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美国重锤在即,华春莹眨眼传信?

https://test.gnews.org/zh-hans/196245/

上一篇中共《后浪》的文刚写完,旋即就收到战友的信息,就川普总统最新讲话的内容,建议我说说自己的看法。不得不说,跟以往相比,近期的重磅实锤越来越密集,以致于每次接任务时,感觉都像在肝一款3A级游戏:刚做完支线——牆内丛生的怪象——的任务,就得马不停蹄地回到主线——牆外的最新表态——任务上来,刚做完了一截,又匆匆跑回去扫支线……我上气不接下气地问战友,说可不可以不拼命,他说不行,因为这是使命的召唤。

说实在的,没有这位战友,我恐怕还跟从前一样,不是在睡觉,就是正在准备睡觉。我的看法是,无论干啥事,一旦久操成习后势必积重难返。而正是由于战友的存在,我才在坚持敲键盘的过程中,寻获到一股对抗恶习的力量。不可否认中共的键盘也在劈裡啪啦,但跟我相比,它就没这麽好运,由此便可确定,它敲键盘不是为对抗,而是在一根筋服务于恶习。依我个人之见,川普总统此番讲话不仅证明中共始终背运,同时也在提醒中共:即便有幸交到好运,如今也为时已晚。

据路德直播中所讲,仅存最后一点面子。倘若我没理解错,这点面子只作用于局部区域。言外之意,尚武的美国人已彻底觉醒,灭共的意志坚不可摧,而所谓的面子,只是在看中共愿不愿为自己留个全尸。看明白问题的本质后,我满意点燃一隻笔挺的泰山,经我猛吸一口后,直接变成了烟屁股。我猜不乏有中共高层正和我做著同样的动作,唯一区别仅在于我是因亢奋,他们则是出于恐惧。值得强调的是,此猜测仅针对男性高层,碰到像华春莹这样的,我就没太大信心。

虽然战友说不可以不拼命,但当我请求偷下懒时,倒立马得到了他的同意。当然,主要是因为经过长期的合作,找偷懒的理由我早已总结出窍门。譬如我可以告诉他先不急,等看看后续还会发生什麽,以便于能连在一块写。这样双方就有了台阶,有利于彼此间的默契发挥效用。昨天我用了同样的招数,结果等来了华春莹。战友说你看看她,笑得多不自然,完全没了从前那副耍流氓的姿态,可见中共有多麽紧张。我觉得战友说得很对,但应战友的建议刚一动笔,就发现光写中共紧张似乎有点不太划算。为此我预感到和之前一样,这篇文的思路得尽可能发散。想到这儿,我便暂时放过键盘,打开米袋子,安心跟米虫交手了一整晚。

第二天刚一醒,就听到战友们在群裡议论纷纷。仔细一看,围绕的焦点正是华春莹,准确说围绕的是她那鬼畜般的眨眼睛。至于讨论的源头,则来自一位战友的察觉:眨眼可能并非出于紧张,而是在传递某种信号。此推断一出,瞬间四座皆惊。讲真,其实我也觉得奇怪,那眼睛眨得的确很不自然。然而正当我迷惑之际,那位战友把细节都记下来了:华盛顿(眨了四下)后边的那些人(眨了三下)好好地思量一下,如果在今天(眨了两下)……进而参考莫尔斯电码表,得出的一串横点交错的符号,立即让我想起了《寄生虫》裡的那仨灯泡。

盯著一串语焉不详的横点,有战友又提出得用凯撒密码试一下。几分钟过后,一段OMYYNDKBTBMI的字母串让他自己都有点晕。于是他断定肯定还有一层加密,甚至不止一层,毕竟莫尔斯电码是明码,事情没那麽简单。这件事折腾了我们一上午,虽然过程挺有趣,但大家还是决定先散伙儿,理由是不好挖,破译太难。不过出于有挖出脉络的可能性,就说明围绕华春莹眨眼的事,或许在座的还会再聚。据我了解,这并非华春莹的第一次,倘若此推断成立,那这姐们儿岂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为了展示自己密码学上的独门绝技,每隔段时间都会来那麽一次?

众所周知,伏尼契手稿堪称密码学上的圣杯,哈希什麽的跟它完全没得比。不过我听说不久前连圣杯都被破译了,假如此消息属实,便更巩固了我“纵使受有千般武艺,攻永远技高一筹”的信念。但严格讲来,这只是针对更高水平而言,以我们的水平,与其惊咂华春莹的绝技厉害,我看还不如主动承认是我们太菜。当然,一切论断都有个先决条件,即华春莹眨眼传信的事必须为真,否则我就得引用文贵先生的话,何必抱著一本念歪的经。因此,最后我也要衷心提醒读者,推理一番也好,一笑而过也罢,总之拿捏有度即可,切不可被转移了灭共的视线。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09

5月 0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