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推特和脸书僵尸网络“灭贵行动”

【中英对照翻译】https://spark.adobe.com/page/v4PJlxzDo0qzq/

者:Benjamin Strick/ 本杰明-斯特里克

消息来源:bellingcat

翻译/简评:johnwallis

PR:海阔天空

简评:

本文作者为 Benjamin Strick(本杰明-斯特里克),他是是英国广播公司(BBC)的一名开源调查员,也是数据、制图、网络和地理空间情报方面的分析员;他从技术上分析研究了在推特上步调一致“灭贵行动”网络—即通过大量新建虚假用户或者盗取用户账号,创建了发帖者和放大者(转帖/评论者)机制,系统性在网络攻击目标主体;同时,他们步调一致,围绕不同的话题进行歪曲叙述,推动支持中共国政府的行动,并批评反对中共国政府的民众或抗议者;他们在多个语言、平台、国家对诸如香港运动、冠状病毒、加密货币主题上放大虚假内容; 长期以来,他们都是以郭文贵为目标进行攻击;该网络的运作方式是通过创建一致的账号来增加更多的曝光,看似真实,实则都是虚假的僵尸用户行为。他们还不停地“上演” 潮流话题,并提供病毒式推文的假象,这样的网络在推特和脸书上都存在;此外,研究发现这些僵尸账号的行动是在中共国之外进行的。

从本文可以看出,中共国动用了强大的国家机器、下了极大的功夫来对付郭文贵先生,企图在舆论场上抹黑郭文贵先生,由此可见中共对郭文贵先生的恐惧之深、害怕之切。同时,这些虚假账号攻击香港的自由民主运动、掩饰冠状病毒真相,也反证了香港自由民主运动对中共的巨大伤害,冠状病毒真相对中共造成的杀伤力,这些无疑都是中共的软肋。郭文贵先生一直全力以赴支持香港民主运动,不遗余力揭露冠状病毒真相,这些虚假账号的攻击也充分说明郭文贵先生从事的事业都是捏住中共命门的正义事业。虚假账号对加密货币的攻击也说明了中共对郭文贵先生所推出的G币的恐惧。

感谢本文作者细致的分析,在事实和真相面前,让我们更加看清了中共的虚伪和下作,也反衬了爆料革命事业的伟大和光荣。

揭秘推特和脸书上的亲中共政府信息行动:对僵尸网络“灭贵行动”的分析

在互联网上,一个信息行动(使用创建新用户和盗用账户的僵尸网络)正在开展攻击来自中国流亡商人的行动,此人曾严厉批评中共国对冠状病毒covid-19的回应。

然而,在确定了这个僵尸网络的身份后,却发现了一个更大的行为,他们在多个语言、平台、国家和主题上放大内容,这与反对香港抗议活动的信息行动相联系,还涉及到了加密货币、冠状病毒的虚假信息,而最重要的是,长期以来,这个网络一直以居住在美国的中国流亡商人郭文贵为目标。

在9天的时间里,我从推特上抓取了实时和过去的数据,并随着数据集的增长进行了持续分析。本报告将展示该数据集的初步研究结果。

调查结果表明,存在一个结构合理的信息行动,其显示的标准与过去推特在2019年8月披露报告中被认定为“重要的国家支持的信息行动”的活动类似,这些活动源自于中共国境内。

本报告并不关注信息行动目标的真实性,也不试图否定或支持本文提出的说法。仅就网络的结构和运营情况进行分析。

方法:采集数据并进行分析

该数据集是通过抓取推特2020年4月25日至5月3日期间的活动来的。我抓取到的数据基于许多推文中的两个主题标签。

• #郭文贵

下面以推文的内容和风格为例:

围绕着这些标签的数据是使用开源平台Gephi实时抓取的,同时还使用Python工具Twint采集了用户和标签的历史数据。

所抓取的数据包括推文、转发、喜欢、评论和提及。

总共收集了2500多个账号,这构成了本次分析的基础。

虽然这个数据集足够大,但有时间、地点、账户历史记录以及只有推特才知道的细节的限制。

如果有更多的时间以同样的方式抓取到这些数据,或者推特在定期的透明度报告中公布账户的详细信息的话,那么就可以分析出一个更完整的网络图谱。

然而,下面的证据就存在在这个现有的数据集中,这已经非常有趣了。

可视化网络:模块化图

采集的数据在Gephi中进行了可视化处理。使用模块化和命中检测自动将账户划分为模块化类,并根据它们在网络中的交叉点形成集群。你可以在下面的概述中看到这些集群。

在上面的可视化图中,有两个重要的特征:

• 彩色点,被称为 “节点”,表示单个推特账号。

• 它们之间的线,被称为 “边缘”,表示账户之间的相互关系。

在这2504个账户中,有8714条边,或者说是定向图格式的相互关系。

网络结构:”大转发”

这个网络的运作方式是有条不紊的,确保拥有零粉丝和零关注的全新账号能够发布一条推文,并让这条推文被放大,平均有200到1000个喜欢和转发。

这可以从上图中看到。其中的红色方块是在这个网络中发布和放大运动议程的集群。

这对该网络来说是一种可持续的有效模式–当账号被关闭和大量删除时,它可以简单地创建新的账号来重新支持这种模式。

为了完成这一任务,该网络由两部分组成:发帖人和放大者。在运营链中各有各的功能。这可以从下图中看出,图中显示了中心账户会发布内容,而周围的账户则转发内容。

首先,我以账号“mutorcsmitak”为例。它是以发帖的形式运营的。它有10人关注,4个粉丝。

以下是其发布的一条批评郭文贵的推文。

对于这种性质的账号来说,喜欢和转发量一反常态地高。

然而,这并不是唯一一个发布这样内容的账号。许多粉丝数量很少的其他账号——然而转发和喜欢的比例却异常高–都在发布这样的内容。

在数据可视化中,我们可以看到“mutorcsmitak”的放大者网络,围绕“mutorcsmitak”的账号,如下图所示。

围绕着“mutorcsmitak”的网络账号,是“mutorcsmitak”内容的放大者,也是其他需要放大者的发帖账号。

这个较小的发帖账号和放大者账号集群,就像“mutorcsmitak”的集群一样,在整个网络中重复出现,从很多其他账号中吸取资源。你可以在下面的图片中看到这点,它显示了更强的边缘(线条),形成了网络中集群之间的联系。

