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察使用手机搜查令,正成为所有香港人的安全隐患

据美国《石英财经网》报道,从9月下旬到11月初,数百名警察共花了21个小时在香港商业区中心香港警察总部22楼的一个房间里,对香港民运人士黄之锋的(Joshua Wong)的苹果手机数据进行了导出检查。这位23岁的民主运动人士几个月后才得知,在当局2月份向他提供搜查令时,他的加锁手机已被破解。去年夏天他被捕后,他的手机也被没收,逮捕罪名是在香港针对有争议的引渡法出现的大规模抗议活动中,煽动他人参加非法集会。

周婷(Agnes Chow),另一名香港民运人士,民主党的创始成员。她与黄之峰一起被捕,黄之峰和周婷的司法审查记录了这些细节。警方同时没收了她的电话,法庭文件显示,虽然警方设法侵入了黄之峰用四位数字密码锁定的手机,但他们并未设法使用警队现有的数字取证工具获取周婷的谷歌手机的内容。 周婷说她的电话仍在警察的掌握之中。根据香港安全部长的说法,去年6月至11月期间,警方共破解了 4000部属于在押人员和嫌疑人的手机,黄之峰的手机只是其中之一,1月份提交的两项司法审查详细说明了措词模糊的搜查令的滥用(基本上与向王和周所用的搜查令相同),使警察能够广泛有效且无限制地没收因抗议活动而遭被捕人士的数字设备。就像针对黄之峰和周婷两人的搜查令一样,警察可以把没收的手机带到警队总部的房间进行“所有内容信息”的访问。换句话说,警察得到了表面上搜查的手令,实则是警察获取了对个人手机中信息的访问权限。

一位了解案件的香港律师说,香港警察含糊其辞的逮捕令被一些法律专家认为在法律上是有很大缺陷的,而最坏的一点就是滥用司法和法律。伯克曼克莱因研究中心的律师兼哈佛大学互联网与社会研究员内森·凯泽(Nathan Kaiser)说:“很明显,在我所知的司法管辖区(美国,瑞士,德国或《欧洲人权公约》所规定的司法管辖区),香港警察的行为和说辞是站不住脚的。”他解释道,在搜查令中通常涉及两个当事人:搜查方和被搜查方。 但是在这里,搜查令是给警局总部的,这根本说不通。警局总部不属于搜查方和被搜查方的任何一方。他将这种情况与乒乓球比赛进行了比较:同一方同时在乒乓球桌的两边玩,而手机被没收调查的一方甚至不在乒乓球桌边上。

使用这种含糊不清的搜查令可能会在更大范围内威胁香港公民的隐私权,尤其是考虑到警察越来越频繁地进行大规模逮捕,包括那些刚好在抗议现场走过但仍冒险的旁观者,也被警察使用授权书检查其数字设备。自去年6月抗议活动爆发以来,截至1月初,警方已逮捕了约7,000人。其中只有不到六分之一被起诉。

聊天群有危险

一位驻香港的网络安全专家为香港警察的网络安全和技术犯罪局提供了培训,但因为这个问题“在政治上过于敏感”他不愿透露姓名。他对警察有能力破解被锁定的手机并不感到惊讶。他表示,即使由于不清晰授权的合法性受到质疑,最终在法庭上接受所收集的证据不能被采纳,从手机中提取数据仍然可以帮助警方开展调查工作。这位专家以被香港示威者广泛使用的电报(Telegram)聊天群为例,即使警察没有提取特定的消息作为证据,他们也可以找出管理员和聊天组的其他成员是谁,并利用这些信息来进一步进行调查。他说:“除非他们需要在法庭上出示这些证据,否则没人会知道他们如何得到这些信息的。”

纽约大学布伦南司法中心研究员迈克尔•德曼(Michael German)表示:“政府真正感兴趣的是联系人。”他补充说,从联系人分析中收集到的信息通常比手机内容更完整。而且,当必须将这种情报作为证据提供给法庭时,调查人员会通过合法途径以“平行建构”的方式重建信息。在政府的起诉团队提交的法庭文件中,香港警察透露是使用以色列移动取证公司Cellebrite和瑞典移动取证公司MSAB的软件从锁定手机中提取数据的。

数字安全的受害用户

黄之峰认为,香港警方专门针对逮捕国际知名反对派人士的一部分原因是,他们可以使用手机来收集情报,上个月逮捕了该市亲民主运动的15名退伍军人就证明了这一点。包括媒体大亨黎智英(Jimmy Lai),律师吴霭仪(Margaret Ng)和李柱铭(Martin Lee),以及前立法会议员何俊仁(Albert Ho)。黎氏媒体公司高级主管马克·西蒙(Mark Simon)表示,黎先生的手机被没收了,尽管他没有具体说明是否提供了搜查令。何律师说,他的电话也被没收,但他现阶段不是特别担心,因为他援引了法律专业特权,警察不会随意查看他的手机。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说:”香港当局出于政治目的而有选择地使用执法手段,美国对此深表关切。”

24岁的抗议组织者陈皓桓(Figo Chan)是上个月被捕的15个知名人物之一,他收到搜查令,警察可以自由搜索他所有的数字设备一个月。他说,他并不太担心从设备中提取数据,因为他一直小心翼翼地保持电话机密通信,但确实担心隐私权在香港日益受到威胁。 “我们的数据,我与朋友的交流会落入警察的手里吗?没有人对此进行监督。”

评: 在香港司法日益受到中共破坏之时,在香港警方滥用司法迫害抗议人士时,所有追求自由,法制和人权的香港人都处在极度危险的境地里。手机作为现代人必不可少的隐私设备,警方可以毫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调查到所有抗议者的信息,这是多么邪恶和可怕的手段。从去年6月至今,导出手机信息成为助警方一臂之力抓捕香港民运人士的重要渠道之一,共产党当下还依旧向世界各国推送5G技术和设备,可想而知一旦5G被各国所采用,那么世界各国的安全信息将一览无遗,5G成为中共控制世界的最有效渠道。最近世卫组织推出的immunity passport(免疫护照) 就橡给每个人装了一个随身监视芯片一样,全球每个个体的信息都将掌握在中共手中。无论是CCP病毒, 新疆集中营监视,还是5G网络等等这些科技资源,只要落在中共手里,就是世界最大的灾难。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Hakunamatata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5月 0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