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市再现了“疯狂”的背后究竟是为什么

作者:文茗

 刚刚经过了“五一”小长假,武汉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的数据显示,相比去年逾千套的商品房网上签约数量,今年这一数据录得865套,相当于去年近8成。对于一个经历了CCP病毒打击最沉重的城市来说这是不可思议的。

五一节前夕,北京市西城区突然发布了一则学区新规,宣布西城区从2020年7月31日起将执行多校划片政策。西城区新的政策规定,自2020年7月31日后,西城区购房并取得房屋产权证书的家庭适龄子女申请入小学时,不再对应登记入学划片学校,全部以多校划片方式在学区或相邻学区内入学。同时,自2020年起,西城区将对适龄儿童入学登记地址及就读学校实施记录,自该房产地址用于登记入学之年起,原则上六年内只提供一个登记入学学位(符合国家生育政策的除外)。此消息一出西城区交易量环比和同比增长均超过100%。

与此同时五一小长假期间的前4日,北京新建住宅网签666套,二手住房网签量139套,合计签约805套,较2019年同期的376套相比,上涨114%;深圳方面,2020年五一前4天商品住宅网签299套,较2019年小长假同期网签286套,上涨4.54%;广州方面,五一前3天网签套数352套,较2019年同期的302套,上涨16.56%。

放眼全国从成交的绝对量来看,2020年4月13城二手房成交量约为7.2万套,环比增长37.0%,同比下降 19.4%;土地方面,4月40个典型城市土地成交建筑面积5711.9万平方米,环比增长103.9%;同比增长24.2%。

这些数据已经可以肯定,中共国房地产这次是彻底“疯了”。北京市公布的政策可以肯定,是变相在拉抬房地产了。共产党希望打压房地产重搞基建,但问题就是地方政府财政严重吃紧,房地产是他们最后的也是唯一可以依赖财政收入项,违背“中央”意愿是理所当然的结果。

房地产“疯狂”背后地方政府故意拉抬只是一方面原因,还有一个很关键的原因就是经济崩溃,居民对于未来恐慌情绪极度不安最合理的表现。

4月17日,中共国家统计局公布2020年一季度GDP为206504亿元,同比增速-6.8%。其中:投资方面,一季度城镇固定投资同比增长-16.1%;消费方面,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9%;出口方面,一季度出口总值同比增长-11.4%。

这是自1992以来历史最低的GDP增速,可以肯定中共国经济是真的已经或者说实际正在崩溃。可是中共央行近期披露的数据,一季度人民币存款共增加8.07万亿元左右,住户存款增加6.47万亿元,非金融企业存款增加1.86万亿元,也就是说平均每天700亿存款涌入银行。

2019年中国居民可投资资产规模突破200万亿,其中储蓄存款是家庭金融资产配置中占比最大的一块。截止到2018年末,我国城乡居民储蓄存款余额为71.6万亿元,根据这个数据可以知道,2020年我国城乡居民储蓄存款余额至少超过这个数字,因此保守估计最少也有70万亿,而储蓄存款也是居民应对本该政府负担的社会福利,养老、教育、医疗,最为重要的保障。

经济崩溃导致的人心的不安从存款增加已经完美的被诠释,而通货膨胀的恐慌给那些有一定资产的中产、富有人群制造的压力,就是这次房地产再次“疯狂”最核心的动力。当所有的财富载体都被CCP病毒引发经济危机堵死之后,房地产的疯狂就是这个国家“临死”前最后的“洪荒之力”。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linli
1 年 之前

回光返照

0

热门文章

GM06

5月 0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