创建新账户为网络提供动力

该网络通过每天创建新的账户来支持其运营。在收集数据集的这段时间里,有许多新账号加入到了该网络。

在四天的时间里,加入到了该网络的数量如下:

  • April 27, 2020: 52 accounts
  • 2020年4月27日:52个账户
  • April 28, 2020: 97 accounts
  • 2020年4月28日:97个账户
  • April 29, 2020: 109 accounts
  • 2020年4月29日:109个账户
  • April 30, 2020: 151 accounts
  • 2020年4月30日:151个账户

我在下面提供了这些天的样本截图,以显示创建的账户、他们的通用推特账号和用户名。

这里面不仅有大量的创作日期和时间,而且从账号的性质上也可以看出,其中很多账号的名字都是用西里尔字母的,但却支持亲中共政府的叙述。

网络账号的语言主题

提供放大功能的账号在语言和名字风格上都有不同的推特名,当账号有简介时,他们在这一点上也有不同。

有些账号使用的是用中文写的名字,而网络中的其他账号则是用西里尔字母写的俄语推特账号名。

例如,让我们来看看账号“FFJdream”,这是“MilesGuo”标签下显示的比较常见的媒体海报之一。

这些转发似乎来自于不同的账号,但大多数,这些转发都是用西里尔语显示的,主要是俄语。

通过查看表格里的数据可以看出,有使用俄文名字的倾向。下面是这些天来大量的账号创建的截图,名字栏是用红色标识的。

网络内容:郭文贵事件

许多账号都是针对居住在美国的中国流亡商人郭文贵的持续宣传活动的一部分。

这已经不是郭文贵(又名Miles Kowk)头一次在推特上受到行动一致的攻击。ASPI在2019年的一份报告指出,早在2017年4月就有针对他的行动。

文贵过去一直在批评中共国政府,最近他还批评中共国政府对COVID-19的反应。该网络中的许多账号都专门针对他的这些说法。

本分析不支持文贵的说法,也不否定文贵的说法。本报告的重点在于该网络,而非文贵本人。

该网络的共同点是前面提到的发帖者和放大者,以及由图文并茂的帖子组成的帖子。

这些文字是对文贵和他的说法进行了批判,似乎在反驳他的一些说法。

这些帖子在网络上得到了很大程度上的响应,如下图所示

这些内容也出现在Facebook上,在Facebook上,该网络也是利用劫持的账号和页面进行操作。

网络内容:替代性话题

推特上的该网络并不只是基于文贵的内容进行扩大。它似乎还统一地针对其他领域,比如香港抗议活动、加密货币和COVID-19等。

香港抗议活动的内容

放大与文贵相关的内容的同一个网络,也在批评香港抗议运动。这些发现与2019年ASPI所做的报告以及针对政治反对派和抗议者的目标一致。

在网络上,已经发现了一些以俄罗斯为主题的放大者账号。通过查看这些账户的活动,我们可以找出与该网络潜在的联系。

以下是活跃在该网络中的一个放大者账户。

它转发的内容与该网络的内容方向一致——如下图所示,有关于文贵的推文,也有关于Elon Musk和加密货币的推文(这些将在下一节中作为该网络的目标内容的一部分显示出来)。

同一账号转发了这条支持中共国在香港抗议活动中的行动的推文。

该网络放大了一系列支持香港警方的推文,并批评那些寻求自主的人。该网络中其他俄语或中文名放大者的一些帖子的截图如下:

加密货币/Elon Musk内容

这个网络转发内容的另一个证据如下。它是与Elon Musk和加密货币相关的内容。

下图中,左边的是文贵帖子的转发者,而这些账号也在转发Elon Musk加密货币帖子。我将他们与所有转发Elon Musk/加密货币相关帖子的人进行了匹配,这些人都在唐纳德-川普的帖子下面评论。

COVID-19 内容

上面看到的那个群组也在COVID-19上放大了特定的帖子,其目标是美国,这些发布内容的账号遵循着相同的名称、账号创建和目标活动区域的结构。

这些帖子包括关于电子烟和COVID-19之间关联的一些关于健康主题的帖子,以及关于美国生物安全事件的指控,标签为#冠状病毒和#病毒真相。可以从下面的例子中看到,这些是上面看到的两个相同的账号的截图(Johny Ochoa Correa,Наталья)。

同样地,上述帖子的转发也遵循着网络中放大者之间存在的相同迹象。

以下是上面的帖子的转发。

研究发现总结

这一分析表明,有一个活跃的账号网络,步调一致、围绕不同的话题进行歪曲叙述,并推动既定的议程。这些议程中大多都是支持中共国政府,并批评反对中共国政府的民众或抗议者。

该网络的运作方式是通过创建一致的账号来为其网络增加更多的数字,并使其看起来更真实,利用发帖和放大者账号机制来 “上演 “潮流话题,并提供病毒式推文的假象。

这样的网络在推特和脸书上都存在。

这些账号的内容与过去推特和其他实体中的与国家相关联的信息行动相关联,且这些都是中共国之外进行的。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8+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V在途中
1 年 之前

真相必定大白于天下!唯真不破!

0

热门文章