾文斯原来也是跟我们站在一起的,卢比奥啊,还有现在的Kitten哪,以及现在的几个大的金融机构,而且凯尔.巴斯背后的这几个大的基金,这几大基金面对面,大家一看,你想都推出他来给我当主席了,跟我合作了,到达拉斯去开会了,然后邀请我到山上去开会了,那个山是人家私人的山,从来不让别人去的,严格讲我是有色人种第一个进去的,这一切事情发生之后,我觉得共产党能撑到今年六四,它都不简单了,它是撑不住啦!在香港的问题上,它开始放毒了,它不放毒,你知道它的导火索是在哪里?我告诉你,一定是南海。

草根小哥:一定是南海?

郭先生:啊,一定,当时如果没有香港这件事引发,中美之间的冲突,南海直接就肯定是巨大的冲突,然后就是台湾,但是香港把台湾真的是救了,所以我去年,才在去年六四,火鸡龚、班农、斯伯丁还有那个Johnson那个记者,那个非常棒的,还有其他的还有华盛顿的几个政治家,还有韩连潮、杨建利这些民主民运人士在场的时候,我说,我告诉大家,这是最后一个六四,我非常有信心的,所以基于我对上天的和信宗教信仰的一些感觉和我这些年在卧底的对他们这些习王的一些感受和共产党内部的真实情况,和美国掌握的中共的疯狂和这些情报,然后我掌握了他们在香港等这些一系列重要的行动,我觉得他们完了,谢谢!

草根小哥:我知道七哥应该有很多情报事件现在还不方便透露,我相信等未来肯定七哥说的故事会跟今天会有一些差别的,

郭先生:那很多,你很聪明,重要的话我今天都不能跟你说,关于这个事,重要的今天都没说。

草根小哥:好的,七哥,我昨天给您发的那个信息,就怕可能有的信息您不方便说,就是问问您,尤其是         20:25接下来关于投资的问题更加火爆,此处略。

但在21:46时间点郭先生提到“有些话,你刚才很聪明,就是六四那个事,有几个具体的关键问题,涉及到我想你知道,我很多话是真不能说,都签了保密协议,就刚在我上你的节目之前,我通个华盛顿的会,第一话就说‘Miles, all out of control , all out of record’ ,OK,我说,之外的控制还有一个就是不能说,永远都不能说,我说OK。你说的话再也不能说,包括华盛顿的那个六四的事儿’”       22:18后续非常火爆的关于投资的访谈内容,更加重要,请不要错过。】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艾格

5月 09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